<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来到s市第三天了,和想象中不一样,一切都在不紧不慢平静的进行着,今天下午两点,顾扬在定海卧龙酒店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有直播,李海凤哪里都没去,守着电视坐了整整一下午。针对这件事情,她知道,不止一个人对顾扬提议开发布会道歉,可她最终还是听了她的那番话才下的决定,至于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已经不重要了。

         那几个承包商已经得到了法-律的制裁,背后到底是他们出于私心,还是受人指使,还需查证。明知是犯法,还要那么做,除非背后有人,即便坐-牢,日后也一定有人保他们出来,然而那些人也已经目的达到,让京九乃至整个顾氏,沾上污点。

         这次发布会,顾扬和京九的几个高层和负责人亲自出面致歉,他们放下身段和颜面,面对众多新闻媒体和记者,态度诚恳的让人觉得犯错的仿佛不是他们,那些早就准备好言论攻击的记者们,看着台上的几个人,肚子里的问题怎么都开不了口。

         你说是他们房产公司的错,可房子毕竟还没有卖出去,只是因为检测时出了问题,这种事情如果出在一些小的房产商手里没事,可京九不一样,京九后面是整个顾氏,是信誉问题,如果不给大家一个交代,以后谁还敢和他们合作,正在进行的项目还有那么多,全部停工的话,任凭顾氏底子再厚,也得元气大伤。

         相比较其他人的穿着,顾扬穿的并不是很正式,下面是中规中矩的长裤,上面则是件及膝的深灰色大衣,脖子上还围了一条暗红色的厚围巾,头发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散在肩上,而是闲麻烦一样,松松的系在脑后。以往稍微正式点的场合,她不是礼服就是套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随意过,全身上下捂的严严实实,好像很冷的样子。

         全程基本上都是京九的总经理从嘉树在说,顾扬的话不多,她依旧是面无表情,没有以往那种高高在上骄傲的不可一世,别人说话,她都认真在听,如果有记者突然问话,她会微微侧头,看着镜头,客客气气的回答他们,她的态度不仅让这群记者松了口气,对顾扬的好感也猛增了许多。

         李海凤坐在酒店的沙发上开了一罐啤酒,慢慢喝了几口,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上的画面。有那么一刻,她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其实都在顾扬的掌握之中,包括派她和王冰来s市,如果发布会开的成功,凭这几年京九在国内地产中的地位,她和王冰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下明天的项目,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次她们赌对了,发布会不仅进行的顺利,还非常成功,这点从台下那些人问的问题还有他们的语气就能感受出来。

         短短数月,至少,李海凤是没有见顾扬对这件事有多发愁,她每天照常处理公司的其他事情,就是晚上加班,也没有见她提过庄华的情况和进展。那些被撤回,还有停工的项目,从今天开始,都该恢复了吧?

         王冰伸着懒腰,从桌上捞了罐啤酒,在李海凤旁边的单人沙发里坐下,“你现在肯定在想,顾总特别厉害是不是?”。

         李海凤看她一眼,只停顿了数秒就又移回了电视上“她这几个月根本就没为这事儿操过心,冰冰姐,我不是傻子”。

         王冰一愣,继而笑了起来“你最近不对劲儿啊”。

         李海凤盯着电视,目光有些贪婪锁着镜头里那个窝在椅子里快睡着了的人,“你要不觉得我傻,当初就不会留下我了”。

         王冰:“……”

         “办公室里的人也一样,她们觉得我单纯,所以什么都和我说,也不会算计我,要是我和正常人一样,你们就不会这么对我了”李海凤自顾自的说着,仰头把剩下的半罐啤酒喝尽“我早就想明白了,以后随便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我,反正她现在是我的”。

         反正她现在是我的。这个她不用想就知道说的是谁,王冰还是头一回在李海凤面前感到尴尬,她咳了一声“不管怎么样,大家对你都挺好的”。

         李海凤起身,胳膊微抬,准确的把手里的空易拉罐丢进了垃圾桶,慢声道“欺负人也得有个底线,从经理刚上任没多久,你们把这事直接扔给他处理,小心他在心里积怨”她关了电视,才转身往浴室走。

         王冰保持着一个姿势半晌,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慢动作把罐口送到嘴边喝了一口,心里说不惊讶是假的。当时是她和顾扬一起商量的,也打算考验考验从嘉树的能力,在任何人看起来都是顾扬和京九高层一起处理这件事的,实际上顾扬屁都没管。

         只看个发布会就给她发现了?王冰忍不住在心里质疑道。想想觉得也不可能。刚才李海凤那句‘反正她现在是我的’她一直觉得心有余悸,如果两人是单纯的渐生情愫也就罢了,万一要……

         不对不对,以她对李海凤的了解,这丫头傻乎乎的,绝对不是什么心机深沉的那什么。

         哎呀,这事做的,王冰左思右想,还是在晚饭前给顾扬回了个电话,她和顾扬,是上下属关系,也是朋友,有些时候,该说的还是要说。

         顾扬的电话打进来时,李海凤正在玩游戏,她戴着耳机没看到,直到王冰过来敲门,她拿起手机来看,原来已经打了十几个了,所以打不通才打到王冰手机上?

         李海凤很少玩游戏,平时都是顾扬带着她杀怪刷副本,今天好不容易想起来的,她拨通了号,眼睛却一直盯着电脑屏幕,鼠标唰唰的点,脚丫子也不时在键盘上点两下。

         “李助理很忙啊”那头很快就接起来,顾扬略带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海凤嗯嗯了两声,有人邀请她组队,见是个妹子,她果断拒绝了“不忙,刚打游戏没看见”。

         “看新闻了?”顾扬问。

         “唔,看了”

         那头顾扬沉默了一会,听着听筒里她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问道“……想我吗?”。

         “嗯?”李海凤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坐直腰,扯了扯睡衣带子“才两天啊”。

         “两天就不想了?”

         “想,想,两天也想”李海凤怕她生气,赶紧补充道。

         “开视频吧,让我看看你”顾扬突然低声说。

         李海凤吓了一大跳,一边摇头一边说“开视频干嘛,哎呀不早了,明天还要忙呢,顾总你也得上班,早点睡吧,嗯,爱你么么么”。

         顾扬(==):“……”

         挂了电话,李海凤拿着手机发了会愣,其实她并不排斥和顾扬发生一些亲-密行为,就是平时有点不好意思而已,顾扬她不知道,就拿她自己来说,到了这个年纪,偶尔有些生理上的反应也很正常。

         前两天她姨妈刚走,晚上看电视,顾扬抱着她亲的时候,她就有点心猿意马,可是那种事想想都觉得羞耻。

         唉,话说女人和女人要怎么做啊?

         那做的话,肯定要有一个主动,一个被动啊,平时都是顾扬主动,难道那个的时候,也要顾扬主动?

         李海凤摇摇头,心里乱七八糟的,如果真要在一起了,有些事总是避免不了的,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