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装修简单的小饭馆里,靠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戴着眼睛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李海凤捏了捏背包的带子,抬脚走了过去“你好,请问你是秦先生吗?”。

         男人抬头打量了他一眼,点点头“我是,你就是李海凤吧?”

         李海凤笑了笑,在他对面坐下,“真是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关系,女孩子嘛,都爱迟到”

         李海凤有点尴尬,她朝四周看看,这地方装修的实在太寒碜了,第一次见面,就选在这里,真是好有情!怀!

         男人推推眼镜,开门见山道“是这样的李小姐,我这个人呢,有洁癖,虽然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开放,可我仍然希望的我的另一半是个处-女,如果你和你的前男友发生过性-关系,那么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接下来的谈话就完全没有必要了”。

         李海凤一愣,一时半会有点反应不过来,她看了看窗外,又转头看向男人,认真道“秦守先生,我非常理解你的这种心理,那我也想问你,你和女人做过吗?”

         男人显然没料到她会问这个,他皱了皱眉“女孩子家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我当然没有”。

         李海凤了然,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今年也有三十岁了吧,竟然还是个处-男,该不会是不-举吧?”

         “你”男人立刻涨红了脸,“你胡说八道什么?”

         变态!

         李海凤气呼呼的站了起来“没见过谁一上来就问人家这种事情的,真是不害臊,哪个女人嫁给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再见!”。

         第四次了,李海凤有些无力的想着,她不明白一直这样无意义的相亲有什么用,这几天来她想了很多,她不能做一个不孝的女儿,她得让老俩开开心心的过完下辈子,可是这样就得牺牲她自己。

         回到家里,李海凤根本没有心情吃饭,从那天给他们坦白,她被关了半个月,从没碰过她一根指头的爸爸竟然拿拐杖打了她,她很难过,因为这是她从来都没有碰到过的。

         她到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一边是父母,一边是顾扬,教她怎么选?

         “丫头,出来吃饭了”李妈妈在外面喊她。

         李海凤趴在床上一动不动,顾扬一直说她太笨,她确实笨,遇到事情自己不知道怎么解决,自己干生气。

         李妈妈过了会就来敲门了,见没动静,推开门就看到李海凤在床上趴着,她进了屋把门带上“今天见那个怎么样啊?”

         李海凤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了转,她家里条件虽然一般般,可她从小都是被爸妈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现在一肚子委屈,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问你话呢?”

         李海凤吸吸鼻子,赌气道“不怎么样,不喜欢”

         李妈妈在她床边坐下,摸了摸她的头“你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也从来没让我们操过心,毕了业也找了份体面的工作,本来多好的事情啊,怎么就偏偏……”李妈妈声音突然变的哽咽起来“我那天都看见了”。

         李海凤一怔,抹了抹眼泪坐了起来“你看见什么了?”

         李妈妈有些不自在,她叹了口气“大中午的,人家大老远跑来了,你也不让人来家里坐坐”。

         李海凤目瞪口呆,她一把拉住李妈妈的手“你,你真的看见她了?”

         “嗯,开着辆那么晃眼的车停在巷子口上,怎么可能看不见”李妈妈摇摇头“没想到竟然是小顾,你们,你们也太荒唐了”。

         想到那天自己说过的话,李海凤开始吧嗒吧嗒的掉眼泪,最后干脆扑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我跟她说分手,她一定恨死我了”。

         李妈妈看看门口,伸手推了她一下“小点声,还想挨揍啊?”

         李海凤一听这个,立马不敢再出声了,她顶着一个鸡窝头,泪眼汪汪的看着李妈妈“娘你好好想想,顾总多好的人啊,她对我真的特别好,跟对自己闺女似的,你看你女儿这么傻她都敢要,全中国简直找不到第二个了”。

         “你不傻”李妈妈强调。

         “可我小时候的确伤过脑子啊,她也知道的,她不嫌弃我,而且她家里人也很好,人家爸妈都在国外,很开放的,一点都不介意我们在一起,真的”李海凤说完怕她不信还重重点了几下头。

         李妈妈摇头“你就是看着我好说话,好欺负,咱们是乡下人,不管小顾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不干那攀龙附凤的事儿”。

         “什么跟什么啊,现在又不是古代,人家都不嫌,你嫌什么呀”李海凤急了,“你去跟我爸说说吧,反正就一个闺女,嫁男人嫁女人不都是一样么”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了,都是女孩子,干啥你就要嫁给她呢?”

         李海凤苦着脸“你觉得她那样的会嫁给我吗?不是现在没说这个,您想想办法呀,我知道你也喜欢她,对不对?”

         李妈妈从来没觉得自己闺女这么烦过,她刚才进来想说什么来着,怎么几句话就被她带进去了。

         “这事儿从长计议,我再想想吧”李妈妈也知道这不是小事情,可她那天看的真真切切,两人在巷子口对峙,她们的对话她听的一清二楚,自己女儿的反应她都看在眼里。都不是孩子了,她们在做什么自己心里都清楚,也实在没他们大人插手的份了。

         李海凤她从小看到大,什么样的性格她还能不知道,她也想看她幸福,她说过,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永远开开心心的笑着,再不受人欺负。

         李妈妈的动摇从一开始就有了,她思想并不前卫,也不开放,像那些老一辈的人一样保守,可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她发现有些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顾扬说晚上的饭局很重要,霍晓玲想再怎么着,也能见到不少商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可跟着去了,她就有点失望了,哪里有什么青年才俊,一屋子全是老头老太太。

         顾扬则一改往日目中无人的作风,态度恭恭敬敬挨个问好。

         原本还想着趁此机会,有人给顾扬敬酒,她一律挡下来,也能表现一下,这可好了,桌子上摆放的不是饮料就是果汁。

         霍晓玲的失落全摆着脸上,她知道顾扬和李海凤的事,眼下李海凤不在,两个人的关系肯定是出了问题,她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做点什么,那真是太对不起自己。

         时间不长,不到两个小时,送走这些人,顾扬就在原地站了一会,她这两个月瘦了很多,今天穿的很正式,一身剪裁合体的深色西装,衬得她的身形愈发的修长窈窕了。

         霍晓玲走过来提醒她“顾总,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顾扬看了看表,点点头“走吧,先送你回去”。

         无论何时,她总是这样,像个教养良好而又体贴的绅士,总能为你考虑,不管你是什么人,霍晓玲有些遗憾,如果顾扬是个男人,那么她一定使劲浑身解数也要争取能站在她的身边,到那个时候,她就不仅仅是为了利益了,她要真正的成为她的女人。

         霍晓玲已经搬离了原来的住处,换了一个环境稍微好些的地方,司机把车停在她家楼下的时候,顾扬打开车窗往外看了看,觉得没什么危险才对霍晓玲道“换个住处挺好,安全点,行了,这样我就不送你了,你上去吧”。

         霍晓玲手放在把手上,咬了咬嘴唇“那,顾总要不要上来坐坐,喝杯水再走”

         顾扬摇摇头“不用了谢谢,你快上去吧”

         霍晓玲对她说了声再见,就下了车。

         司机开着车慢慢驶出小区,“顾总,现在送你回家?”

         顾扬抬手捏了捏眉心,声音疲惫道“不回家,送我到三区”

         三区是哪?酒吧一条街。

         尽管王冰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沾酒,可是她心情实在太糟糕了,最近她每晚都失眠,想要睡个安稳觉都得靠药物来催眠。

         到了目的地,司机有点不放心“顾总,我就在外面等你吧”。

         顾扬摆摆手“不用,你回去,我一会打车”

         “可是”

         “回去”

         “这……好吧,那您注意安全”

         顾扬下了车,熟门熟路的进了一家酒吧,门口的服务生看见是她,笑了起来“哟,顾总,您可有些日子没来了”。

         顾扬被他领着走了进去,酒吧里很热闹,服务生把她带到靠里的一个卡座里,“您起码有半年没来了,瞧,老位置一直还给您留着呐”。

         顾扬笑了笑“有心了,你先去忙吧”。

         服务生点点头正要走,又回过身“您喝什么今天?”

         顾扬靠进沙发里,解开领口的两颗扣子,慢慢道“水,给我来杯水吧”。

         服务生眼睛不由自主的看了眼她的领口,喉结动了动就赶紧挪开了目光,他应声道“好嘞,我马上让人送来”。

         为了手术能够正常进行,顾扬想了想还是没敢要酒,她还没活够,也不想死的那么快。

         没过多会,就有人给她端了两杯水过来,是个模样清秀的女孩,顾扬开始没在意,直到那女孩把水放桌上以后,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她才抬头看她。

         顾扬有点惊讶,正要开口,只听一个声音响起“老同学,怎么样,像不像?”

         来人是个戴眼镜的年轻男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和这里的气氛极为违和,顾扬拍拍身边的位置“刚进来没看到你,以为你今天不在呢”。

         男人笑道“在呢,你一进来我就看到了”他说完拉过那个刚才给顾扬送水的女孩,“来,认识一下,这位是顾总”

         顾扬看了那丫头一眼,她眼里闪过一丝恍惚,刚才没有仔细看,现在看来,竟然真的和李海凤有点像,尤其是那双眼睛,连脸型都像。

         男人看到顾扬的表情,笑的失了声“我还有其他的事情,顾总随意”他把人往顾扬身边一推,就转身离开了。

         女孩看着顾扬,甜甜一笑,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我姓林,顾总叫我小梦就好”。

         顾扬的目光一直没有从她的脸上离开,手也不受控制的捏住了她的下巴,而且力道越来越大。

         女孩皱了皱眉,喊了声痛。

         顾扬如梦初醒,手心里也沁出了细汗,她拿起杯子喝了口水,“你叫小梦?”

         女孩点点头,“老板说我和一个人长得很像,是顾总认识的人吗?”

         顾扬紧绷的神经忽然放松了,她笑了起来“是啊,很像”。

         “那,她是顾总喜欢的人,对吗?”女孩歪着头,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顾扬看着手中的杯子,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她转过头,目光直直的盯住她的眼睛,声音慵懒又魅惑“不,我喜欢你”。

         女孩一愣,脸不禁红了起来,她不自在的避开她的眼睛“顾总说笑了,我,我哪里配”

         顾扬凑近她,声音压的极低“既然知道不配,那就离我远点,好吗?”

         女孩惊愕的抬起头,她看见顾扬的眼睛从满含笑意到冰冷如霜。

         “顾总,我”

         “滚”

         顾扬声音很轻,看也不看她一眼,她只觉得一阵阵恶心反胃。

         女孩吓的不轻,不敢再说别的,起身就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