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下午李海凤回了公司,本来打算直接乘电梯上楼,想到还要去前台拿东西,就直接按了一层,谁知道一出来就看见大堂站了好几个穿制服的警-察,她吓了一跳。

         “小王,这怎么回事啊?”李海凤走到前台,小声问其中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正要开口,就见顾扬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后面跟了四五个秘书,她扯扯李海凤的胳膊“你问我,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李海凤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王冰却不在那几个秘书里,顾扬走到那带头的警-察面前说了几句什么,李海凤拼命朝顾扬身后的王乐眨眼,王乐对她摇了摇头,示意没事。

         “那行,我们这边有需求会随时通知顾总,希望您能努力配合”警官对顾扬说完这句话,就领着人走了。

         李海凤走过去,皱着眉望向旋转门的方向“你犯事了?”

         顾扬抬腕看了看表,对王乐道“去把车开过来,我现在要去趟城南,你和我一起去”。王乐点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你听没听见我说话啊”李海凤急道。

         顾扬双手插-在上衣兜里,看了她一眼:“听见了顾太太”。

         “你”

         “这是送你的”顾扬从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盒子,扔到李海凤怀里“早就让人定了,一直忘了给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李海凤一愣,突然想起顾垣说过的话,她心跳忽然加速起来,手里握着白色的盒子,迟迟不敢打开。

         顾扬一会还有事,看她磨磨蹭蹭的就来气“不看我走了”。

         “别别别”李海凤说着,也不顾旁边还站着几个秘书,赶紧把盒子打开了。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她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王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顾扬拍拍她的胳膊“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李海凤应了一声,愣愣的看着盒子里的项链,她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还指望着她大庭广众之下给她求婚啊,别做梦了。

         王冰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一直没见着人,李海凤一个人呆了一下午,她把手头的活整理完,临下班前,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你好哪位?”

         “顾扬在我手里”一个男声在电话里响起,声音阴沉的吓人。

         李海凤莫名其妙“顾总刚才出去了,你到底谁啊?”

         “我说顾扬在我手里,我把地址发给你,一个小时之内到不了,我就要了她的命!”男人语出惊人!

         李海凤拿着手机的手一抖,声音都在发颤“你说什么?!”

         天井路18号,李海凤下了出租车,紧张的攥着手里的包,周围一片全是废弃的旧工厂,一个人影都没有。

         “有人吗?”李海凤大声喊道。

         “把手里的包扔到地上!”一个男声在她身后响起,和电话里的一模一样。

         李海凤扔了包,慢慢举起双手,闭上了眼。

         “你果然来了”男人走到她的正前方,直直的盯着她,同时一把枪也顶在了她的脑门上。

         李海凤睁开眼,浑身都在发抖“原来是你,刘光远,你不配做她的舅舅”。

         刘光远冷哼一声“她也不配叫我舅舅!少废话,跟我过来!”。

         “她人呢?”

         “到了你就知道了”

         李海凤被推进了破旧的大铁门里,她觉得自己的腿肚子都在抽抽,“顾扬人呢?!”

         此时的刘光远哪里还有往日的光鲜,就在昨晚,他还是泡在温柔乡里的光远董事长,仅仅一夜的时间,他所有的一切全部被毁于一旦。

         “顾扬,哼,天真,我怎么可能抓的了她,她那么狡猾,又怎么可能真的被我抓到!”刘光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他狠狠踹了李海凤一脚,“我不过就是在你的手机上做了些手脚,所以你才谁的电话都打不通”。

         李海凤惊愕的瞪大眼“我的手机?怎么可能?”她努力回忆了一遍,有些不可置信道“顾氏有内奸!”。

         “不然呢?”刘光远的眼神有些疯狂“我是她的舅舅,她又是怎么对我的?”他发了狂似的一把将李海凤推在了地上,“背地里给我玩阴的,把她舅舅和许非凡耍的团团转,什么美国富商,全他妈是她的圈套,她要是敢把我送上法-庭,我他妈就敢一枪崩了你!”。

         刘光远彻底疯了,被逼疯了,李海凤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她感受着脖子上那一块的热度,那是她唯一活命的希望了。

         一切来的太突然,可是又在预料之中,刘光远把啤酒瓶子砸过来的时候,李海凤闭上了眼,下午她还开开心心的陪顾垣看房,回公司后和顾扬匆匆见了一面,然后她就扔给自己这么一个□□。

         有些人不值得你去和她正面交锋,如果可以用卑鄙的手段,正大光明就没必要了,比如许非凡。顾扬只要每每想到这个人,她就感觉从里到外的恶心反胃。

         若不是因为吃准了这个人狂妄自负,她恐怕找不到地方下手,不过好在,有比她更想置许非凡于死地的人。

         顾扬接手顾氏这么多年,也和人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她从来都只想着挣钱,也没想过真正要害谁,身边男人女人,还没哪个敢下药想上她的,许非凡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从头至尾,你我说过的话,数都数的过来”许非凡觉得很可笑,她活的多自在啊,她有强大的背景,她不怕任何人,可是最后还是栽了。

         “因为你连个配角都不是”顾扬连正眼都懒得给她一个“没人保的了你,如果许非墨接替了你,所有人只会关心自己的饭碗,你的家人也会松一口气,比起你一个女人,他们或许更愿意把家业交给一个可以为他们繁衍后代的男人”。

         “作为顾氏的总裁,你说这句话不打脸么?”

         “无所谓了,我只不过花了些钱,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让你去吃牢饭,许董,这次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了,你输就输在太自负,哦,还有,我要结婚了,没别的意思,和你知会一声”顾扬说完就起了身。

         “祝你们早点离婚”许非凡笑着说道。

         从监-狱出来后,顾扬上下抛着手里的钥匙,脸上没什么表情,这件事从始至终,她都没怎么插手,就是扔了点钱而已,然而看着许非凡坐在里面,她心里一点都不痛快,难道是因为自己没动手的原因吗?还是事情的进展太容易了。

         “这么快?”年轻的男人依旧一身笔挺的西装,细细的黑框眼镜,脸上带着一丝不苟的笑容。

         顾扬看着这张脸,有些不耐烦道“怎么,最高兴的该是你啊,她进去了,你顶替她的位置,继续为非作歹”。

         “顾总说的哪里话,我们以后合作的地方还有很多”男人推推眼镜“许非凡我会安排,我保证她在里面活不过一个月,至于你舅舅……”

         顾扬绕过他往车那边走去“刘光远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们家老爷子自会处理,哦对了,谢谢你及时救我太太出来”。

         李海凤睁开眼,顾扬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给她削苹果,她看了眼窗外“你什么时候让我出院?”。

         “再等两天”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李海凤拿她没办法“你告诉我,那天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明知道你舅舅会那么做,你却没有拦着我,为了给他增加一个罪名,你把我往死路上推,顾扬,你真狠”。

         “这件事从你醒过来我就和你解释过了”顾扬把苹果塞进她手里“他是怎么对你的,回头我就让人怎么对他,不过话说回来,许非凡这次是出不来了,她爷爷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显是不想管了,至于刘光远,我能替你揍他几下,却不能替你杀了他,你明白吗?”

         李海凤觉得无力“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觉得我不在乎你,为了解决这两个人,置你与危险之中不顾?”顾扬看着她,问道。

         李海凤突然不想和她说话了,她有时候真的不明白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王冰一直在外面等着,看到顾扬从病房出来,她简单汇报了一下工作,见顾扬没什么心情,她就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了。

         “顾总,您别怪我多话,我觉得这次,是你不对”她看了眼病房“咱们都知道总裁办有刘光远的人,也知道他即将要做的事情,你就这么眼睁睁的让海凤过去,万一,我是说万一,她要是出事怎么办?”。

         顾扬靠着墙站了会,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坚持不了几天了,如果不尽快处理完这两个人,我也不会这么做”。说白了还是咽不下那口气,她是真恨不得抽许非凡几个耳光才解气。

         王冰摇了摇头“海凤这边还是要好好解释,用心道歉,否则她会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