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
        拳台上的场面实在血腥暴-力,心理承受能力差的根本看不下去,李海凤看了会就忍不住捂着嘴干呕起来。在电视上看到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顾扬一看情况不对,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过分了,她拍拍李海凤的后背“如果不舒服咱们就回家”。

         李海凤点点头,她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两人把许非墨一个人撂在这儿,起身就离开了。一直从里面出来,李海凤才用胳膊肘用力磕了一下顾扬的肚子“你别以为我是傻子,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顾扬一脸无辜“没有啊,就是带你见见世面,你知不知道打着一场要多少钱,有些人想来都来不了”。

         “你往里面砸钱了?”李海凤扯住她的衣领摇晃着“你这是赌-博,打-黑-拳本来就是犯-法的,顾扬——”。

         顾扬揽住她的腰,安慰道“放心,就这一次,干我们这行的,也没几个身家清白的,是说是不是”。

         李海凤推开她,“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什么叫干你们这行的没几个清白的,难道你手上还有人命!”。

         顾扬一把捂住她的嘴“我说最后一遍,我没做错事,你再这么闹,一会我在车上办了你信不信?!”

         “你就是喜欢欺负我……”李海凤眼里含着两泡眼泪,委屈的不得了“这还没结婚呢,以后结婚了,你要是在外面找了人……唔”

         顾扬抱着她亲了会,又在她脖子上狠狠嘬了一口,眼睛一抬,正好看见从大门那里走出来的几个身影,她脚下步子一错,就带着李海凤退到了身边的柱子后面。

         “你……”

         “嘘,别说话”顾扬捂着李海凤的嘴,低声道“这女人不再里面呆着,跑外面晃悠什么”。

         李海凤挣开她的手,扭头看过去,她眼睛瞪大“许……许非凡”。

         “咱们先在这站会,等她走了再出去”。

         李海凤抬头看她“你很怕她?”

         顾扬冷嗤一声:“我会怕她?哼,我顾扬长这么大就没怕过谁”话落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低头看了怀里的人一眼,唇角微扬“怕你倒是真的”。

         李海凤莫名其妙“顾总您可真抬举我,从来只有我怕您的份儿”。

         顾扬勾勾的她鼻子,“怕你生气不给我上啊”。

         不要脸!

         两人没在山上多留,顾扬给许非墨打了电话,他很快就出来,一听顾扬要走,有些诧异“顾总不打算看完?”。

         “不看了,你在这盯着,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恩,准备好了”

         顾扬拍拍他的肩膀“再坚持几天,过了这几天,整个瑞尔就都是你的了,到时候,我们再谈合作也不迟”。

         许非墨淡淡一笑,“顾总说的是”。

         “我等你的好消息”顾扬对他笑了笑,带着李海凤上了车。

         李海凤一肚子疑问,两人说话也不忌讳她,几句下来,她似乎隐约猜到了什么,不过只要不是什么杀-人犯-法的事,她就不去过问。

         回到家已经是半夜了,李海凤困的直打哈欠,二凤估计是饿了,一直围着她转圈圈,她拿了点吃的扔到盆里,摸了摸二凤的大脑袋“晚上少吃点,你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

         李海凤上楼换了睡衣,正准备去洗澡,顾扬先她一步挡在了浴室门口,“一起?”

         “不要”李海凤推开她“每次洗澡你都不老实”。

         顾扬哪里肯依她,她一颗一颗解着扣子,咬着下唇,还不忘朝李海凤抛媚眼。

         李海凤简直要哭了,“顾总你别闹!”

         顾扬手指一勾的她睡衣带子,用力将人扯进了浴室,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第二天两人一觉睡到了大中午,做梦做的正香,门铃声让原本睡得死死的李海凤突然诈了起来,她迷迷瞪瞪的看了下表,待看清时间后,吓得一下子精神了。

         糟了糟了,居然睡过头了。

         “顾总,顾总快别睡了”李海凤推了一把顾扬“咱俩完了,这是旷工啊,我的钱啊——”

         顾扬翻了个身,“睡过了就别去了,再躺会儿”。

         李海凤没理她,兀自穿好衣服下了床“没听见门铃响了吗,一定是冰冰姐”。她说完就趿拉着拖鞋往外跑去。

         门铃响了两声就不再响了,李海凤跑到玄关,也没看看外头是谁,直接打开了门。

         咦?

         好帅!

         好帅啊!

         怎么这么帅!

         李海凤望着外面的年轻男人咽了口口水“请问你找谁?”

         男人一身正装打扮,身材高大,个头起码得一米八往上,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样貌十分英俊,他低头盯着李海凤看了会,开口道“我找顾扬”。

         李海凤一愣,“哦,她在,你是……”

         男人对她点点头“初次见面,你好,我叫顾垣,顾扬的弟弟”。

         顾垣?

         李海凤恍然大悟,握过手,赶紧把人往屋里让“快请进,快请进”。

         顾垣进去后,视线在大厅里扫了一圈,“她人呢?”

         李海凤给他倒了杯水“你先坐,她还在睡觉,我这就上去叫他”。

         二凤听见动静,就从二楼跑了下来,顾垣皱了皱眉,怎么养起狗来了?

         顾扬一边系着睡袍带子一边往楼下走,她还没睡醒,被李海凤叫醒,心情非常不好“你刚说谁来了?”

         “你弟弟,顾垣”

         顾扬一愣,下了楼,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她站着半天没动。

         顾垣转过身,对她笑了笑“姐”

         顾扬眨了眨眼,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你怎么……”

         顾垣最是见不得她这样,走过去将她抱进了怀里“想你了,就回来看看,算不算是惊喜”。

         顾扬还没回过神来“不是说过段时间再回来吗?”

         顾垣拍拍她的头“迫不及待的想见你,没办法”。

         “少来”顾扬推了他一下“也不知道是迫不及待的想见我,还是某人”。

         顾垣笑了笑,话音一转“怎么,不打算正式介绍一下么,以后该怎么称呼,李小姐还是……”

         顾扬这才想起李海凤来,她把人往身前一拉“什么李小姐,叫嫂子”。

         “顾扬——”李海凤瞪顾扬一眼,转头笑眯眯的看着顾垣“不要听她的,叫我名字就好,李海凤”。

         顾垣笑着点点头“电话里常听我姐提起你”。

         李海凤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她不提我提谁”。

         “你回来爸妈知道吗?”顾扬喝了口水问道“别告诉你一下飞机,就直接来我这里了”。

         顾垣耸耸肩,一副如你所想的模样。

         “那姓任的呢?”

         顾垣摸摸跑到他身边二凤“这条狗不错,叫什么名字?”

         顾扬把水杯往桌上一磕“别转移话题!”

         顾垣无奈的看她一眼“他前阵子不是去找我了吗”

         “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扯了证”

         “扯证?在美国?”

         “恩”

         顾扬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他“你俩闹了这么久,结果他一去找你,你就怂了?”

         “你不想我们在一起?”

         李海凤见两人说话,自己也插不上,就上楼收拾去了。顾家到了他们这里,估计是要绝后了,她和顾扬,顾垣和任定北。顾垣一看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不过任定北她也见过,这个男人的气场绝对压得住顾垣,两人其实到时候代孕也不错啊,如果真就这样了,顾伯父和顾伯母要伤心死了。

         唉,她自己都要自顾不暇了,她妈那里好说,她爸那里还弄不透呢,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说给她来个电话,她也不敢打回去。

         再等等吧,等顾扬做完手术,她再回家一趟,这次必须说清楚,不能再这么扔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