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最近几个大项目进行的都非常顺利,应酬也比往常多了,顾扬不能喝酒,每次出门就带上王冰李海凤和霍晓玲,她不行三个人就轮流上,偶尔韩雅楠也跑来解救她,日子过得不算太糟心。

         说到韩雅楠,最近找了个男朋友,是个外国人,高大威猛的型男。李海凤有幸和他们一起吃过饭,挺不错的小伙子,对韩雅楠很好。

         顾扬最近的行程都在霍晓玲那边,李海凤已经基本不过手了,平时她就给王冰打打下手,做表,打印文件,发邮件,各种琐碎的事情,成天楼上楼下跑,比跟着顾扬累了不止一星半点。

         中午吃饭的时候,李海凤皱着眉头扒拉着餐盘里的菜,没好气道“我不想干了”。

         韩雅楠咬着筷子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这句话你都说很多遍了,也没见你真不干呀,最近你和顾扬不挺好的吗,大姑娘了,别老耍小孩子脾气”。

         李海凤用力拍拍桌子,“不是她,是冰冰姐,韩总,我这么跟你说,我感觉冰冰姐到更年期了”。

         “是吗?”

         “恩”

         韩雅楠瞥见她身后人,忍着笑道“行吧,我知道,那什么,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啊,我先走了”。

         “哎你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李海凤转身就想叫住韩雅楠,一下子和身后的人对了个正着,她暗叫一声糟糕。

         王冰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到更年期了?我怎么不知道”。

         李海凤脸上立刻堆了笑,赶紧拉着她坐下“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您没有更年期,是我,我早更,哈哈,我早更”。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王冰瞪她一眼“嫌我管你啊?”

         “当然没有”背地里说人坏话被人逮个正着,她还能再倒霉点吗。

         王冰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总裁办的工作就是这样,枯燥乏味,闲的时候特别闲,忙的时候脚不沾地,你要习惯”。

         李海凤点点头,她知道,现在的人挣钱都不容易,哪能轻轻松松就能拿别人钱呢,抱怨是没有用的。

         看她皱着小脸,闷不吭声儿的坐着,王冰觉得好笑,换做别人,守着一个大财主,还为这点事儿发愁,顾扬就算现在撒手不干,她的个人资产也够她们几辈子花了,这丫头就是跟别人不一样,死脑筋。

         “行了,我还有事,你赶紧吃,吃完上来我还有工作给你安排”王冰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下午公司来了几个美国人,都是国外各公司的高层,非常厉害的人物,总裁办一帮小丫头扒着脑袋想看看人家长什么样,实在不是她们见识短,据说那几个人在华尔街都是数得上的大人物。

         王乐对她们的举动非常不屑“他们算什么,你们知道过顾总的弟弟顾垣吧,比他们厉害多了,人家那可是合伙人的身份”。

         她们当然知道了,公司目前只有一些老员工见过顾垣,新来的也就听说顾扬有个帅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弟弟。不过这话从王乐嘴里说出来显然就变了味,他喜欢男人,顾垣也是,这好像就没她们什么事儿了。

         哦,对了,她们现在的老板也是。苍天呐,如今好女人好男人都去搞基了,要她们这些异性恋怎么活啊。

         某助理怂恿李海凤去偷窥那外国帅哥长什么模样,就算被发现,顾扬也不会把她怎么样,没错,就是仗着这独一份的宠爱。

         李海凤无语,她才不要去看什么帅哥,转身就往回走“我才不干呢,帅哥有什么好看的,你们就知道欺负我”。

         “哎,别呀,小海凤你别走”

         “我们错了,你别去顾总那告状”

         身后一片哀嚎。

         送走几个外国人,王冰追上顾扬“其实酒店没必要安排最好的,把钱花他们身上太浪费了”。

         顾扬摁了电梯,笑道“现在说这个做什么,他们是顾垣朋友,好歹我得给人家几分薄面,怠慢了不合适啊”。

         “说的也是”

         “哎,对了,那边的房子装修的怎么样了?”

         王冰点点头“差不多快完工了,一切都是按着你的要求来的,过段时间你可以带着她去看看”。

         顾扬嗯了一声。

         总裁办公室

         “什么,你买房子干什么?”

         顾扬糟心扶了扶额头“别一惊一乍的,那房子不是买的,它本来就是我的,你爸妈以后来定海,总不能让二老住酒店”。

         “不是,这还早着呢,就算他们要来,可以住家里呀,你怎么老是爱乱花钱,你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李海凤一万个不赞同。

         顾扬无奈的道“我再说一遍,那房子本来就是我的,我没有花一分钱,还有,我的意思是,以后就让你爸妈来定海住,不回去了”。

         李海凤摆摆手“那怎么行,他们不会同意的,我爸平时喜欢种种菜养养花什么的,他过不惯这种生活”。

         “宝贝儿,那房子很大,完全有地方种花种菜,实在不行把二凤送过去陪他们,这不挺好的吗,等有了孩子,他们二老还能帮忙带孩子”见李海凤还要说什么,顾扬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好了就这么着,听我的,你不许有异议”。

         李海凤不满的撅了撅嘴巴,这回总算没再和她抬杠。

         顾扬当然知道李海凤的爸妈不会来定海住,她这么做就是为了表达她的心意,就当是聘礼吧,以后总会用的着的。

         晚上下了班,李海凤本打算去超市买点菜,谁知道顾扬临时有变,这次谁也没带,就带了她自己。

         以为她有什么活动应酬,李海凤奇怪道“你就穿成这样,不去换身正式的的衣服吗?”

         顾扬接了个电话,拿着外套就往外走,白衬衫搭着黑色西裤,长发系在脑后,俨然一副霸道总裁范儿,她个子高挑,穿什么都顺眼,李海凤觉得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走了几步发现人没跟上,顾扬不耐烦转身喊了她一声“磨叽什么呢,快点!”。

         对于这人忽冷忽热的脾气李海凤也习惯了,答应了一声就跟了上去。

         今天她们没有自己开车,而是让司机送的她们,司机是个陌生的高个子男人,长得很壮硕,带着墨镜,看起来很不好惹得样子。眼看车子朝一个陌生的地方驶去,虽然知道顾扬不会把自己卖了,但是李海凤心里还是有点忐忑。

         “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李海凤探着脑袋问。

         顾扬把手机扔到座椅上,看了眼窗外“带你看点新鲜东西”。

         一听新鲜东西,李海凤立刻来了兴致,神情雀跃的看了看窗外,心里想着一定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车子走了很远,似乎已经出了定海市,但又在它的管辖范围内,那是一处山间别墅群,路上几乎没什么灯光,路上只有她们车子打出的灯光。

         李海凤下意识的抓住了顾扬的手,这什么鬼地方啊?

         等到眼前突然出现光亮,才看清这是什么地方,别墅实在太大了,外面站了很多保镖,看起来酷酷的。

         车子一停,立刻就有人来帮她们打开车门,顾扬拉着李海凤下了车,此刻门口已经有人在等着她了。

         “快开始了吗?”顾扬问那个男人。

         “马上了,您跟我走就行”

         进了别墅,里面有很多人,男男女女,像是传说中豪门盛宴一般,单从穿着上看,这些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男人带着她们进了右侧一个小门,大家都有自己的交际圈子,没有人注意到她们,李海凤直觉不太对劲,进了大厅里面居然还要坐电梯下去。

         顾扬全程没和李海凤说一句话,她神色冷漠疏离,那模样陌生极了。李海凤有很多话想要问她,可是又不敢开口,只能忍着。

         电梯下到最低一层,开门的那一瞬间,一阵阵嘶吼咆哮的声音就冲进了耳内,耳膜都震的生疼。

         “顾扬,这是什么地方?”李海凤见情况不对,拉了顾扬一下。

         “地-下-赌-场,我们现在的位置是黑-拳比赛赛场”顾扬面无表情的说道。

         地下黑-拳?李海凤呆住。

         许非墨远远的就看到了顾扬,朝她招了招手,顾扬微微点头,带着李海凤走过去落座。

         四周全是震耳欲聋的吼声,李海凤盯着下面拳台中央两个赤膊相对的肌肉男,其中一个脸上已经全是血水,看起来非常吓人。听说打黑-拳是没有规则可言的,很暴-力的比赛,两方中的一个只有将对手打残打死才能算赢。

         “她在那儿”许非墨扬扬下巴“今天押的穿红裤的男人”。

         顾扬朝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身休闲打扮的许非凡,此时她正笑眯眯的盯着拳台看着,兴致很高,右边坐着一个俏丽的人影,正是刘敏敏。

         “刘光远呢?”

         “正在b厅和我们的人交易”许非墨鄙夷道“这些人太狂妄自大了”。

         顾扬笑了笑,手臂一抬,就把身边的人搂进了怀里,来都来了,那就看看热闹罢。

         李海凤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不高兴道“你带我来这里到底要干什么?”

         顾扬的身体没骨头似的靠着椅背,脚丫子翘在前面的隔板上,一副大爷模样,放在她身上的手也开始不老实的乱动,“你说什么,我听不见,离近点”。

         李海凤头一次想开口骂她,目光对上一旁许非墨似笑非笑的眼神,她不自在的转过了头,真是的,都怪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