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李海凤回到家,门一开二凤听到动静就扑了过来,拿脑袋亲昵的往她身上蹭着,这几天不在,也不知道顾扬有没有带它去遛弯。

         洗了个澡,李海凤就随便给自己弄了点吃的,左右就她一个人,又不是太饿,就拌了碗沙拉,七点半,她准时开电视,看焦点访谈。

         二凤大概也是想她了,没闹腾,李海凤在那儿捧着碗,它就在她边上窝着,眼睛盯着电视。

         焦点访谈播完,李海凤拿着遥控器摁了一圈,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叉了几块芒果就靠沙发上想睡觉了,过了今天,她的日子就又回归正常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睡梦中一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她脸上骚动着,痒的李海凤不得不睁开眼。

         入目便是二凤的大屁,股,这会拿长尾巴正在她脸上扫呢,怪不得痒。

         “醒了”

         李海凤憶怔了会,扭头就见顾扬坐在沙发另一头,正在吃她剩下的沙拉。她眨眨眼,愣愣的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一会了”

         李海凤低头拽拽盖在身上的大衣,这是顾扬今天穿的,她心里□□的,嘴上却嘟囔着“那你也不叫醒我”。

         顾扬没理她,低头继续认真的挑水果吃。

         对于顾扬一会热情一会冷淡的脾气李海凤也习惯了,今天在办公室让人脸红心跳的那一幕她还没忘呢,她就是喜欢她家顾总这么有性格。

         “好好地为什么剪头发?”

         ???李海凤摸摸剪的利利索索的头发,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嘿嘿笑了几声:“不是那天忙完没事么,我就出去转了会,忘了那条街叫什么了,有很多算卦的,人家免费不要钱,拉着我就往小板凳上摁,说我命好啥的,所以我”

         顾扬把玻璃碗往茶几上一扔,发出一声不小的脆响,“这和你头发有半毛的关系吗?你知不知道剪了真的特别丑,我都不想看!”她说话的声音挺大,而且脸上的表情严肃的像在谈判,登时吓得李海凤眼泪花子就出来了。

         丑!还不想看!李海凤那颗玻璃心一下子碎成了渣渣,掀开搭在身上的大衣,猛地站了起来“谁让你看了!你别看!”。

         见她要走,顾扬赶紧给拽了回来“我就随便说你两句,你还有脾气了,多大了还哭,再哭我可揍你了”。

         “你敢!”李海凤含着泪,瞪着眼看她“你今天下午明明还说喜欢来着,你说只要是我,你都喜欢,你现在又说我剪了头发丑,呜……”~~~~~~~~

         顾扬(==):“……”

         女人大概都是这样,你不喜欢她的时候,她反倒什么都顺着你,各种乖巧还能卖萌,一旦让她知道你心里有她,她那隐藏的极好的脾气就完完全全的暴-露出来了,再往后,对你撒娇就跟吃饭睡觉一样勤快。

         顾扬坐在沙发里,抬着头一脸无奈的看她,“好了好了,我跟你开玩笑的,别哭了,嗯?”说完揽着她的腰往身前拉了拉“不过说实话,你哭起来确实很难看”。

         李海凤:“……”

         顾扬见她低头愣愣的盯着她,显然是在琢磨她刚刚那句话,眼里还含着泪,嘴微微张着,样子呆呆的。其实换个发型真不错,比长头发看着顺眼多了,就是看着有点小,像未成年。

         “我带着你出门,别人肯定会说我带的是我闺女”顾扬看了会,有点发愁的开口。

         李海凤一怔,随即用力锤了她一下“谁是你闺女,不准占我便宜”。

         大概也觉得这场景挺可乐,顾扬忍不住笑了起来,越想越好玩,最后干脆埋在李海凤怀里笑的停不下来“以后出门你喊我阿姨,肯定没人怀疑,哈哈哈哈”。

         一点都不好笑!李海凤郁闷揉揉怀里人的头发“你以后不许再凶我了,也不能随便笑话我”。

         顾扬把头往她怀里钻了钻,心想都是女人,为什么只有你能提条件我就不能提?真论起小心眼,李海凤还真不是她的对手,“我饿了”她说。

         李海凤本来在揉她的头发,一听这话就急了,手上没轻没重就扯了一下“你晚上喝酒了怎么不吃饭,空肚子喝酒对胃不好你不知道吗?!”。

         顾扬疼的嘶了一声,抱着她腰的胳膊忽然收紧,抬起头用下巴在她胸前的丰-腴上磨蹭了两下“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李海凤心里咯噔了一下,身体不着痕迹的就想往后退,放在顾扬肩上的手还没往外推,一只手就顺着她睡裙下摆探了进去。

         她终于发现了,自从她表白后,只要两个人单独相处,顾扬就肯定不会放过她,如果有别人在时,她就正经的跟不认识她一样。而且有时候,她还会没事找事,摆着脸一脸严肃教训小孩似的,一边占她便宜,表情不卑不亢,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现在想想,真是。。。

         “都说男人色,你怎么比男人还色”李海凤按住去扒她内裤的手“再这样我可也要摸你了?”她原本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顾扬听了她的话就松开了她。

         “你干嘛?!”

         顾扬解开两颗扣子“你不是想摸吗,来摸”。

         李海凤站着没动,她感觉顾扬这不是让她上去摸,而是要她上去揍她。

         “怕了??”顾扬说完就把扣子系上站了起来“别给我整你妈那一套,什么结婚后才能上床,现在什么年代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觉得顾总不够爱你,以后我的都是你的,包括整个顾氏,你还想怎么样?”

         李海凤不知道她怎么就突然扯到这个上面了,较真儿的样子看得她也是有点醉。

         “我不图你的钱”要不是真的爱这个人,为钱她不至于非要和一个和自己相同性别的人过。

         顾扬气得捏着她的脸来回扯“我当然知道你不图我钱,过完今年这个生日我都三十了,三十啊丫头,我是个正常人”。

         傻子也明白她强调这个的意思,李海凤也懂,她不是故意要矫情的,可这种事情,就是不好意思嘛。

         “万一以后分手”

         “你说什么?!”顾扬没等她说完就把她的下巴抬了起来“再说一遍!”

         李海凤摇摇头,闭着嘴巴不再开口。

         晚上睡觉时,顾扬就让她搬到了自己的屋里,曾经让李海凤向往很多次的大卧。

         之前一直说搬,她就磨蹭耗着,今天是躲不过了,她表面上十分矜持,心里却开了花。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想要,她就给。哪那么多规矩。

         李海凤在自己衣柜里翻了半天,既然以后一起睡觉了,不管内衣还是睡衣,都要穿她喜欢的,她记得顾扬说过,说她穿粉色的好看。

         确认好门已经上锁,她迅速脱掉睡裙,把里面的全换成了粉红色的,然后又重新拿了条新的睡裙。比之前穿得那件稍微短一点点,是那种细吊带的,还能露胸。

         对着镜子照了照,李海凤摸摸发烫的脸,少女怀,春,是这个样子吗?她怎么觉得不是怀春,是发,春呢!

         顾扬帮她收拾了一些东西,倒没发现她的异样。

         “你今晚不加班了?”李海凤问。

         “不加了,半个多月没见你,今晚陪我说会话”她说的理所应当,李海凤听的心里暖暖的。

         俩主人越来越亲,密,这让二凤有了不小的危机感,它自打进了屋,就俨然一副老子不走了的态度,还到处乱窜。

         顾扬收拾完,见它还在屋里磨蹭,穿着棉拖的脚在它屁股上踢了几下“出去!”她和李海凤不一样,二凤是绝对不能在她房间多呆的,更别说睡觉了。

         “你踢它干嘛?”李海凤蹲下,身摸摸它的背,半哄着给送出去了“它晚上肯定还得挠门”。

         “挠门就送走,以后你别想再跟它一起睡”顾扬坐在床边面无表情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见她这个样子,李海凤还是很紧张,怎么一点都不温柔的?人家小说里面要做那种事前,都是哄着呢!一脸凶巴巴的!

         等她走近,顾扬才把人往身前拉,握着眼前肉感十足的小腰,她把脸埋进她胸,前深深嗅了一口“肉呼呼的,真香”。

         李海凤红着脸,心脏怦怦直跳,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顾扬在她胸口轻轻咬了一下“不是不愿意嘛,衣服都换了,你这是想勾,引我?”说着,她放在她腰上的手一点点下滑,最后落在她挺,俏的臀上,用力揉了两把“面试那天我就发现了,长得小,身上倒是挺有料的,胸大,这里也大”。

         “你别说了”李海凤简直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臊的眼睛都红了。

         顾扬把她拉到腿上,凑过去亲她“今天不行,等我选个好日子,再定个好地方”这是她的女人,她的第一次,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在家里结束,她应当有一个更好的待遇。

         还要选日子,定地方?李海凤的三观再次被刷新了一遍,整个人都雷的外焦里嫩,想起第一次见顾扬时,她对任何事都挑剔到变态的样子。天啊,她以后真要和她在一起吗?!

         顾扬哪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看她不说话,以为她不高兴了“你如果想要,我们可以做点别的”。

         很快李海凤就明白她所谓的做点别的是什么了,她往床里面缩了缩,“不行,顾总,那里真不行”。

         顾扬其实挺受打击的,她皱着眉“我从来没有和其他人做过这种事,你这是嫌弃我?”。

         李海凤欲哭无泪,她哪里敢嫌弃她啊,她就是觉得事情发展的有些快而已。她也没和人做过啊,想想就好羞耻。

         “过来,别怕”顾扬握着她的脚腕,轻声诱哄“你不是爱顾总吗,爱就过来”。

         爱就过来。

         就过来。

         过来。

         来。

         然后她还真就过去了。过去了。

         没羞没臊的,她一句话她就投降了。

         屋内灯光柔和,她躺在她的身下,身体一点一点的被她亲吻着。

         虽然说了今晚绝对不越过那条线,可是当那柔软温热的唇碰到她最敏,感的部,位时,李海凤还是差点晕过去,那是她这么多年从未体会过的感受,简直要把人逼疯。

         这个人是顾扬啊,那个她曾经只能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的人,她和人谈判的样子,在会议室正经严肃开会的样子,即便在镜头前她都是骄傲和自信的,可现在,她竟然在给她……

         “顾总……”

         “乖,别动”顾扬的声音含糊不清的从下方传来,李海凤终于老实的闭上了眼。

         她没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