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发布会之后,国内很长一段时间的财经和房产报道全部被京九地产和顾扬霸占,报纸上电视上网上,一般老百姓当然不怎么会关注这个,但一些业内的人是经常会看的。

         案上的报纸随意的铺摊开着,许非凡弹了弹手里的烟灰,眉头微微皱着“莫瑶,你瞧瞧这小脸,多傲呀,我看这事儿啊,她心里早就有数,刘光远这个坑外甥的,这么漂亮的外甥女也下的去手”。

         莫瑶一边整理着办公桌上散乱的文件,不忘提醒她“上次医生刚嘱咐过的,你少抽点儿烟,上回都咳出血来了”。

         “我这不是寂寞嘛,美人儿在前,说说不得,碰又碰不得”许非凡笑着说道,顺手拧了手里的烟。

         “许董,那批货数量不算少,你以后还真打算用刘光远,他在怎么着,背后的刘家可不是随便能得罪的,万一要是”

         “万一怎么?刘鹰城那老头子都一只脚踏进棺材里了,我还怕了他不成,许家和刘家一黑一白,到底不是一条道上的。另外,我选刘光远不仅是因为他这个人好掌控,主要还是他的背景,没人敢怀疑到他头上,所以才好办事”她摸着下唇若有所思道“这个顾扬啊,发布会过了他们京九地产就又会回到从前,而我们京源才刚刚开始,可不能让她抢了我的生意”原本她还想着,如果顾扬肯陪她睡一觉,她会考虑把北京那个政府的项目还给她,现在看来,不行喽~

         莫瑶把她面前的红酒换成茶水“皮具那里,你确定也要和她抢市场吗?我有时候特别不明白,你怎么就盯上她了,从她以前那些行事作风上,你觉得你是她的对手吗?”。

         许非凡啧了两声,拍拍她的脸蛋“这样才有意思嘛,回头你让人放个消息出去,就说r市瑞尔的许非凡公开挑衅顾氏集团老大,至于挑衅内容,随便编,做干净点,别让顾扬查到是咱们这里的人放的消息”。

         莫瑶叹了口气,对于自家上司的执着,她也只能无奈照做,实在不知道这有意思在哪里,放着偌大的娱乐公司,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瑞尔下面的产业才多少?单独拎出来能有几个是顾氏的对手。真是要命!

         ——

         自从李海凤挂了那通电话后,她就再没有接到顾扬的电话,有时候打过去还没人接,没人接过后给她会过来也行啊,也不回,简直气人!

         转眼两个星期过去了,她陪着王冰整天东跑西跑,整个人一下子瘦了好几斤,除了来时指定的那个项目,又相继来了好几个,人家电话打到总部,总部再打给她们,当时李海凤都快哭了,这哪是她们助理秘书干的活儿,顾扬也没说让她们回去的意思。

         直到从定海来了七八个京九的人,她们才算消停,由于s市不少大合作商,顾扬来不了,全部都由王冰这个首席秘书代替,李海凤也少不了四处跟着,有时大半夜才回酒店,第二天再起大早,几乎每天都要喝酒,王冰的酒量早就练出来了,李海凤那酒量吓唬吓唬毕业生差不多,来真的,她不行。

         王冰告诉她再过三天就能回去了,李海凤喝多了正抱着马桶吐,听了也没反应,折腾完就睡觉,第二天起来心血来潮给顾扬打电话,想告诉她自己要剪头发,谁知那头没人接,然后她挺生气的就自己去剪了,理发师问她这么一头长发剪了不心疼吗,她果断摇头,其实她早就想剪了,洗好头,理发师又问她想剪什么发型,她给顾扬发短信,没回,她冲理发师说:全剪,剃光头也行。

         理发师挺乐的,盯着镜子里的她研究了一会“高圆圆认识吧,女神,你这个脸剪她那个发型好看”。

         李海凤皱皱眉“不认识,我女神叫顾扬,随便你啦,爱剪什么就剪什么”。

         从理发店出来,李海凤觉得还挺精神,开心的拍了张照片给顾扬发了过去。

         ——

         王冰已经把返程的机票订好,她们这次在s市前后耽搁了将近二十天的时间,除了解决那几块地,还有一些其他的琐碎事情要办,顾氏旗下的产业,在s市占据的市场非常大,本来这次该顾扬亲自来的,换成她和李海凤,自然要花费更大的精力。

         半个多月里,李海凤和顾扬是通过电话的,但是少的可怜,她人没在定海,就是天天看新闻也知道顾扬该有多忙,发布会后,她的个人采访几乎是铺天盖地的。她仍然记得,那是分开一个星期后,她在s市入住的酒店里闲得无聊,就打开电视胡乱点台看,当她无意中扫到某频道一个访谈节目里的人时,她先是愣了愣,然后就开始慢慢看。

         节目里接受采访的不止顾扬一个人,她身边还坐着一位,龙腾的掌门人任定北,这个男人李海凤当然是认识的,至于为什么采访这两个人,答案不言而喻。李海凤不是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顾扬了,可那时候她们还没有在一起,她也从来没有往其他方面想,那时候的顾扬对她来说太遥远了,让她除了仰望还是仰望。现在呢?

         其实才分开一个星期而已,李海凤还是有点想她,只是节目里的顾扬让人觉得既熟悉又陌生,可以说从她们确认关系后,她无时无刻都在惶恐着,患得患失……怕失去。

         最后快要结束的时候,主持人用半开玩笑的语气问顾扬近几年有没有结婚的打算,以及她的择偶标准,可能主持人也就走走过场随便问问而已,哪知顾扬不但非常配合,还认认真真的回答了他的问题。直到现在,李海凤都记得顾扬说的话,她说:如果顺利,明年就准备结婚,我听她的。

         这句话只有李海凤自己知道,当时字幕上报的是‘他’,实际顾扬口中的是‘她’,那晚她原本打算给她打电话的,结果临时有事就陪王冰出去了,回来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她就没打。

         坐在飞机上,透过那一小方窗户往外看,窗外的云彩触手可及,李海凤不禁微微笑了起来,心里一阵柔软,二十天的时间不长不短,却足够撑起她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