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一晚上被折腾的够够的,耳边是均匀的呼吸声,李海凤盯着天花板任思绪飘飞,想起和顾扬的初次见面,她不禁莞尔。那时候的她们,大概都不会想到,她们会在一起吧?

         轻轻拿开搭在腰上的胳膊,李海凤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她口渴的厉害,房间里没水,她只好开门下楼喝。

         二凤就卧在门口睡觉,她开门的动静吵醒了它,它抬头看了看,就又趴回去了。

         李海凤光着脚下了楼,摸着黑给自己倒水喝,刚喝了两口就听到楼上一声不小的声响,像是摔了什么东西。她拿着杯子就往楼上走,断断续续的呻,吟从她的房间里面传来。

         二凤再次被吵醒,睡不下去了,就跟着李海凤进了屋。

         李海凤一进去就看到连人带被滚在地上的韩雅楠。

         “怎么这么不小心?”李海凤过去把人扶了起来。

         睡了一觉,再这么一摔,酒也醒了,韩雅楠揉了揉额头“我怎么到这里了,记得在酒吧啊,你把我带回来的?”。

         把二凤赶了出去,李海凤打开床头的灯,看下表已经凌晨三点了。

         “是顾总把你带回来的”李海凤简单的说了下情况,韩雅楠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她苦恼的垂着头“我喝醉了,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那个,你知道的,我……”

         “她都知道,你不用说,她也知道”李海凤语气平淡,陈述这个事实。她有些厌恶现在的自己,每个人都是自私的,这些话顾扬不愿意说,那么就由她来说好了,总归瞒不了一辈子。从小她就被人欺负,可以忍让的,她就不会去争取。她一直把韩雅楠当朋友,如果换作其他的,她会给她,可是顾扬不行,唯独她不行。

         “雅楠,对不起,之前你和说你喜欢她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一起了,后来我想告诉你,可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也不知道怎么和开口,你,别生气,好不好?”

         不生气?

         韩雅楠木讷的看着她,从不可置信到认清事实,慢慢的眼泪开始一滴一滴的往下淌“你要我别生气?”

         “我……”

         “为什么每一个我看上的人都要被抢走,男人也就算了,连女人也要跟我抢,不行,我不干!”

         李海凤傻了,她想过各种韩雅楠和她翻脸的场景,唯独没想过她会耍赖。

         “你……你想干什么?”

         韩雅楠悲悲戚戚的抹了抹眼泪,转身一脸讨好的握住李海凤的肩膀“我真的很喜欢她的,我的好妹妹,要不这样,你要是喜欢女孩,我给你找,你想要什么类型的我都给你找来,你把她让给我好不好?”

         李海凤万万没想到这种狗血的戏码会落在她的身上,虽然有点不知所措,可还是装作不高兴反驳道“顾总喜欢我的,我怎么让给你”

         韩雅楠戳戳她的脑袋“别傻了你,她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

         顾扬推开门,冷着脸站在门口,眸色漠然“我是看你可怜才让你进来的,住着不舒坦,你可以走!”

         “韩总她”

         “你闭嘴!大晚上不睡觉出来溜达什么?”

         “我……”

         “回去!”

         “……哦”

         韩雅楠看着暗挫挫被呵斥回去的李海凤,不由翻了个白眼“没见过哪个对自己喜欢的人整天骂骂咧咧的,你心里没人家,就别消费人家的感情”。

         顾扬瞥她一眼“赶紧睡,明早起来赶紧走”。

         说完转身就要走。

         韩雅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单了这么多年,其实就是喜欢同性是吧?那天在夜总会,你是故意的对不对,就是想占我便宜”。

         顾扬嗤笑一声,回头上下打量着她“就你,全身上下除了这张脸还能看,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占你便宜的,你也配?!”

         “顾扬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我下班回家饭都没来及给我女朋友做,就扔下她去酒吧接你,把你带回来我们两个伺候你,我过分!”

         韩雅楠眼眶更红了“你凶我,分明就是你们两个合起伙来欺负我”

         顾扬懒得搭理她,抬脚就进了主卧,把门用力摔上。

         李海凤坐在床头绞着手指“你话说的太重了”。

         顾扬翻身上床“睡觉!”

         “你这么做不对,”

         “李海凤!”

         “改改你的脾气吧,总是这样,我也受不了”李海凤说完,开门走了出去。

         韩雅楠正趴在床上独自伤心啜泣,见李海凤进来,哼了一声,翻过身不打算理她。

         李海凤叹了口气“韩总,你知道吗,你这个人,就算平时再怎么胡闹,也让人恨不起来”

         韩雅楠拽拽被子“我人缘好的很,当然没人恨我……”

         “是啊,所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生气了,顾总她有时候就是这样,口是心非”

         韩雅楠翻身坐了起来“哼,就知道你是来替她说好话的,我怎么忘了,你们现在是情人关系呢,你当然帮着她了”

         “好吧就算我帮着她,她刚才确实过分,我已经骂过她了”

         “你,你敢骂顾扬,别逗我了”

         李海凤一脸无辜“真的,她都恼我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在你这里吗?”

         “哦?”韩雅楠将信将疑道,最后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姑且信你一次,过来睡吧”。

         这边两人说着悄悄话慢慢的都进入了梦乡。而另一边的顾扬,脑子里一片清明。

         她在反思……

         她脾气是不好,可是都这么多年了,哪那么容易改过来。

         早上起来没看到碍眼的人,顾扬对此很满意,然后又想起某人后半夜跑别人屋里睡,她就笑了。

         “早餐在桌上,你自己吃吧,冰冰姐交代的任务,我今早得去下g市,八点四十的高铁,就不陪你了”

         顾扬啧了一声“你比我还忙啊,去吧,路上小心点,办完事早点回来”。

         “嗯,知道了”

         “等等”顾扬把人拉回来,又抱进怀里耳鬓厮磨一番,一只手也打算从她的衬衣领口往里探,结果没成功,就落回去隔着薄薄的布料温柔而又不失技巧的揉,捏着她胸,前的丰,腴。

         李海凤最吃这一套,再倔的脾气,只要她一动手,她立刻就能软下来。

         弄的她开始喘,息,顾扬才慢慢停了手,而后在她耳垂上舔了舔“昨晚的事我还记着呢,晚上回来再收拾你”。

         李海凤微怔,顾扬已经坐回椅子上准备吃早餐了。

         “快去快回!”

         “哦”讨厌!

         相对于以往,最近顾扬算比较清闲了,原本定好今天去r市的行程由于一些原因往后推了两天,顾扬心情不错,以至于许非墨没有预约她都把人放行了。

         “顾董”年轻人站在那里微微垂着头,态度谦卑,毕恭毕敬。

         顾扬最欣赏这种人,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嘛,“你和他们一样,喊我顾总”。

         “顾总”

         “我以为你已经离开定海了,既然还没走,那就是还有事情在办吧?”

         “是”

         “这样,正好我件事要你帮我查查,你也可以尽情做你的事”

         “什么事?”

         顾扬挑了挑眉,笑着看他“你别紧张,不犯,法。刘光远听说过吗?”

         “你要我查你舅舅?”

         “呵呵,”

         “为什么?”

         “因为什么,还得你自己去查,另外,我已经有了对策,不过还不能告诉你”

         年轻人并不生气,反而因为她的话眼中迸发出一股难掩的兴奋“顾总的忧虑我都明白,小心谨慎些总是没错的”。

         “光远要查,它的老板也要查,包括老板的女儿,查出来对你肯定有好处,记着动作要谨慎,别打草惊蛇,这些东西牵连甚广,也是你日后翻身,致许非凡于死地的有力证据”

         “好,我明白了”

         “去吧,先回r市,想做什么就做,瑞尔内部,自然有人接应你”顾扬微微笑着,端起沏好的茶喝了一口。外公既然什么都知道却不动手,那就是打算让她来清理门户了,她当然乐意效劳。到时候不仅能除了许非凡这个混帐东西,说不定还能从中捞上一大笔,不干白不干,呵!

         许非墨离开后,顾扬拨通内线“小张,看王乐在不在,让他进来一下”。

         过了会儿王乐才抱着笔记本敲门进来“顾总,你找我?”。

         顾扬点点头,示意他先坐“安排人跟着许非墨,给我盯紧点,这小子表面温顺,装的挺老实,小心思真不少,他这几天一直都在定海?”

         “嗯,基本上忙的都是工作上的事,哦对了,昨天下午大概四点多的时候,有个男人找过他,两人在他酒店对面的一家咖啡馆里聊了挺长时间,具体聊的什么不太清楚,不过可以肯定他们关系很不错”。

         “查那男人的身份了吗?”顾扬问。

         王乐点头,一边打开电脑“原本昨天想告诉你的,结果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就让人反复查了几次,你看”他打开文件夹,里面是几张照片。

         顾扬抿着唇仔细的观察照片上的人“这个男人,和许非凡什么关系?”

         王乐摸摸下巴,倏的笑了“我们家那位可是黑客高手,我如果说他能黑进许非凡的电脑,顾总信吗?”。

         顾扬瞥他一眼“你这是跟我得瑟呢,”

         “不敢不敢,还没黑呢,我就随口一说,这男的叫穆群,许非凡的未婚夫,怎么样?吃惊吧?”

         “干什么的?”

         “混黑的”

         顾扬:“……”

         李海凤出了火车站,打车直奔公司,看了看表,刚好能赶上午饭,她喜滋滋的给顾扬发了个信息。

         我到了。

         顾扬正在开会,会议室此时吵的热火朝天,她撑着下巴无聊的听他们吵,手机响了两声,提示有信息进来。她眼珠子转过去扫了一眼,才不紧不慢的打开来看。

         “我还有事,你们继续”顾扬站起来慢吞吞的说了一声,然后不顾众人诧异的眼光,走了。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你走了我们还讨论个屁啊!

         李海凤刚出电梯,就碰到从另一边出来的顾扬,她扒啦了几下刘海,笑了笑。

         顾扬脸上没什么表情“把东西给王冰,我们去吃饭”。

         “额,那个,一会你自己去吧,我有个同学过来了,刚在楼下碰到的她,我们……”

         顾扬明显不乐意了“你还有同学?男的女的?该不会是那个软蛋前男友吧!”

         李海凤被她噎了一下“当然不是,她,她是我大学同学,对了,你见过的,高尔夫球场的那个球童,霍玲玲,你还记得吗,长得很漂亮”。

         顾扬想了想没想起来,烦躁的摆摆手“行了去吧去吧”说完不等李海凤说话扭头就走了。

         李海凤叹了口气,怎么动不动就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