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下午两点,李海凤和王冰出了机场,外面早已经有司机在等着了。

         车旁只有司机一人,没看到顾扬来,李海凤有点小小的失望,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她不来,一定是有事情走不开,昨晚通电话也说了,不忙了就来接她的。

         顾扬确实是有事,她一上午都在外面,中午回到公司午饭都没来及吃,前台又打内线说之前和她约好了的岳总来了,这一聊就聊到了下午四点。

         “海凤,一会忙不忙呀,我出去办点事,你陪我吧”秘书部小罗叫了李海凤一声。

         “额,好”

         回到办公室刚坐下,王冰就扔给她一个文件夹“顾总要呢,你给她送进去”。

         “现在吗?”她还没准备好见她呢。

         王冰头也没抬,嗯了一声。

         带着满腹心事,李海凤敲响了总裁室的门,听到顾扬的声音,她才推门而入。

         “顾总,这是你要的文件”办公室里还坐了两人,她没敢抬头看顾扬,只觉得心脏快要跳出来一样,握着文件夹的手心里也全是汗。

         “把它打开”顾扬对她说。

         李海凤没说话,默默打开文件夹,把里面类似协议的纸张抽、出来递给她。

         顾扬再没和她说一句话,而是把协议推到那两个人面前,和他们交谈起来。

         李海凤尴尬的站在那里,顾扬没说让她走,她也不敢走,就这样等了不知多久,三人谈完,两个男人也起身告辞。

         这两个人似乎和顾扬关系不错,送人时李海凤跟在顾扬身后打算和她一起,谁知刚走到门口,就听顾扬对她说了句“在这儿等着,我回来之前哪都不准去”。

         李海凤默了会,老实坐回沙发里等她。

         等了不过七八分钟的时间,顾扬就推门进来了,刚要关门,就听小罗在后面喊了声顾总,顾扬停了停动作“我有话要和李助理说,有事先等会”。

         李海凤静静的看着她关门上锁,然后一步步朝她走来。

         还没开口,顾扬已经把她压在了沙发上,她只惊呼了一声,到底没有制止顾扬的动作。这几日,她也是想她的,想的要死。

         顾扬一边用力的吻着她,一边隔着薄薄的衣料揉,捏她的胸,部。

         李海凤被她揉的整个人都软了,躺在她身,下回应着她的吻,双手无意识的攀上了她的颈间,嘴里也发出低低的呜声。

         衬衫扣子什么时候被解开的李海凤也不知道,顾扬的吻落在她腰间的时候她才因为痒忍不住笑场了。

         “别亲那里,好痒的”因为刚才的亲,密,她的声音软的一塌糊涂。

         顾扬低头,狠狠的在她腰上咬了一口“谁让你把头发剪了的?!”长到了腰里的长发,就这么剪成了齐肩。

         李海凤疼的啊了一声,起身到一半,就又被压了回去。

         她赶紧解释道“我给你打电话没人接,然后就发了信息的呀,你没看见?”

         顾扬黑着脸把手机拿过来开始翻信息,果然在一堆信息里发现了她的。

         顾总,我想把头发剪了,你说剪成什么样子好看?o﹏o

         顾总,全部剪了好不好啊?

         你怎么不说话呀,电话一直打不通⊙_⊙

         顾总……

         我剪啦,你看好看吗?理发师说我适合这个发型[图片]

         (︶︹︺)你不理我!

         顾扬沉默着一条条看完,她想起有天忙完回家,那是她自分开后第一次和她打电话,那头的她显然是开心的,即便心里有些委屈,她也一句抱怨都没有。

         见顾扬拿着手机默不作声,李海凤揪揪她的衣领“你看到啦,我有告诉你的……你,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再让它长长好了”。

         顾扬低头亲亲她的嘴角“怎么会不喜欢,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这大概是两人自好了以后,李海凤第一次听顾扬说这么肉麻的情,话。她脸倏地红了起来,说起来“顾总,你是什么时候,那个,对我”

         “回你家的时候”顾扬说着,手又开始在她身上游走,嘴唇也从她耳边辗转到脖子上。

         李海凤有点错愕,竟然那么早吗?

         她配合着她的动作,下巴微微抬着,以方便她能不受阻碍的亲她。她喘了口气“那你还欺负我”。

         顾扬的手轻轻在她腰上抚,摸着“顾总那是爱你,怎么能算是欺负呢,要说欺负,现在这个才算”。

         两人是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的,顾扬去接电话,李海凤赶紧坐了起来,把衣服穿好。

         得知顾扬又要出去,李海凤原本没觉得什么,可听说是和韩雅楠,她就o﹏o了。

         “那你晚上不回家吃饭了嘛?”李海凤窝在沙发里可怜巴巴的看着她。不过才半个多月的时间而已,她就瘦了一圈,原本下巴上还有点小肉,衬着脸蛋圆圆的,现在全然不见了,倒是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看着你的时候,忽闪忽闪的。

         情人眼里出西施,喜欢这个人的时候,看她哪哪都是好。

         顾扬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她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又把李海凤拉到腿上。

         李海凤没穿鞋,顾扬拉她过来,她就岔开,腿坐在了她的身上。

         这样的姿势,多少还是让人有点羞涩。

         “顾总……”

         “嗯?”

         “……没事”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刚穿好的衣服再次被剥了下来,屋内虽然已经开了暖气,李海凤还是忍不住想往顾扬身上贴,密集的吻,落在她的脖子肩上和胸,口上,直吻的她浑身发颤。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两人同时一怔,李海凤用力的抠了下顾扬的肩头,上班时间,她不在工位上工作,却和自己的上司在办公室做这个,简直,简直像偷,情。

         额……不能公开,不是偷,情又是什么。

         李海凤(==):“……”

         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李海凤手忙脚乱的穿衣服,顾扬坐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她穿,嘴角微微上扬着。

         外面的敲门声还在继续,李海凤蹬了鞋就想往门口跑,顾扬抬脚在她小腿上踹了一下“啧,鞋穿好再去开门,急什么!”。

         李海凤一脸幽怨的把脚往鞋里钻了几下,瞪了她一眼。

         门刚打开了个缝儿,李海凤就被一股大力推的往后倒退了几步,刘光远大步走了进来,“顾总好兴致啊,和助理说个话还要锁门吗?!”。

         被突然指控,李海凤尴尬的不得了。

         跟在刘光远身后的秘书无奈的看着顾扬,全公司都认识刘光远,谁敢随便拦啊。

         顾扬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可以出去了,秘书点点头就离开了。

         “你先回去吧”这句话是对李海凤说的。

         现在差不多也到了下班点,从里面出来以后李海凤就回了办公室,王冰不在,她坐在座位上左思右想,总觉得刚才刘光远看她的眼神不对劲,这个人是顾扬的亲舅舅啊,怎么老是一副电视里演的阴险小人脸。

         “好歹您也是顾氏的前任副总,下次来别这么大张旗鼓,你不嫌丢人,我嫌”顾扬拿纸杯给他接了杯水放到桌上。

         刘光远盯着面前的一次性纸杯冷笑两声“据我所知,那个小助理是和你住在一起的吧,你舅舅在外面等了这么久,你们两个锁着门在里面聊什么呢?”。

         顾扬在她的皮椅里坐下,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对面的人“我和我的助理在聊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

         “我是你舅舅,这件事和工作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的私生活不检点,我完全有责任把这件事告诉你外公”

         “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借钱的话,免谈”

         刘光远看着她,恶狠狠道“股份,我是来要回你手里光远百分之十的股份”。

         顾扬笑了几声,当下拿起电话拨了个号,“对,全抛,嗯,尽快”。

         “你在干什么?!”刘光远一直等她放下电话才明白过来她干了什么“那是我的,那是我的,你竟然全部抛了出去,你这个畜-生!”随着他话落,一个巴掌也用力打在了顾扬的脸上。

         顾扬捂着半边脸,事情发生的太快了,也没料到他会突然给她一个耳光,慢慢的,她眼中的惊愕变成了阴狠“畜-生,呵,你不是想要那些股份吗,你再去买回来啊,你放心,我会把从我手里抛出的每一支股都卖到最高,让你买!”。

         “顾扬!!!”

         前台的电话响起,一个瓜子脸的小姑娘见是总裁办打来了,赶紧接起,还没说话那头的人先开口了“顾总说了,从今往后,如果谁敢再放这条疯狗进顾氏,就打断他的腿”。

         疯狗?

         小姑娘应下来,等了会就见刘光远黑着脸从电梯那里走了出来,她咽了口口水,这得撕破脸到什么程度了,舅舅都成疯狗了。

         李海凤知道顾扬晚上有事,她不让她去,她肯定就不跟着,所以早早就回去了。

         韩雅楠过来叫顾扬走时,就目睹了她赶刘光远出来那一幕,半边脸都是红的,总裁办炸了锅一样,赶紧让人去帮她拿冰块。

         最后她敷着脸,指了指站在外面不知所措的几个秘书,语气平静的让人背后发寒“从今天起,谁要是再放这条疯狗进来,我打断他的腿”。

         “到底怎么回事啊,他打你干什么?”韩雅楠一脸心疼的看着顾扬微红的半边脸,“他是你舅舅啊,这人怎么这么变态,疼不疼啊,我给你吹吹”。

         顾扬推开她往后躲了躲“离我远点”。

         “!!!”

         “方案呢?”

         “肯定没问题啦”

         “拿出来我看看”

         事关工作,韩雅楠也不敢含糊,把已经写好的方案给她“我手下的得力助手,她写得我放心”。

         “不是你写的?”顾扬皱着眉,有些不满的道。

         “她是我们这边负责市场和营销的总监,工作能力很强,上个月开会我带她来,你见过的”。

         顾扬看了看表,拿着外套就往外走“西江月已经穷的只能聘用一个总监了吗?韩总经理,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必须再招一个人”。

         “她明明做的挺好,干嘛要再招人啊”

         “工作压力过大是会死人的”

         “可是”

         “别让我说第二遍,你带了几个人来?”

         “……两个”整天就知道凶凶凶,烦死了。

         ……

         莫古大厦

         一行人出了电梯,已经有几个人在门口侯着了。

         “顾总,好久不见啊”为首的是个年约四十五六岁的中年女人,长相一般,但是保养的非常好,脸上带着笑,给人的感觉很是亲切。

         顾扬摇摇头,打量着她“是啊,好久不见,陈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这种话是个女人都爱听,陈琳自然也不例外,可嘴上还是忍不住打趣她“你啊,嘴巴一直都这么甜,我再漂亮还能比过你这个大美人儿”。

         顾扬走过去笑着抱了抱她,两人许久未见,就忍不住多寒暄了一会。

         几人来到陈琳办公的地方,位置不大,视野倒是很开阔。

         知道顾扬要来,陈琳也是早早安排了人准备茶水。

         “算起来,这是第二次合作了,小楠”

         韩雅楠点点头,“第一次是我们西江月刚成立的时候,说起来还要感谢陈姐当时给我们那个机会”。

         她们说话时,顾扬正弯腰摆弄窗台前的一颗盆栽“以前归以前,陈姐,现在你的合作的对象是我,雅楠,把我们的方案给陈姐看看”。

         “哎哎?不用看了,我对你们放心”陈琳说着,把向她递过来的文件夹推了回去。

         顾扬直起腰,目光仍旧锁着那盆栽,她记得李海凤很喜欢这东西,都是绿叶子有什么好看的“这是原则问题,陈姐,方案你还必须得看”她说着走回去在陈琳身边坐下,拿过桌上的文件夹翻了翻“做的再好,在你们荣嘉面前也是个小喽喽,实不相瞒,最近我们刚拿到专利,西江月要想踏出国门,只能搭你这条船了”。

         陈琳心里是同意她的说法的,对顾扬,确实不能太客气。

         “也好,这方案先留我这里,事后如果条件不符,我就让人送回去你们再改”。

         “嗯”

         顾氏收购西江月的动静不算大,当时也只有做这行的关注罢了,她也不意外,毕竟顾氏旗下的产业分支太庞大了,选在这时涉足美容和医疗再正常不过。

         几人聊了会,看时候不早了,陈琳才提议去吃饭,不想却被顾扬抢了做东。

         “这回是我们有求与你,饭该我请,如果以后还有机会再合作,也希望陈姐你能帮我指点指点雅楠,她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韩雅楠没料到顾扬会说这个,只当她是关心她,心里还挺甜。其实她真的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