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接到陈冲的电话时,顾扬正在和人谈京九的下一步计划,目前s市好几个大项目已经被拿下了,但还不够,r市东区和南区还有三个项目,其中一个就是正在拆迁准备建设的商业街,竞标对手不少,国内至少有四家比较大的地产商在争这块儿地。

         陈冲是今年投资非洲净水厂项目中除了顾扬之外最大的投资人,顾扬一直在忙国内的事,所以净水厂的很多工作都是交给他来办的。

         “进展不错,照这样下去,我们明年初春就能完工,人手方面别客气,花不了你多少钱,该大方的时候就大方点”

         “嘿嘿,这我知道”那头陈冲心情不错,想起顾扬之前让他帮忙留意的事,不由笑道“那个市场调查我让人做好了,已经发你邮箱了,你记得查收一下,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电话来问,我在这儿估计就得呆到明年了”。

         “好,那你注意安全”顾扬挂了电话,沉思了一会,对坐在后面的一个秘书招招手“去打个电话,问问韩总在不在,在了让她上来一趟”。

         秘书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顾总,r市东区那块地皮可不便宜啊,而且地理位置一般,如果整条商业街都是我们负责,以后不景气租不出去就是大问题了啊”说话的是京九销售二部的经理。

         由于这次涉及的项目较多,京九的中高层几乎都在。顾扬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手中的笔,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看过“其他人呢?有和他一样的意见吗?说出来我听听”。

         顾扬话落,会议室一片寂静,这时,座位比较靠后的一个年轻人扶了扶眼睛,站了起来“刘经理说的没错,这个问题我们是该考虑,但不是现在”。

         顾扬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

         “我想大家应该也注意到了,在r市几块地皮同时放出售卖消息时,国内的大地产商都在关注,先不说东区,南区那两块,竞争的最厉害,原因是什么?位置好,紧邻市中心,日后市场和人流量肯定也非常大,但有一点,那片地皮质量有问题”。

         “你怎么知道有问题?”其中有人问了一句。

         年轻人沉默了一会,慢慢道“因为我的家在那里,那个时候还没有拆迁,都是居民楼”顿了顿,他又道“地皮的土质不好,我不知道上面是怎么处理的这件事,总之,我不建议考虑南区。东区地理位置虽然不好,可我们还有自己的宣传团队,考虑周全是好,但会让我们畏首畏尾,最后两方都拿不下”。

         这一番说辞当然不可能说服顾扬,会议结束,她把这个年轻人单独留下,目光若有所思“你有事儿没说完吧?”。

         “顾总应该不认识我,我叫许非墨”年轻人摘了眼镜,微微笑着说道。

         顾扬敲敲桌子,好像有点明白了“许非墨?你家是r市的,这么说来……许非凡是你什么人?”

         “堂姐”

         哈!顾扬舔舔唇,缓缓笑了起来“我说呢,你大学刚毕业吧,不错嘛,才多久就混到了京九的管理层”。

         许非墨似乎并不在意“顾总,不,或许喊您顾董更合适一些,还记得两个月前的慈善晚会吗?”

         “你看到什么了?”

         “该看的都看了,不过你放心,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也不会拿这种事威胁你”

         顾扬觉得挺好玩,这小子的来意再明显不过,她口气也不似之前那么温和,冷声道“你能威胁我也算你本事了,说吧,你想和我谈什么?”。

         “我手里有一段视频,是许非凡对你下药后的过程,不多,但足以让她身败名裂”

         “天真!”顾扬哼了一声“你以为许非凡是什么人,就凭你一段视频就能搬倒她?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说出你的目的”。

         “我想得到许家的家产,也就是我爷爷留下的所有东西,许非凡虽然是个女人,可她太厉害了,也太贪心了,我知道你心里一定记恨着她,所以我想和你合作”。

         顾扬看他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就凭你?”

         “不,还有你,你要报复她,总要用手段,手段可以有很多种,商业间谍,内线,我完全是你的不二人选!”

         “呵,孩子,你也说了,我要报复她可以用任何手段,谁告诉我现在在瑞尔就没有眼线了?你们许家是干什么的你自己心里清楚,我的背景你也知道,你觉得我会帮你?”

         许非墨轻轻笑了一声,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那这个呢?顾总,你们保密工作做的其实也没那么好吧?”。

         顾扬盯着照片眯了眯眼,里面正是她和李海凤,两人买了东西休息,李海凤坐她腿上,她们在接吻,照片角度拍的很好,只要认识她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顾扬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转而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长相斯斯文文的年轻人“不可否认,你下了很大的功夫,我如果真想瞒着,这张照片你也绝对不会拍到。小伙子,我想知道,我不答应你会怎么做?”。

         “不答应是你的损失,你会答应的”

         顾扬捏了捏眉心“你先坐下,让我好好想想,我这辈子还没被人这样威胁过呢”。

         许非墨也不急,在另一边坐下,安静的等着。

         会议室的门被人敲了两下,就推开了,韩雅楠走了进来“哎?已经散了啊,刚打电话我在外面呢,找我什么事啊?”。

         顾扬没看她,对许非墨道“你先回去吧,想好了我给你回电话,放心,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许非墨没说话,看了她一眼就走了。

         韩雅楠看看门口,又看看顾扬“这谁啊,什么想好了回电话,他给你表白啦?”。

         “最近忙不忙,不忙出国一趟吧”顾扬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口水“老陈给我发了份市场调查,你看看就亲自去非洲转一圈,了解一下情况”。

         “啊?现在就要去吗?不是明年嘛,我最近特别忙,再说了,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一个女孩子去多不安全啊,不去!”过了会她又笑嘻嘻的扯扯顾扬的袖子“当然啦,你要是陪我,我肯定去”。

         顾扬头疼的不得了“我给你放假,就当是出去散散心”。

         “你神经病啊,你见谁散心去非洲散的,摩洛哥也就算了,阿尔及利亚什么鬼地方,那边治安也不好,虽然是为了工作,但是非得就现在去吗?我很忙的,等我清闲了再说吧”韩雅楠撅着嘴一脸不情愿“这回我有四家店要同时开业,来回跑累都累死啦”。

         顾扬听她唠叨的烦,起身就要走,结果又被拉住“哎,你晚上陪我吃饭吧?人家一个人好可怜的”。

         “一个人你找个男朋友啊,你老腻着我干什么,老大不小了,赶紧找个人嫁了省的整天烦我”顾扬拉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怎么这么讨厌呢!哼”╭(╯^╰)╮!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进入十二月中旬,国内其他很多地方已经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定海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偶尔还会下场雨,这让人挺郁闷的。

         下午外面阴着天,顾扬穿着一身休闲装坐在大班桌后面拿着份报纸在看,手边放着刚泡好的茶。

         李海凤知道顾扬在休息,没敲门就进来了,她脸上带着笑,剪了没多久的头发又长长了一些,工作时为了方便她就扎了个小马尾在后面,几绺没梳上的拢在耳后,显得利索又俏皮。

         “顾总,你看我给你买什么了?”她笑眯眯的凑过去,从背后拿出几个小纸盒子放在她的办公桌上。

         顾扬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甜点店不是关门了吗?”

         “今天又开啦,我买了好几种味道的,你快尝尝,还是热的呢”李海凤说着把几个纸盒子一一打开,往顾扬跟前推了推。

         “把门锁上”

         “啊?哦”

         “过来”

         和平时一样,两人没事了就一块儿呆会,锁上门,李海凤回来就坐到顾扬腿上,然后一个一个喂到她嘴里,简直腻歪的不得了。

         吃了两块儿,顾扬就停了,虽然喜欢吃甜的,吃多了也难免腻。李海凤把她的眼镜拿下来,开始给她一下下的揉太阳穴。

         “你要是累了,就在家休息几天,我也请假,在家陪着你”。

         顾扬闭上眼,很是享受的让她按摩,自己的手不老实的在她腰上来回抚,摸“酒店我已经定好了,房间在最顶层,从上面可以看到整个城市夜景,而且是露天的,一边做还可以一边看星星。哦,今天阴天,恐怕看不到了”。

         李海凤的脸倏地一红,给她按摩的动作也慢了很多,声音轻如蚊呐“今晚吗?”

         “嗯”顾扬睁开眼,放在她腰上的胳膊紧了紧,抬起另一只手摸摸她的脸,靠过去亲了两口“别紧张”。

         李海凤点点头,“我不紧张”。

         顾扬盯着她通红的脸看了会儿,用手弹了弹她后面的小马尾,笑了笑,又俯身吻住她的唇,舌头探进去勾着她的,反复追逐。

         时间越快,李海凤越不知所措,她从总裁室出来,回去就没怎么投入到工作里面,一直想着晚上的事,于是就这么胡思乱想的迎来了下班。

         订酒店的事王冰知道,因为是她订的,所以下班走时,她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坐在座位上全身僵硬的人。

         酒店确实很豪华,顶层的房间最不好订,这还是王冰提前了一周才订下的,进去的第一眼李海凤简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四面全部都是透明的玻璃,从上往下看,整个城市的夜景尽在眼底,美的不得了,她跑到窗前好奇的用手抵住那面正对着外面的玻璃“顾总你看,玻璃好厚啊,咦,外面的人难道不会看到我们吗?”

         顾扬也是第一次来,比这更好的酒店她住过太多,所以并没有太惊讶。此时也有点被李海凤的情绪感染,她走过去学着她的样子,戳戳玻璃“当然看不到,不然晚上我们做什么不就全曝光了嘛”。

         李海凤一愣,立马不说话了。

         总之这就是个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玻璃。李海凤放心了,两人用晚餐时,为了刚才话题的尴尬,她赶紧换了一个。

         “这个酒店是顾氏的嘛?”

         顾扬喝了口红酒“是龙腾的”

         “哦,是那位任先生的,真厉害”

         顾扬瞥她一眼,眼神意味不明的“我也很厉害”

         额……好吧。

         顶层的洗浴措施全部都是独立的,这让李海凤特别不能接受。于是她现在的情况就是诺大的温泉池里就她们两个人,尴尬的到没朋友。

         李海凤想的也是有点多,顾扬在池子里倒什么都没做,连亲都没有亲她一下,两人就靠在池子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其实李海凤不知道的是,顾扬也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嘛,奈何顾总年纪大,阅历比较深,当然,也是特别会装,所以外表看起来还是非常镇定的。有一点顾扬很郁闷,那就是她力气不如李海凤,所以像什么公主抱啊,她想都不用想,因为根本抱不起来,平时就在她腿上坐一会,她嘴上不说,身体上确实很累。

         这攻做的,也是不合格。

         虽然已经确定了外面的人透过玻璃根本不会看到她们,李海凤躺到床的时候还是有点抵触,室内的灯光已经被顾扬调到了最低,淡黄色的光晕让人的心头变得异常柔软。

         李海凤脑子里乱七八糟,心脏跳的和擂鼓一样,顾扬突然握住她脚腕的时候,她还条件反射的蹬了一下。

         “顾总,我,我紧张”她最终还是喊了出来。

         顾扬的手指一下下的摩擦着她的脚腕,低头在上面落下一吻。手指便一寸一寸往上挪,直到整个人将她压在身下。

         两人的头发都还有些湿,顾扬的头发长,现在甚至还在滴答着水,李海凤抬起有些颤抖的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凑上去亲了亲她。

         顾总,我爱你。她在心里轻声说道。

         顾扬慢慢回应着她,手也渐渐往下,去解她睡袍的带子。

         ————拉——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