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事情的发展其实是有点出乎意料的,其实从她对顾扬表白之后的所有事情,顺利的都让人觉得不真实,李海凤脑子里很清楚,不论是顾家还是刘家,在定海乃至国内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她不是没有考虑过后果,对她来说,整件事情最大的意外还是顾扬,如果顾扬没有给她回应,或者直接辞退了她,现在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们确认关系才多久,她都还没有想好两人是否能走下去,更别说把她们的事情告诉家里,她却已经把她带到了顾家老宅,爸妈都没有通知,就直接面见了老爷子和老太太,她该说她什么好呢?

         老太太年纪大了,行动不便,就不停的吩咐人给李海凤准备吃的,简直就像对待亲孙女一样,拉着她的手问东问西,亲切的不得了。

         李海凤有点懵,总觉得事情不对劲儿,她们这种关系,放外面让人说闲话,家里更是不会允许的,何况还是顾家这样的背景,她爷爷奶奶走的早,现在如果还在世上,非得被她气死不可,可这老太太,好像真的很喜欢她啊……

         “奶奶您喝点水,现在天干,一直说话嗓子不好受”李海凤叹了口气,决定接受事实“这样吧,您要想知道我和顾总的事情,我慢慢跟您说”。

         老太太也是小孩儿脾气,她本就心性纯善,其实从她年轻时候嫁进顾家,顾老爷子就宠她宠的狠,之后又有了顾扬的爸爸,顾家有后,在家里走哪儿哪儿护着,到老了,老伴儿仍旧视她如宝,膝下儿子儿媳虽然一直在国外生活,但也孝顺非常,如今孙子孙女都长大了,个个都事业有成,尤其是孙女,工作再忙,有事没事过来看看她,这辈子,她已经知足了。

         孩子们都长大了,该怎么生活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做长辈的,只要看着他们幸福,比什么都好,这也是顾扬为什么一直说,她们顾家,活的最通透的就是老太太,她什么都不说,却什么都懂。

         后来李海凤说了一半,就被老太太打住了,她见老太太脸一沉,以为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不敢吱声了。

         “都在一块儿了怎么还叫顾总,是她让你这么叫的?”老太太显然不满意李海凤一开口就左一个顾总右一个顾总“孩子,奶奶不瞒你,想当年你爷爷一个人打拼顾氏这片江山的时候,奶奶我可是他手下的一把手”。

         李海凤:“……”

         “哎呀,说来也不怕你笑话,我和你爷爷都不是什么文化人,我们那会儿……”

         ……

         顾扬到底不是那块儿料,她平时工作忙,哪里有时间练什么字,此时看着面前宣纸上写的歪歪扭扭的字,她觉得有点可笑“在写字上面,我还真不如李海凤”。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动不动就出国留个学,竟学人家的东西了,自己的东西一点儿学不上”老爷子拿着烟杆儿吸了两口,还想说什么就咳的开不了口了。

         顾扬扭头就把他的烟杆儿拿了过来“您啊,少抽点儿,我爸都戒烟了,一会我奶奶又该念叨你了,还有啊,下回来别再提出国那件事儿了,当初不是您嚷着让我去的嘛,我可什么都没说”。

         “哎行行行,不说你了,我让你来啊,就是问问你,公司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我出面”

         “您甭操心,都解决了,我都这么大人了,芝麻大点儿的事,能处理好”

         老爷子瞥她一眼“你啊,从小就爱逞能,我告诉你,我比你爸都了解你,撑不住就让小垣回来,成天在国外飘着算什么事儿,咱们顾家还指望着他呢,要说他走这么久不回来,都怪你外公,我得找个时间给这老家伙谈谈,不是他们刘家的人,他不着急”。

         顾扬无奈“您快省省吧,知道我外公为什么一直看不上你吗?就您这脾气,都这个年纪了,越活越回去了,外公的性格您又不是不知道,没事别去招惹他,您见了我外婆说话都哆嗦”。

         “哎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老爷子一听这话立马不干了,要知道这几年他一直都在为能在几个孩子面前树立威严而努力着,刘家那位是在部-队上长大的,他一个从商的虽然在这方面是会差点,但好歹曾经在商界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见老爷子要闹脾气,顾扬赶紧切入正题“人我带来了,下去瞧瞧?”。

         “哼,别怪我没提醒你,一个顾垣就把刘成鹰气的住院了,再加上你,自求多福吧”。

         “你下不下去?”

         “……”

         楼下大厅里,也不知道李海凤讲了什么,把老太太逗的合不拢嘴。

         顾扬搀着顾老爷子一下楼,李海凤就赶紧站了起来,嘴甜道“爷爷好”。

         老爷子本想故作深沉一下,可是面对女孩子天真无害的笑容,他想装也装不起来了,点点头,拄着拐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多大了?”。

         “过了年24”

         这也差不少呢!老爷子在心里掂量了一番,其他的倒也没多问,李海凤家里的情况他早派人查过了,家底儿干净的不能再干净,像到了他们这个位置的,门当户对的考不考虑吧,找个身家清白的反倒省心。

         有些话现在问还太早,再者是跨了辈儿的,不该他们这做爷爷奶奶的管,人家爸妈都没表态呢,他们跟着掺和也没用,孩子们高兴了就行了。

         “既然来了,今天就别走了,住一晚上,陪你奶奶说说话”

         顾扬本来就没打算走,她看了眼李海凤,挑了挑眉示意她吱个声。

         李海凤心里头怪不好意思的,只得答应下来。

         家里有两个保姆阿姨做饭,李海凤在厨房站了会,发现没什么用的上自己的,就讪讪的出来了。

         “你爷爷奶奶真好,今天没来之前可吓坏我了”嘤嘤嘤~

         顾扬正在摆弄阳台上一株半死不活的盆栽,听了她这话,不由嗤笑一声“你这叫矫情,我看你跟我奶奶聊的挺欢的,少在我这儿装”。

         李海凤:“……”

         人家是真的很紧张啦~

         看周围没人,李海凤迅速在顾扬脸上亲了一口“今天谢谢你”。

         顾扬对她难得的主动非常满意,心也被撩了起来。

         “走,带你去个地方”她不由分说的拉着李海凤就往外走。

         手腕被攥的紧紧的,李海凤小跑着跟在她后面“去哪儿啊?”。

         顾扬没说话,拉着她出了门,穿过外面长长的走廊,在院子里七拐八拐的走。

         顾家宅子的佣人很多,一路过来碰到了好几个,见了顾扬纷纷问好,弄的李海凤更是不知所措。

         “顾总,你外公家是不是有很多当过兵的?”

         顾扬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没有,他那里除了一个管家和一个保姆没别人,吓着你了吧,我外公和我爷爷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不能比”。

         “来,你看,这就是我的房间”顾扬把人推进屋里,空间大的能顶顾扬那别墅里的卧室两个,屋内装潢很复古,窗帘没拉开,所以光线很暗,甚至有点阴森恐怖。

         李海凤哆嗦着拽着顾扬的衬衣“你晚上一个人睡不怕啊?”。

         “当然怕了,知道我后来为什么搬走吗?”

         “……为,为什么?”

         察觉到她的紧张,顾扬从后面环住她,在她耳边吹了口气,阴阳怪气的道“因为这屋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不,不干净的,东西?是什么?”

         屋内一时间静的可怕,顾扬吸了口气,嘴唇贴着她的耳窝,阴森森的开口“当然是有鬼了”。

         “你骗人,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有,不信你听”

         顾扬不再说话,屋里静的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明知道顾扬是吓唬她的,可李海凤还是吓得腿发抖。

         感觉到一只手正隔着牛仔裤摸自己的臀,部,李海凤心里气的直冒火,转身就打算凶几句,还没开口就听到一声猫叫。

         “啊!!!”

         “看你这点出息”顾扬掰开她的手就去拉窗帘。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李海凤差点哭了。

         “你还说我,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想占我便宜!”(︶︹︺)

         顾扬在床边上坐下,拍了拍“今晚想在这张床上做几次?顾总都满足你”。

         流氓!

         “我不跟你玩了”李海凤说完就要走。

         顾扬在床上躺了下来,侧着头看她“那你自己走吧,那只猫说不定还在门口等着你呢”。

         李海凤o﹏o:……

         “来,过来”

         “干嘛?!”!(︶︹︺)!

         “过来让我亲一口”,顾扬一伸胳膊,就把人拉到床上,翻身压了上去。

         “我问你,昨晚舒服吗?”

         李海凤:“……”怎么什么话都问的出来,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害臊?

         “问你话呢”

         “不知道!”

         “那就是没伺候好你呗?!是这个意思吗?李助理?”

         怎么这么讨厌?!不想和她说话!

         “嫌我欺负你啊,那你来欺负我啊”顾扬靠在枕头上,开始一颗颗解自己的扣子。

         许非凡说的没错,像顾扬这样的人,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一旦她心甘情愿起来,没有人抵挡的住。

         顾扬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朝李海凤勾勾手指,无论是动作还是眼神,魅,惑的令人发指。

         “来”

         李海凤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盯着面前的人两眼发直,然后慢慢挪了过去。

         顾扬是怎么躺到她身,下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张脸还有这具身体都让她深深着迷,勾的她浑身燥,热,难,耐。

         “顾总,顾总,顾总……”

         眼看一会要有人来喊她们吃晚饭,顾扬被她点的哪儿都是火,她单了这么多年,自己的身体什么情况清楚的很。

         “李海凤,李海凤你先起来”顾扬推推她的肩膀,竟然纹丝不动。

         “我不,我还没有亲够”她说着,低头就在顾扬胸,前咬了一口,咬完还舔了几下。

         顾扬被她折磨的简直要发疯了“快起来,不然我生气了?”

         “我都是跟你学的,谁让你欺负我,你再乱动我可拿绳子绑你了”

         顾扬:“……”

         “小说里都这么写的,所以顾总你要听话”

         顾扬:谁写的烂文,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调,戏不成反被调,戏,顾总看着身上的红印子觉得像做梦。

         “行啊李海凤,还会种草莓了”

         “哪里哪里,是顾总您教导有方”

         顾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