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下雪了。

         定海终于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李海凤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雪白,她睡眼惺忪的看了会,然后穿上睡袍光着脚下了床。透过落地窗,还能看到从空中飘落的雪花。

         外面的世界和往常一样,城市里面也很难看到多美的雪景。李海凤伸出手抵在玻璃上,心里竟莫名的觉得满足。

         昨天很晚才睡,现在顾扬还没醒。李海凤走到床边,低头认真的看着她的脸。昨晚,很疯狂呢。

         不过,人一辈子又能疯狂几次呢?就好像她,明明知道两人在一起会遭受他人异样的眼光,知道这件事很可能不被家里人所接受,可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那么固执,又那么可笑。

         谁让她爱这个人呢,爱到什么事都愿意为她去做。有违道德伦常?她不怕!

         “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顾扬半睁着眼,哑着嗓子说道。

         李海凤眼睛一亮,指指窗外“你醒啦!外面下雪了”。

         睡袍带子系的不紧,这会一激动,半个肩膀都滑出来了,她却浑然不觉,仍旧去拉还躺着的顾扬“你快起来看”。

         顾扬还困着呢,哪有心情看什么雪花,她把人重新捞回床上,抬起一条腿压住她的,脸也埋进那带着沐浴露清香的脖颈里,嘴里呢喃道“昨晚感觉如何?”

         李海凤身体一僵,没说话。

         感觉到她的僵硬,顾扬闷声笑了笑,放在她肚子上的手摸索了几下就向下探去,因为她知道她里面什么也没穿。

         昨天才被折腾过的地方再次被触及,那熟悉的感觉又一次遍布全身,酥酥麻麻的让人发软。

         李海凤的腿,夹的死紧,顾扬的手就停在入口处,进退不得。

         “还疼吗?”这时候顾扬突然一本正经的问了一句。

         李海凤一愣,腿就松了。

         顾扬用嘴贴着她的脸蹭了会儿,就往下挪去舔她的耳垂,舔的她开始哼哼,手指才顺顺利利的挤了进去。

         李海凤脸涨的通红,这可是大白天呀。

         顾扬让她坐起来,她从后面抱着她,一只手在下,面动作着,一只手揉,捏着她的丰,腴。两人都衣衫半,解着,场面的香,艳程度丝毫不逊昨晚。

         想不到其他能阻止的法子,李海凤咬咬牙,直接在顾扬胳膊上挠了一爪子。她手指上有指甲,一道红痕很快就显出来了。

         顾扬疼的嘶了一声,皱着眉看着胳膊上的红印子“李海凤!”

         “昨天刚做过的,你又来”李海凤拢好睡袍,躲的她远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像个受了惊的小兔子。

         “不做就不做!你抓我干什么?!”顾扬忍无可忍,伸手就又把她拽了回来,动作快的吓人。

         要不是电话铃声响起,李海凤觉得今天自己一定会挨揍。

         “奶奶?您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顾扬拿着手机正经八百的坐了起来“今天呀,嗯,那行,我一会就过去”。

         李海凤瞪大眼,刚刚……是顾扬的奶奶?

         “走吧,别愣着了,洗洗脸跟我出趟门”顾扬拍拍她的肩膀下了床。

         不是,这是去哪儿啊?李海凤傻了!

         “这地方啊,你要是喜欢,想什么时候来住就什么时候来,我陪着你”。

         两人洗漱完毕,顾扬就让人送了套衣服过来。

         “我要穿这个嘛?”

         “不然呢?穿工作服?”

         “……哦”o﹏o

         衣服都是李海凤平时常穿的款式,没什么特别的,就都是新的。

         顾扬快速穿好后,拿过一旁的嫩黄色小棉服给她套上,知道外面下雪,围巾帽子口罩都准备好了“捂严实点,省得感冒”。

         李海凤老实站着让她穿“外面下雪不好开车吧?”。

         收拾好,顾扬低头隔着口罩亲了她一口“没事儿,一会我开”。

         说是这么说,等两人下了楼才发现雪下的更大了,李海凤想了想就提议坐公交,顾扬这辈子没坐过,当然不愿意。

         “这大下雪天儿的,就别让司机过来了,打车也不安全啊,就坐公交吧,都好久没坐过了”李海凤的手被顾扬揣在她大衣兜里,见她不说话,就拿手指挠她的手心,顾扬无奈的看着她,最后终于妥协。

         两人意见达成,就手拉手往最近的公交站走。

         “幸好老宅那边有站点,就是多走一段路”

         老宅?!

         李海凤脚步一停,顾家,老宅么?

         “顾总,要不,我还是不去了”

         顾扬盯着她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了?”

         “没,就是,不想去”

         顾扬朝周围看了看,低声道“你怎么回事儿?怎么一阵儿一阵儿的,我都和他们说了,你不去合适吗?”

         啊?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说了?什么意思?”李海凤有点懵了。

         顾扬拉着她走到站台边儿上“我之前跟他们提过,奶奶早就说让我带你过去,我一直没时间,今天正好有空,我自己回去,她一准儿得念叨我,听话,乖,车来了,咱们先上车”。

         被半哄着上了车,李海凤才回过味来,顾扬竟然把她们的事告诉了家里吗?

         “哎等等,是这辆吗?”

         李海凤:“……”

         顾家老宅在市西郊,不算近,比起住大院儿的刘老爷子,顾扬的爷爷在这方面还是非常奢侈的,毕竟是从商的。

         与其说是别墅,不如说是庄园,大的简直不可思议。

         “哎哟我说大小姐,您可算来了,老太太天天在家念叨呢,想您想的不得了,前两天小少爷往家里打电话了,高兴的老太太直掉眼泪儿”管家领着两人一边走一边说。

         “老爷子和老太太年纪都大了,我们平时也都忙,还得麻烦章叔您多照顾着点,以后有事儿啊,您就直接给我打电话”

         “哎,好好”

         老太太早就在外面等着了,见管家领着二人进来,笑的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奶奶您怎么出来了,外面冷,您赶紧进屋里去,别给吹坏了身子”顾扬加快脚步,赶紧上前扶住了她。

         李海凤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紧张的心都提嗓子眼儿里了,老人家都七老八十了,能同意她们吗?

         “人带来啦,过来我瞧瞧”一进屋坐下,老太太就探着头看李海凤。

         顾扬让开身子“快叫奶奶”。

         啊?

         “……奶奶好,我叫李海凤”。

         “知道知道,来来来,过来奶奶看看”老太太拉着李海凤的手“多好的孩子啊,还不大呢吧?”

         “奶奶,我,我刚毕业”

         “哦,好好。”“哎呀,你说小垣这孩子吧,小任挺好的呀,都怨你外公,要不是他”

         顾扬见她又要念叨顾垣的事,赶紧打断了她“行了奶奶,咱不说这些了,您最近身体怎么样啊?”

         “身体好着呐,不用担心我。就是你爷爷有点血压高,不过没大事儿”

         “他人呢?”

         “楼上呢,说练什么书法,天天跟你外公比,一把老骨头了还不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