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章
        病房旁边就是家属休息室,到底是私立医院,又是高级病房,休息室明亮宽敞。气氛有点尴尬,李海凤没想到和自己爸妈再见面竟然是这种情形。

         顾妈妈从病房出来没多久,顾扬的爸爸也来了,身后还跟着顾垣和任定北,几人见面后寒暄了几句,李海凤爸妈和顾扬她爸妈第一次见面,虽然不拘谨,但也有点不自在,他们一直生活在小地方,同性恋这种事他们听的就少,别说发生在她们自己的女儿身上了。何况对方身份还那么特殊,要不是顾扬是女的,李海凤爸妈真有点怀疑李海凤的目的了,毕竟之前也劝说过她,他们家里条件一般,找个门当户对的就可以了。

         李海凤给每人都倒了杯水,就安静的坐了下来,也不敢抬头看她爸妈,尤其是她爸,她那天偷偷跑了,她爸一定气的不行。

         顾扬刚做完手术,李海凤也没心思想别的,就听两方父母说话,这时候顾垣走到她身边,问起顾扬的情况。

         李海凤叹了口气“一早她就没打算告诉我,我也是刚知道的”。

         任定北笑道“人没事就好,她起不来的话还真不好说,我那上亿的单子还在她那里”。

         顾垣瞥了他一眼“现在单子在我手里,怎么,还要拿回去吗?”

         任定北一听这话,才想起来顾垣已经接手了顾扬的位子,他挑高了眉毛“在你手里自然就不拿了,整个龙腾都是你的,一个单子算什么”。

         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李海凤有点郁闷,有钱人秀恩爱的方式都那么与众不同,她心里祈祷顾扬赶紧好起来。

         众人聊了很长时间,就打算去隔壁看看顾扬,李海凤走在最后面,她爸突然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吓的她立在那不动了。

         李爸爸腿脚早就好利索了,李海凤巴巴的走过去搀住他“您就别生我气了,看在那个人顾扬的份上”她知道她爸爸还是很喜欢顾扬的,记得那会顾扬跟着她回家,两人特别说的来。

         “你啊”李爸爸假装生气的扒拉开她的手“长大了,管不住了”。

         顾扬睡了一觉,这会也刚醒,她看到自己爸妈没什么反应,当看到后面跟来的李爸爸和李妈妈,她挣扎要坐起来,被李妈妈给扶住了“快躺着,手术完不能乱动”。

         顾扬看了李海凤一眼,李海凤对她点点头。

         “叔叔阿姨,对不起,我”顾扬一脸愧疚。

         李爸爸咳了一声“说什么对不起,你们两个的事,你阿姨都和我说了”他摇乐摇头,“我们都老了,也管不了你们年轻人的事了,你们高兴就好”。

         顾扬感激道“谢谢您和阿姨能理解我们,我,我一定好好对她”。

         这种场面,不免让人动容,任定北站在顾垣身边,眼中带着揶揄,顾扬演起戏来也是一等一的,趁着自己生病,示弱装可怜博同情,李海凤她爸妈就算心里一百个不愿意,见到她这样也拒绝不起来,而且李妈妈看着还挺喜欢她的。

         想到自己的处境,任定北勾勾顾垣垂在一侧的手指,低声道“她们俩的事儿,你外公怎么说?”他还惦记着当年得知顾垣和他在一起后,刘鹰城是怎么打压他的,一个有军-方高层背景的人,想捏死他太容易了。

         顾垣摇摇头“家里几个孩子,我外公最疼我姐,不过据说也挨了顿揍,后来什么都没说,默许了”。

         任定北皱眉“这也太不公平了”。

         “行了别抱怨了,证都领了你还想怎么样”顾垣淡淡说道。

         想想也确实是那么回事,证都领了,难道还要他们离婚?不现实。任定北大大方方的握住他的手“等顾氏那边稳定下来,我给你补个婚礼怎么样?”。

         顾垣没有挣开他的手,手指在他带着薄茧的掌心内轻轻摩擦着,若有所思道“补办婚礼太麻烦了,我不在乎这个”这个人已经在他身边,他已经很满足了。

         几人没有留太久,怕影响到顾扬休息,说了会话就离开了,李海凤的爸妈本来想住酒店,第一次来,他们也不想打扰别人,顾扬的爸妈当然不会同意,最后两人只好跟着他们回顾家老宅了,顺便再见见老爷子和老太太。

         顾垣和任定北也没有呆多久,顾扬这几天不在公司,扔了一大堆烂摊子给顾垣,他嘱咐了顾扬几句,就带着任定北走了。

         诺大的病房一时安静了下来,李海凤眨巴着眼睛盯着顾扬略显苍白的脸,她心疼道“你想吃什么,我回家做了给你送过来,这几天我什么都不干,就陪着你,好不好?”。

         顾扬用插着管子的手握住她的“都好”她觉得今天是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

         李海凤坐在椅子上,半个身子趴在病床上,亲亲顾扬的脸,又啄啄她的苍白的嘴唇,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心里被填的满满的。

         “生我的气吗?”顾扬问。

         李海凤点点头又摇摇头“你能好起来比什么都重要”。

         顾扬其实挺感动的,李海凤比她小几岁,有时候比她还懂事,两人在一起,基本上都是她在照顾自己,说养了个女儿,倒不如说是找个妈。

         两人凑在一起小声的说着话,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她们更加珍惜和对方在一起的每一刻。

         章雯雯推门进来,就看到两人腻腻歪歪的,她轻咳一声,对后面的人道“看吧,我说什么来着,咱们顾总精神着呢”她相信,如果不是刚手术完,两人绝对得躺一块儿。

         李海凤看到章雯雯身后的几人,有点尴尬,“你们都来啦”。

         章雯雯进来后,孙伟和程婕还有白晨先后走了进来,几人一看到顾扬的新造型,没忍住笑了起来。

         孙伟夸张的还指了指“我们顾总这颜值,真是什么发型都驾驭得了”。

         程婕瞪他一眼“你就不能好好说会话,没见到人还躺着呢吗?”

         孙伟摸摸鼻子,偷偷冲顾扬挤眼睛。

         顾扬无语的看着他们“你们不能等几天再来看我啊,我现在需要休息”。

         “可拉倒吧你”章雯雯不屑道“休息还是调-情我们就不说了”。

         顾扬动手术的事,知道的人很少,所以前来看望的人也不是很多,她休息的非常好,慢慢的也能坐起来自己吃饭,看看书什么的。

         如果不是因为身体不便,顾家老爷子和老太太都得来,期间刘老爷子也打过来电话问过,他身子板硬朗的很,知道顾扬没事后,他也懒得来了,电话里把劈头盖脸把顾扬骂了一顿,显然是气她瞒着所有人。

         李海凤每天家里医院两点一线来回跑,做的吃的每天不重样的换着,顾扬嘴巴刁,吃惯她做的饭,医院里的伙食再好她都不下,每天就等着李海凤来。后来实在觉得来回跑不是办法,因为离的太远了,章雯雯就给她安排了个专门做饭的地方,方便了很多。

         顾扬慢慢也能下来走动了,只是每次都得李海凤扶着她,怕护工照顾不周,李海凤几乎一整天都守在顾扬身边,白天陪她说话看书,闷得慌了推着她去外面走走,晚上也很少回去,就干脆留在医院,睡一张床。章雯雯为这事儿没少给俩人白眼,她在医院呆了这么多年,有权有势的人见得多了,身边七八个护工的都有,就没见过这样的,两人简直恨不得融为一体。

         修养了一个多月,医院方面才给了各项检查结果,所有指标一切正常后,才通知顾扬可以出院了。

         术后头发生长的快慢还得根据个人体质,顾扬也不着急,李海凤给她买了好几种款式的帽子,甚至还买了假发。

         顾扬哭笑不得勾起一个假发套,她宁愿戴着帽子。

         顾扬个子本来就高挑,这些日子又瘦了很少,很多衣服穿上都显得有点大,为此李海凤又去给她买了衣服。以后戴帽子的时候多,穿衣服也不好穿,所以买的大多都是一些很中性的。

         看着镜子里的人,李海凤觉得有些别扭,顾扬原来是长发,虽然脾气有点不好,但是穿衣打扮上往往女人味儿十足。她五官长得立体,加之给人的感觉非常凌厉,有头发倒还好,这回一次性全没了。大高个子,头上戴着顶鸭舌帽,穿着一身宽松的休闲装,也看不出身材来,从背影看上去,说是男孩子估计都有人信。

         顾扬穿好衣服,一回头就见李海凤看着她发呆,她挑了挑眉“想什么呢?”

         李海凤一脸苦恼“要不咱们问问章院长,你这头发什么时候才能长出来呀”。

         顾扬不高兴道“现在嫌我了?”

         “不是”李海凤看着她“脸还是很熟悉的,但是整体看起来,像个男人”。

         顾扬低头打量着自己,她实在不想戴假发,太恶心了。

         “算啦,反正都是你”李海凤变脸变的很快,她收拾好东西“咱们走吧,刚才冰冰姐给我打电话,她在外面等着咱们呢”。

         顾扬点点头。

         章雯雯把两人送到医院外头,“行了,我就送到这儿了,一会还有手术”她看向顾扬,大概也觉得她这身打扮有点别扭,笑道“帅哥,回头记得把手术费打给我,我给你按员工家属算的,八折”。

         顾扬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没说话。

         李海凤笑眯眯道“八折已经很实惠了,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们照顾的周到,她也不会好这么快”。

         顾扬瞥她一眼,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我们走啦”李海凤拉着顾扬,对章雯雯摆摆手,她是打心眼里感激章雯雯的,手术能成功,多半都是她的功劳。

         王冰见到两人走过来,拉开后车厢的门,把行礼箱放了进去。

         王冰前几天也是没事就往医院跑,所以看到顾扬的造型也没说什么,她笑道“恭喜出院啊,顾总”。

         顾扬靠在车后座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公司最近怎么样?”

         “很好”

         李海凤扒着车座问王冰“姐,那你以后就跟着小垣啦?”

         王冰笑了笑“听顾总的”

         李海凤转过脸看向顾扬“你舍得把她给小垣?”

         顾扬看着窗外出神,好一会才开口“谁说我要把她给顾垣了,秘书让他自己去找”。

         李海凤大喜“那真是太好了,冰冰姐,你升职了哎,从总裁秘书变成董事长秘书,那我岂不是也升职了?”她更加惊喜了,“回去我把名字改一下,就叫董事长秘书助理”。

         顾扬和王冰都很无语,大家毕竟都是高智商的人,实在不想承认这个傻白甜和她们是一伙的。

         “呀,你得给我涨工资”李海凤兴奋了一会,期待的看着顾扬。

         顾扬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往上蹭蹭直冒的火气“好,涨工资”。

         前面开车的王冰忍着才没让自己笑出来,两人真是一对活宝。

         出院的第二天,顾扬就去了公司,然后召集所有高层和股东开会,算是做一个正式的交接仪式。以后退居二线,也不代表她就不来公司了,从前她身上是两重身份,如今有人帮她分担,她来不来都可以,最主要还是得看顾垣的能力,他如果自己能扛起顾氏的所有业务,那么顾扬自然也就轻松了。

         这次交接整个业界都非常关注,很多人都非常好奇顾垣的实力,如果不如顾扬那就更好了,如果比顾扬还厉害,那他们都得提前做好准备。

         在得知接下来还有媒体采访,李海凤吓了一跳“人家采访你,我去干嘛?”

         顾扬捏捏她的脸“作为顾太太,你确实需要露面”她顿了顿,又道“媒体们指名要采访你,我没法拒绝”她摊开手,无奈的说。

         李海凤睁大眼“指名?”

         王冰在一旁道“对,这帮人对你们好奇极了,没关系,大大方方去就好了,不可怕”她难得安慰起李海凤来了。

         采访安排在下午,本来要去电视台,顾扬担心李海凤的状态,所以就换到了她目前的办公室里,这样她能轻松一点。

         李海凤低估自己了,她本以为自己会非常紧张,可是面对记者,面对镜头,想到身边有那个人陪着她,她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在记者问道两人以后有什么打算的时候,顾扬没说话,记者看向李海凤,眼中有些期待,她非常佩服她们能有这样的勇气,在这个浮躁舆论满天飞的社会里,这份感情令人动人却也弥足珍贵。

         李海凤还没开口,顾扬已经握住了她的手,眼中满是温柔和鼓励。她想了想,便笑道“能有什么打算,她继续做她的大老板”。

         “那您呢?”记者换了称呼,追问道。

         李海凤看着顾扬,捏捏她温热的手心“我啊,没打算”她笑容明亮又清澈“如果可以,我愿意一辈子做她的助理,帮助她支持她,然后,好好照顾她”。

         如果可以,我愿意一辈子做她的助理,帮助她支持她,然后,好好照顾她。

         顾扬心头微酸,这大概是她这辈子听过最美的情话了。

         两人交握的手越来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