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章
        自从那天后,李海凤一连做了几天的噩梦,出了这种事,李海凤不敢想象她爸妈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差一点,差一点她就没命了。

         最让人生气的是顾扬的态度,她如果是怕她坏她的事,所以没告诉她,那为什么出来以后对她这么冷淡?还不让她出院。

         这一住就是半个月,说是以防会出现什么后遗症,她全身上下,也就头上被刘光远拿啤酒瓶子砸了一下,要说有后遗症也是心理上的。

         顾扬一个人在家,几乎每天都是睡到自然醒,事情处理完后,她紧绷的神经也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早上二凤定点的过来挠门,前几天顾扬只要听到声音,都会睁开眼下床去给它开门,如果不开,它就会一直挠下去,烦不胜烦。

         顾扬摸过床头上的闹铃看了一眼,骂骂咧咧的起身去开门,二凤欢快的跑进了卧室,顾扬揉了揉额角,“你能不能老实点!”。

         二凤估计是饿了,一直围着她转来转去,平时喂食都是李海凤的事,李海凤住院这几天,她忙完工作,还得回来喂狗,烦的直想把它送走!

         带上卧室的门,顾扬手里拿着几个药瓶子正要下楼,刚迈了两个台阶,眼前忽然黑了一下,幸好及时抓住了楼梯扶手,不然非得摔下去不可。突如其来的痛感让她再挪不动一步,手里的药瓶也滚下了楼梯。

         二凤看到顾扬蹲在楼梯上一动不动,跑过去拿脑袋蹭她的胳膊,顾扬被它蹭的清醒了不少,刚要站起来,忽然觉得不太对,她低头去看自己的手,上面已是一片血红。

         王冰一般有重要的事,顾扬没在公司,她就直接来家里找人,今天按了几声门铃,谁知道一直没动静,她手里是有这里的钥匙的,考虑到顾扬可能还在睡觉,她就直接拿钥匙开了门。

         客厅里静悄悄的,王冰拿着包转身就要上楼,一眼就看到了楼梯上的顾扬,她吓了一大跳,扔了包就往楼上跑“顾总!”

         二凤朝她叫了几声,王冰走过去想搀住顾扬,却发现她的耳朵和鼻子都在流血,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顾总……”王冰的声音颤了颤。

         顾扬扯了扯嘴角,笑道:“你瞧,我不让她在家是正确的,否则她看到该嫌我脏了”她满不在乎的说着,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

         王冰红着眼掏出手机,手抖的半天解不开锁,她找出章雯雯的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那头传来章雯雯的声音“王秘书?”

         “快,快让人过来接她,她不行了……”王冰说完就挂了电话,她托住顾扬已经软下去的身子“顾总,你撑住,章院长很快就来了”。

         顾扬点点头,靠在她怀里,叹了口气“刚把许非凡送进去,我就倒了,老天爷都见不得我好”。

         “会没事的……”

         “先别告诉她”

         “什么?”

         “李海凤”

         “她不是知道吗?”

         “我骗她的,我说是小手术”

         ******

         医院病房里,李海凤无聊的翻着手里的书,距离上次顾扬已经有小半个月没来了,她决定了,这几天就出院,不让她走,她就偷偷摸摸的溜出去。

         王冰提着一个保温桶走了进来,笑道“怎么,呆不住了?”

         李海凤看到她眼睛亮了亮“冰冰姐,你总算来了,我都快发霉了”她不满的抱怨道“我脑子没问题,能不能别再留下观察了?”

         王冰笑着摇摇头“我今天来就是接你的,医生说没什么问题,可以出院了”。

         “真的?”李海凤瞪大眼“那她怎么没来?”她说的自然是顾扬。

         王冰摸了摸她的软软的头发,“正打算和你说,顾总正在准备手术,所以不能来接你,不过海凤,你放心,她那是小手术,很快就能好,做完我就带你去见她”。

         做手术?李海凤愣了愣。

         “做什么手术要做小半个月?”李海凤脸色一变。

         “她昨天才去的”王冰解释。

         李海凤松开抓着她胳膊的手,“昨天?那为什么她这些天都不来,你别告诉我她工作忙,忙她连个电话都不打给我?你们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她说着就要下床。

         王冰一把拉住她“你这孩子,我们要瞒着你还会告诉你她做手术吗?这件事她爸妈都不知道,只有我们两个,你得保密”。

         李海凤被王冰按着坐回床上,她打开保温桶“来,我亲自下厨给你做的,吃点吧,我听护士说你这几天总是不好好吃饭”。

         “我现在就要出院”李海凤严肃的说道。

         就知道她沉不住气,王冰兀自给她往外拿吃的,淡淡道“我说了先吃饭,坐下”。

         下午的时候王冰给李海凤办了出院手续,上了车李海凤才想起来问“她在哪里动手术?应该不是这家吧?”

         “不是,她不想告诉你,这几天你就老实上班,她做完了自然会通知你”王冰开着车,没什么情绪的说道。

         李海凤心里很不安,做什么手术居然还不让她知道,也不告诉她在哪里做,过了片刻,她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以她的身份,一定不会去一般的医院,她有个朋友是家私立医院的院长,章雯雯!”她猛然扭过头看向王冰“那家私立医院在哪?”

         王冰眼中划过一抹无奈,关键时候她脑子倒是好使了,她叹了口气“海凤,我也是个打工的,她不想让你知道,我如果告诉你,她的脾气你也知道,恐怕还没等她做完手术,我就会被迫离职”。

         李海凤沉默了,王冰的话让她心里很难受,可越是这样,她就越加肯定顾扬手术危险系数一定非常高,怎么办?

         此时,定海城郊一处占地面积非常大的私立医院的高级病房内,章雯雯穿着白大褂,正低头看着仪器上的数据,过了会,她又翻了翻文件夹上的检查报告,皱了皱眉。

         顾扬靠在床上,手上拿了本书百无聊赖的翻着,眼角余光瞥见她的表情,她挑了挑眉“怎么了?”。

         章雯雯摇摇头“没事”顿了顿,她又道“想好了吗?化疗后你这一头长发可就保不住了”她有点担心顾扬接受不了。

         顾扬无所谓的笑笑“命都快没了,哪还有心思关心头发,反正我有头发没头发都一样漂亮,你说是吧?章院长”。

         章雯雯受不了的白了她一眼,都这时候还不忘自恋一把。

         顾扬笑了会就停住了,她认真道“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这么怕死过”。

         章雯雯没说话,面色有些沉重。

         “你说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办啊?”顾扬这几天总是在想这些事,几天几夜都睡不好,她低下头捂住了嘴,声音有些哽咽“傻了吧唧的,除了我谁敢要她”。

         章雯雯心里不好受,她红着眼眶微微偏过头,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你也太小看我的能力了,放心吧,这次手术一定能成功,我还等着和你俩的喜酒呢”。

         说到喜酒,顾扬苦笑,如果能活下来,她连婚都不打算求了,直接领证结婚,婚礼地点她都想好了,就在顾家老宅,如果李海凤愿意,在她老家也可以。

         和章雯雯商量好后,化疗就准备在明天,之后就立刻准备手术,顾扬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瘦又苍白,哪里还有半点往日的风光,她叹了口气,靠在床上出了会神,也不知道李海凤看到她光头的样子,会不会嫌弃。她有些阴测测的想着,她要是敢嫌弃,或者要分手什么的,她就把她绑起来锁屋里,哪儿都不准她去。

         大概觉得这种的想法很幼稚可笑,顾扬望着窗外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一定能活下去的,像她这种资本家,年纪轻轻的,必然是天堂不要地狱不收的。人们不也常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么,她反正不是什么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