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近来顾氏大楼格外热闹,员工脸上也都洋溢着不同以往的笑容,韩雅楠瞧着一帮人离开后,晃悠到顾扬的新办公室。

         “哟,顾董和顾太太都在呀”她也不敲门,就直接走了进去。

         李海凤正在修剪盆栽的枝叶“说话阴阳怪气的,有了男朋友就变得不正常了”。

         韩雅楠瞪她一眼,她今天心情颇好,不打算跟李海凤一般见识,她转头看向顾扬,打量着她“好利索了?”

         “嗯”

         “哎,你说你,这么大的事,也不通知大家一声,害我们担心”韩雅楠抱怨道。

         她们以往斗嘴的时候居多,可到底是有感情的,这次顾扬没呛她。李海凤接话了“她连我都不告诉,更别说你们了,哦,冰冰姐知道”她郁闷的说,很快又道“哎呀,反正都好了,还说这个干嘛,今天二凤生日,我们晚上回去给它准备好吃的,韩总要不要一起?”

         韩雅楠白她一眼“一条狗过生日,你居然邀请我去?吃狗粮吗?”

         顾扬嘴角抽了一下。

         对于她这种说法李海凤非常不赞同,认真道“二凤也是我们家里的一员,我俩又没孩子,就把二凤当孩子呗”。

         “真受不了你们两个”韩雅楠夸张打了个哆嗦“人家晚上有约会,就不陪你们了,定海有家酒店非常有名你们知道吧?”

         “什么酒店?”

         “晚上可以躺在床上看星星”韩雅楠得意的说。

         李海凤和顾扬对视一眼,两人难得有默契的‘切’了一声。

         “哎,什么意思你们”

         “我们两个早就去过了”李海凤比她还得意。

         “现在那家酒店归顾氏所有,你们晚上去的时候可以报我的名字,或者直接报你的也可以,按员工价,八折”顾扬翻着报纸,淡淡说道。

         李海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想起来章雯雯说话的样子,不由有些同情的看着韩雅楠。

         韩雅楠被气的半死。

         顾扬回家住了两天了,二凤也就第一天的时候见着她亲点,再后来就不新鲜了,天天粘着李海凤。

         晚上两人开车去超市买了一大堆吃的,晚上回去做了些二凤能吃的,她们自己也做了丰盛的一桌子,吃肯定是吃不完,就是庆祝顾扬顺利出院。

         虽然只有两个人一条狗,但是一点也不冷清,顾扬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她喘了口气,在李海凤对面坐下,“好了,我们开动吧”。

         李海凤喊了声二凤,然后就笑眯眯的看着她。

         顾扬莫名其妙,“吃啊,你看我干什么?”

         二凤也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嘴里叼着一个东西,顾扬低头看过去,发现是一个白色的盒子,她一愣。

         二凤饿极了,见她一动不动,叼着盒子直哼哼。

         顾扬慢慢将那盒子拿了过来,她看向李海凤,眼中有些疑惑,李海凤抬抬下巴,示意她打开看看。

         尽管已经有心理准备,可是当她打开后,还是有些感动。盒子里静静躺着一枚刻着简单花纹的银色钻戒,钻石不大,可以说非常小,但是很漂亮。

         李海凤看着她,脸有些红“我虽然有点笨,有点傻,可是我会做饭,会暖床,还会照顾人,你如果不嫌弃,就……”

         顾扬把手里的盒子一扔,二话不说就把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大小刚刚合适,她眼睛微微发亮,“你居然跟我求婚”。

         李海凤低下头,没敢去看她“我等着你了啊,可是你一直没动静,所以我就先你一步了”。

         顾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站起来,拉着李海凤就要上楼。

         李海凤懵了“你干嘛呀?不吃饭了?”

         “不吃了,吃你”顾扬拉着她就往楼上走。李海凤脸更红了,两人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那个了,她有点期待,任由顾扬拉着她。

         二凤呜呜叫了两声,可惜没人搭理它,看着二楼的方向干瞪眼,它刚才配合的多好啊,最后连口饭都不给它吃,它图啥?

         第二天一早,顾扬就接到她爸的电话,说是让回去一趟。这两天竟忙着公司的事了,也确实该去了。

         两人起来洗漱好,挑了件稍微正式一点的衣服,带着二凤就一起去了,晚上估计还得在那住一晚上。

         到了顾家老宅,才发现很多人都在,顾扬一见四老,放下手里的东西,赶紧一脸的讨好的走过去。

         少不了一顿骂,比起家里的四个老人,顾扬的爸妈和李海凤的爸妈倒显得非常的和蔼可亲。

         顾垣和任定北的到来让原本热闹的屋子一下子静了下来,刘鹰城哼了一声。

         顾老爷子对这个孙子疼爱的很,当年如果不是刘鹰城步步相逼,他的孙子才不会一个人跑那么远。他咳嗽了一声“就差你们两个了”说完他看向任定北“我让你带的酒带来了没?”

         任定北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他笑着道“拿来了,不过话说回来,您身体不好,少喝两口”。

         “你这小子,倒管起我来了”顾老爷子笑骂着,气氛一时也缓和了下来。

         李海凤正在和李妈妈说话,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接了电话,有些意外的道“晓玲?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里霍晓玲沉默半晌,才慢慢道“海凤,我打电话就是和你说一声,我要离开了”。

         “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你忙吧,就先这样”霍晓玲说完就挂了。

         李海凤拿着手机愣了半天,她想起什么一样,找到顾垣,问起霍晓玲突然辞职的事。

         顾垣没说话,他身边传来一声冷哼,任定北拧灭手里的烟头“她是你什么人?”

         李海凤见他脸色不好,吓得不敢说话了。

         顾扬远远看见,也走了过来,她目光不善的盯着任定北“给谁脸色看呢?”

         “不是不是”李海凤赶紧摆摆手,“以后都是一家人嘛,那个,我就是想问问,她刚才给我打电话了,我想知道一下原因”。

         任定北看了顾扬一眼,“你身边留的都是什么人?主意都打到顾垣头上了”他语气很不好“如果不是他拦着,我保证那个女人走不出定海”。

         顾扬皱了皱眉,印象中霍晓玲似乎还算本分,就是心眼多了点,她看向李海凤“以后别再和她联系了”。

         李海凤有些无辜的点点头,她没想到最后会闹出这么一出。

         饭桌上顾扬突然提起刘光远的事情,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外公,你如果是想让他出来,也不是不可以,还有敏敏”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一点都不是这么想的,她巴不得刘光远一辈子别出来。

         顾爸爸对她使了个眼色“吃饭呢,说这个干什么”。

         顾扬喝了口果汁“大家都有权利知道”。

         刘鹰城放下手中的筷子,面色冷峻道“不用管他了,让他在里面呆着吧”。

         “爸,这件事是顾扬做得不对,我哥他”顾扬的妈妈开口说了一半,就被顾扬打断了“妈你这话我不同意,他帮许非凡洗-钱,走-私毒-品,这都还是轻的,大大小小的军-火生意他做的还少?更何况他手上还有人命,当初还差点要了李海凤的命”。

         李海凤在下面拉拉她的衣服,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这件事我自有打算,好了,吃饭”刘鹰城淡淡说道。

         顾老爷子尝了一口任定北带来的酒,赞叹一声“好酒!”。

         “你少喝点”老太太在一旁说道。

         幸好顾爸爸及时找了个别的话题,才圆了场,一顿饭吃的倒也其乐融融。

         吃过饭,李海凤叫住顾扬“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个饭,你提那个做什么?”

         顾扬哼了一声“我怕外公心软把他放出来”。

         “可他怎么说也是你舅舅啊”

         顾扬不屑“他还不配”。

         李海凤戳戳她的肩膀“你啊,就是小心眼,以后谁要是得罪你了算是倒了大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