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对峙(下)
    苏音看着新兰:“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要去找她。”

     新兰拉住苏音:“急什么?你这样冒然的出去,等会儿爹娘不明真相,又要说你挑起事端了。”

     苏音看着新兰:“你这次倒是帮我?”

     新兰笑笑:“我可是一直当你是妹妹,只是你对我有偏见罢了。”

     苏音看着新兰:“当我是妹妹?你就没有为难过我?故意假装摔倒说是我推倒的,在我背后尽说些坏话,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

     新兰依旧微笑着:“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摔倒的那件事,我也只是觉着好玩罢了,哪有要害你的心思,只是后来会演变成这样,我也是没有想到的。好了好了,我现在对你道歉还不成啊?想想以前的我们,多好啊!说实话,我很怀念以前的时光。”

     苏音被新兰的情绪所感染,语气也软了下来:“好,以前的帐可以一笔勾销。但是,从现在起,你要帮我一个忙。”

     新兰仿佛是洞穿一切地笑道:“是不是帮你把随奇抢过来?”

     苏音笑道:“果然是同在屋檐下的人,居然猜测到了我的想法。”

     新兰的表情严肃起来:“目前这样的情形,瑶池是我们的对手了。”

     瑶池此刻正在苏家的大池边喂鱼。

     她随手一抛鱼食,各种颜色的鱼就纷纷游过来,迫不及待地夺食。有的还跳出了很高的弧度。

     “难得你有这样的雅兴在这儿玩呢!”洛城走了过来。

     身边还有随奇、瑾茗和何瞑。

     瑶池回头,看见洛城身边的随奇,立刻站了起来:“你们也一起来吗?”

     洛城故意开玩笑:“我倒是可以陪你玩,只是随奇就很难说了,他现在被苏音姑娘看中了,等会儿还得去陪苏音姑娘呢!”

     瑶池的脸当即沉了下来:“凭什么去陪她?”

     洛城笑了:“我们现在住在苏家,全是因为苏音姑娘,为了表示感谢,自然是要由随奇出面喽,这样,苏音姑娘也会开心一些。”

     瑶池赌气:“她开不开心关我什么事,我呀,宁可露宿街头,也不愿意留在这儿了。”

     洛城鼓掌大笑曰:“好好好,这倒是个绝妙的主意。你露宿街头倒是会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你们不与我一起吗?”

     “我们与苏音姑娘无冤无仇,为什么不在这么好的地方多住几天呢?”

     “你们也太不够义气了吧?有没有听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句话啊?”

     瑾茗在这时终于开口:“好啦,洛城,你就别取笑瑶池了。现在她与苏音姑娘那么不和,我觉得要走的人,应该是随奇才对。”

     随奇道:“我可是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轮到我了?”

     瑾茗望向他:“瑶池与苏音就是因为你的关系而互相不和的,如果她们都不认识你,按照她们的个性,或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呢。”

     瑶池说:“我才不想和她这种人成为很好的朋友呢,她和我,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看她对新兰的态度就可以知道,她可不是什么好人。我们好心救了她,她却跟我们来玩这一出。”

     何瞑说:“依我现在看来,苏音姑娘好像对谁都不合,每个人都好像欠她似的。”

     瑶池说:“别说是平常人,像我这种行走江湖的人,嫉恶如仇,最看不惯的也是这样的人。”

     洛城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我是听到什么了吗?有人还自称自己是江湖人士?”

     瑾茗在一边抿着嘴偷笑。

     瑶池脸上一阵红:“怎么了?我就不是江湖人士了?好歹我也是自己出来混的。”

     “哟,今天倒是很有兴致聊天啊!”新兰的声音响起。

     众人回头,看见新兰与苏音一起,不由惊讶了一小下。

     新兰说:“这儿不远处有个凉亭,我已经让下人备了些水果,我们一起过去那边闲聊吧!”

     苏家的凉亭很大,屋檐的下面还系着风铃,风一吹,叮当作响。

     “倒是很有意境。”何瞑感叹着。

     新兰说:“是音音想到的。”

     瑶池说道:“很难想象一个脾气那么暴躁的人会喜欢这个。”

     “瑶池!”瑾茗小声提醒,但话是已经说出口了,众人也已经是听到了。

     苏音淡淡一笑:“用你那个脑袋肯定是想不通了。”

     “你什么意思?”瑶池说。

     苏音不客气地盯着瑶池:“你知道我的脾气暴躁,为什么还死皮赖脸地住在我家,我又没有邀请你。这些,我都不跟你计较,已经是很便宜你了,你居然真的好意思当着我的面说。”

     瑶池看了看洛城他们:“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我宁愿露宿街头,也不愿意留在这里!”

     瑾茗按住瑶池:“有句话说得好,相逢何必曾相识,大家既然相识了,必定是有缘人。”

     苏音笑笑:“那可不是讲有缘人,而是沦落人。”

     苏音接着看向瑶池,终于忍不住开口说:“我一直以为那些鸡和鱼是我嫂子放的,直到刚才我才想到,说不定,是瑶池放的。”

     “什么?”瑶池这下是真的火了,一下子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你从随奇那儿得知我放了兔子,又得知我去了厨房,然后你就借机放了那些鸡和鱼,因为你是客人,自然不会怀疑到你的头上。饭桌上你就不经意地将兔子的事情说出来,让大家都觉得是我做的。瑶池,你干得很漂亮啊!”苏音分析着。

     瑶池目瞪口呆。

     “瑶池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随奇说。

     苏音的脸色变了变。

     随奇说:“瑶池之后与我在一起。而且按照她的个性,是不会做这些事情的。”

     苏音看着随奇,嘴角有些颤抖:“你就这么相信她?”

     随奇的目光也看向苏音:“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