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假象
    苏音站在水池边喂鱼,心情很好的样子。见到众人,站了起来:“你们不是说今天走了吗?怎么,还专程要与我来道别啊?”

     随奇说:“你看见瑶池了吗?”

     苏音脸色变了变,看着随奇:“你不是一直看着瑶池吗?现在怎么突然问起我来?”

     随奇说:“瑶池不见了。”

     “不见了?”苏音皱起了眉头,“她不是和你们在一起的吗?”

     瑾茗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晚我睡得太沉了,一点都没有发觉,今早醒来头晕晕的。瑶池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就是找不到她的人了。”

     苏音说:“谁知道这个瑶池又在搞什么鬼。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找不到。”

     洛城笑笑:“我们是找不到了,就想来问问苏姑娘,你见过她没有。”、

     苏音笑了:“我又不是负责看管瑶池的,你们要找,去问别人才对。”

     随奇说:“如果瑶池是你藏起来的,那就别玩这种游戏了,快把她放了。”

     苏音看着随奇:“你怀疑是我将她藏起来了?随奇,我一直觉得你处事不惊,一向都很冷静,想不到,你居然怀疑我会做这种事。算是我看错你了。”

     随奇说:“你看错我不要紧,只要将瑶池放了就行。”

     “原来你喜欢的人是瑶池?”苏音逼近随奇,目光盯着他。

     随奇平静地说:“我谁也不喜欢,只是现在我们要赶路了,请尽快交出瑶池。”

     “笑话,瑶池不在我这儿,我怎么把人交还给你。”苏音的嘴角掠过一个清浅的笑。

     随奇还想说什么,被洛城阻止:“苏音姑娘难得兴致那么好,倒是可以在这儿喂鱼,我们先去找瑶池吧。”

     众人转身走,苏音轻轻一笑:“你们要找瑶池,最好还是去问一下新兰。”

     “新兰?”瑾茗疑惑,回头去看苏音,见她又兀自在喂鱼了。

     “什么?瑶池姑娘不见了?”老爷听到这个消息,连忙问下人,“你们可见过瑶池姑娘没有?”

     下人们都摇摇头。

     “怎么会这样呢?”夫人也是一脸愁容,然后安慰他们说,“她会不会自己去山林中玩了。”

     “不会,瑶池虽然活泼,但是也是顾全大局的人,不会在这个时候自己走开的。”瑾茗说。

     何瞑开口:“我们几个一大早就在她们门口的院子那儿习武谈天,若是瑶池出来,我们定会知道,可是当中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动静,瑶池又不见了,只能说她很早就已经消失在房间里了。”

     “怎么会闹出这种事。”夫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瑾茗想到了苏音的话,就问夫人:“敢问夫人,新兰在哪儿?”

     夫人想了想,说:“今天一早她就跟我说要去山林那儿的湖边,说那儿的花开得正好,她想去摘几朵。”

     “摘花?”洛城倒是来了兴致,“说到摘花,我们去看看也无妨。”

     山林间的确开着许多好看的花。

     不过洛城他们一走进这山林间就感觉到了这山林的阴暗。

     这山林,枝叶茂盛,但是却显得特别阴暗。

     走过林子,在他们面前赫然出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

     与此同时,他们看见瑶池正躺在一张桌子上。

     “瑶池!”瑾茗跑上去,看见瑶池双目紧闭,唇色苍白,“你怎么了?你怎么会在这儿。”

     桌子下面已经放了许多柴火稻草。

     随奇走上去将瑶池抱起。

     瑶池依旧没有一点知觉的样子。

     洛城与何瞑看着那堆柴:“是不是我们迟一些赶到,瑶池就要被烤成美食了?”

     何瞑说:“看上去好像就是这个意思。”

     瑾茗说:“怎么会这样?是谁带瑶池来这里的?”

     林间突然掠过一丝细微的声响,何瞑立刻反应过来,施展轻功就追了上去。

     不久,新兰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是你?”瑾茗看着新兰,“是你把瑶池带到这儿来的。”

     “一个女子,要带着一个昏迷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还是说你将瑶池带到这儿,然后将她打昏的?”洛城问。

     何瞑拍拍手上的尘土:“我看,会不会是苏秦也参与其中呢!”

     此时,瑾茗注意到了新兰身上穿着的狐皮大衣,转头对洛城他们说:“我看,还是先回到苏家再说吧,我还想问苏音几件事。”

     苏家的大厅,坐满了人。

     新兰哆嗦着,苏秦将她搂在怀中。

     苏音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老爷开口:“这件事又是怎么回事?”

     瑾茗看看苏音:“苏音姑娘,我知道你一定知道原因,就告诉我们吧!”

     苏音笑笑:“反正我所说的话,你们都不会相信的,我何必浪费口舌。”

     “苏音!”夫人提醒她。

     苏音看看夫人一眼,终于叹了口气:“好吧,既然是我娘开口了,那我就说了。”

     苏音站起来,看着新兰:“她其实是一只狐狸。”

     苏秦呵斥:“音音,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大嫂!”

     苏音说:“这本来就是事实。哥,你也知道,我与新兰原本关系很好,但是那天,她看中了这件大衣。之前我试穿过,穿的时候就听见有个女声在耳边告诉我问我是否愿意与她在一起,她会让我拥有不老的容颜,而我则要让她的灵魂上身。我立刻提醒新兰,但新兰穿上这件衣服后,就对其爱不释手。她买下了狐皮的衣服,从此就开始变得人前人后不一样,还常常浓妆艳抹。”

     “音音,你怎么不早说?”老爷问。

     “我说了啊,可是你们不相信,还说我不正常,反而新兰成了如意的媳妇儿,我一气之下自然什么也不说了啊!”苏音振振有词,“你们以为那些鸡和鱼是谁放走的?都是新兰吃的啊!她才舍不得放走这些东西。”

     “那之前你为什么不说?”随奇问。

     苏音看着随奇笑笑:“我不承认也没有人相信我啊,我之前就有求过你们要站在我这一边,但是你们呢,反而都过去帮新兰了,那我还要说什么?而且,有趣的事,新兰为了讨好我,与我商量对策,居然说要将这事嫁祸给瑶池。我想了想,也是不错的注意嘛,正巧我喜欢的随奇对瑶池更加关心,我当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谁能想到,居然失败了。

     “新兰这次倒是仗义,直接带走了瑶池,但是她这一步倒是走错了。她光知道我喜欢随奇而来讨好我,却忘了我本身的仇家就是她。她这么一闹,所有的事实与真相就彻底败露了。”

     苏音说这些的时候,苏秦已经远离新兰,正襟危坐了。

     苏音走过去,摸摸新兰的头:“嫂子,对不起了,我等这一天等得也很辛苦。大家都不相信我,只有你这么做了,给他们看事实,他们才相信。这是你的选择,由不得我。”

     “新兰现在还是狐狸吗?”瑾茗问。

     苏音说:“这件衣服穿在身上,那只狐狸就在。”

     苏音说着,对新兰说:“乖,把这件衣服脱下来吧!”

     新兰死命保护者那件衣服,声音也变了:“我这么帮你,你居然害我?”

     苏音说:“我知道你想帮我,可是你固然知道我喜欢随奇,却忘了你的存在才是最大的问题。对不起了,我的好姐姐。”

     新兰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你以为你真的斗得过我吗?”

     新兰在众目睽睽下,突然变成了一只白色的狐狸,快速地跑了出去。

     “算了,让她去吧。”苏音说,“大概她是与狐狸互换了约定吧,必要的时候,她会自己回来的。”

     之后苏音转向众人:“怎么?都那么惊讶吗?我却已经是习惯了。”

     苏音又转向随奇:“现在瑶池找到了,你们也可以出发了。”

     “抱歉,一直都没有相信你。”随奇说。

     苏音笑笑,拍拍随奇的肩:“不用那么歉疚,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喜欢你,只是演了一出戏而已。还希望你能与瑶池姑娘好好的。”

     “你刚才说希望随奇与瑶池姑娘好好的,并不是什么真心话吧?”瑾茗问。

     苏音笑了:“是真心话,不是真心话,有什么区别呢?反正随奇选择的人永远也不会是我,索性就谈笑风生做朋友啰。”

     瑾茗笑笑:“现在看起来,我倒是真的很想交你这个朋友了。”

     “不必了,等会儿瑶池又要对我叫嚣了。说我抢走了她的好姐妹。”苏音笑了,“对了,瑶池她醒了没有?”

     “还没有,估计要在这儿待一天了,明天才能出发。”

     “也好,话说你们来我这儿也没怎么好好休息,尽被我闹得烦躁。难得,我陪你赏赏花。”

     “嗯。”瑾茗点点头,又问,“新兰怎么办?”

     苏音说:“狐狸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她如果能用自己的心力去控制,那么她回到家,将狐皮大衣烧掉就好。如果她被狐狸所控制,那么她永远只能流浪在外,成为一只野狐了。”

     “听起来,好可怜。”瑾茗说。

     苏音笑笑:“这就是选择,由不得谁。”

     瑾茗叹了口气:“是啊,人生就是如此,不同的选择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