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赏灯
    “是,今天晚上有一个赏灯节,我小时候去过一次,只是已经印象模糊了。我好想在成家前再去赏一赏灯啊!”

     瑶池的热血劲儿又来了:“好啊好啊,我们跟夫人说说,她会答应的。”

     瑾茗开口了:“那可不一定,你忘了刚才也是我们求了半天,夫人才同意让柳姑娘与我们一起出来的?”

     瑶池说:“但是如果我们很诚恳地去请求夫人,她被我们感动,说不定就同意了呢?或者,我们干脆将柳姑娘带走,大不了到时候将她安全送回嘛!”

     “我娘是很难被说服的,从小她就将我关在这个山庄里,怕我出什么意外,不会让我出去的。这次可以遇见你们,有过这短暂的相聚,我想这也已经是足够了的。”柳如烟说。

     瑶池不由感叹道:“唉,身在这样的山庄里,却没有自由,也真是可怜。”

     柳如烟苦笑着:“反正,心愿也只是心愿而已,能不能实现也是注定的事,我不会强求的。”

     洛城倒是在一旁笑了:“凡事没有尝试过,怎么就知道不行?”

     柳如烟转过头,看着洛城:“你有办法?”

     洛城笑笑:“先斩后奏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

     柳如烟立刻拒绝:“不,我娘知道会发疯的。”

     洛城笑道:“虽然这样做会得罪夫人,但是比起为柳姑娘完成心愿,我们被夫人记恨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可是我不敢。”柳如烟低下头,有些害怕。

     瑶池劝她:“没关系,和我们这一群人一起体验一下什么叫自由的人生,也是一种乐趣,什么被骂被打的,留给明天再说,人活一辈子,自己开心才最重要。”

     柳如烟看看众人,终于轻轻地点头。

     “好,现在意见一致,就要看我们如何躲过夫人的眼睛,神不知鬼不觉了。”

     “秋花,我累了,今天想要早点休息。”吃饭的时候,柳如烟一脸疲惫地对秋花说。

     夫人盛起一碗汤放至柳如烟面前:“看来是今天带着客人逛山庄逛累了,喝完这碗鸡汤后也是该去休息了。秋花,你等会儿扶小姐回房休息。”

     “是。”秋花回答。

     “夫人,听说今天是赏灯的日子?”洛城开口。

     夫人笑笑:“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赏灯的活动。怎么?想去赏灯?”

     瑾茗笑了:“是啊,听起来好像是很热闹的样子,所以想去看看。夫人,您跟我们一起去吗?”

     夫人冷漠着脸说:“你们图个新鲜,可以去看看热闹,至于我,早就厌倦这些灯了。”

     “看来,这次,只得我们自己去了。”何瞑说。

     “我等会儿回房去换套衣服,赏灯,这在我可是第一次参加,不能马虎。”瑶池咽下一口饭后说。

     饭毕,柳如烟与夫人各自回房睡觉,其他人回到住处。

     柳如烟躺在床上,摆摆手示意秋花离开。

     秋花看着柳如烟疲惫的脸,点点头,放心地退了出去。

     秋花刚走不久,柳如烟的门被轻轻打开,瑶池一猫腰就钻了进来,轻轻对柳如烟说:“柳姑娘,赶紧换上这身衣服吧。”

     柳如烟立刻从床上跳起,哪里还有一丝倦容,她兴奋地换上衣服,就跟着瑶池一起偷偷溜出了房间。

     洛城他们掩护着柳如烟,一路快步走向了马车。

     随奇与何瞑在外面驾着马,其余的人都坐进了马车里。

     遇见柯叔,何瞑还热情地招呼着。

     因为天色已暗,柯叔老眼昏花,看得也不是很清楚,跟他们边打招呼边开了大门。

     柳如烟得以出去,兴奋地像是一个孩子。

     “看来我们的计划很成功嘛!”瑾茗笑得一脸开心。

     柳如烟更是一脸的满足:“这么多年来,我总算可以出来看看外面长得是什么样子了。”说着,掀开帘子望向外面,一双大眼睛东张西望。

     “如果可以让你留下美好的记忆,那么我们这次的冒险也就值了。”洛城说。

     “谢谢你们。”柳如烟看着洛城,感激地说。

     马车进入镇上,周围明显热闹了许多,不时有吆喝声,还有阵阵香味传进来。

     停好马车,众人开始漫步河边。

     河面上已经漂浮着好几盏灯,像是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格外好看。

     这船灯,可以许愿,也可以在纸上写下自己所爱之人的名字,将其折成小船,将蜡烛点燃,放置在纸船之上,看着它慢慢悠悠地随着江水而流向各自的方向,祈祷对方可以喜欢上自己。

     不只是水面上,就连树上、屋檐下,行走的人手上也挂着各色形状的灯。这些灯装饰着这个小镇,让它的夜景看起来也格外温暖而生动。

     街上的人陆陆续续变多了,洛城感叹着:“真是个世外桃源,所见之处都是美景,所见之人都是如此快乐,那是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在宫中,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笑容。”

     柳如烟冲着洛城笑着:“那你就多看一些吧!”

     柳如烟显然很喜欢水面上漂浮着的船灯。

     那些灯映着水面,波光粼粼,异常美丽。

     柳如烟跑过去,趴在栏杆上张望。

     风吹起,吹起柳如烟的秀发,她的目光流转。

     水面的波光加上灯火的映照,让柳如烟的目光也如河水般亮了起来。

     瑾茗无意中看见洛城望向柳如烟的目光,深沉而专注,原本在脸上的笑容立刻黯淡了下去。

     洛城与柳如烟站在一起,谈笑风生。

     虽然他是老者的容颜,但是那种与身俱来的气质却是无法掩盖的。

     瑾茗只得在心里暗暗叹气。

     瑶池则一直站在随奇身边,一会儿指给他看这只船灯,一会儿给他看那只船灯,开心地大笑着,而随奇依旧是一脸冷漠的样子。

     何瞑来到了瑾茗身边:“想不到,这个镇,夜晚的景色是那么迷人。”

     瑾茗低下头:“那也要看一起来的人是谁了。”

     “怎么,听起来,你的心情不太好。”

     “大概是昨天没睡好,今天有些累了。”

     “这不像是我认识的瑾茗,怎么,有心事?”

     “哪有心事。”

     话虽如此,但瑾茗的目光不由地看向洛城那儿,此刻,洛城正站在柳如烟的身边,对她说着什么,柳如烟的表情弥漫着快乐。

     看来,这世上的男子都一样,看见美女就忍不住去接近。

     瑾茗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一开始,她就觉得,洛城对于她,有种奇怪的吸引力,她也明白这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但还是会在心里默默欢喜。现在,看见他对柳如烟如此殷勤,不由有些沮丧。

     “这位姑娘,想去放一盏船灯吗?”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瑾茗回头,看见是卖船灯的老者,正微笑地看着她。

     瑾茗勉强地露出微笑,摇摇头。

     老者继续说:“人啊,总是要有个念想的,写个愿望或者写个喜欢的人的名字都可以,今天看这热闹,不收你钱。”

     写什么好呢?

     瑾茗突然迷失了。

     好像自己也没有什么值得书写的愿望。

     那么,喜欢的人呢?

     瑾茗不知不觉拿起了搁置在一边的毛笔,犹豫了半天,终于提笔写下“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之后,小心地将其折好,再点上蜡烛,她的表情凝重,像是在完成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小心地将纸船放进河中,看着它渐渐飘远。

     瑾茗失神地坐在岸边,望着船灯缓缓游过。

     “怎么了?看什么看得那么入迷?”

     瑾茗回头,见是洛城,赌气似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就转身准备离开。

     洛城跟在她身后:“怎么会没什么呢,一定是有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的,说出来给我听听嘛!刚才我看见你放了一只纸船,想家了?还是有了意中人?”

     瑾茗故作镇定,想岔开话题,故意环顾四周道:“柳姑娘不用你照顾了吗?怎么没人了?丢了就不好了,我们可是偷偷将她带出来的。”

     洛城笑了:“放心吧,有随奇、何瞑,还有瑶池在呢,倒是你,今天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怎么了?”

     瑾茗叹了口气:“大概是在这热闹的景象中觉得孤独了吧!”

     洛城笑了:“有我们那么多人一起,怎么会觉得孤独呢?”

     瑾茗看着河面漂流的无数只船灯,说:“许多人都是孤独的,所以这么多人才会有心愿,我也不例外。”

     “你今天太伤感了。”

     “睹物思人,很正常。”

     “思人?你思念的人现在就站在你身边,你还思念什么?”

     “谁说我思念你了?”

     “哦?那我刚才一定是看错了,我以为你是在偷偷地看我和柳姑娘。”

     “那你确实是看错了。”

     “唉,我现在已经是老头了,看来也确实是没有人喜欢我了。”

     “柳姑娘不错啊,是个大美女,你不考虑看看?”

     “柳姑娘心中早有所属,再说,她怎么可能会看上我这样的老头呢?”

     “怎么会?你太谦虚了,刚才你们不是还相谈甚欢吗?”

     “还说你刚才没有看我,分明就是看了嘛!”

     “你们这么站着,我当然会看见了。”

     “不会是吃醋了吧?”

     “吃醋?我吃什么醋?”

     “被我看穿了也不至于那么生气啊!”

     “你想太多了。”

     “现在心情好点没?”

     “没有。”

     “果然是心情不好了?刚才还死不承认。”

     “我心情好不好关你什么事?”

     “果然,我长得不好看,你对我的态度也差了,好啦,我还是走开比较好。”

     洛城说着,故作失落地离开。

     瑾茗突然不忍心了,她一把抓住洛城的衣袖:“好了,既然你已经来了,就陪我看一会儿船灯吧。”

     洛城于是就坐到了瑾茗身边,与她一起看着闪闪发亮的河面。

     “许愿的人好多啊!”洛城感叹。

     “是啊,每个人心里都有愿望,不是吗?你有愿望吗?”

     “我?当然有啦!你呢?”

     “嗯。”

     “我刚才看见你在写愿望,可以告诉我写的是什么吗?也许我还可以帮帮你。”

     “多谢,不用了,既然是愿望,又怎么可以轻易告诉别人呢?”

     “你想知道我的愿望吗?”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当然洗耳恭听。”

     “我的愿望,是远离纷乱的权力争夺,做个自由自在的人。然后可以找到一个心爱的人,一起过简单的生活。”

     “可惜你的愿望,好像注定很难实现。”

     “为什么?”

     “因为你的身份,你不可能成为一个普通人。”

     “可是如今我的容颜已毁,皇宫里的人都已经不认识我了,我离我的愿望也就越来越接近了。”

     “但是你相信吗?很多事情是已经注定了的,不是你拒绝就可以的。”

     “如果我永远是这个模样,你说,还会有人喜欢我吗?”

     “我相信,会有的。柳姑娘不是对你很好吗?”

     “怎么又提到柳姑娘?”

     “自然了,我们好歹也是她家的客人,又将她私自带了出来,加上她一副很欣赏你的模样,不提她还提谁?”

     洛城哈哈大笑起来,瑾茗疑惑地看着他。

     “好了,我已经把我的愿望告诉你了,你也要把你的愿望作为交换!”洛城说。

     瑾茗立刻反驳:“又不是我让你说的,干嘛跟你说我的愿望?”

     “你不说也没有关系。不过你的那盏船灯现在就在河中间,离这儿也不算远,我若去拿,一定拿得到。”

     “不要啦!”瑾茗紧张地抓住了洛城的手。

     在很近的距离,洛城看着瑾茗,望进她的眼眸中,突然就笑了起来:“瑾茗,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瑾茗愣在原地。

     时间仿佛已经凝固,她呆呆地看着洛城。

     虽然洛城已是老者的模样,但是那双眼睛是她熟悉的明亮。

     她沦陷在他的目光里,周围一切的声响都与她无关了,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的眼睛里,只剩下他注视着她的目光。

     这时,人群突然躁动起来,瑶池的声音特别响亮:“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敢偷我的钱包?”

     洛城朝瑾茗笑笑:“看来,又有事可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