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复仇
    因为缺少了水,如烟又开始痛苦地叫了起来。

     怜妈、秋花,急忙将如烟抬进水里。

     何瞑说:“我终于知道今天遇见的那个年轻人,他为什么不记得你的样子了,因为他看见的根本就不是你。”

     如烟低声说:“姐姐给了我这张脸,我当然要替她寻找到属于她的幸福,她所喜欢的,就是我所喜欢的,可是我太弱了,还是不行。

     “姐姐只在晚上出来,与我们过着相反的时间。其实你们住的屋子,都是属于姐姐的。她很爱发簪,我娘为了弥补她,在每个房间都放上她喜欢的发簪,那么她就可以依靠着这些东西开心一下了。”

     “那些发簪,看着就值不少银子,看来夫人对于翠忆,还是很歉疚的。”洛城说。

     “这是我的家事,你们外人何必参与?”

     夫人此刻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傲慢。

     “如此看来,这次名义上是给柳姑娘招亲,但其实夫人想找的,是两个夫君?”洛城问。

     夫人看着洛城:“看来,你的头脑还没有老,说出来的话也极有条理。”

     洛城淡然:“夫人过奖。”

     夫人深深吸了口气,又恢复了之前的高傲:“不错,正有此意。我的两个女儿,她们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我要帮她们都一一安排好,才可以放心。”

     “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不让她们嫁出去,反而要让夫君上门来的理由了?”洛城说。

     “换做任何人,都不会就这样让自己的女儿去冒险吧?”

     话说到这儿,一阵风吹进来,穿着一袭红衣的女子出现在门口。

     “翠忆!”瑾茗不由喊了一声。

     瑶池反而退后一步,躲到了随奇身后。

     翠忆披散着长发,一步步走近了夫人。

     她的脸上,是干涸的伤口、血泡,凝结着褐色的血迹,还有伤疤,狰狞着。

     “娘,今天怎么那么多人?我在屋里待得够久了,不想再待在里面了。”

     夫人立刻换上了亲切的语气:“那就在这儿吧。没关系,他们都不怕你。”

     翠忆害怕地看看众人,脚步轻移,躲到了夫人身边。

     夫人将她拥抱住,轻轻拍拍她的背,对众人说:“她第一次看见那么多人,有些害怕。”

     翠忆低着头,眉目一转,从袖子里伸出一枚发簪,将其深深插入了夫人的背部。

     夫人不设防,只是不能置信地瞪大双眸。

     翠忆慢慢退出夫人的怀抱。

     怜妈与秋花已经完全呆滞了,只站在原地,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柳如烟则不顾自己的脸,爬到了夫人身边,将夫人抱起,哭喊着:“娘!娘!”

     翠忆低声笑了起来:“这场戏,终于演够了。等到今天,我实在是不容易啊!”

     翠忆看了众人一眼,继续说:“你们知道,我有多恨她吗?我恨这里的一切!我恨我娘丢下了我,我更恨这个老太婆,她夺走了我的脸,让我在这个暗无天日的世界里生存着。所有人都害怕我,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我只有等到天黑了才可以出来。这样的我,死去和活着又有什么区别?

     “她将我的脸给了她自己的女儿,却让我如此痛苦地生存着,这本不该是我的人生,这本不是我应该承担的痛苦。我活着的目的,就是有一天亲手杀了这个老太婆。

     “你们也看见了,每个房间里都有发簪。我故意表现出我很喜欢发簪的样子,因为这是唯一我可以得到的尖锐的工具。我悄悄收藏了一种毒液,这种毒液无色无味,沾染在发簪上,一旦刺入身体,就会毒性发作。”

     话说至此,夫人已经倒在地上,唇色发黑。

     柳如烟还在哭泣着。

     泪水,顺着翠忆丑陋的脸颊滑落了下来:“是你,毁了我的人生。”

     说着,翠忆来到柳如烟身边,满是泪水地看着柳如烟:“我亲爱的妹妹,你过得好吗?每天戴着我的脸,开心吗?”

     柳如烟艰难地呼吸着:“不,我过得一点也不好。”

     翠忆笑了:“还记得我对你说起过的那个捡风筝的男子吗?”

     柳如烟点点头。

     翠忆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我是见不到他了。”

     翠忆从衣袖里拿出发簪,等柳如烟反应过来时已经太迟了。

     翠忆已将尖锐的发簪深深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姐姐,姐姐!”柳如烟发出凄惨的叫声。

     翠忆反而带着幸福的微笑:“我,终于解脱了。”

     “小姐。”怜妈上去抱着翠忆。

     柳如烟望向众人:“救救我娘!救救我姐姐吧!”

     此时,夫人已经闭上了眼睛。

     随奇走上前,翠忆抓住他的手臂,声音低沉:“求求你,让我就这样死去吧!我的妹妹,柳如烟,好好照顾她。”

     说着,唇色发黑,然后慢慢闭上了双眼。

     “姐姐!”柳如烟抱住翠忆,泪水不停地往下滑落着。

     见此情景,随奇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瑾茗已在一边悄悄拭泪,何瞑见状,轻声安慰说:“也许对于翠忆来说,死亡就是一种解脱吧!”

     “可是柳如烟这样子活着,她的人生,想想也真是凄惨。”瑾茗说。

     洛城看着随奇说:“就让柳姑娘哭吧,把一切都哭了,心里就会好受些。”

     柳如烟的哭声渐止。

     她的脸,因为没有充分浸满水而皱褶丛生。

     她疲惫地抬起头,红肿着双眼。

     地上躺着夫人与翠忆的尸体。

     柳如烟抬头看着怜妈与秋花:“将夫人与翠忆抬至后院。”

     然后转头对众人说:“因为这样的事,害得大家都没有休息。这里的情景你们现在也都已经看见了。这个地方向来就是这样不幸,你们既然是来游玩的,那么我就不留你们于此了。”

     “柳姑娘,将夫人与翠忆安葬好我们再走吧。”何瞑说。

     “不必了。”柳如烟的语气倔强,“这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事,由我们自己处理就好。”

     “柳姑娘,”瑾茗开口,“你现在这么虚弱,还是让我们来帮助你吧!”

     “不需要了,”柳如烟的声音格外冷漠,“这个地方所发生的事,从来就不需要由外人帮忙,我还有怜妈和秋花在,这就已经是足够了。”

     洛城说:“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外人就只好告辞。”

     柳如烟、怜妈与秋花送客到了门口。

     柯叔在一边打盹,好像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接下来,柳姑娘打算怎样?”瑾茗不放心,还是忍不住问柳如烟。

     “如今,这里也就剩下四个人了,我安葬好她们,也就终年要生活在这个山庄里面了。”柳如烟回答。

     “不准备嫁人了?”瑶池问。

     柳如烟苦笑着:“你看我这样,还想着嫁人的事吗?”

     瑾茗道:“柳姑娘,不管过去经历过什么,我相信活着就可以解决一切的。”

     柳如烟点点头:“谢谢你们,其实能够遇见你们,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光。”

     门开启,怜妈对柯叔说道:“柯叔,快把客人的马车牵出来!”

     柯叔睁开睡意惺忪的眼睛,什么都没有说,站起身,牵着已经喂好的马,牵引它走出了门口。

     “就此别过。”何瞑说。

     柳如烟点点头。

     瑶池、瑾茗坐在马车上,掀开窗口的帘子冲柳如烟挥手告别。

     柯叔则把洛城拉至一边,悄悄说了些什么,洛城点了点头,随后也上了马车。

     驾车的何瞑与随奇,两个人“驾”一声,马车就带着他们离开了这个充满着凄凉故事的山庄。

     路上,瑶池又忍不住她的好奇心,偷偷问洛城:“柯叔刚才对你说了什么?”

     洛城笑了:“叫我不要把柳家发生的事告诉外人。”

     “看他刚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想不到还挺用心的。”瑶池感叹。

     洛城笑了:“作为柳家曾经最重要的人物,他自然也得关心了。”

     “柳家最重要的人?他不过是一个开门的老头,能有多少地位?”瑶池不解。

     洛城说:“夫人给我们说当年发生的那件事时,除了小翠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