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迷
    街上是一派热闹的景象,人群依旧是欢乐着,灯也依旧是明亮而温暖。

     但经瑶池那么一喊,人群的目光迅速集中了起来,也纷纷向瑶池她们这儿围了过来。

     瑶池抓着偷她银子的年轻人说:“你这个人,看上去倒是挺清秀斯文的,怎么却做这种偷窃之事?”

     年轻人无奈地求饶:“家有八十老母,我不忍心让我娘挨饿,一时糊涂才这样的,望女侠开恩啊!”

     “女侠?你叫我女侠?”瑶池不由开心起来,不过一会儿她又收敛起笑容,“虽然你叫我女侠我很开心,但是毕竟你还是一个小偷啊。你母亲生病了,可是你一个男人,可以出去干活赚钱啊,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做个小偷。”

     这时,何瞑开口了:“瑶池,算了,看他也是不容易的样子,毕竟人家也是因为母亲才着急的,一时想不开就这样了,你就饶他一回吧!”

     瑾茗与洛城在一边也听了一会儿,洛城笑着:“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看这个年轻人蛮不错的,随奇,把我的银子拿来。”

     “多谢多谢。”年轻人感激地说。

     洛城将一锭银子放在年轻人的手心,年轻人的眼睛都直了。

     周围的看客也都发出了“哇”地惊呼声。

     “这也太多了吧?”瑶池抗议。

     洛城只是笑笑。

     随奇立刻替洛城解释道:“老爷给他这么多,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

     “不错,”洛城说,“这锭银子不是给你的,而是帮助你度过一段艰难的时期。不要忘了,再穷,也不能穷了自己做人的原则,我看在你是孝顺的份上才给你这些银子的。”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年轻人感激涕零。

     柳如烟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年轻人。

     众人解决好纷争正待离开,柳如烟却开口了:“真的是你。”

     年轻人的目光望向柳如烟,似已经呆住。

     众人停下步伐,看着柳如烟,重又望向年轻人。

     柳如烟看着年轻人:“还记得那天你放的风筝,飞进了我这里,我帮你捡风筝的事吗?”

     年轻人想了许久,摇摇头。

     瑶池打了一下年轻人:“喂,你好好想想,到底还记不记得?柳如烟,她可是这儿的美人,过目难忘的。”

     年轻人解释:“如果是这样的美女,我当然记得了,可是,我真的没有见到过!”

     瑶池命令道:“你再好好想想。”

     年轻人想了半天,说:“我记得我是去年的风筝,当时风筝的确是被吹进了一个院子里,我听见院子那儿有声音,就敲敲院门,说明来意。过了好久,门才开了一半,我记得不是这位姑娘的脸,而是一个长相很丑的女子,但是因为她只露出一点点的面容,我也印象不深,只知当时我拿了风筝就转身离开了。”

     洛城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的话,那我先走了。”年轻人说。

     说着,就转身融进了人群中。

     瑶池安慰着柳如烟:“这种人就是瞎了眼了,别去理他。我觉得,他还配不上你呢!”

     瑾茗也站在柳如烟旁边:“是啊,柳姑娘,你别太伤心了,这世间本来就有许多事不如人所愿。”

     柳如烟叹了口气:“我以为自己念念不忘的,也会是别人心里所牵肠挂肚的,只可惜,我太自作多情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是那个人自己的问题,他不就是一个小偷嘛,不值得你眷恋的。我现在倒是觉得夫人对你挺好的,让你找个好人家嫁了,今后相夫教子,不错啊!”

     “一直闷在那个山庄里,我都快要窒息了。”

     “我倒是挺乐意过像你这样的日子的,远离这世间的许多纷扰,独自在山庄里,闲来无事,欣赏欣赏花草树木,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欣赏多了,不免就有些疲倦。”

     在她们安慰柳如烟的同时,洛城、何瞑与随奇早已各自使了眼色,聚到一边。

     “我相信那个年轻人所说的话,并非是编造的。”洛城说。

     随奇皱起了眉头:“可是,无论怎么说,凭柳姑娘的美貌,的确不可能会让人忘记。”

     何瞑说:“柳姑娘一直生活在山庄中,莫非夫人知道其中的原因而不让她出门?”

     洛城回忆说:“瑾茗说过,她在柳家看见过一个红衣女子的出没,可是夫人又最讨厌红色,这红衣女子与柳家又有什么联系呢?”

     “柳姑娘,你怎么了?”瑾茗的声音传来。

     洛城、随奇、何瞑循声回头,看见柳如烟她捂住了自己的脸,痛苦地低声说:“我的脸,我的脸好痛。”

     于是,众人立刻前往返回山庄。

     绕过湖,进入小道,刚才还热闹的气氛在此刻一下子阴沉下来,只伴随着几声凄厉的乌鸦的叫声。

     大门已经敞开,马车直接飞奔进去。

     瑶池与瑾茗偷偷将柳如烟扶进房,一开门,却见一个人影已坐在椅子上,旋即,蜡烛被点亮。

     烛光下,夫人的脸,显得格外阴沉。

     “夫人!”

     瑾茗与瑶池不由惊讶地叫出了声音。

     “你们将如烟带去了哪里?”夫人的声音中明显带着愤怒。

     “娘,你别怪她们,是我,我自己请求他们带着我出去的。”柳如烟虚弱地说。

     “我就知道他们来了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夫人说着,目光一一划过瑾茗与瑶池的脸。

     柳如烟此刻脸扭曲得厉害,站不住了,就又痛苦地捂着脸倒在地上。

     夫人的目光,冷冷地注视着柳如烟:“让你不要自己出去还偏偏不听,这下好了,痛苦的是你自己。”

     “娘,救救我。”柳如烟边哭边喊。

     柳如烟的哭喊声使洛城、随奇与何瞑也走了进来。

     “怜妈、秋花,把柳如烟扔进水里。”夫人令下。

     “你们要干嘛?”瑶池问。

     怜妈与秋花立刻跑过去,一人一个胳膊扶起柳如烟。

     柳如烟的脸上,皮已经皱起,干枯得不成样子,眼圈周围是深深的黑色,仿佛骷髅一般。

     众人被柳如烟的外表所震惊,只眼睁睁地看着柳如烟被浸入装满了水的木桶中。

     柳如烟在水中才慢慢平静下来。

     “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瑾茗问。

     夫人瞥了一眼水中的柳如烟,开口说:“你们现在所看见的柳如烟,她的脸并不属于她自己。白天的时候看起来绝美无比,但是随着天色越来越晚,她的美会越来越淡,直到变成现在,你们所看到的样子。”

     “那么,柳姑娘的脸呢?”瑾茗问。

     夫人笑了一下:“她的脸?在别人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