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鬼宅
    柳家中院吃饭的厅堂倒也是灯火通明。

     饭菜已经放好,在桌上散发着袅袅热气。

     瑶池当即就感叹:“哇,好丰盛啊!”

     各位入座,洛城转向秋花道:“真是麻烦你了,我们先吃饭吧!”

     秋花倒也是听懂了洛城的言下之意:“好的,那我先去外面收拾,有什么事,到时候到门口叫我就行。”

     说着,秋花就走了。

     瑶池的筷子迫不及待地伸向了一盘鸡肉。

     正要夹起,却被随奇的筷子一挡:“慢着。”

     瑶池正疑惑着,随奇从袖中拿出一枚银针。

     “这是干什么?怀疑菜里有毒?”瑶池轻声问。

     洛城说:“大家还是小心为好,刚才来的路上,我们感觉有黑影跟着。毕竟对这里不熟悉,夫人表面上虽然友善,可说到底,毕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样的人。”

     瑾茗说:“我想也奇怪,如果夫人真的是友善的人,那么小二以及我们旁边食客们提起柳宅也不至于会是那样的表情。”

     瑶池说:“好可怕啊!”

     随奇将银针拿起看了看:“这菜倒是没有毒,可以食用。”

     于是大家都吃了起来。

     吃罢起身,洛城来到门口,喊道:“秋花。”

     秋花旋即从不远的一间屋子里跑了过来:“各位吃好了?那么,我带你们去后院休息吧!”

     后院的情景与之前的完全不一样。

     从中院出来,就一下子感觉周围荒芜了起来。

     只有一两点星光,没有了通明的烛火,头顶不时还有一两只乌鸦飞过。

     “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瑾茗有些不安。

     秋花说:“这儿是住的地方,安静些才好呢!不需要太亮。”

     秋花将他们带至后院,旋即喊道:“怜妈!”

     怜妈应声走了出来,看见众人,笑道:“房间我都安排好了。”

     说着,先带着瑾茗与瑶池来到其中一间:“两位姑娘住一间。”

     瑾茗与瑶池打开房间,里面已点了蜡烛。她们看见整洁的床铺,还有桌子,梳妆台这些,一切布置得格外整齐。

     “其余三位,还有一间大房,请跟我来。”怜妈说。

     此时,周围安静,夜已深,林间不时传来不知名的鸟叫声,在此刻越发显得苍凉。

     瑾茗好奇地在房间里转来转去,这儿看看,那儿瞧瞧。

     瑶池则打了个哈欠,一头倒在床上:“好困啊!终于可以休息了。”

     瑾茗打开梳妆台的盒子,不由呆了呆:“瑶池,你过来。”

     瑶池迷迷糊糊地说:“怎么了?”

     瑾茗指着盒中的宝石发簪说:“你看,这么漂亮的发簪,她们怎么会将它放在这里呢?万一有客人拿了怎么办?”

     瑶池满不在乎地说:“人家有的是钱,你没看见这么大一座庄园吗?”

     瑾茗不由问瑶池:“可是,你不觉得这个山庄怪怪的吗?”

     瑶池打了个哈欠:“有什么好怪的?”

     瑾茗走到瑶池身边,轻轻对她说:“从前院到中院,再到我们这儿,越来越黑,而且越来越阴冷了,你没有这种感觉吗?更古怪的是,这个家里,连一个男子也没有。”

     “谁说没有?”瑶池边说边笑了起来,“给我们开门的那个大爷不就是个男的?”

     瑾茗听到瑶池这么说,不由点了点头:“原来你还清醒着嘛。”

     瑾茗看着昏昏欲睡的瑶池,觉得自己也是累了,只好作罢:“好了,不想这么多了,睡吧!”

     吹灭了蜡烛,房间里顿时一片漆黑。

     洛城、随奇与何瞑倒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三个人此刻环顾着这个房间。

     “有没有特别的发现?”洛城问。

     随奇摇摇头:“一切正常。”

     洛城坐下,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事情似乎没有我们想象中的这么简单。”

     何瞑说:“我也有这样的预感。”

     洛城看着随奇:“我明明看见有一个人影闪过,而且从前院到这里,好像是越来越冷的天气了。”

     随奇说:“我倒是留意到刚才秋花说的,柳家的小姐似乎很少出来。”

     洛城道:“而且,来到这里,我们只看见了夫人,这么大的一个家,才这么几个人,未免也太过于清冷了。”

     “夫人不是说喜欢清静吗?可能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吧!”何瞑说。

     随奇打开了梳妆台的抽屉,看见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看,是一支极其考究的发簪,不由愣了一下。

     “这儿怎么会有如此精致的发簪?”随奇拿着发簪,来到洛城面前。

     洛城接过发簪,细细研究:“不错,的确是很精致的发簪。”

     “怎么在客人住的地方,会有如此精致的发簪,万一被人拿了也不知道。”何瞑发出疑问。

     “那就要看这个客人诚不诚实了。”洛城笑笑,“或者,这里本来就不是让客人住宿的地方,怜妈是忘了清理这里的东西了。”

     “可是是贵重的东西啊,怜妈也不至于如此健忘吧?”

     “那就说不准了。我看我们猜半天,还不如明天亲自去问问,现在先休息吧!”洛城说着,一拂袖,烛光就灭了。

     整座后院一下子陷入了墨色的夜里。

     睡至夜半,瑾茗隐约听到了屋外有轻微的哭泣声。

     她轻轻喊了喊身边的瑶池:“醒醒,醒醒。”

     瑶池睡眼惺忪地问:“怎么了?”

     瑾茗问:“你有没有听到一个女子的哭泣声?”

     两个人此时屏住呼吸,侧耳倾听,可这哭泣声则像是蒸发了一般,再没有响起。

     “是你在做梦吧!”瑶池下了结论,又翻身睡了过去。

     瑾茗又仔细听了听,果然,已经没有了哭泣声。

     “奇怪!”瑾茗躺在床上,却再也无法入睡。

     之后不时传来一个男子的咳嗽声,在冷静的空气里回荡着。

     瑾茗穿上鞋,悄悄走出了房间。

     外面,竟然已是大雾。

     所有的一切,都被埋在了大雾里,他们似乎与世隔绝。

     瑾茗向旁边望去,目光突然触到红色的一片,她立刻看向那里,那片红色却飘了起来。

     瑾茗好奇地跟上,隔着大雾,看不清是什么,但瑾茗觉得这是快要接近秘密的开始了。

     她跟着那红色移动着,渐渐地有些接近了。

     却居然是一个人。

     一个女人。

     至少背影看来是这样。

     那女子穿着一袭红衣,长发拖在身后,充满了诡异。

     瑾茗不由向后退了几步。

     但是好奇战胜了恐惧,她颤抖着声音问:“你是谁?”

     红衣女子的身影怔了怔,旋即就跑了起来。

     瑾茗追了上去:“等等。”

     一个转弯后,什么都不见了。

     瑾茗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眼前,只有大雾,除此之外,别无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