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借宿
    对柳家感兴趣的,自然不止是何瞑一人。

     洛城笑了笑:“我也是。”

     瑶池笑道:“那好啊,我最喜欢遇上这种事情了,我倒是想要看看会发生什么。”

     瑾茗说:“要在最快时间里了解一件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问这儿的人。”

     随奇道:“小二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

     正说着,小二端着热气腾腾的面上来了,带着一声响亮的吆喝:“客官,面来了!”

     何瞑问道:“小二,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柳家?”

     小二边将面放在各位的面前,边回答说:“你们是去柳家提亲的吗?这儿离柳家虽然不远,但是柳家地很偏,你们的马车要向左一直走,看到一个大湖,再往大湖的右边走,应该就到了。不过我劝各位还是早点去的好,一旦到了晚上,那儿的气氛就完全变了,到时出不出的了那个地方还真是说不定呢!”

     何瞑不由皱眉问:“既然这个地方那么阴森恐怖,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上门提亲呢?”

     小二看了看何瞑:“原来你们不是上门提亲的啊!这个泉镇的人都知道柳家的女儿是个大美人,叫柳如烟,此女有着闭花羞月,沉鱼落雁之美。据说只要看过柳如烟的人,都会对她念念不忘,因此虽然柳家有些恐怖,但依旧有人愿意冒这个险。”

     小二见各位没有问题了,便说:“那各位趁热吃面。”

     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洛城笑了:“本来就对柳家好奇,现在又有美人可看,实在是件有趣的事。”

     何瞑也笑了:“我对这次的事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瑾茗翻了个白眼:“就知道现在你们的心情,是连面都可以不吃,直接飞去柳家见识一下柳如烟究竟有多美吧?”

     何瞑边吃面边说:“那不成,我觉得这面很好吃,这应该是我人生中吃过的最好吃的面!”

     “何瞑,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叫人生中吃过的最好吃的面,你的人生又不是现在没了,而且我敢保证,我的鸡肉面比你的牛肉面好吃多了。”瑶池反驳着。

     5个人就此埋头吃面。

     吃完面,付了钱,便驾着马车向左驶去。

     一路上,坐在马车里的瑶池不屑地对洛城说:“一个大美女就把你们这些人激动成这样,我倒是要看看什么大美女会这般惊天动地呢,什么沉鱼落雁,闭花羞月的,是不是那些花啊月啊看见她太丑了才羞愧逃跑的,还有鱼啊雁啊的是受不了她的外貌而自杀的呢!”

     瑾茗与洛城听了,不禁笑出了声。

     “是不是有闭花羞月的美貌,到时候不就知道了?”洛城笑着。

     瑶池说:“我们现在赶去那儿,应该已经是晚上了,小二不是跟我们说过,一旦天黑,那儿就会变得阴森恐怖了吗?”

     洛城笑笑:“就是要阴森恐怖的才好玩,否则你以为我们真的去上门提亲啊?”

     瑾茗接着洛城的话:“今晚我们还要住在柳家,如果我们怕的话,现在就没有去的必要了。”

     瑶池倒吸了一口气:“瑾茗,连你都这么说,看来我是逃不掉了,到时候万一有什么事,你们可要保护我哦。”

     瑾茗笑笑:“我可没有什么武功,你还是拜托洛城吧!”

     瑶池却是眼珠一转,掀开门帘对随奇说:“随奇,今天我要有什么意外,你要负责保护我哦!”

     随奇转头看了看瑶池,说:“大家都在一起,发生什么,大家都会一起行动的。”

     瑶池这才开心地坐了回去。

     柳家真的不是一般的偏僻。

     绕过大湖,又走上一段小路,周围都是茂密的树丛。

     已经是傍晚,枝间偶尔响起乌鸦的叫声,也似有回音一般,空洞而萧索。

     柳家的砖墙已经在眼前,还有朱红色的大门。

     远远望去,柳家仿佛是处在烟雾之中,周围寂静无声。

     “这么个鬼地方,不说还真是不知道。”瑶池感叹着,再一看,身边的瑾茗已经脸色苍白。

     “原来你比我还怕啊!”瑶池笑着,“这下我就放心了。”

     随奇栓好了马车,上前敲了敲门。

     沉重的门环碰撞着朱红色的大门,传来钝重的声响,在周围静谧的环境中更显得尤为诡异。

     一群乌鸦突然成群结队地从他们头上飞过,把他们吓了一跳。

     不久,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他眯着眼,像是刚睡醒的样子,看见随奇他们一行人,不禁愣了愣:“你们是?”

     随奇道:“我们今天刚来到泉镇,对这儿的一切并不熟悉,现在已经是迷路了,幸好看见这儿有座宅子,能否让我们在这儿借住一晚?”

     老头揉了揉眼睛:“你们等等,我回去禀告一下夫人。”

     随奇立刻道:“好好,有劳了。”

     门被重新关上。

     众人等在门外,洛城与何瞑已经开始环顾四周的地形。

     瑶池与瑾茗在一起,谁也不敢开口多说一句话,怕一开口,就会从角落里飞出不知名的东西来。

     门,过了一会儿便打开了,还是那个老头,他嘶哑着嗓音说:“我们家夫人请你们进去。”

     于是,众人谢过老头,走了进去。

     这柳宅,从外面看来并不大,可是想不到,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首先是一个巨大的前院,夜色之中,依旧可以看见院中摆放着各种植物花卉。

     前院正前方是厅堂,厅堂的外面挂着两盏红色的灯笼。

     厅堂里灯火通亮,倒是完全没有传说中的恐怖气息。

     众人在老头的带领下来到厅堂。

     厅堂的桌子边坐着一位老夫人。

     她衣着华贵,神态淡然,旁边站着的丫头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老夫人看见他们,只微微一笑:“请坐吧。”

     厅堂里有许多椅子,想必这儿平时来的人也应该不少。

     待众人坐下,夫人才笑问:“听说你们是迷路了,要在我这儿借宿一晚?”

     瑾茗回道:“正是,还得多谢夫人。”

     夫人笑笑:“你们那么多人来泉镇这个地方干什么?”

     瑾茗说:“我们是来游玩的,也是误入了泉镇,不过看这个地方还不错,于是就想着既来之,则安之。”

     夫人笑着说:“看来今天你们很幸运可以找到我这里,否则就真的要在荒山野岭里度过了。”

     瑾茗说:“也是,我们这一路过来,周围倒是很清静。”

     洛城问:“说也奇怪,这里除了你们,好像就没有别的人家了。”

     夫人微微一笑:“这儿以前是墓园,自然清静了。”

     瑶池被吓得后退了一步:“这儿以前是墓园?”

     夫人看都没看瑶池一眼说:“我也是难得找到这么一块远离世俗的地方,倒也落得安宁。”

     瑾茗问:“夫人喜欢清静?那么我们如此冒昧打扰,实在抱歉。”

     夫人摆摆手:“不要紧,清静惯了,难得有人来,也正好可以热闹些。”

     说着,看了看他们这一群人:“你们出来游玩,怎么还带着一个老头?”

     瑶池开口:“他不老,他只是……”

     随奇一见不妙,立刻打断瑶池的话:“他是我们的老爷,平日里就喜欢游山玩水。”

     洛城笑笑:“我这个老头跟着这些年轻人在一起倒也有趣得很。”

     夫人也笑笑:“泉镇这个地方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但风景还算是秀丽,各位如果想游玩,等到白天再去也可。”

     接着,夫人朝里屋喊了一声:“怜妈!”

     随即一个中年女子朝夫人走来:“夫人有什么吩咐?”

     夫人看了看众人说:“这几位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你安排一下,将后院的那几间房整理出来,他们要在我们这儿借住一晚。”

     怜妈看了看他们,笑道:“没问题,我这就去收拾。”

     夫人看着他们:“各位可是坐着马车而来?”

     随奇说:“是啊,马车刚刚停在门口。”

     夫人对坐在一边的老头说:“柯叔,还麻烦你将客人的马车牵回屋里。外面太不安全了,夜深人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柯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随奇立即道:“多谢夫人。”

     夫人端起桌上的茶轻轻呡了一口,方才问:“你们天黑才找到这里,一定没有吃饭吧?秋花,让厨房准备些饭菜,你们吃过以后再去休息吧!”

     秋花应声而去。

     瑾茗感谢道:“夫人真的是太了解我们了,我们今晚有幸遇见你,实在是太好了。”

     夫人站起身:“举手之劳而已,不必记挂在心。时间有些晚了,我要去休息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跟怜妈,或者是秋花讲。”

     “劳烦夫人了。”何瞑抱拳道。

     等老妇人一走,瑶池舒了口气:“想不到夫人这么好,好了,现在我一点也不害怕了。”

     洛城说:“别看这地方偏僻,进来后倒是敞亮得很,还有专门做饭的厨子,可见夫人绝不是平庸之人。”

     瑶池说:“看来那个小二是乱讲的,他也只是从别人那儿听说而已,一点都不靠谱。”

     接着,她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是说还有个闭花羞月的大美女吗?怎么就没见到她啊?”

     瑾茗笑了:“这么容易让你看见啊?那还有什么神秘可言?”

     瑶池“切”了一下:“算了,不管她了,我现在只关心我们的晚餐里有没有鸡腿。”

     洛城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管怎样,大家不要放下戒备心,毕竟是在外面。”

     “厨房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各位移步中院。”秋花走了进来,对他们说。

     众人谢过,就跟在秋花身后,向中院走去,一路上,还要经过一大段路。

     “这儿怎么那么大啊!”瑾茗不由感慨。

     秋花解释道:“虽说这儿是柳宅,其实是一个山庄。”

     “难怪。我想白天看起来应该就清楚了。”瑶池在一旁边看边点头,“有钱人就是好,住那么大的地方,也不闲走路不方

     便。”

     瑾茗注意到在去中院的途中,有一个巨大的凉亭,里面好像堆满了东西,不由好奇地问秋花:“这亭子里放着的是什么?”

     秋花瞥了一眼:“那是人家送给咱们小姐的礼物。”

     “那么多啊!”瑶池感叹着,光是凉亭都快堆不下了。

     秋花叹了口气:“现在每天总会有人来送礼。”

     “那你们家小姐呢?”瑾茗问。

     秋花说:“哦,我们小姐早就进屋里睡了。”

     瑶池说:“我倒是还想着一睹芳容呢!”

     秋花说:“我们家小姐平时起居也都是在她自己的房间或者是书房里的,夫人警告过谁也不许去打扰。”

     正说到这儿,洛城、何瞑与随奇突然回头,目光敏锐地注视着身后。

     瑶池与瑾茗也停下了脚步:“怎么了?”

     洛城转过头,故作轻松道:“没什么,大概刚才风吹过树枝,有了些许动静。”

     话虽如此,但是洛城眼角的余光依旧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随奇与何瞑也不例外,虽然表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早已是疑云满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