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月牙(中)
    不只是洛城,其他人的目光此刻也都集中在瑾茗的身上。

     瑾茗抬起头,看着洛城,说:“是的。”

     “那么一开始你为什么要隐瞒?”

     “因为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我不想暴露我的身份。”

     “身份?你是什么身份?”瑶池在一边忍不住插嘴。

     “我是凌绝的弟子,此次得知二皇子被追杀出宫,自然就是来保护二皇子的。”

     “你的武功,比我和随奇都要好得多吧?”洛城盯着瑾茗的目光专注起来,但是不免也透着一丝寒意。

     瑾茗则是一脸平静:“不错。所以在关键的时刻,我可以保护你。”

     “原来我们初次见面,你是故意制造机会,其实是为了接近我?”

     “事实上,我也是做到了。”

     “可是既然是保护我,为什么当时不说。”

     “主人要我不表露自己的身份,她这么做一定是有她的目的,我也不便多问。”

     “主人?你的主人是谁?”

     “主人就是凌绝。是她派我来保护你。”

     “所以以前所有的一切,你也不过是在演戏而已?”

     瑾茗的目光,转向洛城正在流血的伤口,说:“这件事,我以后会向你解释的,但当务之急是要包扎你的伤口。”

     说着,瑾茗撕下一条衣料,包住洛城的伤口,暂时延缓血流的速度。

     樊云桀此刻已经掀开了倒在地上的杀手的面具,面具下的人已是唇色黑紫,脸色苍白了。

     “你的暗器剧毒惊人。”樊云桀感叹着。

     瑾茗的目光,依旧冷漠着:“不足以一击毙命的,不足以称之为暗器。”

     “果然是凌绝的弟子,我又学到了一招。”樊云桀笑着望向瑾茗。

     随奇用手搜索杀手的衣物,最后摇了摇头:“看来都是抱着决一死战的信念来的,都没有带一点有线索有价值的东西。”

     洛城皱了皱眉头:“是谁对我有那么深的怨恨?以至于如此迫切地想取走我的性命?”

     “看来,我们要先找一家客栈。”樊云桀立刻提醒他们。

     包扎好伤口,大家各自回房休息。

     “想不到你居然会武功,而且还这么好,难怪每次有事,你都是一副处世不惊的样子。”瑶池感叹着,“如果我有你这样的武功就好了。”

     瑾茗淡淡一笑。

     瑶池想起了什么,立刻求证:“还有还有,你是保护洛城的,幸好那天官兵来问话,我没有说出洛城的下落,否则你会杀了我的,对不对?”

     “瑶池姑娘,”瑾茗的语气凝重,“我难得有你这个朋友,不管我会不会武功,我希望我们的关系还是和之前的一样。”

     “那是当然了。”瑶池开心地说,“不过现在知道了你有武功之后,我更加佩服你了呢!什么是真正的深藏不露,我今天算是领教到了。”

     瑾茗在心里暗自微笑着摇了摇头,在她看来,瑶池还是那个小女孩,什么事都想感叹一番,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与惊喜。

     瑾茗不禁在心里默默感叹:我内心真是渴望着的,大概是像瑶池这样的人生吧,无忧无路,还有一个深爱着她的樊云桀。

     夜深。

     周围静谧。

     一个黑影穿过重重树林,笔直地走进深处。

     “属下拜见师父。”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有一点月光倾洒下来,照在女子漂亮的脸上。

     是她。

     瑾茗。

     “你的身份暴露了?”苍老的声音带着优雅的平静。

     “是的。”瑾茗说,“属下迫不得已而为之,只因杀手的剑已经逼近二皇子,我再不出手,怕是要危急二皇子的性命了。”

     “你可知道你是伤了自己人。”

     “这正是属下疑惑的地方。我看见那几个杀手所用的是我们的招数,当时我都愣住了。但是我知道我的责任是保护二皇子,所以这正是属下想不通的地方。”

     “那几个杀手是我派去的。”

     “为什么?”

     “我真正的目的,是想杀了二皇子。”

     “什么?”瑾茗不明白地往黑暗深处看去,“既然如此,为何要叫我去保护他?”

     “因为我希望最后杀了他的人是我。我不想让他死在别人手里。”

     “可是,为什么要杀了他?”

     “这些事就轮不到你来管了。我一开始对你说要保护好二皇子就是为了让你相信你的任务就是保护二皇子,现在因为那些杀手而给你创造了赢得二皇子信任的条件,那么接下来,你的任务就要改为刺杀二皇子了。当然,最好的做法,是捉活的二皇子来见我。”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瑾茗不可置信得喃喃自语。

     “我从前就教导你,一个杀手的使命就是杀人而已,不问原因,这是命令。”

     “可是二皇子他待人很好,我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杀他?”

     “瑾茗,你现在要清醒一些。二皇子终究是二皇子,不是你的朋友,他也不会将你当成是自己的朋友。你不要忘了,从始至终,你都是在完成任务。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

     “师父……”瑾茗心里很难过。

     人往往是如此,对于陌生人毫无感情可言,但是一旦产生了感情,想要收回,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瑾茗,你是我这儿最厉害的杀手,不要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