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月牙(上)
    迷岸阁。

     何瞑醒来,头还是异常地疼。

     灵溪的手上,是一杯红色地冒着热气的水:“喝下这个,头就不疼了。”

     “这是什么?”何瞑皱着眉头吃力地问。

     灵溪边扶起何瞑边说:“是治疗你头疼的药。”

     何瞑将其一口喝下,闭上了眼睛。一会儿,又睁开了。

     “怎么样?”灵溪满怀期待地问。

     “嗯,头不疼了,整个人好清醒。”何瞑站了起来。

     灵溪在一旁看着就开心:“恭喜你,终于恢复了。”

     何瞑点点头,他突然走过去,站在灵溪面前。

     灵溪抬起头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何瞑捧起灵溪的脸,深情地说:“谢谢你,这么多天照顾我。”

     灵溪红了红脸:“不用这么说啦,都是应该的,看你那么痛苦,我也不忍心啊!”

     何瞑说:“可是我依旧想不起从前发生的事。”

     灵溪摇摇头:“想不起来就别想了。重要的是你现在头也不痛了,人也清醒了。反正在这个地方,你只要尽情享受就可以了。”

     “是吗?我一直都是在这里的吗?”

     “是啊,你一直都是和我在这里的。”

     “那么,我爹我娘呢?”

     说到这里,灵溪一时语塞了。

     何瞑见灵溪的神情如此,急切地问:“他们怎么了?”

     灵溪的目光开始阴郁起来,像是大雨来临前的阴云:“他们都死了。”

     “什么?”何瞑不可置信地看着灵溪。

     灵溪抬起头,一双美目却已经是泪水盈盈:“是的,他们为了保护这个地方,不让外人夺走这片土地,已经死了。”

     何瞑看着灵溪哭泣的样子,不由将她拥入怀中。

     灵溪一直在哭泣着。

     何瞑说:“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这些伤心事。”

     灵溪说:“他们最后的心愿,是要我们好好留下来,好好活下去。在这个温暖如春的地方。”

     “那么我们就好好地生活下去吧!”何瞑看着灵溪,“我会好好保护你,保护这里的。”

     灵溪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嗯,我相信你。”

     翦羽的手,轻轻抚过花瓣,却不料,被花瓣的边缘割开了一个小口子。

     他低头看了看手指,上面已经有了一丝鲜红的血迹。

     他轻叹了一口气,将手指放在唇边,吸去了那条红色。

     转过头的时候,他看见灵溪就站在门口,正一脸庄重地看着他。

     翦羽试图想露出一个微笑,但终究没有能够。

     “这么晚来找我?”翦羽面对着灵溪站立。

     灵溪说:“在想什么呢?这么不小心,都被花瓣割到手了?”

     翦羽的声音清澈:“不要紧,一点小伤而已。”

     灵溪走到了翦羽前面:“何瞑他已经彻底忘记了之前的身份。他会永远留在这里了。”

     “那么下一步,阁主是怎么打算的?”

     灵溪笑了:“我要嫁给何瞑。”

     翦羽的目光突然有些模糊,他恍惚道:“这么快,你就决定要嫁给何瞑了?”

     灵溪歪着脑袋说:“很快吗?但是我就是觉得何瞑这个人与众不同,既然迟早是要嫁给他的,早点晚点又有什么区别呢?”

     翦羽突然转过身,背对着灵溪,语气坚定:“不行,这件事太仓促了。我不同意。”

     灵溪不解地看着翦羽的背影,看见他两边的空气已经变成了黑色。

     知道翦羽生气了,可是灵溪觉得莫名其妙:“翦羽,你说过你一直会帮我的,不是吗?”

     翦羽说:“可是在这件事上,我不赞成。”

     “有什么呢?你是担心何瞑吗?我可以告诉你,我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我,我们在一起,会很幸福的。”

     “你能预料到幸福?连我都占卜不到你的命运,你自己怎么能妄下断论?”

     “可是又什么不对的吗?之前,你帮助我让何瞑忘却记忆,现在他什么都忘了,只认识我,只知道自己要保护我。怎么,你现在是后悔了吗?”

     “但是他现在的记忆都是你编造的,你没想过吗?万一药效过了,他重新回复了记忆,发现一切都是你所编造出的谎言,你以为他还会心甘情愿地留在这里吗?”

     “我相信你给何瞑的药不会那么弱。”

     “你一直都很信任我。”

     “我也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

     “我只是善意提醒你,万一他的记忆恢复,还有,他的朋友循着灵犀剑所提供的线索找来,那么这里会变成一片废墟。悲剧又将上演。”

     “我已经说过,一旦发生什么事,我会保护这里。无论如何,我会让你活着。所以你不用担心,只要按照我说得去做就好。”

     “你现在是用阁主的身份在命令我吗?”

     “是的。我还想告诉你,我现在做的决定,一切的后果,都由我一人承担。”

     月牙镇,与之前所去过的小镇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只是这里的人脸上都阴气沉沉,没有微笑。

     “真是奇怪,明明是个名字很好听的小镇,为什么尽看见满街面无表情的人?”瑶池走在街上,忍不住抱怨。

     瑾茗说:“随奇之前不是说了,这儿的月牙湖,常常有人莫名其妙地跳湖,每年都会死一些人,我看和这些也应该有关系。”

     瑶池说:“那我们还来这儿干什么,自寻死路啊?”

     转头对洛城说:“怎么现在带我们来到这么晦气的地方啊!”

     洛城笑笑:“灵犀剑提示的方向是东方,我们必须经过这里。”

     “我还想活得久一些,能远离这儿就尽量远离这儿。”

     “没事,别怕,有我保护你。”樊云桀说着来到了瑶池身边。

     这一次,瑶池没有赶他走,这让樊云桀有些意外,觉得大概是自己这么多天来的真诚终于感动了瑶池。

     瑾茗看了看瑶池与樊云桀,又看了看随奇,乖乖地闭上嘴,只管走路。

     “有人跳湖了,有人跳湖了!”

     人群听到这个声音,纷纷赶了过去,洛城他们也跟着人群走。

     正在这时,几个戴着面具的人突然围拢过来,目标直指洛城。

     因为人群已经被吸引去了湖边,因此周围空出了一大片的地方正可以打斗。

     剑,闪着寒光。

     随奇挡在洛城的前面,樊云桀挡在瑶池的前面。

     瑾茗看着那些戴着面具的人的身手,不由有些呆滞。

     “瑾茗!”洛城看见瑾茗那儿没有人保护,不由急了起来。

     洛城一个飞身来到瑾茗身边,那些杀手的剑也直奔洛城而来。

     “洛城,小心!”瑾茗不由发出尖叫,洛城反身一挡,剑与剑撞击在一起,冒出了火光。

     随奇那边也与杀手打得不可开交。

     交手了几个回合,依旧难分高下,但是杀手出手,刀刀直追他们的要害,随奇他们自然也松懈不得。

     洛城这边,三个杀手围攻着他,他不仅要抵挡这些杀手的攻击,还要保护瑾茗。

     洛城虽然也是一身好功夫,但是毕竟要对抗这些人,况且对方的武功也还了得,渐渐地就有些弱了。

     其中一个杀手在侧面,剑直朝着瑾茗而去,为了保护瑾茗,洛城稍一分心,肩膀就被杀手的剑划破了。

     眼看着下一秒,其中一个杀手的剑就要刺进洛城的背部,瑾茗本能地出手。

     她将洛城拉至身后,一脚踢向杀手的胸口,杀手连连向后退去。瑾茗又突然腾空而起,一挥衣袖,从中射出了几枚尖锐的针。有几枚已经刺入了杀手的体内。

     有一名杀手立刻跪了下来,捂住胸口,倒在了地上。

     其余的杀手一看不妙,为首的说了句“撤”,顷刻间这些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来,还是上次的那帮人。”随奇愤恨地说。

     洛城则捂住正流着血的肩膀,站立在原地,他的目光,深邃地盯着瑾茗:“原来,你会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