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你就是个大笨蛋
    二楼的楼梯不长,因为岁月,显得灰不溜秋,煞是碍眼。

     方圆找了空位停车,快步往二楼跑去,说是二楼,其实是要爬三层楼梯,第一层有一个比一般房屋还高的地下车库。也不知道当时设计师的脑子是不是被僵尸吃掉了。

     方圆的门口有一个,倒挂的福字,外面是一扇布满蜘蛛网的大铁门,里面斑驳的脱漆的门。

     岁月!

     “喂!哪个?”刚准备进门,手机传来铃声。

     方圆一边开门,随手拿起电话。

     “圆圆吗?”对面传来一道沧桑的声音。

     方圆听到这称呼一个冷颤,不假思索的回答:“妈!”

     “在那怎么样,吃的还好吗?多穿几件衣服。”一连串的问候,方圆连连点头说现在很好。天天有肉吃,还谈了女朋友,今年过年回不回去?

     回去,当然回去。记得带女朋友回来?方圆没听清直接回答。

     挂掉电话,方圆回过神来,靠!老子都单身狗了,哪里来的女朋友,这不是要人命吗。

     过年?还好现在才三月份。

     一想到自己获得称号,就一阵无语。

     方圆决定用劳动忘记刚才的傻事,走进房间,先把被子掀起来,拿出军训的架势叠好被子,放进编织袋;

     “对了,不能忘记它。”方圆从一个角落里拿出一个不满灰尘的埙。

     这是父亲给的,很多年前时候。

     棉絮,床单,一大堆书,加上电脑,期间两个袋子不够,再去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三个袋子。

     四个大袋子,半个小袋,各种锅碗瓢盆,还有自己的买的电冰箱,直接打包好。一个袋子,一个袋子的把东西拿下去,叫了一辆三轮车,全部装走。

     方圆一袋一袋的搬上二楼,最右边的一个房间,这是系统自留的住宿地点。

     一切搞完,方圆打车回去,先到打印店打了出租纸,贴在门口,接着留恋的看了一眼,骑着电驴欢快地离开。

     方圆还没骑出门口,左白白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是在门口等,方圆无奈花了三分钟回去。

     “姓方的,你TM的怎么回事,搬家也不跟老娘说一声。要不是今天我刚好有事,你是不是不准备告诉我。”左白白提着晚饭向方圆走过来;

     方圆讪讪笑了一下,还真不是他不想通知,而是事情发展的太快,根本来不及。

     见方圆不说话,直接踢了方圆一脚。“怎么?难道你真的不想告诉我?”

     “没,我瞒谁也不敢瞒你。”方圆汗了一把。

     她那双脚可是踢爆过三个以上。

     这要是一脚下来。

     “走,带我去你的新家看看。”左白白根本不给方圆反驳的时间,直接轻轻一跃坐在小电驴后面,左手提着早餐,右手揽着方圆的腰。

     柔弱无骨的小手,温软如玉,被这一抱,方圆差点心猿意马,把持不住。

     系统警告的声音再次响彻脑海;

     暗暗地骂了一句妖精;

     “快走啊!”左白白大声道。

     微微的寒风吹过脸庞,三月的天风里面还带着一丝寒意,穿的少的左白白手微微的抖。

     方圆过了舞水路的红绿灯,靠边停车。

     “你停车干什么?走啊!没看我冷死了。”左白白没好气的道。

     方圆脸色严肃盯着她的眼睛,顺手把外套一脱,披在她的身上;

     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时间,骑上车,穿越穿梭不停的车流。

     两人都没有说话,而左白白更是把晚饭放在车子脚踏处,双手抱着方圆的腰;

     过了好一会,左白白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说:“方圆,方圆,你真是个木头。”

     “啊····你说什么?”呼呼的风刮着,方圆听不清她说什么。

     “我说你蠢!”左白白没好气的吼道。

     方圆还是听不清。

     “你就是个大笨蛋!!!1”

     左白白气嘟嘟的打了他一下。

     不久,电动车就到了小店门口,当方圆带着她走进去的时候,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安城这么大一个地方,只要五千一年,我去你这是在逗我吗?

     锦鲤跃龙门,小桥流水,寒潭潺潺。

     “我去,你这是下了狠功夫啊!这样装修下来,没有几十万拿不下来。”

     左白白一个姐妹在设计公司,她很清楚这样的装饰耗材,设计,以及人工要多少。

     “没想到你还是个二代。”

     “去你的,我家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你要再说这话,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方圆没好气的道。

     接着一个救人一命,对方要出国,店子没人打理,交给方圆照看一下俗套故事徐徐而出。

     方圆讲的很真实,左白白不疑有它,里里外外的看了几遍,奇怪的是左白白推开兰若寺的门,里面却是正常包厢的样子。

     根本不是方圆刚才见到的兰若寺。

     为此,左白白还笑话了一番,取个什么鬼名字。

     左白白本来还想要帮方圆把床铺整理一下,忽然公司那边来了一个电话,她脸色骤变,急急忙忙的走了。

     送走了左白白,方圆回到家房间,里里外外的铺好,系统自作主张的弄出一个书柜,一个衣柜,还有几盆茂盛的吊篮。

     文艺!

     清新范!

     夜幕吞噬晚霞,四周的一切都变得寂寥起来,楼下的锦鲤跳跃的声音传到二楼,方圆拿起埙慢慢的吹了起来。

     曲子悠扬,传的久远,这是方圆自喜欢吹的曲目。

     “今夜不见故人,昔年忘却旧友。”

     一切都静悄悄的,只剩下曲子的声音在黑夜里回档。

     黎明前的黑暗。

     方圆叠好被子,慢腾腾的下楼,走到厨房,看了一眼自己的长袖,跟牛仔。

     “先换件衣服再说。”方圆在家里找了好一番,不是衬衫,短袖,就是牛仔,没发现任何适合的衣服,直到系统迷迷糊糊的睡醒提醒一句,厨房的柜子里。

     方圆急忙下楼,走到厨房,打开两叶柜,发现一件胸口印有“食”的厨师服。穿上,照着镜子走看右看,这件衣服跟普通的厨师服不同,略微有点古代的风格;

     方圆穿上,自我感觉有点小帅。

     穿好衣服下了楼,打量了一眼表面古香古色,内地里科幻的厨房,轻轻地打开大厅的门。

     “呼······”长呼一口气,吐出,果然空气都好太多,即便是在这里散散步,都觉得心旷神恬。

     方圆一把拉开大门,看着外面系统装扮的华丽的门口:“三天一百份,从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