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戚伟舅舅
    舅舅戚伟

     第二天,某人嗷嗷叫的清晨,与安萌萌大显神威的早上。

     自昨天起安以乐昨天刚刚从学校回到家,然后在老妈的质问下。

     “今天怎么这么早放学了,还是你迟到了?”安萌萌翘着二郎腿,靠着沙发上拿着一罐啤酒,一手拿遥控器按鬼片一边消遣。

     安以乐显然没想到自己妈咪这么直击重点,于是不动声色地小心挪步坐在沙发上一角。

     “过来”安萌萌轻挑眉头拍了拍自己身边沙发上的座位。

     “呃……是妈妈”知道今天逃不了,安以乐认命地耸下头,然后十分听话的移动小屁屁坐到老妈身边,只不过这头算上抬不起来了。

     “抬头”安萌萌小饮了一口啤酒,用充满威严的口吻命令道

     闻言安以乐身体顿了下,才缓慢得抬头“是,妈妈。”

     看来老妈的严峻酷刑之一:“三分钟分晓天堂,终于已经降临到自己身上。”

     想到这,安以乐害怕性地吞了吞唾液刚刚抬起头,眼前的一幕让她:“哇”嗓子立马被口水堵住,两眼发青,脸部极度抽搐,双手开始死命捏起裤子。

     安萌萌见自己女儿这怂的呆样,止不住地在心里唉声叹气:“为什么小乐儿,没遗传到我的胆气,现在这样胆小,以后要是喜欢上哪个女的,这怂货哪还敢追呀,恐怕就算是未来媳妇跑了,她也只能干躲在被窝里揉眼睛。”

     三分钟已过……

     “哒,”安萌萌满脸黑线地看着因为对鬼片惊吓过度而倒在自己腿上的女儿。

     再三检查安以乐的情况,发现她自己只是晕过去了。

     终于安萌萌开始没形象的,对着腿上的女儿一副狠铁不成钢道:“一世英明的安萌萌,怎么会有你这个没出息的女儿,不就是看个鬼片三分钟片头曲吗!至于吓成这样,连个鬼影都没出现,你就承受不住晕了过去,你的胆子这是要有多小,才能半活到这种程度。”

     此上本是安萌萌锻炼安以乐成攻的历练之一,本来一片苦心的她非常努力地精心设计,但愣是被安以乐误会成一大家罚之一。

     真是可怜天下嘛嘛心呐,做一个普通孩子的妈不容易,做个缺跟经二货的妈妈更是难上加难。

     --------------------------------------------------------------------------------------------------------------------------------------------------------------

     早上刚从窝里被拽出来的安以乐跟着安萌萌坐公交车来到百合蔷学院。

     校门外,安萌萌皱着秀眉看着大理石门碑石刻后镀金的学院名字百合蔷。

     “这所学校还是跟以前一样具有非常讽刺性的传统,简直就是一个小母系社会模式,女尊男卑的制度,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这里读书是福还是……”安萌萌扯着嘴角,眼眸中布满了轻蔑,还有那么一丝复杂的恨意。

     拉着安以乐进了校门,安萌萌轻车熟路地拐进面前比周围高楼还要高几层,另外带有透明玻璃的电梯,安萌萌迅速按下10楼,便极快拉着安以乐进了电梯,安萌萌此时的状态显然不想在这个学院多待一分钟。

     安萌萌深呼一口气,压下心中所有勇涌而出的正面负面所交织的感情,的确,这所学校有太多她不想见到的人,包括以前所谓的朋友,虽然就读过这所学院,但是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让安萌萌狠不得一把火烧了百合蔷。

     “砰”终究忍不住内心的情绪安萌萌发泄般砸在电梯玻璃。

     这声响却让旁边的安以乐彻底恐慌起来,“难道老妈还在生气,就因为第一天迟到连同家长一起被老师叫道办公室喝茶而感到非常丢脸吗?”

     “一定是的”安以乐皱着俏脸,手摩擦着下巴暗自点点头表示这就是原因,“看来我这天要小心点了”

     正处于思考之际的安以乐,只听哒,电梯开的声音,然后袖子一紧,整个人被拉着走。

     期间,安以乐每走一小步,就小心翼翼打量琢磨自己妈咪现在的心情变化。

     不过有够呛的是,安萌萌从进校园就没说过一句话,虽然是沉默不言,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个别人眼中的英俊王子抽着脸对着所有人,还有就是连亲生女儿也一样平等对待。

     出了电梯不停地走,路遇的人明显很少,大概这是学校重地吧。

     走着走着,安萌萌突然一个猛刹车停在一个高级的办公室门口,只见上面中文标注“戚董事办公室。”

     “咚咚”安萌萌礼貌性地轻敲几下门。

     “打扰了,我本校学生安逸勒的父亲安蒙,由于昨日儿子的迟到,根据本校的规定必须亲带家长报道,所以打扰了。”

     话音刚落,办公室门依然紧闭,里面宁静的跟真没人似的。

     半响无声,安萌萌挑挑眉后继续礼貌地敲了几下,“抱歉,打扰了。”

     五分钟后依旧安静得像无人区,安萌萌终于黑下脸来不作声响,这样的沉寂让安以乐不得不小心谨慎地往离自己妈妈身边几步,踏踏……小龟步一样的挪动,就在快到三小步时,安以乐突然发觉自己动不了了。

     安以乐僵着脖子慢慢扭头一看,安萌萌正以一副我现在很不爽,再动我就踹你的表情。

     阴沉的眼神,让安以乐吓得毛发直竖地大喊:“是母上大人”

     安萌萌此时很不高兴,这个冷门让她内心所有的情绪像海潮般澎湃过来。

     “对于无礼之人,礼仪什么的等使用暴力后,让对方服服贴贴地接受你的一切行为,并且跟你低头道歉,然后所有的错都往他肚子咽。”

     安萌萌后退一步,掂起脚微弓腰身,之后腿部弹起大约九十度,着力、砰!办公室大门飞到南国牺牲了。

     阻碍的门障已经清除掉,安萌萌淡定地走进办公室,顺便拉着一位因为她的行为已经张着嘴巴呆若目鸡的安萌萌二世。

     诺大的办公室空无一人,安以乐小心地旁顾左右然后轻声说道:“妈似乎真的没人呢。”

     安萌萌冷哼一声指着里间:“哼,论我了解你舅舅的性格,这是不可能的,你看里面还有一门。”

     的确还有一个暗门,这下安以乐再也不敢说话了。

     只是暗下,安以乐已经称赞起舅舅戚伟的作死精神来了,舅舅你一天到晚都在故意惹老妈生气,看来你内心的m质被彻底激发了,只不过舅妈知道了,你会怎么造。

     “咚咚”安萌萌不耐烦地随便敲了两下门,咔,这次门开的非常爽快。

     门一开,随着而来的是一个充满脆亮爽朗的男声:“嗨,妹夫,欢迎你的到来,还有我的亲亲小外甥女。”入目的便是一个既帅气又满脸笑容的温和大哥哥型的男人。

     只不过这都是他的一招把戏,安萌萌想也不想,利用半开的门用力一摔,“彭”某大舅子的鼻梁歪了一下,鼻尖连下一滴红。

     “呜呜呜呜呜呜”整个房间开始了痛呼的叫声……

     安萌萌走进办公室还不忘教导自己女儿一下:“小乐儿,别学那没出息的幼稚行为,因为你是我的女儿。”

     再一次,安以乐挺直腰板:“是,母上大人!”

     可是这样的教导怎么听都怪别扭的。

     戚伟:“……妹夫还是一如既往地抖s。”

     此时戚伟舅舅的这副惨样,无时无刻都在提醒违抗妈妈的下场。

     还有就是,奈何老妈飞踢门行为下,外加打出鼻血的舅舅,结果还是得宁愿丢掉肥皂也得站在老妈这边。

     安以乐开始板着脸严肃纠正:“舅舅,是你的m性质太需要皮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