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节操:→_→呵呵
    节操:→_→呵呵

     周一:正常点说话!

     节操:校花被调戏了什么的我才不会说呢~

     那一晚上周一的“表白”并没有给他和王凌云之间的关系造成什么影响。

     两人还是一起去图书馆自习,偶尔一起吃个饭。晚上周一去兼职,店里有剩下的甜点,周一下班时就给王凌云带一份。

     虽然周一有时会觉得心里有点空落落的,还会想起那个脾气暴躁喜欢到处喷火的家伙,但是甩甩头,甩掉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照常过自己的。

     校园bbs上不时冒出一则议论周一和王凌云关系的帖子,还有人感叹:连周校花都劈腿了,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不过周一没有理会,坚持认为这是他“醒过来”后过得最惬意的一段日子。只是这样“惬意”的生活也并没持续很久。

     物理学院最近在筹办一个模型比赛,王凌云报了名后,立马开始着手做准备,前期工作是收集资料和方案撰写。

     周一和王凌云一起待在图书馆时,做完自己的作业后就帮着王凌云一起查找资料,然后一沓又一沓地把新借的书给送到王凌云宿舍,再把王凌云看完的搬回图书馆。看到的同学还以为周校花在图书馆找了兼职的工作。

     王凌云一头扎进了比赛的准备工作中,周一看着她眼睛下的青影颇是担忧,见了面总要叮嘱一下注意休息,吃饭时也要督促她吃多两口。

     不过更令他忧心的是,方嘉之变得怪怪的。

     之前周一鼓起勇气提了分手,虽说方嘉之当时没有明确表态,可是在周一认为两人应该算是分手了。

     照着方嘉之的性子,周一已经做好了以后两人见面迎接方嘉之各种刁难或无视的准备,结果方嘉之在那天之后消失了一段时间后,现在又出现在周一身边,说着既然遇上了就一起吃饭,自顾自地就一起走了,同时完全无视周一身边的王凌云。

     王凌云就算是跟周一认识了好一段时间了也还是不怎么了解周一在学校的事,实在是她们宿舍的妹纸都不是喜欢八卦的。

     她见方嘉之和周一认识,对她却不怎么理会,也没说什么,一边想着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一边继续在脑海里演算模型公式。

     资料收集完,方案也打好了草稿,王凌云就开始正式建立模型,材料的寻找工作自然被周一拍胸口应下了。

     方嘉之没吭声,他每天除了上课,好像就没什么事要忙,最近一直跟在周一身边。

     周一不再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自我分析后觉得大概是之前的“自己”习惯了和方嘉之一起,一下子就分开难免不习惯,需要一个缓冲期,便对自己说只把方嘉之当朋友一样相处,心里还想着方嘉之现在老和他待一块,应该也是和他一样想法的。

     这么一想,方嘉之和他一起满城跑地找材料时周一也没拒绝。

     十月的c城仍未迎来秋日的凉爽,太阳高挂,温度计里的水银柱只升不降。

     因为要在各种步行街里淘材料,两人是坐公交出的校园,之后就全靠11路车。

     两个糙男生自然是不会带太阳伞出门。周一和方嘉之从步行街入口靠右侧进去,一路走着,*的阳光洒在他的左半身以及左半脸上。

     走完一条街没什么收获,周一扯了一下还要往前走的方嘉之,两人往回走。

     这回他们走的街道的另一边,阳光也掉了个跟头扑在周一右半身及脸上。

     周一摸摸自己热腾腾的脸,禁不住噗嘁笑出声。

     方嘉之两手插裤兜地高高走在周一身旁,听到笑声,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周一。

     周一笑着说:“我们之前往那头走时一直晒的左边,我还担心晒成阴阳脸,好在现在调了个个儿,让右边也沐浴一下阳光,应该能匀回来,哈哈!”

     方嘉之看周一笑得开怀,一边说着还一边在脸上比划着手,虽然觉得他这种晒匀的想法很蠢,但也禁不住跟着弯了眉眼,还伸手摸了一把周一晒得红通通的脸。

     周一身体一僵,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方嘉之的手机响了。

     方嘉之看了看来电显示,皱着眉头接了,说了几句后挂了电话,抬头对上周一不大自然的眼神,哼笑了一声,说:“店里有事我得过去看看,那什么鬼材料这么难找,你自己慢慢找!”

     周一点头:“你去吧,谢谢你了。”

     方嘉之以为周一急着赶他走,瞪了周一一眼。然后想想自己陪了他那么久,帮他找材料,他还是知道好说了声谢谢的,不免有点得意。可回头细又想想,周一这怎么听着是在帮那姓王的谢他?卧槽!

     方嘉之还想折回头找周一问个清楚,的士司机可不答应。

     看着方嘉之离开,周一禁不住用手抚上方嘉之刚刚摸的地方,感觉自己的脸更烫了。

     方嘉之,好像真的很不对劲了啊!自己不能跟着放弃治疗!

     一个摸脸的动作让周一悄悄做了防备方嘉之的心理准备,可是方嘉之突然就又消失了。

     也不算消失,周一还能收到他的短信。方嘉之在短信里哼哼说店里事忙他抽不开身,不然以他神赐的运气,肯定很快就能找齐制作模型所需的材料。

     周一看完这条短信,收起手机,淡定地继续在小摊位、小杂货店里翻找所要的东西。最后还是憋不出,心里默默念了句:你就吹吧你!

     除了这一类展示自己的超强能力的短信,方嘉之还各种要求周一从心理学方面出发给他的店想宣传活动、方式什么的。临近吃饭时间还会发各种他店里的美食图,搭配上他举着筷子的得瑟的照片。

     每每这时,周一要么拖着王凌云出去找吃的,要么自己出去找好吃的打包,以致忙了那么久的两人也没瘦下去。

     方嘉之这回是真的忙起来了,而不像前一段时间自己没事找事忙。合作商那边出了供货问题,店门周围出了抢生意的。各地到处跑,应酬,不过总记得调好手机闹钟提醒给周一发短信。

     这些都是方文之教的,说是想要挽回一个人的好感,最重要的,经常刷脸。刷不了脸就要通过短信等途径刷存在感。

     于是方嘉之这辈子唯二的两次讨好人都给了周一。第一次就是两年前扔了一块香蕉皮害得周一住了一个多星期的院,第二次则是为了……

     为了什么?为了不分手?方嘉之还是没有搞清楚周一突然这么坚决提出分手的原因。

     自己那么好,就只是当年周一表白时表现得挫了一点,让周一被人议论了很久,还被人堵过巷子口。

     可是他都已经偷偷去教训过那些家伙了,后来也再没有堵过周一。

     而且为了准备跟家人出柜,大一寒假过后他就开始打工挣钱,做市场调查,拉朋友入股,用自己的钱当成本做生意。刚起步的时候不想让周一知道,所以一直不许周一假期时去找他。

     可是为什么一个暑假过后,加上刚开学的大半个月他忙得很少和周一见面,周一就突然变了呢?

     不,周一其实也没有变。高中时的周一就是这么开朗自信的人,直到两人交往后他才变得愈加阴郁,原本总是恨不得剃光头的他还蓄起了长发,喜欢参加的各种活动也没有再参与,也不再和身边的同学朋友关系好得称兄道弟。

     现在的周一只是回到了以前的状态。

     难道说周一这些变化都是因为和自己交往?

     ……开什么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