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节操:总算是见识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_←
    节操:总算是见识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_←

     周一:你站住,我保证打死你!

     大学生活永远少不了无穷无尽的各种比赛和活动。在周一帮着王凌云准备模型比赛的同时,他所在的教育科学学院也开始筹办本院一年一度最重视的心理话剧大赛。

     c大每年12月的心理话剧比赛一直是由教育科学学院主办,人文学院以及音乐学院协办,可是说是教育科学学院的主场,而校话剧队的队员也大多出自教育科学学院。

     为了办好代表院荣耀的比赛,教科院文工团提前一个多月开始准备,各个学院的院话剧队自然也开始准备好剧本和队员的挑选了。

     周一给王凌云送了午饭,两人才分开他就接到“队长”的电话。周一没有把之前存在手机里的号码删掉,这个“队长”自然是之前的“自己”认识的。

     周一打起精神,接起了电话:“你好,队长。”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声:“你好。周一,我听说你转到了教科院,不知道你有没有同时转到了教科院的话剧队呢?”

     周一谨慎地回道:“那倒没有。”

     照这位队长的意思,“我”之前是话剧队的?

     队长显然很满意周一的回答:“很好,那今晚九点半,文工团活动室集训,准时到,别迟到。”

     妹子满是愉悦的声音上一秒还在耳旁,下一秒就听到了挂掉电话的声音,周一完全没有拒绝的时间。

     回到宿舍找出之前那本记菜谱的本子,头一次认真翻看,果然让他翻到有关的信息。

     原来是大一那次军训晚会后“周一”就被文工团话剧队队长盯上了,队长觉得一定要抓住周一这个活招牌,以后院里搞活动就不用强制学生充当观众了。于是队长妹子在周一身边劝了好几天,最后还是方嘉之表示对话剧队有点兴趣加入了,周一才跟着进了话剧队。

     不过大一整一年这两家伙最多也就在话剧队排练的话剧里露个脸给赚点人气,实在是方嘉之三分钟热度,对集训提不起热情。

     当然这些细节周一是不会知道的。本子上只是很简单地在糖醋排骨和苦瓜盅之间写了两句。

     “跟着方嘉之进了话剧队。其实队里的人还是挺有趣的。”

     又是为了方嘉之,呵呵。[手动再见]

     晚上在店里兼职到了九点,周一托收银台的妹子在老板过来查班时帮忙掩饰掩饰,提前了一个半小时下班。

     至于说曹宁,他今晚倒是没有值班任务的,晚饭时间前就出门了,临出门时提醒了周一一句:“今晚会有大雨,你出门记得带伞。”

     周一当时探头看了看走廊外的天空,一片橙红,完全没有大雨将至的乌云密布景象,正要开口,他想反驳的对象已经拿着两把伞出门了。

     周一准时到了队长所说的文工团活动室。

     周一到的时候其他成员正在活动室的地板上围坐成一圈聊着天,听到队长一声询问“周一来了”,齐刷刷的目光往周一投来。

     队长招呼周一过去一起坐,大家立马在队长旁边挪出一个缺口。周一走过去坐下,才要问叫他过来是要干嘛,队长就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问他:“怎么方嘉之没有和你一起过来啊?”

     不待周一回答她又自己自问自答了,“哦,瞧我的记性,又忘了你们不在一个班了。话说有传言说你们闹掰了,不是真的吧?”

     队长的话问的语气好像就是那么随口一问,而且秉承她一贯不给周一回答时间的风格,下一句就把注意力放到了手机上:“你到了没?大家伙可都在等你了……周一?周一老早到了!大爷,您还是悠着来吧,反正我没指望你会参加排练。”

     挂了电话后队长妹子做了个手势,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看向她。

     “今年的心理话剧大赛主题是医患关系,大家讨论讨论,剧本怎么写。”

     周一手撑着下巴,认真听着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没弄明白队长叫自己过来的意义。

     讨论还没结束,活动室的门又被人推开,周一抬头看去,居然是好一阵子没见过面的方嘉之。

     队长妹子大松一口气的样子,说着“方校草你居然还要我催妆似的催几回才到”,一边动作利索地在靠近周一的这一边挪出一个缺口,朝方嘉之招手。

     方嘉之施施然走过去坐下,因为队长让出的位置不大,他是挤着周一坐下的。周一正要往外挪一挪,方嘉之一个胳膊肘伸过来搭在他肩膀上:“集训内容是什么?”

     周一转头却见他是对着队长问的。队长又把比赛主题说了一遍,然后让大家说一说讨论的结果。

     队员们一个个积极地说着自己的想法,说着说着甚至争论起来。有的想为医生诉苦,有的想为病人痛斥无良医师,有的别出心裁,想让医生、病人互坑,大家都别想好。

     周一刚开始听得有趣,渐渐却不由地注意力却全放在了肩膀上。原来方嘉之把手肘搭在周一肩膀上,头也挨在手肘上,周一感到脖子被他的头发扫到,有点痒痒的。

     他抖了抖肩膀,方嘉之头也不抬直接转头面向周一,所以便贴近了周一的侧脸:“别动,挺困的,给我靠靠。”

     周一都能感觉到他讲话时的气流擦过耳廓拂过脸颊,顿时感觉这两处地方的立毛肌全竖了起来,他忙歪了歪肩膀,方嘉之只有坐正身子。

     周一没有转头,只是正正嗓子,小声说:“困的话就回去休息吧,我看大家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有个结论,你跟队长解释一下,队长应该能体谅的。”

     队长一心二用,听着队员发言的同时也不忘注意这俩,听周一提到她,就凑过来说:“快到宿舍苑区关门时间了,我再给他们布置好具体任务就可以解散了,你们可以先走一步。不过要答应我,等剧本定下来,必须给我来跑个龙套!而且不能敷衍了事!以前让你们露个脸给我们的剧拉点人气,居然连一句台词都记不了,也太不敬业了!”

     周一连连点头。方嘉之不置可否地打着哈欠。

     两人一起走进电梯,随意聊着天。准确地说,是周一装作随意地聊着天。

     从活动室出来后周一就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耳根一直有种痒痒的感觉,让他很想揉几把的冲动。其实每一次和方嘉之在一起他总会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这种紧张感有时强有时可忽略。

     出了电梯还没走出综合楼大厅,楼外轰隆作响的雷声已经传入耳内。

     周一皱起眉头:居然被曹宁说对了,这c城的天气还真叫人闹不懂。

     正当周一懊悔没有听曹宁的劝带伞出门,方嘉之从玻璃大门后取了自己之前放在那的伞,对周一挑了挑眉:“没带伞?”

     他转头看向楼外的倾盆大雨,打开手中的伞,又回过头催周一:“还不过来。”语气颇为随意。

     周一看了看他手中的伞,倒也不小,但是两个大男人一同撑,又是风雨交加的天气,却是起不了什么遮雨作用的。便摇了摇头,想说自己可以再等等,等雨再小一些,却被方嘉之一把扯了过去:“这雨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小的,至少在宿舍苑区关门前都不会变小。而且你忘了?继续等下去,你们宿舍门前那块低洼区全是没过小腿的积水,上游可是一个垃圾堆。”

     周一立马被恶心到了,没再拒绝。

     方嘉之右手撑伞,左手抓着周一的左胳膊,让他紧靠在右手臂边,两人紧紧挨着,走进了暴雨中。

     周一看着明显倾向自己这边的伞,好几次想开口说点什么,又觉得说了会显得矫情,最后什么也没说。照周一对方嘉之脾气的了解,方嘉之应该会吐槽几句天气又或者埋汰两句自己,但是他却同样不吭声,两人一路静默,只抓着周一手臂的手掌暖暖的,非常有力。

     气氛好像变得有点奇怪。

     周一觉得全身的注意力都到了左手臂,右半身甚至有点不大协调的僵硬。

     综合楼离男生宿舍二号楼也就四五分钟路程,周一却觉得走了很久,终于到了苑区门外,两人到门外长廊下躲躲雨。

     即使大部分伞被挪到了周一这边,他右半身还是被刮起的雨水淋了一层水雾。

     周一抬头看向方嘉之,对方更狼狈,刘海贴在额头上,发梢上的雨水直往下滴,更别提衣服,同样湿哒哒地贴在身上,显现出了主人肌肉的纹理。如果脱下衣服用手轻轻一拧,肯定能听哗啦落水声。

     “赶紧回去换衣服吧,我也要赶回宿舍了。”方嘉之这样说着,却是转头看着周一,伸手抹去脸上的雨水,双脚却没有抬脚的准备。

     周一没注意,只忙点头:“快回去吧,你也记得洗个热水澡,谢谢你遮我回来。”

     方嘉之瞪了周一一眼,在周一还在愣神的时候,他一扭头,冲进了雨雾里。

     周一有些纳闷方嘉之的态度和那一瞪眼,自己是怎么地又得罪他了?

     不过方嘉之走后他也没有了那份紧张感,轻松下来后不想多想,赶紧转身回宿舍洗澡换衣服去了。

     这个城市的天气就像女人的脸,变得特别快。第二天周一顶着火辣辣的日头走在去上课的路上,发现除了低洼处一些积水,已经看不出昨晚大暴雨光顾过的痕迹。

     接下来的两天更是秋老虎肆虐的时候,很多人感叹出门时要“为自己带盐”,这样便能直接吃上烤肉了。周一看着手机日历里已经开了个头的十一月,对这鬼天气是彻底服了。

     看到日期不免想到王凌云报名参加的模型大赛的即将到来。想起王凌云那拼了命的干法,周一不禁蹙眉。王凌云这样的拼法对身体也太不上心了。

     岂料周一只是这么一个转念想到王凌云,就接到了王凌云的电话,她的舍友在手机那头哭着说,王凌云出了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