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节操:……
    节操:……

     周一:干嘛抢我台词?

     节操:不想和小朋友讲话。更不想和连自己性向都能忘记的死基佬讲话。

     周一:……

     好不容易哄住了老妈,周一带着小孩刷牙洗脸睡觉。

     将小孩哄进了被窝,又哄他睡着了后,周一才空出时间理理心情。

     为什么是初二?为什么自己完全没有印象?出柜那么大的事,照老妈的说法,前前后后带着我做了那么多测试,看了医生,至少也有两个多月时间,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难道不是只被穿了两年吗?

     还有方嘉之!

     周一心里愈加烦躁。这个方嘉之!这个方嘉之!方嘉之!

     好聚好散的不好吗?你不喜欢我,我识趣地滚远了你就不能也离我远远的!每天给我发早安晚安的做什么!老子不想搞基啊啊啊!!!你的美男计没有用!我告诉你!没有用!!!一点用也没有!!!

     “叮咚!”手机短信铃声响起,惯常的道晚安时间。周一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就已经伸了过去,突然又缩回来。

     想了想,咳咳,我看一下是不是其他什么人给我发的短信。

     解锁一看,还真不是某人的短信,而是王凌云发过来的。

     “九九睡了吗?他没有闹脾气吧?”

     “睡了,他很乖。你怎么样?今晚还是要好好休息。”

     周一回想起当初九九问他关于要弟弟的问题,不用猜也知道九九家那一团乱七八糟的关系有多烦人,更何况现在还牵扯到了亲戚家也就是王凌云一家,想必闹得更乱更大了。

     “我刚回到家。明天早上我去接九九。”

     “嗯,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第二天王凌云上门接人时,周一正协同周妈妈一起和小孩的头发奋斗着。乔晓虽身为女性,可是自己扎头发还好,给小孩扎辫子就无从下手了。周一也是这时候才完全相信周妈妈说的,小时候没给他扮过小女孩。

     一看到王凌云的身影,九九就扑了上去抱大腿:“姐姐,给我梳头发,哥哥和阿姨扯掉了我好多好多头发,疼死我了。”

     周一和乔晓尴尬地笑着,两母子一起心里大呼冤枉,这个“好多好多”是不是夸张了点?最多也就是一把头发!

     王凌云和周妈妈周爸爸打过招呼,谢谢他们照顾九九。

     乔晓替自己儿子心虚,忙摆手:“不麻烦不麻烦!就让九九在我们家再多待几天也没关系,九九又可爱又听话,可讨人喜欢了。”

     王凌云帮九九编了两条马尾辫。完了后她抱了抱九九,在他脸上亲了口,然后在小孩嫌弃她之前放开人,还是忍不住又揉了揉小孩的头。

     小孩双手抱过头顶:“哎呀又弄乱我辫子了!”

     王凌云眼眶微红,轻拍了一下他脑勺:“就会臭美!来,姐姐带你去见妈妈。不过,叔叔阿姨,还有哥哥,照顾了九九一晚上,九九说谢谢了没有?”

     小孩听话地认认真真地跟周一一家道了谢,还跟周爸爸说他削的苹果很好看,跟周妈妈说她弄的早餐他很喜欢,跟周一说他扯掉的头发其实也没那么疼。

     王凌云带着九九走了。

     一关上门,乔晓忍不住又掐了周一一把。周一哎哟一声:“老妈,你掐上瘾了?”

     乔晓在他背上打上一巴掌:“看人家家里小孩就知道人家家教多好,你还敢去坑人家!你就欠掐!我还没叫你爸抽你!”

     “好好好,是我的错,我的错。女王大人,我知错了,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周一讨饶。

     乔晓哼了一声。

     十点过后,乔晓和周驰去店里照看生意。

     周一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起来。他记得初二的时候,班里玩得好的那帮兄弟好像是给自己塞过一张成人光盘。自己也确实是看了。但具体什么感受,看完后事情又怎样发展,就完全没印象了。

     而按照老妈的说法,应该在那之后自己就出柜了。也就是说,那一段记忆就和前两年的记忆一样,完全模糊了。

     除了那一张光盘,周一没有看其它碟片的记忆,所以他一时也想不到,自己当年会将光盘藏在哪。自己也不喜欢记日记,所以也没有藏日记的经验。

     找了半天没找着,周一只有上网直接找种子。问题是周一从来没找过,一时也找不着。最后没办法,他找了件大衣,围上围巾,将自己围得严严实实地,出门去,买黄/片。

     好不容易找着一个小贩,周一鬼鬼祟祟地要了a开头的碟片,付了钱,犹豫了一下,又吞吞吐吐地问,有没有g开头的。

     那小贩哦了一声,连声说有,显然对这种情况也是应付自如,直接就撂出三大叠,小声介绍说:“从左到右,两个人的,两个人以上的,兽/人的。”

     周一震惊无语,在最左边抽了一张,连忙付了钱走人。

     两个人以上就算了,兽/人是什么鬼?!

     怀揣着生命大和谐教育片,周一颇为紧张,总觉得周围人都知道自己买了黄/片。而且好巧不巧,在小区门口遇见王凌云。

     王凌云刚将九九送到他妈妈身边,心烦得很,也不想立刻回家,正准备在周围走走,这么巧碰见周一,就问了句要不要一起走走。

     纵使怀揣烫手山芋,周一也没好意思回绝,点了头。

     这个小区附近有个公园,周一初高中的时候每天清晨都会去那边晨跑,环境还不错。周一便向王凌云提议到那公园走走。

     到了公园,两人也没说话,一直静静地走着。直到王凌云咦了一声:“这地方怎么有点眼熟啊?”

     两人正沿着周一的晨跑路线走着,现在也有不少人在散步。周一想了想说:“你以前也来这边锻炼过?”

     王凌云摇头:“没有,我习惯在我家小区下面锻炼。可能以前什么时候曾路过这休息吧。总觉得这张石椅附近有点眼熟。”

     王凌云说的石椅并没有什么特别,不过它边上铺着鹅卵石,种着高山竹,正正对着公园湖面,还可以看到湖上的小亭,所以平日很多来逛公园的人喜欢在这张椅上休息。

     王凌云向石椅走去,没留神脚下,被绊了一脚。周一就站在旁边,伸手一扯将人扯了回来,一不小心嘴巴从王凌云眼角擦过,一个激灵将人推了出去。

     王凌云原本还想要感谢他,当即不乐意了:“喂喂喂,你什么表情,我还没嫌弃你呢!欸,你什么东西掉了。”

     周一低头一看,黄/片!

     立马捡起来塞怀里。

     和王凌云道别回到家后,周一心里是有点抓狂的。

     他上某知名论坛问了一句: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我也对她挺有好感,一不小心亲到了她眼角,我居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怎么回事?

     有一个网友的回复最戳中他心窝。

     “楼主,你不是仅仅觉得有点不舒服吧?想起来是不是还浑身鸡皮疙瘩,甚至有点难受?你是gay吧?”

     周一本来买了黄/片还有点犹豫究竟要不要看,这会儿下定了决心:看!

     看了时间,确认爸妈两小时内不会回来。锁上房门,打开电脑,放进a开头光盘。

     周一紧张得手脚都有点发抖,团成一团坐在椅子上等着画面。

     先是声音出现,娇/喘,呻/吟。屏幕渐渐亮起,镜头从地上散落的衣服慢慢转向白色的大床……

     ……

     直到镜头定住,周一才发现已经播完了。

     他松了一口气,整个身体放松开来,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才醒觉,自己紧张过头,完全没有产生反应……

     他默默点开之前发的帖子,又发了一问:第一次看a开头的片子,紧张到忘记产生反应,这正常吧?

     刷了几遍,又看到那个id:楼主,你不是紧张到忘记产生反应,而是痛苦地熬完整部片子,没法产生反应吧?

     周一再次默默收起手机,深吸了口气,换了张g开头的光盘。

     还没点播放,微信声响起,吓了周一一跳,做贼心虚地慌忙将光盘退了出来,又将两张光盘都塞到床垫下面,岂料刚好摸到一样硬硬的东西,掏出来一看,卧槽,这不就是他找了一上午的光盘吗?!

     只能又塞回床垫下面,才拿起手机,原来是李蕊发的微信。

     “哈哈哈,周校花,我在论坛看到一个呆萌呆萌的楼主,估计刚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笑死我了,我说的他可能不信,你去给人家小朋友科普一下吧23333。

     <a href="p:///123456." target="_blank">p:///123456.</a>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我也对她挺有好感,一不小心亲到了她眼角,我居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怎么回事?”

     周一:“……”

     乔晓和周驰回到家时,看到儿子在客厅角落种蘑菇,心情指数明显掉了好几个阶。

     乔晓凑过去给他顺了顺毛:“儿子,你咋了?”

     周一抬头,抱住她小腿,问:“老妈,我以前买的心理书你放哪了?”

     乔晓指了指书房:“你大学前买的书我全搬到书房去了,教科书一个柜,课外书一个柜。”

     周一便在书房里翻了一晚上的书,吃饭也只随便扒了几口。周一照着网上查到的一些信息,又在书上翻找案例,终于找到自己想找的。

     晚上躺在床上,周一翻来覆去睡不着,心头乱糟糟的。

     忍不住翻身拿了手机,点开方嘉之今早发的微信。

     “早安。今天早上吃了小笼包和豆浆。那次你给我买的我没扔,后来又吃了。你什么时候又给我买?”

     “我给你买也行。”

     “或者你想吃什么?”

     周一点出键盘,打了几个字,想了想,又删掉了。点开方嘉之的头像,朋友圈里只有养生馆的广告。刚要放下手机,方嘉之的微信就发了进来。

     『你想发什么?怎么还没发过来?』

     周一:“……”

     『刚好看到你显示‘对方正在输入…’,等了半天你也没发过来。』

     『……』

     『你打了半天,就六个点?』

     『……』

     『……我也会。』

     『……你怎么看到我正在输入中?』

     『刚好拿起手机。』

     周一怀疑,那么巧?平时发晚安可不是这个点。

     『你怎么又不发了?』

     『……没什么想说的。』

     『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不知道。』

     『为什么?缺课太多会被教授扣分的。』

     『最近没什么课。』

     『没课你也不应该老不在学校啊。学生就应该待学校里。』

     『……你最没资格说这话好吗?而且我只在家待了两天,能有多久?』

     『你真的在家?』

     『我要睡了。』

     『哦,晚安。』

     ……

     『你不给我发晚安吗?』

     『睡着了?』

     『好吧。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