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节操:两二傻还玩制服诱/惑,啧。
    节操:两二傻还玩制服诱/惑,啧。

     周一:你才傻!你比方嘉之还傻!你还瞎!

     周六一大早,502宿舍的老大一睁眼就看到方嘉之早早爬起床拾掇自己,又是挑衣服又是梳发型的。拿过手机一看时间,平时上午有课也没起那么早呢。

     “老三,今天周六,你的店还没开门吧?”

     “谁说我要去店里。”

     从d城回来后下定决心要追回老婆的方嘉之,首先干的就是将店里需要他处理的事都抓紧时间处理了,剩下的就暂时交给别人了。

     大一寒假过后方嘉之就定下来自己独立做生意的计划,于是一整个学期每逢周末或节假日都往外跑筹钱,完全没有和周一透露过自己的打算。

     大一的暑假来临前方嘉之跟周一说,自己假期有事,可能整个假期不会跟他联系。这有装逼的嫌疑,忙可能是真的会很忙,但是不至于整个假期连打个电话的时间也没有,所以方嘉之只是说说,装成大忙人的样子。

     孰料周一真的乖乖听话地整个暑期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方嘉之,结果开学半个月后方嘉之就被人给扔到一边去了。

     挣钱不就是为了养老婆,老婆都跑了,还挣毛线。赶紧把老婆哄回来要紧。

     方嘉之生下来就是被别人惯着长大的,这回让他去哄人,刚开始他还落不下面子,自己的火爆脾气也压抑不住,还是二哥点醒了他。

     “老婆以后肯定会和自己成为一家人,在家里人面前讲什么面子?”

     方嘉之深以为然,想想自己以前的行为,就因为周一的表白来得太突然,两人的赌约又被别人暴露,以至于自己一直犯尴尬,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二。

     为了坚定自己在周一面前不要脸的决心,方嘉之还上网找了所有关于“周一放假记”的帖子来看,看着自己在别人眼里嚣张跋扈、对着周一颐指气使,简直就是一个令人憎恶的纨绔,而周一一次次地包容,有些帖子楼主还嘲笑意味浓重地说周一这已经不是包容,而是犯贱。

     方嘉之越看越愧疚,越看越心疼。简直恨不得穿回到过去掐死那个二傻方嘉之。

     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心安理得地接受着周一所有的好,只在一边看着周一为了照顾好自己,努力地学习厨艺,推掉一切部门邀约为球场上的自己加油喝彩,设置特别关注只为了抢沙发,自己病了他比谁都急,自己的一切要求从不会被拒绝。

     甚至只因为自己当初一句嫌弃他是男生的话,那个总是一头板寸,笑得恣意飞扬的周一,蓄起了中长发。

     还有那个让自己第一次真正动心的寒冬腊月里的车站守候……

     周一这样摒弃全世界只围着自己转,自己一边隐隐享受着却还总是冲他发脾气。

     自己果然又二又渣。

     是了,总以为自己给周一偷偷教训了那些想要来学校欺负他的混混很伟大,别人却照样可以在网上对周一进行言语攻击。

     自己严明申令周一假期不要联系自己,然后心里怀着都是为了两人将来的自以为是的理由去打拼事业,却不知道,在这漫长的假期里,周一心里是如何地反复揣测着自己的心意,忐忑地过完那个假期。

     自己虽然是有了和周一一起走完一生的念头,却也从来没有说出口,自以为周一会明白自己所想。

     二哥说了,感情的事,即使是双方心里都明白对方心意,但是没有真正地说出口,终归只是猜想和感觉,总还是会留有怀疑和不确定。

     而且自己为对方做过的事都得让对方清楚知道,不然对方会怀疑你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涨了知识的方嘉之努力地学着将自己情商提上去,把面子踩下来。

     今天是周六,周一会去咖啡店兼职,方嘉之准备打扮得光鲜亮丽地去咖啡店勾引,咳咳,给周一的老板照顾照顾生意,顺便提醒一下众人,什么王女神,什么凌云的都一边去,周一还是我方嘉之的。

     方嘉之在咖啡店开门没多久就到了,在店门口溜了一圈,又进到店里面环视了一遍,最后黑着脸问在前台的曹宁:“周一呢?”

     曹宁慢吞吞地说:“他请假了,看朋友比赛去了。”

     周一在这个学校能有几个朋友,方嘉之不用过脑子就猜到说的是谁。算了算,确实物理模型比赛的日子就在这段时间,没准就是今天,周一应该就是去看王凌云比赛了。

     方嘉之咬咬牙,回了学校找到比赛的宣传海报,照着上述的比赛地点找了过去。

     到了比赛的礼堂,方嘉之首先往参赛选手的亲友团座位看过去,没料想找不到周一的身影。

     仔细地再看一遍,还是没有。

     往后面的观众席走去,总算在一个角落见着人了,方嘉之心里乐呵呵的,表情平静地凑了过去。

     周一在他坐下时转过头看了方嘉之一眼,然后翻了个白眼。

     两人都没有说话,周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听着台上的选手讲解着自己的模型,方嘉之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在桌上轻轻敲着,视线直往周一身上拐,然后看到周一没带手套的手被冻得手指通红。

     他看了看周一疑似很认真的脸,伸出手握住周一挨着自己边上的左手,唷,冰凉凉的。

     方嘉之两手握住,看周一只是抽了抽手,没抽出来就任由他握着,心里一乐,将周一另一只手也牵了过来,轻轻揉搓着。

     周一不只是脸长得美,他身上的裸/露的每一处仿佛都是精致雕刻出来的。

     一双白净修长的手,手指关节处并不明显,从指跟到指尖两道纤长流畅的弧线在晶莹粉红的指甲端交汇,摸上去,皮肤又软又细腻,虽然没有什么肉感,但也没有骨头的磕人感。

     方嘉之玩得不亦乐乎,直到周一站起身来抽离了双手,才回过神来。原来比赛已经结束,观众正在离场。

     方嘉之往台上看去,王凌云正在和评委们合影,想必是获奖了。

     方嘉之跟在周一身后向前走,他以为周一会走到台下跟王凌云道喜,周一却随着人群走出了礼堂。

     “还跟着我?干嘛?”周一回过头问方嘉之。

     “找你一起吃饭,也到午饭时间了。”方嘉之回答,好像两人一起吃饭是理所当然的。

     周一绕着方嘉之走了一圈:“真的就是来找我吃个饭?”

     方嘉之严肃地点头。

     周一挑眉:“我说,你也跟着我好些天了,我们也不绕圈了。你究竟想干嘛?我们不是分手了么?”

     方嘉之快速皱了皱眉头,还是很平静地说:“我没答应。”

     周一瞪大眼看着他:“你……你说过,我们的关系由我决定。”

     方嘉之哦了一声。

     哦?是什么意思?周一继续瞪着方嘉之。

     方嘉之上前牵住周一一只手,拉着他就往餐厅方向走,一边走一边说:“我们那个赌约对我来说太不公平了,所以作废。你想想,你想要和我在一起我们就得在一起,你现在厌烦我了就直接把我甩一边,这对我多不公平。

     现在都讲究人权,我也不要求说你要怎么怎么赔偿我。上一回我也在电话里跟你说过,我当了你一年的男朋友,那你至少也要当我一年的男朋友吧?呐,之前都是你照顾我,那现在轮到我照顾你了。我答应你,我会比你做得更好的!至于我们的关系要是要重新定论的话,那至少也要等一年后。”

     周一听他这样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通,差点没被他绕进去。

     你上回说的那些傻话谁会当真?而且,你当了我一年的男朋友的同时,我不是也已经当了你一年的男朋友?!

     好像这个反驳点怪怪的?

     虽然周一最终没肯松口,但从那天起,方嘉之缠着周一更来劲了。

     顺手买两份早餐的人变成了方嘉之,每天早上周一出了宿舍苑区都会看到方嘉之站在门口耍帅。

     到了教室,方嘉之跟着周一走到那群女生面前,直接就问坐周一旁边的女生:“我来旁听一下课,我可以坐这里吗?“

     下了课,紧跟着周一到饭堂,在周一打饭菜的时候直接跟阿姨说打一份一样的,朋友刷卡。

     周一去咖啡店兼职,方嘉之就提着手提去店里喝咖啡,不断地续杯。

     学校的论坛又出现一大片嗷嗷着“我又相信爱情了”的叫唤,“周一放假党”又出来嚷着领教材。

     周一一直老神在在地,没有找到自己分离性遗忘症的触发点,他也就没有特别排斥方嘉之这样跟着他,但也没理会过他,像是完全无视了这么一个人。

     方嘉之也不急。周一之前受了那么多委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重新接受自己,这才刚刚开始。

     过了两天,两人都收到话剧队队长的召唤,听她话里话外地埋汰两人说好的参加集训,结果两人都一直缺席。

     当天晚上两人一起到了综合楼的集训地点,并收到了剧本。鉴于两人很少参加集训,也没有什么表演天赋,队长只是给两人分配了两个打酱油的角色。

     周一看着剧本,心里抓狂地想要问方嘉之:老大!你怎么看也不像喜欢表演的人!当初干嘛要加入话剧队啊啊啊!!!害得我跟着进了这个坑!

     周一越想越不忿,忍不住转头狠狠瞪了方嘉之一眼。

     方嘉之刚好看到他的眼神,睁大眼,用眼神向周一传达:“看我?”一边还很自然地将领口往下拉了拉。

     周一没眼看这货,暗哼一声继续看剧本。

     方嘉之低头看着自己在剧中的角色与周一角色的互动描写,脑补了一下画面,心情莫名变得很好。

     这个剧主要演绎了在一间医院发生的一起医患冲突事件。

     妇产科的魏医生惯于私下找孕妇夫妇索取红包,表明这样才能保证会让孕妇母子平安,这让很多孕妇敢怒不敢言。

     而科室里的另一位郝医生则是一心一意为患者的好医生。

     但是有一天,由郝医生主刀的一个孕妇产后血崩死在产房里,死者的丈夫被人教唆去医院闹事。

     众人到了医院时妇产科只有魏医生在,有孕妇听说是来找妇产科医生讨公道的就指着魏医生说这就是那个黑心医生。

     死者丈夫带过来的人并不认识妇产科的魏医生和郝医生,只以为这个就是害死死者的主刀医生,当即和赶过来的医护人员发生冲突,过程中魏医生被砍死。

     最终冲突被赶来的警察制止了,查明死者的死亡原因并无医生的责任,倒霉的魏医生也不是死者的主刀医生,但也被查出收受贿赂、威胁病患等恶劣行为。

     (删)并不是每一个医生都没有职业道德,病患家属悲伤之余不应迁怒医生,更不该聚众持刀故意伤人。医患关系的改善更重要的还是要提高医生的职业素养和百姓的素质。

     周一在剧中饰演医院的医护人员之一,医生甲,方嘉之则是死者丈夫的朋友之一,流氓乙,跟着死者丈夫一起到医院闹事,争执中和医护人员发生推搡。

     这两个打酱油角色剧本并没有给出具体的台词,让演员按照自己的身份随意发挥,只要制造出争执、发生冲突的画面就行了。

     周一和方嘉之先是站在一旁看着其他演员排练前面的剧情部分。

     轮到发生冲突那一幕,方嘉之扮演的流氓乙和几个兄弟拿刀带棍地一起到了医院,听到有人指着一个白袍医生说“就是那个黑心医生”,大家就冲了过去,周一扮演的医生甲和其他医护人员一起上前制止暴行。

     方嘉之一看到周一,推开自己身边的同学走到周一对面,推了周一一把:“你这黑心医生!”

     周一惊得张了张嘴,反应过来脱口而出:“你这臭流氓!”

     旁边传来噗嗤的喷笑声,周一转头一看,那个护士乙捂嘴笑道:“哈哈,对不起,实在是周校花你的台词太……哈哈哈哈……”

     周一看着方嘉之眼里也带了笑,郁闷地甩开方嘉之揉他头的爪子。

     队长在一边指点:“你们这一边医患关系忒和谐了哈,还有说有笑的,给我认真点,医生的表情要严肃一点,流氓的表情要更凶悍一点!注意,这不是*,不是*,不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队长这么一说笑场了一大片,还都往周一和方嘉之这边看过来。

     周一无语地插到另两个“医护人员”的中间,避开和方嘉之面对面。对面的流氓们嘻嘻哈哈地直接将周一正对面的位置让给了方嘉之,众人看着周一脸上无奈的表情纷纷憋笑。

     队长整了整嗓子:“好了,重来,都认真点,随便喊点什么,注意表情,我的最低要求是不要给我露出笑脸。开始!”

     周一紧盯着正前方的方嘉之,见他一抬手,自己先发制人地推了他一把:“不要在医院闹事!”

     方嘉之被他推得后退一脚,又移上前,周一还想推他一把,方嘉之一手抓住周一的手先往后一推,让周一后仰,又一把将他拉回来,周一脚步踉跄地一头撞进方嘉之的怀里。

     方嘉之抱住周一,喊着:“你们这些黑心的医生,草菅人命,跟你们拼了!”

     他一边说一边还前后移动脚步,加上周一在他怀里挣扎,看着颇有一种两人真的起了争执推搡到了一块的感觉。

     不过前提是要忽视方嘉之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

     队长对上方嘉之的目光,冲他翻了个白眼。

     周一好不容易挣脱方嘉之,左右看了一下,大家都在认真排练,他也就不好意思跟方嘉之吵起来,只得恶狠狠地低声跟他说:“你别把我惹毛了!”

     方嘉之双手抓住周一的手肘前后推拉着:“医生,把你惹毛了怎样,你还能比我这个正牌流氓更流氓?”

     周一一时语结。

     队长休息令一下,周一立马甩掉方嘉之的手,气哼哼掉头跑到一边去喝水休息。方嘉之慢悠悠地跟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下。

     “我也渴了。”

     周一继续喝着自己水瓶的水。活该!让你不带水瓶!

     “医生,给点水喝吧?”方流氓歪身凑到周医生耳边说。

     周一缩了一下肩膀,耳朵直痒,曲起手肘顶开方流氓。方流氓直起身坐好,委屈地盯着周一。

     集训结束后,方嘉之跟着周一下楼。

     周一的步伐走得比平常快,综合楼门口有几阶台阶,周一走得急,在下台阶一脚踩空,紧跟在他身后的方嘉之伸手及时揽住了周一的腰,才免去他一场意外事故。

     周一心情更不爽了。

     两人经过一片椰林,周一莫名觉得场景有点熟悉。总觉得,自己面前应该有两个人,他们在讲着话,一个急躁,一个吞吞吐吐。

     方嘉之看着周一突然停下脚步,正想问他怎么了,发现这个地方刚刚好是那一次新生军训晚会那一晚两人分开的地方。

     方嘉之的心脏骤然紧缩,生怕周一头也不回地回了宿舍,明天一早又变了一个样。他急忙上前攥住周一的手:“周一?”

     周一还在走神,哦了一声乖乖地任方嘉之牵着他的手走出了椰林,回到宿舍苑区门口。

     方嘉之看着周一一路上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心里略忐忑地又叫了他一声:“老婆?”

     “嗯……啊?你说什么?”周一回过神来,总觉得自己刚刚好像听到一个很奇怪的称呼。

     方嘉之连连摇头:“没什么,你别再走神了,当心点走路,赶紧回宿舍休息吧。”

     周一怀疑地盯了方嘉之几眼,最后只是摆摆手,转身回宿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