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节操:校花,为什么你也那么巧失眠?
    节操:

     校花,为什么你也那么巧失眠?

     周一:

     我只是没睡好→_→

     方嘉之看着周一进了宿舍苑区,心里莫名有点空落落的,想要再喊一声周一,想了想还是没有张口,就这样一直看着周一走到楼梯口……上楼前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心,又落回了原处。

     说不出的感觉盈漾着整个胸腔,一股涩意顺着喉管爬上鼻腔,酸意席卷了眼眶和鼻梁。

     被涩意堵住的喉咙发不出声音,但是身体迫切想要表达兴奋和喜悦,于是他高兴地正要朝周一挥挥手,周一已经扭回了头。

     方嘉之放下了手,还是缓缓松了一口气。

     回宿舍的路上,方嘉之绕过了椰林,走了另外一条路。

     路上走着的小情侣或是牵着手,或是一个搂着另一个,成双成对地经过方嘉之身边。方嘉之套上帽子,双手插兜,迈着长腿,目不斜视地不做理会。

     我媳妇可是回头看了我一眼。

     这个城市在前天开始有寒流,这两天一直在降温,今晚更是降到了个位数,所以502的老二老幺都不打游戏了,早早钻进了被窝。方嘉之回来的时候,老大也正准备躺下。

     听着门外呼呼的风声,看着方嘉之强装不怒不喜的神情,几人也没八卦的心思,只想着早早睡觉,明天看能不能盼到个好天气。

     洗漱过后爬上床,方嘉之给周一发了晚安的短信。

     周一没回。

     他放下手机,侧着身闭上眼。

     一静下来,很多心绪就忍不住开始翻滚。

     周一那一回头给方嘉之吃的定心丸效用很快就消散。尤其想到他回头之前那个背影,心总会揪着揪着,脑海里忍不住浮现新生军训晚会那一天的情景,尤其是周一最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背影,不断地循环播放,挥都挥不去。

     在周一宿舍苑区门前的那股欢喜慢慢消散,心,完全不受控制地愈加沉重。

     方嘉之闹不懂今晚自己是怎么回事。跟个女人似的,想得特别多,还忍不住去想。尤其是那些自己之前也并不怎么留意的细节。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想多了也没用。而且现在和周一发展得也很好。不要再想以前了。不要再想了。

     方嘉之正右侧着身,觉得右胳膊有点咯人,翻了个身,向左侧身。

     “方嘉之,你能不,能不能……”

     方嘉之突然觉得左侧身喘不过气来,躺平了。

     “方嘉之,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了,会和我分手吗?”

     方嘉之深吸气,慢呼气,冬夜里的空气凛冽,刺激着鼻腔。他有点受不住地张开嘴呼吸。

     “我一直抓着你不放手,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方嘉之将脑后的枕头抽了出来,躺了没两分钟,脖子有点累,将手臂枕了上去。忍不住又侧了身躺着,腿不知道该怎么放。

     两腿伸直交叠着?试了一下,累。

     两腿弯曲交叠着?试了一下,不得劲。

     两腿弯曲错开?试了一下,还是不得劲。

     方嘉之又翻了个身。

     “方嘉之,你能不,能不能……”

     方嘉之睁开眼。宿舍里一片漆黑。

     他伸手抚上闷闷的胸口,轻轻地顺着气。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

     方嘉之伸出手去摸手机,点亮屏幕一看,十二点都还没到。

     耳朵不是门外呼啸的寒风,就是其余三人此起彼伏的熟睡呼声。他更睡不着了。

     既然躲不过,那我们掰开来好好想想。

     就是在那一晚之后,周一一下子变了好多。难道是因为那天我有说过什么?

     可一直都是周一在说。那天究竟有什么被我忽略了?

     方嘉之又翻了个身。

     因为一个暑假,加上开学那前半个月,忙得一直没机会见面,虽然我当时很生气周一真的那么听话整个假期没联系我,但也因为终于见了面,没发火。嗯,一切都正常。

     之后吃过晚饭我就去了晚会。这个时候,周一去了哪里?对,他说有事要办,要走开一会儿,等我表演完他会在后台等我。

     轮到我上台表演了。

     方嘉之回想到这里,嘴角往下垮了垮,做出一张苦脸。

     那首《不得不爱》本来是特意去学的,虽然不像论坛上说的是回应周一的艳舞,但也算是表示自己好不容易正视了自己的感情,努力在调整心态中。孰料周一却说有事要走开,根本没看自己的表演。

     方嘉之将枕头摸回来塞头下,继续整理记忆。

     下了台后,周一就站在后台我的吉他旁边等着我。我过去……不对。周一还没有到后台,所以我有点生气。我本来打算直接回宿舍,后来还是没有回去。我干嘛呢,对,有人说找我。

     我不想直愣愣地在后台等周一,所以我应声出去了。

     “方,方嘉之!我!我喜欢你!”

     方嘉之撇撇嘴,怎么想起这事了。

     方嘉之和周一交往的事,真正知道的只有方嘉之的三个舍友,在其他人面前并没有正式承认过,所以在很多人看来,两人只是因为是高中同学才会经常在一块。

     所以方嘉之还是会收到情书,或者被别人表白。当然他是不会答应的。这种事周一也知道,而且从不会拿这事来问方嘉之,他相信方嘉之会遵守约定。

     不过那一天……因为心情不好,方嘉之没什么精力应付。

     记得自己是怎么拒绝的来着?

     “我一直都和周一在一起。”

     是了,就是这么说的。亏得第二天没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帖子。

     那位方嘉之没有注意长相的女生并没有就此打退堂鼓:“论坛上说的都是假的,我知道。就算你们真的在一起,我也知道你是因为和周一打赌输了才和他交往的!

     方嘉之,我是真的喜欢你的!

     别说周一是男的,就算你真的有女朋友了,只要你还没有喜欢的人,我都是不会放弃的!”

     方嘉之眉头皱紧,谁说是因为赌约?就算我们是因为赌约开始,也不代表我们现在没有互相喜……周一那家伙今晚到底干嘛去了?

     方嘉之语气仍旧是淡淡的:“谁说我没有喜欢的人。”周一你丫的,不看我表演。

     哼哼,我都为了你表白了,高兴吧你,你要是知道肯定要乐疯。唉,你看你多幸运,居然能得到我的喜欢。不过我就不告诉你!让你不看我表演!不然你肯定得寸进尺!天天跟我撒娇!一闯祸就只会用肉麻的话堵我!

     “……你!你骗人!”女生的声音尖利起来。

     方嘉之还在想周一在哪里,突然拔起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火气也上来了,便有些不耐:“你还不值得我为你撒谎。”

     “我……我,我不信……她是谁?”

     方嘉之简直想呵她一脸。我要表白的话当然要跟当事人表白,干嘛要跟你说?你问我我就要说?

     “你要是喜欢她,怎么不跟她在一起?你一定是在骗我!”女生与其说是在否认方嘉之的话,不如说是在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

     老二说得对,不要试图和生气中的女生争论,她们只能听到自己想听到的。“随你怎么想吧。”

     方嘉之为自己对周一的忠诚默默点了个赞。

     后来,后来周一就回来了,在后台等着。

     再之后,两人经过那片椰林……

     “方嘉之,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了,会和我分手吗?”

     “我是那种不守信用的人吗?说过了除非是你先提出分手。反正我是无所谓。”你就嘚瑟吧,只要你不提,我都不会和你分手。

     “……即使,我一辈子都,不肯分手吗?”

     “你今天废话真多!”知道你喜欢我啦,天天表白撒娇,你烦不烦。好吧,你要是再讲一句那什么我,我就,我就吻你吧。嗯,你不要太高兴。

     “我一直抓着你不放手,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你这个白痴!!!”让你说喜欢不是说讨厌啊啊啊啊!!!为什么没交往前我们还挺有默契,交往后我俩就老搭不上线!我说牛排好吃是想要和你去西餐厅约会结果你跑去学煎牛排!我说你周围的妹子好看是想让你离她们远点结果你打扮得越来越漂亮!我说你球技烂死了是想要安慰你不能和我一起打比赛要么就好好跟我学结果你球都不碰了!我说我不想洗衣服是想要你陪我逛街就可以给你送衣服了结果你跑去宿舍给我洗衣服!笨死你好了!!

     “……我知道了。”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哼!也就只有我才那么能容忍你这个家伙。╭(╯^╰)╮

     良久,“方嘉之,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教师节过了,国庆没到,你生日?”我明明记得不是这个日子的,难道我记错了?不可能。

     “……不是。方嘉之,你能不,能不能……”

     “吱吱呜呜地干嘛!”肯定又要撒娇了╭(╯^╰)╮今晚你没听我演奏,我是不会再弹奏一次的,你撒娇也没用。

     “我……没什么。前面就是我的宿舍,我今天有点累,回出租房不方便,我……”

     “那你回你宿舍吧。”所以谁让你不听我演奏,到处乱跑。

     “嗯。”

     有气没力的样子,看着就难受,赶紧回去你的,我还在生气,我才不心疼。

     “方嘉之……再见。”

     ……

     再回想了一遍,当日那气闷的感受已经无影无踪。

     其实就只是一首歌。周一有事没有去听,我为什么不再弹奏一次呢?为什么一次一次地,总要和他胡猜心思,却两人都从不明说。

     一阵难以形容的憋闷感蔓延开来。

     如果当初……

     方嘉之觉得自己有点疯魔了。

     满心满眼全是想着,如果当初让周一把话说完,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如果当初自己没这么幼稚,直接跟周一说清楚,是不是周一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对自己爱答不理?

     如果当初没有让周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掉,是不是他现在还住在他们的小窝?

     方嘉之越想越憋闷,越想越悔恨,只有用着小学生一样的作文鼓舞词,激励心情严重低落的自己。

     世上没有后悔药,哪来的如果当初。我应该向前看,懊悔完全没有用,我要抓住现在。

     第二天,周一看着方嘉之和自己同款的国宝眼镜,失眠的心情略舒爽了一下,忍不住问了精神不振的方嘉之一句:“昨晚没睡好?”

     方嘉之今天一早听到老大的起床声,才发现自己整晚没睡着,更恐怖的是,直到现在心里也还忍不住在循环播放那几句小学生鼓舞句子,根本停不下来。

     翻身下床时,脑袋似有千斤重,走路的时候脚步像是飘着的。

     听到周一的“关心问候”,方嘉之倒是精神一振,揉吧揉吧脸,抬眼对上了周一的黑眼圈。

     “你也没睡好?”略惊奇,又有点惊喜。

     周一顿时后悔搭理他。

     方嘉之这回是真的振作了起来。

     真巧!这就是缘分!原来失眠的不只我一个,我还有个伴!是我媳妇!

     不过周一为什么会失眠?他今天那么多课,身体受得了么?他是不是像我刚刚那样,也困得走路都能睡着?那我要好好看住他,防止他撞墙。晚饭就让店里送过来,要点有安眠功效的药膳……

     不过,周一为什么也那么巧失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