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剧情:节操去哪了?
    剧情:节操去哪了?

     情节:被蠢作者吃了。

     剧情:让它吐出来。

     情节:……拉的要么?

     下午五点三人就收拾收拾准备回去了。周一也不知道曹宁有没有画到什么,他只知道,他只是自娱自乐了一个下午,回来一看,这两人似乎更黏糊了一点。

     再过那条河的时候,是莫睿背的画板,又是回头拉曹宁。

     而这一次,说是拉,不如说是半抱半拉。莫睿左手抓住曹宁的上臂,右手圈住曹宁的腰,将曹宁半抱过去。

     要不是周一看曹宁只是有点腿力不济,走路还是很正常没有o型腿,他都要怀疑这两人掉节操的程度了。

     车在回程途中时,曹宁和周一都昏昏欲睡,直到周一和曹宁两人的手机短信铃声都一连串地响起。

     两人掏出手机,发现都是来电提醒,都是在他们手机没信号时打进来的,直到现在出了山林,有了信号,短信便涌了进来。

     周一看了来电提醒短信,十几个不同的号码,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不过周一只注意到了其中一个。

     那个被他标注了“喷火龙”的号码,从今天上午九点多开始,每隔半个小时给他打来一个电话,直到下午五点多钟。

     周一又退回信箱看了看,方嘉之宿舍的老大还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在搞什么,真是要被气死。如果你看到这条信息,我希望你能上微信看一下我给你发的视频。』

     这时候回完电话的曹宁回头跟周一说:“好像说方嘉之在找你,大家知道我和你一起,就打过来我这边了。”

     周一有点心神不宁地登上微信,刚一登录成功,又是一连串的信息通知。

     不只是方嘉之老大给他发了视频,心理班的同学也几乎每个人给他发了几个。一眼扫过去,文字信息差不多就是问他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出现。

     点开一个半个多小时前发过来的小视频。

     那是学校平日举办晚会的广场舞台,方嘉之双手抱着黄玫瑰,站在上面讲着话。

     其它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方嘉之,穿着女仆装……

     “你们没有看错,就是我本人,方嘉之。

     我知道,很多人认识我都是因为一年前的新生晚会,周一女装跳了一支艳舞,有人传出消息说他是为了向我表白。

     你们也一直都在猜我和周一的关系,怀疑我和他究竟是不是gay。

     当然也有可能你们是看了昨晚学校论坛被人偷拍上传的那个视频才认识的我。

     里面确实是我和周一。

     我在这里澄清一下。周一不是gay,我才是。”

     他说到这里隐隐皱了皱眉,可能是想起了那一拳,下巴又有点疼了。

     此时台下聚集的学生并不算很多,百来人。听到方嘉之最后一句,禁不住一片惊呼。

     方嘉之不做理睬,继续接着说:“你们也都看到过,周一对我很照顾。

     这是因为我曾经在他受伤时照顾过他。说是照顾,其实我也没多用心,汤和粥是家里阿姨煮的,医药费是父母给的零花钱,就算去医院给他守夜也只是刚好不想回家。

     而且我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他。害他受伤住院的那个人其实就是我。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不会主动照顾他。

     在这之后,周一一直很感激我,所以对我很好,因为我一句玩笑话,就穿了女装上台表演。

     我很卑鄙地一直没有告诉他真相,因为我是gay,我喜欢他。我想要他一直留在我身边。

     周一因为我的纠缠和我交往过一段时间,但是后来还是和我分手了,只是我一直不愿意放手。

     这就是昨晚视频里我们两个争执的原因。

     偷拍上传这段视频的人,我已经找到了,我一定会起诉她的。她的言论严重诋毁了周一,也侵犯了我们两个的权利。

     对于她的观点我也实在不能认同。同性恋并没有侵犯你的权利,我们过我们的生活,没偷你的更没抢你的,为什么要去死?难道就因为我拒绝了你吗?可是你对周一性向的诋毁,事实上是对我的诋毁。我才是gay。

     我也不知道你们对同性恋怎么想,更不关心你们怎么想。

     不论在网上说着怎么支持我们,也许现实生活中我们真的在一起了,你们也许下一秒就会唾弃我们真的是同性恋。

     我只希望,作为接受过十几年教育的你们,不支持也请不要跟风讥讽嘲笑,更不要伤害周一。”

     广场上的风很大,尤其一个人站在舞台上,没有遮拦,方嘉之不时压一下假发,那样子有点滑稽。但是没有人笑。

     “周一,因为我曾经的幼稚无知和自大,吃了很多苦。可直到今天早上,无意间看到了他的心理沙盘,我才发现,他所承受的痛苦远远多于我所了解到的。

     下半辈子,只要一想起这事我都不能原谅自己。

     有人教我说,要让周一重新相信我,我要更有诚意,更有耐心。可我等不下去了。

     只要一想到我昨晚自以为表白的话,才是最伤害我爱的人,我就悔恨难抑。尤其是我现在找不到他。

     我很害怕。我怕这回我可能真的要失去他。

     这之前我还能仗着他曾经对我的迁就缠着他,如果这一次他真的要放手,除了在这里等他,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他说着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只是仍是系统提示无法接通。

     接下来他不再说话了,在舞台上坐了下去,抱着花开始发呆。

     这时候台下已经围满了很多人,都拿出手机在拍照或者录像。

     除了方嘉之的出柜视频,还有一个论坛帖的几张截图。

     『真是日了狗了。两个月前跟男神方嘉之表白,他说有喜欢的人了。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周婊/子这个恶心的同性恋。自己肮脏变/态不去死,还想掰弯我男神,之后还骚里骚气地欲拒还迎。没录到声音,让你们看看那婊/子怎么搔首弄姿。』

     帖子已经被锁,所以只有几张视频截图,不大清晰,只能依稀看到周一似乎是扑向方嘉之,然后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

     在这之后还有新视频发过来。

     方嘉之还在舞台上,台下有些人走开了,越来越少。

     周一给方嘉之打回去,提示关机了,应该是没有电了。周一又给其他人打了几个电话。

     当周一回到学校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广场舞台下坐着一些人,不知道是为了看热闹还是单纯地陪着方嘉之。

     周一双眼紧紧盯着低头看着花发呆、坐在舞台边缘上的方嘉之,不缓不急地走过去,直到走到他面前。

     方嘉之这回这么一出柜,他家里肯定会收到风声。他是真的下定了决心和自己在一起。

     之前周一有点庆幸自己刚放下心结,有点感动又有点气恼方嘉之为了帮他撇清那些或真或假的言论,将一切揽自己身上,更担忧方嘉之出柜的后果。

     现在,他什么也没想,只想要抱抱方嘉之。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周一轻声问他。

     方嘉之疑惑地抬头,看到周一,有点愣:“……”

     周一笑了笑,指了指自己:“是在等我吗?”

     方嘉之木愣愣地,声音有些沙哑:“好像是……”

     周一背过手:“好像是?那我是自作多情了?”

     说着他便装作要转身走掉,方嘉之急了,忘了自己坐在舞台边缘,手里的花一甩,整个人往周一身上扑去,还好舞台高至周一胸膛,方嘉之这一往下扑,刚好扑进他怀里。

     周一接住他的瞬间,差点没给跪了。我勒个擦!难怪从来只有受扑攻,这重量!

     方嘉之一整天没吃过东西、没喝过水,又坐了大半天不动,此时双腿又软又麻。他也不管了,只管紧紧地抱住周一不撒手,整个人攀在周一身上。

     他用脑袋蹭了蹭周一脖子:“周一,对不起。”

     周一摸了摸他的头:“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方嘉之整张脸埋进周一脖子里,周一先是疑惑他的脸烫得有点过分,接着却被脖子上的一股湿意夺去了所有注意力。

     方嘉之的声音带着哽咽:“对不起,让你那么痛苦。我偷看了你的心理沙盘和笔记。你是不是全都想起来了?我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

     周一笑了笑:“我守了两年的方嘉之,怎么可能不要。”

     方嘉之抱得更紧了,像是要把两个人揉到一块去。因为头埋在周一脖子里,声音既压抑又有些含糊,但是周一听得清清楚楚:“周一,我,我喜欢你。”

     周一默默在心里应道:嗯,我爱你。

     方嘉之等着周一回应他,却只听到周一问他一句:“你胸前怎么软软的?”

     方嘉之尴尬地松开周一:“……塞了点东西……”

     “干嘛要穿成这个样子?”

     “……你不也穿过一次吗……”方嘉之想起周一穿女装的样子,也不尴尬了,托了托胸:“你看我这打扮怎么样?呐,你这也算拿住我黑历史了,以后我再惹你生气伤心,你就拿我这个样子的照片扔我脸上。”

     周一憋着笑:“你这样子,还挺漂亮的。”

     方嘉之一听还来劲儿了:“那主人给人家一个爱的么么哒嘛~”

     周一一巴掌挡住方嘉之嘟起的嘴巴。

     话剧队队长带着一众队员冒出来,朝周围默默看了一场戏的同学说:“感谢大家的支持啊,更加感谢我们的方校草毁形象式出演,非常感谢!”

     围观的同学顿时懵了。什么意思?

     队长接着解释:“这其实是我们话剧队策划的一场宣传戏,12月8日,我校心理话剧大赛在这个广场举行,到时候方校草和周校花会作为我们信息学院的话剧队队员出演,今天是为了宣传,希望大家不要太当真。”

     所有同学集体懵逼了,哗然一片。

     “我靠!我在这陪方校草等了一个下午,你告诉我这是在演戏?!”

     “这什么话剧还有同性恋情景?”

     “可是方校草前头说的那视频是真的有啊?”

     “到底是真是假啊?”

     “所有都是宣传的吗?网上的视频呢?”

     “到底我是被方校草愚了还是被这个话剧队愚了?”

     “我觉得方校草和周校花这事像真的,后面才是愚我们的。”

     “我认识那个队长,就是个腐女,没准就是她撺掇方校草愚我们的。”

     “卧槽,我刚刚都被感动哭了,你妹的是假的!”

     “这样的宣传方式我也是给跪了。”

     “我就当它是假的吧,求剧本啊!方校草和周校花的台词我没听懂!”

     …………

     周一趁着队长解释时,带着方嘉之偷偷溜走了,两人先回了方嘉之的宿舍换衣服。

     换完衣服后方嘉之才问出自己的疑惑:“队长是怎么回事?”

     周一敲了他一个爆栗:“你出个柜出得那么丢脸,还不是要我来给你擦屁股!你真不想在学校混了?!”

     方嘉之摸着头,很是委屈:“出柜不挺好的吗,我又不怕他们说。反正这个柜迟早也是要出的。”

     周一忍不住又连敲几记:“有你这样出柜的吗?你以为那么多人陪你在广场坐一下午,学校为什么全然没干涉?还不是你们宿舍的老大临时申请了场地借用,说是用来举办cosplay活动!”

     方嘉之“哎呀哎呀”地直叫唤:“轻点,媳妇,轻点,欸!疼!我知错了!”

     周一冷冷问:“你叫我什么?”

     方嘉之整个人扑上去抱住周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老公。”

     周一默默擦掉脸上的口水,心里突然有点怀念那个喷火龙。虽然脾气是暴躁了点,性格傲娇幼稚了点,至少不会这么没皮没脸。好像现在更幼稚了。

     “媳妇,我好像幸福过头了,有点头晕。”方嘉之说完这话整个人就摊周一身上了。

     ——————————————————————————————————————

     方嘉之是嘴里一边喊着“老婆呢”一边醒过来的。

     睁开眼时,他想要的周一坐他床边守着他的情景完全没有出现,反而见到了个个都黑着一张脸的自家爸妈、大哥大嫂和二哥……

     方嘉之坐起身来,喉咙有点烧,咳了两声,不理会一直在朝他使眼色的二哥,看着家人问道:“我老婆呢?”

     方父哼了一声,没说话。

     方母凑上前拍了方父一记:“你哼唧什么呢!”转头很温柔地跟方嘉之说:“嘉嘉,你不要急,你媳妇可能是守了一夜,刚刚走开吃点东西去了。”

     方嘉之看其他人没吭声,连方父也没反驳,顿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

     知道自己出柜了,家里人怎么可能这种反应?

     直到方文之站出来让大家去休息,他自己一个人留下,提着方嘉之的衣领抓狂:“方嘉之!有你这么坑你哥的吗!你怎么没说你对象是男的啊啊啊!你差点害惨你哥我了!”

     方嘉之淡定地回他:“你又没问过。究竟是怎么回事?爸妈的反应怎么那么奇怪?你搞的鬼吧?”

     方文之也不能拿他怎么着,只能解释了。

     原来当初一猜到自家弟弟可能谈恋爱了,方二哥立马就打电话跟家里每一个人说了一遍。

     之后方嘉之病怏怏地又跑去d城找他,说是被人甩了,状态非常差,全家人都很担心,还好最后让方文之给哄好了。

     前天晚上方文之又接到弟弟的电话,听弟弟说了一通话后,教导他要下点猛药,让人充分感受到他的真诚。

     后来他越想越兴奋,觉得自己这个二哥当得那是好得没得说,实在憋不住了,第二天一大早就打电话跟大哥炫耀,说是三弟快要给他添个小弟媳了,全是他的功劳。

     转头的功夫,方父和方母也知道了,一家人闲得没事干就要跑去c城看三儿媳妇。

     方文之好不容易劝住,至少也要等三弟给个准信,确实追着人了,大家伙再过去,不然一个不下心把人小弟的媳妇给吓跑了也是罪过。

     转头小弟立马给他打脸。

     穿女仆装已经不忍直视了,还出了柜。

     这回方父和方母可憋不住了,当即要飞去抽死这丫的。出门前要找方文之算账,居然教自己小弟追男人!

     方文之一回想,之前几次跟方嘉之聊的时候,那家伙好像是一直在回避性别的问题,这可把他坑惨了。

     可他也还记得方嘉之那次病蔫蔫地过来找他的样子,想必是来真的,自己小弟真的是个同性恋。那出柜这种事,既然都已经发生了,自己也只能帮一把。

     方文之当即编了个谎话,说方嘉之很早之前就出现心理不正常……

     方嘉之直盯着方二哥:“你怎么跟他们说的?”

     方文之有些心虚:“我就说,你早几年前就设计了人家,把人家坑到了手。还动不动就各种语言暴力,好好一小伙子,被你折腾得男不男女不女。想要分手,你还非得缠上去。这次人家被你逼得出走失踪,联系不上,你就,变态了……还产生性别识别障碍什么的。然后就,干出了昨天那些事……我也因为你心理变态不正常,只有帮你追人……”

     方嘉之:“……”居然编得*不离十!

     方文之腆着脸凑过去:“你二哥我读了那么多年理工书,就没编过这么长的故事,我这也算是帮了你,你接着演演戏,你好我好大家好。好吧?”

     方嘉之板着脸:“那周一呢?他究竟干嘛去了?他真的守了我一夜吗?”

     “……其实我们来的时候没看见人。”方文之话音刚落,病房门就被推开,两人一起看过去,正是周一。

     方嘉之立马两眼发亮:“媳妇!”

     周一:“……”

     方文之:“呵呵。”他借口有事先遁了,都忘了跟周一自我介绍。

     周一黑着脸把手里的保温盒放到床头柜上,方嘉之自己借势双手搂住他的腰,问:“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你早早回去是为了帮我煮吃的是吗?”

     周一不搭理他这明知故问,坐了下来,给他倒粥喝:“刚那个是你哥吧,你家里人都来了?我们的事全都知道了?”

     方嘉之忙将方文之说的倒豆子一样全说出来。

     于是方家一家人听说传说中的“三儿媳妇”来医院了,纷纷跑过来想瞧一瞧时,还没推门就听见方嘉之正在斥责别人怎么可以在他醒来之前离开他的床边。

     骂着骂着又传来方嘉之讨好的声音,说自己忍不住又犯病了,求原谅,以后再也不会了。

     方父和方母心头百味杂陈地推门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男生,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将保温盒往方嘉之面前一推:“犯完病了就喝粥,我还有事要忙。”

     等周一很淡定地和大家打完招呼离开后,方父和方母看着自小疼爱长大的小儿子,觉得越看越像神经病,既心疼方嘉之,又对周一愧疚万分,更悔恨没教好孩子,从小要什么给什么,才造成他现在这样,想要的得不到,精神就不大正常了。

     两人将方文之拉到一边,问:“文之,你看刚刚那孩子,对我们嘉嘉,有那个意思么?”

     方文之苦着脸摇摇头:“这可说不准。就算真的喜欢,要是小弟还是这样继续犯病,这多深的爱,迟早也要被消磨完啊。要是他没喜欢小弟,那就更麻烦了。”

     方母急了:“那嘉嘉这病要怎么办啊?你在国外读博士时有没有认识什么心理专业方面的专家啊?”

     方父也皱着眉头焦急地看着方文之。

     方文之咳了咳,压下心理那一小撮罪恶感:“小弟这其实也是他自己逼出来的。可能是意识到自己性向时,害怕家里人逼他,心里恐慌。好不容易遇着自己喜欢的人,因为不敢跟家里人说,脾气越来越糟糕,你们也知道,小弟从小脾气就不好,这又影响了两人的感情。这一来,他就把自己给逼出问题了。”

     方父想了想:“你的意思是,我们接受他的出柜,他才会好起来?”

     方文之心里给他爸点赞,表面还装模作样:“这也说不准,但他现在这个样,也没办法和女孩子在一起了,我们就让他去吧。再说同性恋其实也没什么,现在这个时代,还有人和披萨结婚的呢,咱小弟喜欢的好歹还是个人啊!长得还很漂亮!”

     方父和方母想象了一下,要是小儿子继续变态下去,以后也和一块披萨结婚,那画面真的太美,顿时觉得周一真的很不错,而且还别说,长得真的不是一般地漂亮!漂亮得还有点眼熟……

     方母一拍脑门:“做孽了,嘉嘉还真的老早就对人家起心思了!老公你还记得不,嘉嘉高三那年的中秋节,嘉嘉不是带过一个很漂亮的同学到家里来过节?我看就是刚刚那个男生!我说,他那么多兄弟都没见他有带回家过节的。”

     方父双手背在身后,叹了口气:“那小伙子看着挺好的。”

     方文之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

     ————————————————————————————

     主题:天啦撸!我刚刚在学校广场这边看见方校草!穿着女仆装的方校草!方校草女仆装图镇楼图1图2

     №0☆☆☆不再爱咖啡于20xx年11月27日17:10留言☆☆☆

     ————————————————————————————

     楼主虽然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事实证明,那真的是方校草!方嘉之!穿着女仆装!双手捧着黄玫瑰!如果楼主没记错,黄玫瑰的话语是道歉?

     先不管这些!想要围观的赶紧过来!虽然楼主还没摸清楚怎么回事!就在我们学校平时举办晚会搞活动的广场!

     №1☆☆☆不再爱咖啡于20xx年11月27日17:11留言☆☆☆

     ————————————————————————————

     楼主,又看见你,我还记得你之前发过一张说周校花在校门口咖啡店打工的帖子。

     №2☆☆☆女人,我记住你了!于20xx年11月27日17:12留言☆☆☆

     ————————————————————————————

     告诉我楼主那两张照片是p的……

     №3☆☆☆那画面真美于20xx年11月27日17:14留言☆☆☆

     ————————————————————————————

     楼主,我们怀疑你涉嫌在校园论坛散播谣言,现在正式逮捕你,请跟我们走一趟。

     №5☆☆☆警察叔叔就是那个人!于20xx年11月27日17:16留言☆☆☆

     ————————————————————————————

     火速赶去围观。

     №6☆☆☆八卦党于20xx年11月27日17:16留言☆☆☆

     ————————————————————————————

     我也在广场……周校花快来收了这个妖孽吧。

     №7☆☆☆给我来个周校花于20xx年11月27日17:20留言☆☆☆

     ————————————————————————————

     这么劲爆的消息!可惜我不在校内!怎么没人回帖了?人呢?楼主不要忘了你的直播贴呀!!!

     №8☆☆☆墙裂求直播!于20xx年11月27日17:30留言☆☆☆

     ————————————————————————————

     视频1

     楼主现在不想说话。你们自己看视频。

     №9☆☆☆不再爱咖啡于20xx年11月27日17:33留言☆☆☆

     ————————————————————————————

     看完视频,有点心疼方校草。昨晚那个爆裂贴我有围观到,视频也看了,好像现在已经被删帖了。那个偷拍的人讲话太过分了!

     №17☆☆☆=_=于20xx年11月27日17:40留言☆☆☆

     ————————————————————————————

     周校花去哪了qaq

     №21☆☆☆17楼握爪子于20xx年11月27日17:41留言☆☆☆

     ————————————————————————————

     听说他昨晚和小系草出去了,现在两个人的手机都打不通,我有些不好的联想qaq

     №32☆☆☆脑洞请放过我于20xx年11月27日17:50留言☆☆☆

     ————————————————————————————

     呸呸呸!周校花才不会有事!我猜是两只小受一起出去哪里玩了。

     №33☆☆☆校花老缠粉于20xx年11月27日17:52留言☆☆☆

     ————————————————————————————

     视频里方校草说的话没几句听懂,是我智商余额不足么?

     №34☆☆☆=_=于20xx年11月27日17:53留言☆☆☆

     ————————————————————————————

     方校草看着很伤心的样子。周校花快出现吧!

     №42☆☆☆安能辨我是雄雌于20xx年11月27日17:59留言☆☆☆

     ————————————————————————————

     周校花快出现吧!1

     №43☆☆☆心疼方校草于20xx年11月27日18:00留言☆☆☆

     ————————————————————————————

     ……

     №74☆☆☆我整个人懵逼了于20xx年11月27日19:54留言☆☆☆

     ————————————————————————————

     ……

     №75☆☆☆我整个人都要不好了于20xx年11月27日19:56留言☆☆☆

     ————————————————————————————

     我的智商可能真的余额不足[手动再见]

     №51☆☆☆=_=于20xx年11月27日19:59留言☆☆☆

     ————————————————————————————

     我坚信眼睛看见的。

     №52☆☆☆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于20xx年11月27日20:00留言☆☆☆

     ————————————————————————————

     谁才是真的在演戏,自己懂就好了。

     №55☆☆☆不再爱咖啡于20xx年11月27日20:00留言☆☆☆

     ————————————————————————————

     围观了年度大戏,戏中戏。

     №56☆☆☆老子裤子都脱了于20xx年11月27日20:01留言☆☆☆

     ————————————————————————————

     这种结局,确定不是驴我?

     №57☆☆☆你就让我看这个?于20xx年11月27日20:02留言☆☆☆

     ————————————————————————————

     我擦!今天去看了那个话剧比赛!方校草和周校花果然有出场!但是之前那段出柜剧情呢!(ノ益)ノ彡┻━┻

     №408☆☆☆诅咒话剧队队长上厕所没有水于20xx年12月08日22:03留言☆☆☆

     ————————————————————————————

     坑爹!这跟之前说好的宣传完全不一样!(#‵′)凸

     №409☆☆☆诅咒话剧队队长上厕所没有坑于20xx年12月08日22:14留言☆☆☆

     ————————————————————————————

     已经无力吐槽。

     №410☆☆☆诅咒话剧队队长上厕所只有调料包于20xx年12月08日22:15留言☆☆☆

     ————————————————————————————

     最近,我总觉得……方校草和周校花变得怪怪的……

     №502☆☆☆我是周校花后桌于20xx年12月24日11:09留言☆☆☆

     ————————————————————————————

     这贴居然还能冒出来。不过我也觉得怪怪的……

     №503☆☆☆不再爱咖啡于20xx年12月24日11:10留言☆☆☆

     ————————————————————————————

     哪里怪?

     №504☆☆☆围观党于20xx年12月24日11:11留言☆☆☆

     ————————————————————————————

     如果说以前方校草和周校花一起,是恶少和小媳妇组合,现在有点像……铲屎官和喵星人?

     №505☆☆☆不再爱咖啡于20xx年12月24日11:12留言☆☆☆

     ————————————————————————————

     不不不,以前的方校草像喵星人,现在的方校草更像汪星人。

     №506☆☆☆周一放假党于20xx年12月24日11:15留言☆☆☆

     ————————————————————————————

     我觉得不是我的错觉,方校草和周校花是真的在一起了吧?

     №507☆☆☆周一放假党1于20xx年12月24日11:21留言☆☆☆

     ————————————————————————————

     我好想有见到方校草偷偷摸周校花屁股o(╯□╰)o就是直接在屁股上撩一把的那种。

     №513☆☆☆名花有主没机会松土于20xx年12月24日21:22留言☆☆☆

     ————————————————————————————

     媳妇,我爱你。

     №520☆☆☆汪汪汪于20xx年12月24日23:33留言☆☆☆

     ————————————————————————————

     嗯。

     №521☆☆☆铲屎官于20xx年12月24日23:34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