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节操:校花,看,你对象。
    节操:校花,看,你对象。

     周一:那不是老子的损友吗?!

     剧情:(提眼镜)基友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损友。

     周一找到303时离上课时间仅剩两分钟。

     当然,“损友”所说的“十分钟之内”——都说了是损友了,不必当真!

     周一虽然忘了自己的“损友”是谁,长什么样子,但他视力好,智商也高(他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他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给“损友”拨去了电话,一边走进教室用自己1.5的视力在阶梯教室里扫视一遍看有谁接电话。

     电话被挂了。

     不过周一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损友”。

     实在不能再容易找了。坐在教室后方,手里拿着手机的男生,有着一张帅气张扬的俊脸,气场十足,简直就像个发光体,在坐满了人的教室里也能轻易吸引人的注意。

     而当周一走进教室时,不少同学动作一致地抬头,目光由周一再转到那个男生身上……

     周一暗暗抚去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怎么有种校园偶像剧中女主找男主的剧情赶脚?呸!老子是男的!

     男生真的很符合偶像剧里男主角的标准,虽然是坐着,但就是让人直觉到他有一副好身材,稍偏小麦色的皮肤,帅气的发型,帅得一塌糊涂的脸,透着怒火的深邃的双眼,给人一种张狂火爆的压力……

     怒火?周一又偷偷抚上自己的鸡皮疙瘩,看来自己的这位“损友”脾气不是很好,不就晚了点,看那眼神,至于么。

     周一撇撇嘴,眼角看到一个女生笑着向自己挥手,于是转头冲那女生笑着点了一下头。那应该也是“自己”的朋友吧?

     周围因为他这么个举动,一阵静默。

     周一想着反正也买了两份早餐,走到那帅气男生身边把另一份小笼包和酸奶放到桌上,用跟熟人讲话的亲昵语气,装着很随意地说:“啊哈,我昨晚睡得有点晚,今早就起晚了,好在有你提醒。你吃了没?我给你买了份早餐。欸,让让嘛,让我进去坐。”

     男生所在的整一排位置就他一个人,周一理所当然地认定那是“损友”占的座位,不过男生坐在靠走道一边,另一边靠墙。

     男生气哼哼靠在椅背上,一手搭在前排座位的椅背上,没有让开:“说了我不会给你占座位的,你刚刚不是还和那边那个打招呼吗,我看那的空座位多的是。”

     周一站着已经开始吃自己那一份,听到男生的话,把嘴里嚼着的小笼包囫囵吞了下去,说:“知道你是为了兄弟好,好吧好吧,下回我会注意早点起,快上课了,你还是赶紧把包子吃了吧,快让让我进去坐。”

     男生不为所动。

     周一眼角看到老师已经走进教室,只有向刚刚那跟他打招呼的女生坐的位置走去,没注意到周围的同学见鬼一样的眼神和帅气男生更加愤怒的眼神。

     看到周一在女生身边坐下,帅气男生一把拿起桌上的小笼包和酸奶做出要扔出窗外的手势,顿了顿,塞进了课桌里。

     女生等周一在身边坐下后伸出手小声对他说:“你好,我叫李蕊,昨天真的很感谢你!”

     周一走过来之前心里一直在盘算着怎么跟自己这个“好友”套话,没想到会听到自我介绍……再想想宿舍里的“第一次见面”的舍友曹宁……周一觉得不是自己智商不够,而是今天的起床方式不对。

     他伸出手和女生握了一下,也自我介绍说:“我叫周一……”

     “我当然知道你叫周一啊,”女生笑着说,“一直在听说你的事,昨天倒是第一次和你说上话。以后我们就是同班同学了,多多关照啊!”

     周一:“……”

     原来我这么有名吗?难怪在宿舍楼前拦的那男生反应有点激烈,知道自己是大二生还找不到课室确实挺离谱的。至于奇怪的称呼什么的,他才没有听到。

     他琢磨着开口问李蕊:“你是,插班生?”

     讲台上的教授已经开始讲课,女生继续压低声音说:“我是转专业过来的,昨天不还是你给我带路去机房上操作课的么?昨天你带我到了机房就走开找方校草去了,方校草太凶,我都不敢靠近他,都没机会和你道谢。”

     周一:“……方校草?”

     女生看了周一一眼:“听你语气怎么好像不认识方校草似的?”

     周一含含糊糊地说:“呃,那个,不习惯这个称呼,校草什么的……”

     李蕊哦了一声给他一个“我了解”的眼神,说:“也是,你平时都是叫他的昵称什么的吧?那你是怎么叫他的?嘉之?嘉嘉?之之?”

     李蕊说着自己都被激起一堆鸡皮疙瘩,“呃,这些称呼好像都和方校草的颜和气质违和感好强。你是连名带姓地叫他,方嘉之么?”

     听李蕊这么说,周一大概猜到刚刚那个帅气男生就是李蕊嘴里所说的“方校草”。

     方嘉之,放假之,哈哈,周一还以为自己叫“周一”已经够逗了,还有人叫放假的。

     李蕊看周一一个人笑得开心,戳了戳他:“你乐什么?”

     周一假咳了两声:“没乐什么。认真听课,听课。”

     李蕊以为他是害羞了,不好意思回答自己的问题,也没有追问下去,只说:“我刚转过来,不是很熟悉这专业的学习方法,以后就多多拜托了!”

     “……”打开课本看了一会儿完全没看懂的周一转头问李蕊,“这个转专业要办什么手续?有什么流程?”

     李蕊:“……”

     连上两节课后,周一刚醒来时的头晕眼花的感觉又回来了。

     转专业是必须的!他怎么会读了信息软件这么个坑爹专业!他怎么不知道自己高中时有对这个专业产生过兴趣?也许是分数不够被调剂的?不过信息软件工程不属冷门专业吧?明明是同一个人,不就中间空白了两年,怎么一切就都变得乱七八糟地摸不着头脑啊!

     周一想挠墙!

     “一起吃饭吧?”李蕊收拾着书本,一边问周一,突然又一副才反应过来的表情,往方嘉之座位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里已经没人。

     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周一说:“你是要和方校草一起吃饭的吧?不好意思,就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你赶紧追上去吧,方校草都已经先走了。”

     周一揉了揉太阳穴,抬起头疑惑地看了眼方嘉之之前坐的位置,又转头问李蕊:“他既然先走了那应该是有事吧,我追他干嘛?他那么大的人了总饿不死他自己,还是我们俩一起吧。”

     其实是周一怕和熟悉他的“损友”接触太多,会被察觉到不对,他就想着先在李蕊这里套些话,因为照李蕊的说法,“自己”在学校里貌似挺出名的,李蕊应该了解不少。

     听周一这么说,李蕊也是爽快,收拾好书本,把书包往背上一背,说:“那就走吧,为了庆贺一下我们的相识,我又是新同学——你请我吃饭吧!”妹子果然很爽快!

     周一哪都不认识,便让李蕊挑地方,李蕊说了一句:“其实我觉得,你在学校外面住,应该比我更清楚哪家店的东西好吃吧?”

     我在外面住?周一心里疑惑,接着她的话摆摆手说:“虽然在外面住,可我也是经常在饭堂吃,而且我不挑,所以没比较过。”

     最后两人进了一家牛肉饭快餐店,排队点了餐,找位置坐下后,李蕊边吃边说:“欸,不介意的话,多嘴问一句,今天早上那个情形,方校草好像是,生气了?你是不是和方校草吵架了?——欸!不会是因为昨天你给我带了会儿路,他就不开心了吧?”

     周一正和一块排骨奋斗着:“吵架?没有啊。你不是说了嘛,他脾气一向这么臭的。”

     周一心里则仍围绕着租房的事想了一大堆。

     总算明白为什么曹宁说两人是第一次见面,原来“自己”之前是在外面住的。

     手机通讯录里应该有房东的号,待会儿用另一台手机给房东打个电话装作是要去租房子的,就可以忽悠房东说出地址!

     钥匙应该是在背包里的。

     这头周一还在计划着自己的“雄才谋略”,那头李蕊语不惊人死不休:“可你们不是恋人吗,方校草好像在生你的气,你不去找他说清楚真的没关系吗?”

     “啪嗒!”周一嘴里的排骨掉回自己的餐盘,不过他觉得这个时候只有“噗——!”才更能表达他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口想要喷出的感觉!

     李蕊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我说你不要做这些和你的脸这么不相称的事可以么,真的很欠揍。”

     周一抽了一张纸巾抹了抹嘴,“形象”什么的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性向”!

     “你说我和那谁是什么来着?”

     李蕊脸上挂着坏笑地看着周一:“全校人都知道你们是恋人,过去一年你都很淡定啊,你突然害羞什么?哦~难道是昨天恋爱一周年纪念什么的~你们做了什么坏事?”

     看着李蕊脸上挪移的笑,周一真的好想一口心头血喷出来!

     恋、恋人?!他和方嘉之是恋人?!他是男的!方嘉之也是男的!可是,他们是恋人?!

     该不会方嘉之其实只是长得像男的吧?

     可他好像比自己高很多的样子,也比自己这张女人脸帅好多……

     周一想到一个梗,整个人都斯巴达了——难道说他们是伪娘和女汉子的结合?!

     李蕊继续着她的yy:“不对,看方校草那表情——不会是你把他吃了吧?!”

     说完她一脸惊悚地看向周一——“看你的表情好像也被雷到了?那就是说你没有反攻咯,那真相是……你拒绝被吃?”

     “……”

     “不是吧?!你这么辛苦地追到方校草,居然拒绝了他的需求?!”李蕊还算知道自己在哪,压低了声音对周一低吼,不过周围坐着的一些学生还是朝这边看了几眼。

     “……我是男的。”周一提醒她。

     方嘉之虽是女汉子,但再怎么剽悍,也不应该把“她”说得这么,这么,欲求不满?要扑倒自己?自己跟方嘉之比起来再怎么瘦小也终归是个男人!不过,居然还是自己先追别人的……好有勇气!

     李蕊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周一:“难道你一男人还有贞操情结?要把第一夜留给新婚夜?”

     “噗——!”周一自动脑补了吐血配音,你一妹子在我这大男生面前说这些话真的大丈夫么?小的,小的消受不起!

     “咳,咳咳,李蕊,嗯,吃饭,吃饭。”周一急忙扒饭。

     李蕊语重心长:“周小受,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方校草本来就不是同性恋,他和你交往后也没再有过女朋友,你还拒绝给他解决生理需要,他欲求不满了,以后有的你哭。”

     李蕊没有注意到周一再度石化了的表情,继续说:“不过这样也好,方校草那渣男不大适合你,要不你还是考虑一下其他人吧,听说生科院的园林设计系这个学期转来了个帅哥,叫曹宁。

     我和我那些姐妹们一致认为他是你的同类!欸,不过,我还没见过他,如果他也是个小受的话,虽说两受相遇,必有一攻,不知是你攻还是他攻,可我还是萌不起弱攻啊!”

     周一淡定地和一直吱吱喳喳不停的李蕊吃完这顿饭后,基本上李蕊后来说的话他都没怎么进脑子,因为满脑子一直在无限循环播放着“方嘉之是男的!方嘉之是男的!”

     这样的无限循环播放倒是让周一暂时忘了他为什么要洗脑般循环这一句,直到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脑袋又“轰”地一下乱开了:

     那方嘉之不就不是损友,而是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