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节操:校花,屁股开花了?
    节操:校花,屁股开花了?

     周一:老子诅咒那个缺德的断子绝孙!

     *神说:好的。

     回到宿舍看到已经午睡了的曹宁,周一又想起李蕊说过的话,不禁琢磨:这个家伙,也是gay?

     ——我呸!什么“也是”!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这是谣言!谣言!李蕊也说了,那只是她们自己的猜测,曹宁又没承认!

     ……

     周一捂脸:可是李蕊说了,“自己”确实是个gay!o(╯□╰)o

     在他没醒过来之前,在这对现在的他来说相当于空白的两年,这个身体究竟干了什么?还能不能好好地谈恋爱了!

     周一心情正凌乱着,宿舍另两位舍友回来了。

     这两位舍友显然是同班同学,两人同样抱着书,一边开门进了宿舍一边讨论着对数函数的曲线如何如何。

     这两个舍友一个高高瘦瘦的,面相看着有点刻薄,身上洗得有些发黄的“白衬衫”扣子一直扣到了最上面那颗;另一个身高估摸着和周一差不多,身材却颇有些营养过剩的感觉。

     都说每个宿舍总有一个胖子,这话在这里还真是不假。这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站在一起还真有点喜剧效果。

     周一早上看过大家的姓名标签,看体型,周一猜想胖子睡的是下铺,也就是四号床的舍友毛严霆,高高瘦瘦的那位应该就是三号床的吴天。

     周一想着可以和两个学霸做舍友什么的……不同专业的话会有帮助么t^t

     话说吴天和毛严霆两人进了门来抬头就看见周一,着实吓了一跳,一时还反应不过来这是他们宿舍的一号床。

     昨晚周一回宿舍时这两人还没回,等他们回来的时候也已经是临近关灯时间,丝毫没注意到曹宁的上铺多了一个人。

     周一结合在李蕊嘴里挖来的信息,知道自己大一一年都没怎么在宿舍待过,难怪会把人家吓一跳,便友好地跟两位舍友打招呼:“你们好,好久不见!”

     两位舍友瞪了一会儿斗鸡眼后才反应过来:“你,你好!”

     瞧着两人一脸的惊吓模样,周一都有罪恶感了。

     因为“自己”之前留在宿舍里的东西有限,做什么都不方便,周一查了一下课程表,下午晚上都没有课,于是决定现在就去看一下“传说中”他在外租的房子。

     那么问题又来了。

     “自己”为什么在外面租房住?因为“同性恋”的身份,被其他男生排斥?可是看宿舍里的东西他也不是完全没回宿舍待过,那半袋一次性内裤可以说明问题。

     所以还是个人原因吧?

     懒得多想,周一把早上换下的衣服卷起,准备带去出租房看有没有洗衣机,只是找不到装衣服的袋子,只好问那不停偷瞄他的胖子要一个。

     毛胖子听他问完只愣愣地“啊?”了一声,显然不在状态,根本没听清楚周一问的什么。

     已经爬上床的吴天“嘁”了一声,直接躺下睡了。

     周一手里还抱着衣服,和毛胖子大眼瞪小眼。

     “超市购物袋可以么?”

     一个声音□□来,周一感激又愧疚地看向醒了的曹宁:“谢谢!吵醒你了真抱歉!”

     曹宁穿了鞋走到他的电脑桌在抽屉里找出一个超市购物袋递给周一,眯瞪着眼说:“我还没吃午饭。”

     ……这是要我请客的意思吗?

     周一想着,和舍友打好关系是必须的!

     “那你先洗漱一下,我在门口等你。”周一提着装着衣服的塑料袋,站到宿舍门口。

     曹宁:“??你也还没吃饭吗?”

     “……”所以他刚刚的意思是解释他只是到了饭点才自然醒的,不是被我吵醒的?

     周一发现虽然这个舍友蛮体贴,但自己和舍友打好关系的计划前景好像是一片黑暗啊……交流有障碍如何构建和谐社会?!

     最后是两人同路了一阵子然后就分开了。

     走出校门口,周一才想起自己还没给房东打电话。

     急忙掏出手机,先是黑色那台,打开一看,一个未接来电,来电人:一串号码。哦,就是方嘉之。

     上课时周一把手机调静音了,放学时也没有调回来,所以没接到这电话。

     再一次看到这“一串”,周一才觉得这“一串”透着的暧昧是那样的浓!

     这是爱在心口难开,不知以何称呼来表达了的意思吗?如果是“亲爱的”,周一顶多恶心一下,但是现在看到就这么“一串”,周一感到的不是恶心,而是一股恶寒从心头涌出,全身立毛肌收缩——鸡皮疙瘩猛起!而且不管怎么搓都止不住。

     更让周一感到“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的是——这部手机的通讯录里只有这么一个号码!

     专属号码什么的弱爆了好吗?!这是专属传呼机啊亲!为了不漏接那家伙的任何一个电话,专为他设一部专叫机有木有?!

     被雷得外焦里嫩的周一决定当作他没有看见什么未接来电!

     想说两男的谈恋爱还用专属机什么的已经够他雷的了,从今天早上方嘉之的“表现”来看,他貌似还是一个“野蛮男友”……

     周一觉得自己“初来乍到”这个未来世界,实在需要一个足够长的适应期!

     再掏出另一部灰色的手机,通讯录里的电话也就只有几个,爸妈的,房东的,班长的,队长的,外卖的……没了?

     这是“自己”孤僻,还是被人孤立?两者都有吧?

     多看两眼爸妈的号码,周一最终没有联系他们。

     他现在都还没摸清楚自己目前的情况,家里那两个虽然经常因为忙着过他们的二人世界而忽略儿子,不过有时候还是很细心地,比如说周一每次心虚都会被看穿,虽然也有周一演技太烂的缘故。

     周一父母是搞摄影的,老爸是摄影师,老妈做宣传,两个家伙年轻时喜欢到处跑,周一还是在非洲草原上出生的,后来被那两无良父母送回外婆家跟了外婆八年直到外婆去世才跟着老爸老妈定居在t市。

     从房东那里忽悠来地址后,周一在背包里翻出房子钥匙,照着钥匙上贴着的405字样找到了自己的出租房。

     在钥匙上贴房号什么的是很愚蠢且危险的行为,不过周一这次算是得益了。

     房子有点小但五脏俱全,一房一厅一卫生间,客厅连着一个小阳台,卫生间在房间和一个小厨房之间,仅2平方左右。

     屋里摆设很简单,厅里就只有一张饭桌两张椅子和一张长沙发,房间里一张床,一个布质衣柜和一张摆放着一台手提的电脑桌,角落里堆着书。

     厨房里的东西倒是齐全,周一嘴角抽了抽,总不会是为了那姓方的学做菜了吧?

     周一从早上醒来到现在,脑袋一直不时有些发晕,又或听到或看到不少心烦事,身心疲惫,这会儿见着床了,便把所有事情一抛,只扑向了床,脑袋埋进枕头里,睡觉去了。

     “哎哟我去!”

     周一一屁股摔坐在地上,尾椎骨痛得那个撕心裂肺,痛苦的表情使得脸都扭曲了。

     他回头一看,身后地上静静躺着一块香蕉皮。

     哪个缺德的!

     周一龇牙咧嘴地双手撑在身后,深呼一口气准备起身,屁股刚抬离地面,一阵剧痛就从尾椎骨顺着脊椎往上窜,炸得他头皮都要竖起来了。

     上午放学后周一心血来潮突然想换条路走回家,就走了这条很少人走的幽静的小巷。

     本来还庆幸没人看到自己这幅丢脸的摔跤场面,这会儿周一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刮子:不作死就不会死!让你吃饱了撑的换路走!让你走路不看路!让你嘚瑟!该!撕——疼疼疼疼疼!

     更悲催的是学校最近纪律查得严,严禁学生带手机,一经发现就没收记过,所以周一现在身上没有手机,他此时的情况真的可说是孤立无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苦得他都想哭了。

     “喂!喂!说你呢!”

     身后传来一个语气略有些冲的男声,周一回头一看,一个打扮时髦的帅气男生双手插着裤兜地站在他身后,见周一转过头,走上前来向他伸出右手:“你是要帮忙吧?”

     好人呐!周一感动得内心挂起了两条瀑布泪,伸手握住了男生的手:“谢——啊!!!”

     原来男生刚要使劲一把拉起周一,周一就又感受了一次刚刚那种能把他痛出翔的剧烈疼痛。

     “不行不行!这样不行!哎哟,疼死老子了!”

     周一挣脱男生的手,龇牙咧嘴地摆着手说,那男生瞪大了眼:“你是男生?!”

     周一:“……”不要无视老子身上穿的男生校服好么?!

     其实男女生校服本来差别就不明显,可周一青涩的面孔就像他同学说的,就算周一顶着一头扎手的短发,还是很女气,也还是会有人认错。

     周一不禁暗暗撇嘴,他其实是知道这个男生的,他们隔壁普通班的班草方嘉之,当然也是校草,还是个有钱人。

     听说他的性格很烂,脾气很暴躁,要么对人爱搭不理,要么一点就爆。

     今天也不知这方嘉之哪根神经搭错了,主动伸手帮周一。

     只是周一在学校也算名声不小,不只是因为他年级前十的成绩,也是因为他那张过分漂亮的脸。他个人很想低调,而且出名原因实在让他觉得不爽。尽管周一总是用“老子”自称,妄想增加点男子气概什么的,却总也败给他那张妖孽的美人脸。

     周一以为,纵使两人没有面对面过,好歹也是两年的隔壁班同学了,这人居然对自己毫无印象吗!果然是个高傲的家伙!

     “看你也没几两重,是男生的话,背你好了。上来。”

     周一还在腹诽着,方嘉之转到了他身前蹲下了。

     周一苦着脸:“我趴不上去,屁股动一下都会痛,也不知道尾椎骨是骨折了还是骨裂了。”

     方嘉之蹲着转过身,面带诧异:“不是这么严重吧?那,要不要,叫救护车?”

     周一继续苦着脸:“我没带手机,联系不上我爸妈,身上又没钱。”

     方嘉之掏出自己的手机拨了120,说:“我有钱。”

     周一当然知道方嘉之有钱!问题是我俩好像不熟啊!

     救护车来得倒快,一个中年男医生和一个女护士带着两个白大褂下了车搬着坦架进了巷子。

     看到周一的情况,那男医生对方嘉之说:“把人抱上坦架,注意点哈,别又给伤着了,瞧着骨折的可能性很大,不要造成二次创伤。”

     方嘉之摊手:“既然这样,医生你们把他抬上坦架就好了,省得我出错。”

     男医生瞪了方嘉之一眼:“你自己女朋友,大叔照顾你,让你抱抱她,有便宜你还不会占?话说你女朋友一女孩子理平头干嘛?长发飘飘多衬这张脸呀。”

     周一:“……”

     方嘉之:“……”

     方嘉之低头看了眼周一,此时周一整张脸都白着,虽然表情因疼痛扭曲了点,但是那张比女生还要漂亮的脸更显得我见犹怜……

     最后还是方嘉之以公主抱的方式把周一抱上了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