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节操:校花,受受恋没有前途的
    节操:校花,受受恋没有前途的!

     周一:受你妹!老子是攻!

     节操:╮( ̄▽ ̄”)╭

     周一:不对!老子是直的!

     听到周一说转专业时方嘉之愣了一下,才记起周一原本报考b大都能轻松上线的分数,却报了c大,还报了他完全不感兴趣也不擅长的软件设计专业。于是原本想质问的话一句也说不出,闷在心口的火也闷下去了。

     他回沙发躺下,注视着天花板。仔细想想,周一之前的生活一直以他为中心转。而现在的周一,是想要走出这个圈了吗?

     周一和方嘉之一起回的学校,方嘉之看他那瘦小的小身板,直接给他把行李箱提上了宿舍楼二楼才走。

     第二天是周六,周一接到方嘉之电话时宿舍那两个学霸舍友早已经去图书馆学习了,曹宁那个睡货还睡得死死的。

     方嘉之的电话又是在七点十分打过来,只说了句:“今天我不在学校。”周一连个应声词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听到“嘟嘟嘟”挂电话的声音。

     放下手机翻了个身,十分钟过后……

     睡不着的周一无奈地爬起床,洗漱完后本想收拾一下昨晚搬回来的行李箱,又担心打扰到曹宁休息,便坐在书桌旁啃心理书。

     周一以前成绩一直很好,这都归功于他的学习的勤奋。他有上校正方系统查过自己的成绩,发现“周一”的软件专业课程成绩总体良好。照方嘉之的说法,“周一”也是喜欢的心理学,还能把软件课程学好,想必也是下过苦工。

     曹宁确实能睡,一直睡到十一点才醒来。他还坐在床上等着回神时,周一已经从食堂打了饭回来。

     “醒了?我给你打了花椰菜和手撕鸡,赶紧起床刷牙吃午饭吧。你饭盒在哪?”周一说着在曹宁书桌前视线搜索饭盒。

     曹宁虽有些惊讶于周一的自来熟,不过之前认识的一个朋友也是这种性格,便很快就适应了,下了床找出自己的饭盒,周一把帮他打的饭连袋子装进去,然后就在和饭一起提回来的购物袋里翻出一个饭盒,把他的饭菜连袋子放进去就开吃。

     周一吃饭很快,曹宁刷完牙洗完脸出来,周一已经在着手收拾他的行李箱了。

     不过曹宁看了一眼他的饭盒,还剩大半袋饭菜,看来挺挑。

     “需要帮忙吗?”曹宁站在一旁问。

     周一摆摆手:“不用,我自己来就行,就一些琐碎东西。”

     待周一整理好东西,他的书柜已经填满了一半,倒是衣柜还剩不少位置,他昨天只挑了当季的衣服装进行李箱。

     周一收拾用了半个小时,已经吃完午饭的曹宁拿了画板出来做作业,周一也继续啃他的书。

     当那两位学霸舍友回到宿舍看到两人如此安静和谐地呆在一起,又看到周一填了一半的书柜,想到周一是准备搬回来住了,看两人的眼神都有些警惕了。

     周一本来还想和他们打招呼的,可是看到他们开门后的表情,觉得很没劲,继续专心看他的书,没再理会两舍友,以免吓坏他们。

     心理学院国庆后就要进行补考,周一没认识一个心理学系的朋友,只好下午就去了图书馆找往届试题试卷,在那待到图书馆的关门时间。

     图书馆是在晚上十点半前闭馆,周一出了图书馆,一边开机一边往校外走,去吃迟到的晚餐。他晚饭时间懒得出图书馆,直接略了。这会儿饭堂的宵夜也卖得差不多了,当然,宵夜种类多的时候也没什么好吃的。

     还没走到校门口,灰色手机没什么动静,黑色手机进了两条信息。一条是方嘉之的未接来电提醒,一条是方嘉之发过来的信息:开机后给我电话。

     周一想,方嘉之一定是第一次遇见“周一”关机!每天带着两台手机还挺麻烦,哪天跟方嘉之说一声,黑色手机里的卡就不用了。

     周一给方嘉之拨去电话,走进了一家云吞店:“老板,一碗净云吞!”

     “我不叫老板,也没有净云吞。”方嘉之低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周一拿开手机一看,通话中。怎么这么快就接通了?

     “呃,不好意思,在吃宵夜。你找我什么事?”

     手机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又传来方嘉之的声音:“在哪?”

     “嗯?”

     “你在哪?”

     “校门口旁边的那个云吞店,怎么,你也想吃?我给你打包啊。”

     “嘟嘟嘟……”

     周一盯着手机:“……”毛病!到底叫我回电话是要干嘛?算了!

     对方嘉之突然挂电话有些火起,周一把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过了会儿又把号码拉了出来。想了想,把方嘉之的号码录进了灰色手机的通讯录,署名“喷火龙”,然后把黑色手机收进了书包里,拿着灰色手机翻着里面不到十个号码的通讯录。

     嗯,待会回到宿舍要记得问小宁子要号码。

     周一想着事情时眼角瞥到桌子对面坐下了一个人,本还想无视,然后就听到方嘉之的声音:“老板,一碗净云吞。”

     周一:“……”

     方嘉之一手随意搭在膝盖上,一只手搭在桌上,手指敲打着桌面,盯着周一问:“为什么关机?”

     于是你专程跑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再顺便吃碗云吞的?

     “我一直待在图书馆,刚刚才出来。”怎么觉得这像是妻子在审问丈夫为什么晚回家?

     “……不吃晚饭,你不是有胃病?”周一听到方嘉之这样问,惊讶地抬头看他,却见方嘉之头扭向了一边,状似只是随意地问一句。

     周一看着他那别扭样,扯了扯嘴角:“胃没事。”

     方嘉之转过头想再说多几句,看到周一瞪大眼在看着他,他也瞪了瞪眼:“冲我撒娇也没用,我才不会提醒你吃药!”

     周一:“……”(╯‵□′)╯︵┻━┻你又在哪看到老子撒娇了!

     在两人的无声瞪眼中,净云吞端了上来,虽不是一起点的,云吞却是一起下的锅,于是两人的云吞被一起端了上来。

     周一中午因挑食没吃多少,下午又省了一顿,早已饿得饥肠辘辘,拿了两双一次性筷子,掰开磨了磨递给方嘉之一双,立马开吃。

     周一吃云吞、汤粉这类食物有个习惯,就是先把汤喝光了。汤是煮沸了的,很烫口,周一虽然饿得厉害,还是一口一口吹着慢慢喝。等他喝完汤,抬头一看,方嘉之的云吞已经快吃完了,汤还剩下一大碗。

     方嘉之也在这时抬眼看了看周一,吃下最后一个云吞后,把他那大半碗汤往周一这边推了推。

     周一:“……”谁要喝你的口水!

     更让周一无语的是,方嘉之开始从他的碗里夹云吞。

     周一:“……”好歹给我留点喂!

     最后,一碗半的云吞进了方嘉之的肚子,半碗云吞两碗汤进了周一的肚子。

     结了账后,方嘉之依旧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姿飒爽,长身玉立,周一……腆着肚子背着背包跟在方嘉之后头,觉得行走间都能听到自己肚子里的汤水晃荡的声音。

     周一盯着方嘉之的后脑勺用视线虐杀他,诅咒他早晚有一天吃出小肚子!并且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和这家伙一起吃净云吞,这家伙居然净是吃云吞!要是跟他一起吃,自己只有净是喝汤的命!

     两人先经过了方嘉之的宿舍楼,方嘉之却还继续往前走,周一刚要开口提醒他走过头了,就听方嘉之问他:“有什么想吃的,我明天要到啤酒城办点事,给你带回来。”

     城北区有个b城出了名的美食啤酒城,很多人甚至直接用“啤酒城”代替“城北区”的称呼。

     周一兴奋地把方嘉之走过头的事给忘了,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小吃名,到了他的宿舍苑区门前只听方嘉之打断他说:“就你刚刚最后说的两样。”说完从他自己背包里掏出一袋蒸包塞到周一手里,跟挂电话一样干脆利落地就转身走人。

     “!!!”

     周一瞪着方嘉之的背影:老子是按着喜欢程度的顺序说的!最前面两个才是老子的真爱!还有,这蒸包完全不能弥补你吃掉我半碗云吞给我造成的心灵伤害!

     周日早上的七点十分,周一准时接到方嘉之的电话,他已经怨念地不想开口了:“……”

     连我们宿舍的那两个学霸都在趁周末拼命补觉,你大爷的就不能放过我!

     “去第二食堂尝尝新出的早餐餐点,好吃的话周一给我买。”

     “不是我买还能是周二买吗——不是,那个,我下周一开始上心理系的课。”重点好像哪里不对!

     “笨啊你!想偷懒就说,不会买好叫别人送过来?”方嘉之在另一头暴躁地喊着。

     周一仗着方嘉之看不到,翻了个白眼:你都能想到叫别人帮我给你送早餐,你不会直接找别人给你买?

     “没事我就挂了。对了,你现在立马去买来尝,让我知道别人卖完了你才出门,你就死定了!”

     周一迅速从床上蹦了起来刷牙洗脸换衣服穿鞋一气呵成!然后就奔向了第二食堂。

     周一从食堂回来时给曹宁带了早餐。本来没怎么指意曹宁中午前能醒来,直接把早餐当午餐,可是周一回到宿舍时曹宁已经整装待发了。

     “小宁子,这是干嘛去呀?”周一把给曹宁带的早餐放到曹宁桌上。

     有过“曹小呆”外号的曹宁自动过滤掉周一的称呼,一边把周一带回的早餐吃了,一边回答他说:“朋友今天过来玩。”

     正准备拿试卷出来做的周一转头看向曹宁:“朋友?女的?”曹宁点头:“就是之前说的那个。”

     之前说的那个!周一紧张地问:“纸巾带了么?”

     曹宁点头。

     “钱够么?”

     曹宁看了周一一眼,点头。

     “我给你的路线图呢?”

     “……”曹宁在桌上翻了翻,当着周一的面折好塞进口袋里。

     “宾馆分布图和订房号码呢?”

     “……”曹宁又翻找了一下,找到后又重复折纸的动作,把纸塞进口袋里。

     “记得带雨伞啊。”

     “今天不会下雨吧。”曹宁看了眼屋外晴朗的天空。

     “白痴啊!雨伞是用来挡雨的么?”周一一激动的声音有些大,三四号床的舍友装睡不下去了,都从床上爬了起来。

     周一抱歉地对他们笑笑又转头跟曹宁说话,没有看到两位舍友瞬间僵硬了一下。周校花这样乱放电真是太无耻了!

     半个小时后,经过周一一遍又一遍的检查过后的曹宁终于得以出门,幸好他的朋友叶楠衣还没到。

     曹宁一出宿舍门,长着奶妈脸,操着奶爸心的周一同学实在放心不下,偷偷跟在了曹宁后面。当然他绝不会承认更大的原因是他想看看能把曹宁拿下手的女生长什么样,也许他可以做个参考也找一个——对自己这张自家老娘都嫌弃的脸,周一是真的没有找女朋友的信心啊!

     曹宁到了校门口的公交车站牌处等了一会儿就有一辆2路公交车驶过来停下,下来好几个人。周一在校门口另一边看到一个女生下车后笑着走向曹宁,用他1.5的视力评估了一下该妹纸的颜,勉强,七分吧,笑容倒挺灿烂。

     曹宁是根本没发现周一跟着他。看到朋友叶楠衣下了车高兴地走到跟前和他打招呼:“曹宁!好像很久没见面了!感觉你又帅了!”

     叶楠衣通常是喊曹宁做曹小呆,这会儿听她正儿八经地喊他名字,曹宁还真不习惯,完全没有想到叶楠衣是因为这是在外面,给他面子所以没有叫他曹小呆。

     曹宁脸皮薄,叶楠衣随口夸夸他他就脸红,开口就单枪直入地说:“我先带你参观一下我们学校吧。”

     想到这话还是周一教他说的,又想起前两天叶楠衣说要来学校时,他才意识到这是第一次有人说要来学校找他玩。于是,要玩什么?应该做些什么?曹宁茫然。刚好宿舍只剩周一和曹宁两人在,曹宁只好去问他,没想到的是周一真是热情非常。

     虽然被周一说了几句,可曹宁还是没有带雨伞,索性天气不错,太阳没有出来,周一就这么带着叶楠衣游校园。

     这两人游校园非常有效率。

     每经过一栋楼,曹宁说:

     “这是第三教学楼。”

     “这是物理实验楼。”

     “这是图书馆。”

     “这是第一食堂。”

     “这栋楼没有牌子,我不认识。”

     …………

     叶楠衣:“……”

     周一:“……”

     好吧,作为还算了解曹小呆的人,叶楠衣是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了,反正她对这些建筑也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像是“这栋楼没有牌子,我不认识”这种话说得也太理直气壮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