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节操:有周一肯定有周日的吧?
    节操:有周一肯定有周日的吧……所以校花的母上大人生了七个?

     周一:你这不负责的话让萧十一郎的母上情何以堪!

     节操:嘛,虽然以前很讨厌星期一,为了校花……还是继续讨厌吧。

     周一:……

     吃过早餐后周一和方嘉之两人一起去了教室,周一心里庆幸总算有个人带路,不然他又要装作大一新生问路,还一定会被人戳穿……

     到了教室,周一自然而然地就在方嘉之旁边坐下了,然后掏出手机上网逛校园bbs。

     方嘉之昨晚没睡好,今早又起得早,便趴桌上补眠去了,以致没有看到进了教室看到两人“和平相处”而向他挤眉弄眼的三个八卦舍友。

     周一逛了一轮校园bbs后,脸黑了又青,青了又黑。“史上最美校花”?!“女装献艳舞”?!什么鬼?!

     周一捂脸……果真只有更丢脸没有最丢脸……

     在几乎全校师生的面前跳艳舞这么没节操的事都干得出……周一扭头看了眼旁边趴着补眠的方嘉之,不禁想学刚看到的一句话:这是何等的真爱啊!

     你妹!这是老子的身体啊!这种疯狂让老子情何以堪!!!

     管他神马真爱,老子回来了那就肯定要和方嘉之分了的!

     再一次坚定一下分手念头的周一开始给李蕊发短信:我是认真的!求转专业手续流程!

     周一打的算盘是这样的:转了专业后,两人不再在一起上课;周一住的混合舍在二号宿舍楼,和方嘉之住的四号楼不同苑。这样两人一起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感情疏远什么的就自然而然了。

     对于周一来说,转专业不只是为了避开方嘉之。

     他的理想专业一直是心理学,这一觉醒来上的却是他完全无感的计算机软件专业,教授说的那一堆专业名词他一个也听不懂,这是期末要红灯高亮作死的节奏!

     中午周一和方嘉之以及他的三个舍友一起在第二食堂吃饭。方嘉之三个舍友在宿舍里谈论周一时无所顾忌,可每次一见到真人,一个两个就跟吃了哑巴药似的气都不敢多吭一下。周一只当“自己”和他们不熟,于是也没和他们怎么多交流,倒是符合了他人眼里“周一”的一贯形象——眼里只有方嘉之。

     吃过饭后周一和他们分开回了宿舍,老二等他没了人影,立马攀上方嘉之脖子:“不错呀老三!看你老拽着一张脸以为你没哄人的经验可能会搞砸,没想到还挺成功的!你怎么哄回他的呀?你昨晚也没有回宿舍……嘿嘿~”

     老四撇着嘴说:“我还没女朋友呢,你们这群老戳人伤疤的家伙!”

     方嘉之掰开老二的手:“也就你们那么无聊,想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本来就没有什么事,他只是头晕不舒服。”

     “头晕?看他这两天脸色是不大好。”老大摸着下巴说。

     老二一脸大便色地看向老大:“老大,我觉得你,是不是对周校花关注过多了?朋友‘夫’不可欺喔!老三还在这呢!”

     老大翻了个白眼:“兄弟真是火眼金睛,老子埋了两年的心思都被你看破了!”

     三人:“……”一直知道老大数学不好,没想到已经回到幼儿园的水平了。

     老大:“……不对!我们是刚上大二,还没两年!”

     三人:“……”

     因为申请转专业都是在期末办理,周一又已经是大二生,在递交转专业的申请前,周一有一大堆事做。

     回到宿舍,刚好宿舍里没人。周一掏出手机给老妈打去了电话。电话被接起时,周一不禁紧张地屏住了呼吸,而听到老妈那一声“宝贝儿”后,更是眼眶都泛红了。

     莫名其妙地就到了两年后的世界,周一内心深处一直有些不安,何况身体的前主还留了一堆乱摊子给他,此刻听到自家老妈的声音,周一都不想像以前那样纠正她的叫法了。

     “……妈。”周一压抑着激动叫了一声。

     “哎哟,听这声音,委屈的,怎么了,被人欺负了?”周妈妈调侃的话语里掺着关心,周一习惯了她这样的说话方式,不过倒还是惊奇老妈就凭一个字就听出了他的情绪,自己明明已经压抑了很多。

     这果然就是母子连心吧。我果然是亲生的!周一握拳!

     感动的心情没持续多久,周妈妈就打破了周一的幻想:“被人欺负了,能揍回去就狠狠揍回去!揍不了就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的话别说是我生的。”

     “……”这么不负责的教育方式,我其实不是亲生的吧?

     “男人就得men一点!不过你长的那娘炮样我也不指望你men成什么样了,实在没办法揍回去还有美人计嘛!”

     “……”肯定不是亲生的!

     “你跟孩子乱说什么呢!”电话那头传来周爸爸的声音,一阵细琐噪声后换周爸爸拿过了手机,“儿子啊。”周一忙点头,意识到周爸爸看不到,忙“嗯”了声。

     还是老爸靠谱一点,不像老妈,还“宝贝儿宝贝儿”地叫。

     “你不要听你老妈乱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怎么能和别人乱打架!你不要忘了爸妈给你起的名的寓意。你长得比周瑜好看,还要比周瑜聪明!要做第一!被欺负了咱要智取!誓要那些家伙下回见着你就屁滚尿流!还有……”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对男女真是绝配,自己居然成功地长到那么大没有三观不正,一定是祖宗保佑啊。

     说到自己的名字,周一更想扶额。

     当年周一在非洲出生,只好在非洲待到了满月,为了回国又要办一大堆手续,等回到老家,周一都已经半岁了。一大堆亲戚朋友围着婴儿床,看着小周一精致的小脸蛋,准备了的一大堆名字都觉得配不上他。最后起名重任还是交给两个成功造人的大功臣——周爸爸和周妈妈。结果……

     周母:我儿子长得比周瑜还要好看!

     周父:我儿子肯定会比周瑜还聪明!

     周母:我的儿子肯定要做第一!

     周父:那就叫周一吧!

     周母: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哪里愉快了!?

     周爸爸还在电话那头长篇大论着,来回也是那些车轱辘子话,周一只有打断他:“老爸,我都差点被你俩带歪话题了,我打电话不是跟你们诉苦的!我也没被谁欺负。”

     挂了电话后周一松了一口气。

     爸妈虽然在家人面前看着不靠谱,不过真正办起事来还是很靠得住的。他们也没多问什么,一听周一想转专业就拍胸口说最多一个星期给他搞定。

     周一对他们这种,儿子说了算,儿子有求必应的态度,有点感动、有点开心之余,又有点郁闷,他们真不怕养出个二世祖?

     下午只有三四节有课,周一跑到图书馆借了心理学大一课程教科书,下午上课时他就没有听那对他来说简直是讲天书的课,自己在那啃心理学书。

     方嘉之见他借了那么多心理学书来看,也没问什么。周一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因为两人的“特殊关系”,在转好专业之前,周一一点都不想让方嘉之知道,直觉告诉他会出麻烦。

     晚饭只有周一和方嘉之两人一起吃,周一想着抓紧时间看书,提议去饭堂解决。方嘉之倒没有异议。

     到了第二饭堂,周一找了两个空位让方嘉之坐着等,他一个人跑去排队打饭。

     周一早上在校论坛看到一个帖子,主题是“人妻周校花日程表”……先不吐槽主题名,那日程表任周一自己看了也觉得“自己”果真贤惠到家。

     早上买早餐,上课占座位,吃饭他排队,校草打球送水送毛巾,校草发微博必抢沙发,校草宅宿舍给送便当,校草……简直十二孝(xiao)男(xi)友(fu)啊!

     别人走神时都是眼神游离,周一走神时眼神是聚焦在一点的,别的同学看他狠盯着橱窗里的炒黄瓜,都不敢打这道菜,生怕周校花跟他们急。

     周一直接忽略那些从他前头跑回他后面排队的人,感叹饭堂阿姨的速度。可他还没开口点菜,打菜的阿姨直接就给他打了满满一勺炒黄瓜……他还没来得及提出质问,阿姨还一脸的“不用太感谢我”的表情。周一默默地加了个肉菜,打了两份饭,还要了番茄炒蛋和糖醋排骨两个甜菜。于是炒黄瓜就落入了不吃甜菜的方校草肚子里。

     第二饭堂隔壁就是二号男生宿舍楼,周一跟方嘉之说了声再见就背着书包奔回宿舍了。

     方嘉之皱了皱眉头,看着周一进了苑区,站了会儿才转身走开。

     以前通常是周一回出租房做晚饭吃,所以方嘉之的舍友才识相地没有跟他们一起。可今天周一不仅直接提议在饭堂吃,还是离他自己宿舍最近的第二食堂而不是方嘉之宿舍楼旁边的第三食堂,方嘉之总觉得哪里不对。

     方嘉之还有个问题没来得及问周一,看周一的样子,是准备搬回学校宿舍住?这么突然?

     周一回到宿舍时,宿舍里只有曹宁在。

     曹宁本来是在画画,看到周一进来就把画给盖上了,周一只大约看到那是一幅肖像画。周一猜想,这么在乎,难道画的是他女朋友?

     虽然只有两天不到,周一对这个“新舍友”已经了解不少。看着高贵冷艳不爱搭理人,其实只是有些面瘫,反应有些迟钝,还特别喜欢窝宿舍里睡觉,好像以前没睡够,现在要通通补回来的样子。

     周一在论坛也有看到关于曹宁信息的帖子,他们学校论坛简直是八卦信息站点。

     曹宁是今学年的专插本学生,所以一入学就读大三,凭着一张面瘫脸和他人看来孤傲的性格,被评为园林设计专业新任系草。因为曹宁没有参加任何社团、机构,除了去美术学院做做速写模特就是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所以关于曹宁的信息没有更多,唯一一个让大家惊叹的也只是——曹宁在迎新那天,一手提着师弟行李箱,一手提着重量同样不小的桶,轻松爬上九楼……

     论坛上还配有照片,照片上的曹宁身材纤瘦,个子估摸一米七多一点,一对胳膊瘦白瘦白的看上去没什么力气,手上提的两件重物让人总怀疑是p上去的。

     周一和曹宁打了声招呼,走到自己桌前放下书包就是“嘭”的一声,有够重的。心理学书都很厚,周一换了个双肩背包来背书。

     周一揉着肩膀时听到曹宁叫了他一声,转头一看,曹宁有些迟疑地开口问:“请问一下,如果,有朋友来看你,你会带她做些什么?”

     周一脑海里立马响起“叮咚”一声:拉近舍友关系建设和谐宿舍的机会来了!

     周一热情地问:“你有朋友要过来看你是吧?男的女的?”

     曹宁点头:“女的。”

     周一双眼一亮:女的!难道就是他刚才在画的肖像画的正主?李蕊就是会瞎说,曹宁哪里像同了,人家有女朋友的!男生就应该交女朋友!总算遇着个正常人了!我得帮他做点什么!

     周一个人觉得自己和家里那两个活宝没什么相似之处,却没发现他有时的粗神经跟他老妈如出一撇,激动时比他老爸还要话唠。要说周一本也不是这么八卦的人,可是现在的曹宁简直就是他回归异性恋世界的垫脚石(?)和启明灯(?),不由得就对曹宁这事关注非常。

     周一给曹宁详细地、分步骤地罗列了要做的事。

     首先是游校园,经过一些风景不错,绿树如茵的地方可稍作休息,聊聊天,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过程中要时刻注意女生的需求,渴了要买水,热了给扇风,流汗了给递纸巾,饿了就立马找饭馆。吃饭时注意点更多……

     讲到最后周一还上网找了学校周围的旅馆分布图给画下来,笑得意味深长地交给曹宁……

     曹宁看着鬼画符一样的“地图”,没有嫌弃地收了起来,跟周一道了谢,上床一躺,就睡过去了。

     至于曹宁这么早睡是因为自己嗜睡,还是被周一那话唠给念叨晕了,只有他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