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镇海之崖
    越风山,镇海楼。

     镇海楼前是镇海崖。

     崖上一块平地,背楼面东;崖下是海,峭壁嶙峋,怒海拍岩,令人望而生畏。

     崖东边有一块突出的巨石,石身伸出悬崖三分有一,劲风吹过,巨石轻晃,颤颤巍巍的让人不寒而栗。

     巨石之上有一抹鹅黄色,海风吹过,那抹黄色随风扬起一角,压着细软黄衫的,是一人。

     躺在峭壁悬石上的人,绝非凡人。

     是修士,妖,还是仙?

     那人一身鹅黄长衫,青丝半挽,青丝一半儿随着风夹着衣料飞扬,一半儿压在身上,铺满半块石面。

     傍晚的阳光温煦而柔和,金黄的阳光在也身上晕开莹亮的光圈,衬得青丝胜黛玉,黄衬赛霓虹。

     画面让人不敢向前,既怕唐突了人儿,又怕多迈一步惊动巨石陡生异变,一颗心提着,不上不下的,想的紧又怕得很,折磨人。

     能有那一身超尘逸世姿态,凡人莫不可及,大抵也不会是妖。

     那便是仙了。

     那人随意躺着,有时随着风晃一晃,巨石跟着摇一摇,惊险、刺激又裹杂着脆弱的美感……

     “你到底要在此处不生不死的守多少年?”巨石之外凭空幻出一人,红袍金辔,威风飒爽。

     “快了。”鹅黄长衫的人儿随意地架起腿,眯眼。

     “守到楼灵修练出来,你能撒手不管?”

     “他若不是紫微,我自会离开。”

     “你当真有把握认出楼灵是不是紫微?”

     “我可以。”

     “你要能认出来,当年也不至于守到楼镇海最后却连人家衣角都没碰到。”

     “勾陈天帝千里迢迢来趟凡间,如果只是为了说风凉话,慢走,不送。”鹅黄长衫说完,闭上眼,脸一歪,做势要睡,再不想搭理那位被称作天帝的大神仙。

     勾陈天帝大喇喇往巨石上一坐,压得巨石危险地晃动。

     躺着的那人眉头微蹙,不需借力就地坐起,巨石失了平衡,往外又倾斜几分。

     眼看巨石就要往下倒,那鹅黄长衬美人竟站起来,甚至还往外迈了一步。

     惊险!多加一步,巨石势必要掉下去,石上两人皆会摔下悬崖,粉身碎骨。

     谁知,那巨石反而向内沉沉压回地面。

     “你堂堂一个天帝,非来折腾一颗石头,不怕三界笑话么!”鹅黄长衫嗔道。

     “总比你青华天帝放着天帝不当,来人间守一座楼正经。”勾陈天帝跳下巨石,二个起跃落到几十丈外的镇海楼面前,围着楼晃了一圈,嘴里振振有词念道,“快了,快了。”

     被称青华天帝的美人跟着落回镇海楼前,凝视镇海楼,轻抿唇,虽没说话,表情也是在说“快了,快了。”

     勾陈天帝:“我说,如果修练出来是一婴儿,管是不管?”

     青华天帝蹙眉:“你不就能想点好的!这楼修练了八十年,怎能生出来是婴儿?我看那些修练百年成妖化出人形的都是少年或青年,我这座楼何至于是婴儿?”

     勾陈天帝咂摸嘴:“指不定偏来个婴儿?能化人形不过是些动物草木等活物,啥时见过楼宇这种死物也能化出人形?这事蹊跷,这楼灵化出来指不定是什么呢。”

     人间一年,天上一日。

     勾陈天帝到越风山和青华天帝唠了两日家常,赶着回天庭跟仙友喝剩下的半坛仙酿。

     勾陈天帝前脚才走,到了天庭才端起酒杯呢,就听到凡间传来一声厉吼:“勾陈,你个乌鸦嘴,给我滚回来!”

     于是高高在上的勾陈天帝一边念叨着“不会吧”,一边屁滚尿流地往人间的越风山赶。

     青华先前好不容易送走了勾陈,才清静下来,小风还没吹够,忽然,崖山震动,只见镇海楼摇摇晃晃,焕出阵阵灵光。

     “要化灵了!”青华唰地站起来,两步跃到楼前,瞪大双眼,紧紧盯着。

     渐渐地,地面停止震动,镇海楼又稳下来。

     “嗯?这又是哪一出?”青华想,难不成化灵也像女子生孩子一样,也要疼一阵歇一下再叫一阵?

     听说凡人女子生孩子也有那种很快就生完的。

     这楼灵该不会难产吧?!

     还真被青华猜中了,这镇海楼化楼灵,足足震荡了一天一夜,直到次日夜里子时,随着镇海楼焕出的波澜壮阔红光,镇海楼沉沉了晃了两晃之后,一声长啼划破夜空:“哇!”

     青华天帝难以置信地接住从镇海楼里弹出的人形活物,张大了嘴,半晌,才恶狠狠地对着西方吼了一句:“勾陈,你个乌鸦嘴,给我滚回来!”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勾陈天帝火急火燎地赶回越风山。

     勾陈顶着一脑门汗问:“你有何打算?”

     青华:“……”

     “你舍得把孩子扔这里自生自灭?”

     “谁说我要扔他?”

     “他是楼灵,离不得楼体,你带不走他,若要顾他,只能守在这镇海楼方寸之间,你为他耗费了八十年,再困在此处养大他,还要不要找紫微了?”

     “等等……”青华危险地眯起眼,“八十年……,一般的妖怪要化人形少说也要修练一两百年,楼明说过以前楼镇海天资卓绝化人形尚且用了百年,为何这小镇海楼八十年就能化形……难不成……”青华眼里暴出精光,“勾陈,你给我从实招来,到底对镇海楼动了什么手脚?!”

     “唉唉,你别动手啊,我这是为你好,给镇海楼输点仙力帮他化灵,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你不谢我倒罢了,还打人,我警告你啊,你现在可打不过我,别逼本天帝出手。”勾陈护着脑门跳开,一脸义正严辞。

     “揠苗助长,你明白吗?”青华天帝恨极,“若非你添乱,这楼灵哪能出生就这点大?”

     “事已至此,你急也无用,我好人做到底,你把孩子交给我,我替你守在此处养他长大!”

     “……”青华天帝沉下脸,望着勾陈天帝伸过来接孩子的手,定在原地。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孩子,有些犹豫。

     “带一个孩子长大不过十几年的功夫,于我而言换成天上的日子不过十几日,于你而言却是人间的十几载千万个日夜,我替你养他吧。”

     青华半伸出手,勾陈天帝伸直手来接。

     怀里的孩子突然“嗷”的一声放声大哭。两个男神仙被哭得没了方寸,手忙脚乱哄了半日,孩子才算消停。

     待勾陈天帝又伸出手,青华天帝定了定,把孩子又搂回怀里,低低地哄了两声,低垂着眼看不清表情,低低的声音清清楚楚地道:“罢了。”我守了他六十年,怎能忍心弃他于幼时不顾?

     “我会视他如已出。”勾陈恬着脸。

     青华对勾陈怒目而视:“此话怎讲,说的他是我生的似的。”

     勾陈回瞪虎目:“守了八十年,都够凡人生满堂的孩子了,这小孩子跟你生的差不离!”

     “我会收他为徒。”青华半晌回道,把怀里的孩子又抱紧些。

     “我看还是我认他做义子吧”,勾陈道,“你又何必呢,再者师徒关系哪有父子亲,要我说,还不若说他是我捡来的儿子,”勾陈有些犯难,“玉帝王母大概不信,指不定认为我跟哪个女仙私定终身珠胎暗结,不能说儿子,倒是……能认作弟弟。”勾陈拍一下大腿,兴奋地蹦起来:“我认他做弟弟吧。”

     青华嫌弃地看着勾陈:“他是我徒弟,又是你弟弟,合着,你也是我徒子辈?”

     “你占我便宜!”勾陈跳脚。

     “是你太傻。”青华覷他。

     “青华,你别不识好人心啊。”

     “我看是你想要弟弟走火入魔了吧。”

     “我弟弟多着呢,至于……”

     “至于多一个是吧?”青华咂嘴,“只可惜弟弟一个两个都不拿你当长兄。”

     此话说到勾陈伤心处,勾阵一时口无遮拦地反击:“若非紫微不认我,后面那七个也不会跟着不把我当兄长,我摸不透紫微还好说,你呢,你在他那里又能好多少?”

     ……

     一时之间,两人都沉默。

     紫微是青华千年的痴心,也是勾陈万年的怨念。这个名字一被提起,两人都陷入了冰冷的沉默。

     还是勾陈先说话:“青华……你知道你心里急,你想找他就去吧,耗在这里熬着,我看着都替你累。”

     “我扔不下他”,青华瞧着小镇海楼,“他是楼镇海的后人,楼镇海若知我扔着小镇海楼不管,怕会从墓里爬出来跟我拼命。”

     “不正遂了你的意?他若能复活来跟你拼命,让你把命给他你都愿意。你在楼镇海的破墓里躺了八十年,再躺下去,别再说你是神仙,我看你都快变成鬼了。”

     “你左一个破墓右一个破墓,楼镇海若真是紫微,我看你还说不说。”

     “说实话,我真是和这楼镇海没有半点星缘感应,你凭何认定当年的楼镇海就是紫微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