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越儿童心
    第六章越儿童心

     楼越年纪小,受了木剑上的热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原地消化了一阵,便舞着剑向青华一路小跑而去,大叫着:“师傅,你看,我捡到的剑!”

     青华转回身,奔跑中的小楼越顿了顿,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住青华,像在疑惑,又像在肯定,瞧了半天,喊了一声:“师傅?”

     青华“嗯”了一声,“还不快来练剑。”

     小楼越粉扑扑脸上缤开花,“谨遵师命。”

     这一年,楼越三岁,因着勾陈的拔苗助长,其实已有了六七岁孩子的心智。

     三年后,楼越六岁。

     越风山,镇海楼,香火鼎盛。

     突然镇海楼晃了两晃,楼里的香客惊惶失措地四散跑出,妇人的尖叫、小孩的哭喊和男子的呼唤乱成一团。

     楼外有一个仗剑小童,黑衣红纹,粉面漆眼,比年画里的小童还标致漂亮。楼里的人惊慌地跑出来,一个一个从小童身边跑过,却无一人撞到小童,竟是都看不见小童。

     小童后面缓缓行来一男子,黄衫长发,身形飘逸,只可惜配了一张普通得找不出任何亮点的脸。楼里逃出的香客竟也看不见这名男子,男子避开一个差点撞上自己的香客,薄怒道:“越儿,你又淘气。”

     楼越闻声,回头,脸上的笑容天真无邪:“师傅,他们每天来,师傅不觉吵么?”

     青华默了默:“不吵。”

     楼越追问:“那为何师傅日间不愿接近镇海楼?”

     青华默:“人多,师傅不和他们挤。”

     楼越:“这些凡人为何总来拜楼?”

     青华觉得牙又疼了……要怎么讲,才能给小孩子讲明白这事儿是他青华自酿的苦果:“镇海楼保一方海域平安,凡人来求理所当然。”

     楼越眨着天真的眼:“可越儿听他们求什么送子,求姻缘什么的,这跟镇海有什么关系?”

     青华连脑仁都开始疼了:“越儿镇好海,他们就能姻缘联结,生子生福。”

     楼越又问:“师傅,什么是姻缘?还有,送子是生孩子么?越儿是师傅生的么?”

     青华望天,哪个神仙行行好,来把我劈了罢:“姻缘就是男子和女子应阴阳之理结为连理,一生依傍,白头偕老。送子是生孩子,越儿不同,越儿是楼灵,自镇海楼化出,不是谁生的。再者,师傅是男子,男子不能生子。”

     楼越接着问,好奇的双眼眨巴:“师傅有爹娘么?为何他们都有爹娘,唯独越儿没有爹娘?”

     青华抚额,为师其实也没有娘啊,要怎么才能给小孩儿解释清楚为师是是你师公用精血化的……:“越儿独一无二,是镇海楼所化,天地间再没有比越儿更特别的小孩儿了。”

     楼越咯咯地笑:“师傅喜欢越儿的特别么?”

     青华点头:“为师喜欢。”

     六岁的小童正是雌雄莫辩的年纪,小楼越的五官天生标志,此时眉眼长开了些,一双点漆目配粉红小脸,漂亮得紧。

     许是因着是镇海楼楼灵,眉目间有一丝像楼镇海,六岁童颜,某个侧脸,隐约有些楼镇海的模样,英气渐显。

     小楼越六岁,比普通的孩子懂事些,青华对此很欣慰,同时也很困扰。

     困扰在于,孩子太聪明了,问得他每日绞尽脑汁应付,心力交瘁。

     楼越:“师傅,张家小姐和李家公子为何互相吹气。”

     青华疑:“嗯?”

     自从多年前青华在镇海楼前救了一对殉情的苦命鸳鸯后,那对鸳鸯死里逃生竟突破万难在一起,家合业兴,白头偕老,此事被越州传为佳话,年复一年,越来越多年轻人来镇海楼求姻缘,镇海楼被以讹传讹当成月老庙,青华真是悔不当初。

     “在楼后面,他们抱在一起,嘴对着嘴……”楼越边说边比划,一个人比不过来两个人的动作,便走近,盯着青华的嘴,头一伸,就要啄上来。

     想要演示一遍!

     青华一惊,连忙拉住,制止楼越:“小孩儿不可多言此事,今后不许看大人的事。”

     楼越疑惑:“是不许看小姐和公子的事么?”

     青华:“对,再不许看。”

     楼越:“公子和公子的呢,谢家公子和王家公子也抱到一起嘴对嘴……”一边说,一边眼神又往青华唇上飘。

     青华被瞟的不自在,待听明白楼越说的公子与公子对嘴是什么意思后,惊得跳起来,赶紧把楼越的嘴捂住。看来真该想办法把镇海楼的香火停了,少儿不宜就算了,别把小小年纪的男孩子带上歪路,若是让楼镇海楼知道我没带好他的后人,他非爬出来跟我拼命不可。

     手心忽然被暖暖的气连哈了几下,紧接着软软的触感滑过掌心。青华瞪大眼惊诧地抽回手,刚才……小楼越舔他手心?

     “师傅真香。”小楼越张着漆黑的双眼。

     看着小楼越一脸天真无邪,青华提起来的心落下来一点,呃……自己有些小提大作,六岁的小孩能懂什么?

     但是被舔一下,青华还是觉得有些怪,总觉得,这种动作不像六岁孩会做的事儿。

     他记不清自己六岁时在做什么,也没太关注凡人六岁小孩都做什么,但是,小楼越对自己的依恋和崇拜似乎有些过……

     好奇宝宝小楼越一副全然不知的表情继续扔炸弹:“师傅,越儿还有一事不明,张家小姐原是许配给了谢家公子,为何张家小姐抱了李公子,而谢家公子抱了王公子?”

     青华呆滞了半晌,张谢李王……如此复杂的关系:“你如何知道张家小姐被许配给和谢家公子?”

     “半年前张夫人和谢夫人来楼里上香说的,我都听到了。”好奇宝宝记忆力很好。

     青华扶额,真的是早该停了镇海楼的香火:“凡间之事,修仙之人不宜介入过多,当勤奋修行,少沾红尘。”

     “师傅是神仙,不能沾红尘么?”楼越眼里水汪汪,“越儿是灵,也不能沾红尘么?”

     “王母娘娘定了天条,仙者不能私通,楼越将来也要修练成仙,自然不能沾红尘。”青华天帝技巧性地略过了自己惹红尘犯天条的事,给楼越小小的心里下了一条框。

     楼越很认真地思考:“师傅是神仙,越儿也要修练成仙,虽然越儿不明白为何神仙不能沾红尘,但越儿想和师傅一直在一起,越儿要修练成仙。”

     青华很欣慰。

     楼越表现很好,练功十分勤快。

     可是……楼越一用功,有很多人不高兴,应该说,有很多鱼鱼虾虾遭大殃。

     楼越是镇海楼,练的是镇海剑,练镇海剑最好要在海里练。越楼自小会水性,在海里比在陆地上还利索,一旦让楼越踏进海,青华得提起十二分精神才能看好翻江倒海的小孩儿。

     六岁的小楼越自从下定决心要修练飞升,每日做完师傅的功课,乖乖地到海边练剑,好处是不总粘在青华身边了,坏处是……苦了沿海的鱼虾。

     楼越练镇海剑,镇的沿海海水翻滚错乱,海里鱼虾遭殃晕的晕死的死逃的逃,沿海鱼虾绝迹,渔民收成惨淡,叫苦连天,渔民不知所以恐怕万分,纷纷至海边求海神拜镇海楼。

     镇海楼原本香火已十分旺盛,渔民接天连夜来拜,青华被烟熏火燎兼敲锣打鼓扰的苦不堪言。从前在天庭爱热闹的青华天帝,因楼越变得越来越怕热闹,神仙的忍耐也是有极限的,于是忍无可忍的青华拎着小楼越到海边教育。

     “你可知海里为何无鱼虾?”青华正色道。

     “有些死了,有些逃了。”小楼越不假思索。

     “它们世代生存在此为何要远逃?”

     “远海的饵料多些?”小楼越张着无辜的大眼睛。

     不能虐待儿童——青华告诫自己,他强压着怒气,微讦道:“你可知为何沿海百姓来拜镇海楼?”

     “越儿听他们说是求鱼虾回来。”

     青华:“百姓为何要鱼虾回来?”

     楼越:“师傅说过,沿海百姓以捕鱼为生。”

     青华:“百姓捕不着鱼虾,生计无着,是谁之过?”

     楼越:“鱼虾?”

     青华:“……”

     还有比这更混蛋的逻辑么!

     青华再也装不了好好师傅,他被小楼越堵得仰天长叹,忍了又忍,分别默念了十二遍“楼越是镇海楼的后人”、“楼越还是小孩子,不能虐待儿童”,才让自己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威吓:“你叫什么名字?”

     “楼越的名字是师傅取的,师傅还问越儿?”

     “……”青华再默念一遍楼越是楼镇海的后人,忍气,“我是问,楼越二字是何意思?”

     “师傅说过,越风山镇海楼,是以姓楼名越。”

     “可知镇海楼取何意?”

     “师傅说过,镇海护民。”

     “倘若有朝一日越州百姓再不需镇海楼庇护,便再无镇海楼。”

     “百姓不需要镇海楼,便会没有楼越么?”楼越终于悟出点问题。

     “正是越州百姓虔诚拜楼,才能让上天感知民意孕了楼灵。否则,世间楼宇何止千千万,为何独此一间镇海楼孕出楼灵?”

     “越儿知道了,越儿不能违背民意,否则便没有镇海楼,没有楼便没有越儿。没有越儿,就会剩下师傅一个人,越儿要一直陪在师傅身边。”

     青华听完一怔,心底一片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