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番外越武终
    番外越武终

     秦村是座山间的小村落,东南西北离城皆远,穷乡僻壤,名不见经传,却是隐世的好去处。

     秦村的只有稀稀落落几户人家,这几户人家原本都不姓秦,是到了此村才改的姓。

     来到此处前,各有各的前尘;到了此处后,全部退隐改姓。

     不问前尘,只求当下。

     村西头两户人家毗邻而居,两家人来秦村前便是世交,到了这里更是亲如兄弟。

     头一年靠西的那家生了个儿子,取名秦武;后一年,靠东的那家也生了个儿子,取名秦越。

     秦越出生前两家人原本指腹为婚,都指着秦越出来是个女孩儿,将来给秦武当媳妇。结果生出来是男孩儿,两家人笑道那便结为兄弟罢。

     小秦武周岁抓周时,捡了一只虫蝈蝈。两家大人乐道这小子是玩儿的轻闲命。

     再过一年,小秦越周岁抓周时,对一地的物事目不斜视,笔直地爬到蹲在另一边虎头虎脑冲他笑的小秦武面前,一把抱住了小秦武。两家大人乐得大笑了一天,都说这两小兄弟赛过亲兄弟。

     小秦武自小便牢记着秦越弟弟,有什么都要分一半给小秦越,到了七八岁时会自己动手了,扎出了第一只自己做的竹蝈蝈,捧给小秦越。小秦越当作珍宝收起来,摆在床头案前,日日把玩。

     小秦越自打出生便不爱笑,唯独对小秦武格外开恩,他生的漂亮,小时候跟女孩儿似的,一见着小秦武便笑眼弯弯,一对小兄弟站一起,金童玉女般,村里人都笑说小秦越是小秦武的童养媳。而那一只小秦武做的竹蝈蝈两家大人笑称是定情信物。

     小秦武长得慢些,小秦越长得快些,到十一二岁时,一对小兄弟便差不多高了。

     少年秦武招猫逗狗爬树下河上房揭瓦淘得很,小一岁的秦越却沉静些。两家大人都以为两个孩子性子差异太大,怕是玩不到一处去,谁知秦武无论玩什么必定要叫上小秦越;小秦越做什么都粘着秦武,一对小兄弟跟连体婴儿似的,找到一个,另一个便也找到。十一岁的小秦越长得越来越楚楚动人,站在俊俏的秦武旁边,越发的像小媳妇。两家大人又是笑,尤其是两家女主人,时常惋惜地道“秦越若是个女孩儿该多好”。

     又过四五年,秦武十六岁,秦越十五岁。两个少年都长得出挑,村里大人见着两眼放光,女孩儿见到都要脸红。

     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是喜欢成群结队招蜂引蝶的年纪。秦武是村里的孩子王,总有三五成群的少年当他的跟班儿。秦越性子冷些,不太接触除秦武以外的孩子,加上秦越长得漂亮,村子的男孩子女孩子见着他都莫名的拘谨羞涩。秦武习惯了做什么都要叫上秦越,随着年纪大了,两兄弟间默契更足,很多时候不用秦武叫,他只要望上一眼秦越,秦越便会放下正练的剑跟着他走,于是便常有一群少年跟着他们一对兄弟的场面,蔚为壮观。

     村里的大小孩子时常打趣他们兄弟,时有孩子偷眼瞧着秦越一脸藏笑的怼秦武道:“你小媳妇不赖。”

     秦武更小的时候也会跟着笑,到了这个年纪不知是懂事了还是怎的,开始不让大家那么说秦越了,一有人说媳妇儿的事,秦武总是不厌其烦地提醒道:“那是我弟弟,不可再胡说。”

     每每听到这里,秦越的脸色便会变幻莫测,冷得小伙伴们都不敢接近。

     又过了两年。

     秦武十七,秦越十六。

     两家的大人看孩子都长大能主事了,便扔了两兄弟,大人结伴外出云游去了。

     是年仲春。

     秦武望着矮磋磋的菜苗唉声叹气,“长得不太好啊,”再看看菜苗旁边茁壮成长的野草,“草倒是长得不错,可惜不能吃。”

     他沮丧地垂着头,不甘心地给菜苗浇水。

     一双鞋站到眼前,他欢喜地抬头:“小越。”

     秦越:“哥哥,回去吃饭吧?”

     秦武窘道:“又到你家去吃?”

     秦越道:“今日在哥哥家吃。”

     秦武讶异:“可我家啥都没有……”

     进了家门,秦武才知秦越竟是把他家的粮仓都搬过来了。

     秦武惊问:“你怎全搬过来了?”

     秦越云淡风轻道:“前日不是说了,以后并伙吃饭?合在一处省事些。”

     秦武道:“当时我就随口说说,你别当真啊!”

     秦越一怔,正在盛饭的手一顿,脸色僵了一僵。

     秦武接着道:“你吃住不在一处,多不方便。”

     秦越把盛好的饭在桌上摆端正,坐得笔直,望向秦武抬眸道:“方便,我搬过来和哥哥一起住。”

     秦武差点惊掉下巴:“搬过来住?”

     秦越脸色变了变,眼睫微垂:“哥哥不欢迎小越来么?”

     秦武恨死自己一张嘴,说话总是辞不达意,他连忙道:“不是不是,小越来,哥哥欢喜的紧。”

     秦越脸色稍霁,招呼秦武吃饭。

     饭后秦武勤快地张罗着要收拾,手被秦越压了压。

     秦越道:“我来。”

     秦武窘迫道:“小越做饭辛苦,我来罢。”

     秦越道:“我喜欢做,哥哥让我来吧。”

     秦武道:“我身为哥哥却处处受你照顾……”

     秦越道:“哥哥,我衣裳破了,你帮我补补?”

     秦武立刻展颜:“好啊。”

     秦越收拾完,绕回秦武屋里,正见秦武在灯下走线。

     他默坐一旁,呆呆地瞧着秦武。

     秦武从针线里抬头。

     两人目光交接,有一瞬间的沉静。

     秦越略有些尴尬地错开目光,呼吸微微一滞,他以为秦武终于瞧出点什么了,结果秦武只是乐呵呵地展颜一笑——又是一派天真烂漫少年不知情的模样。

     秦越有些落寞地垂眸,心道:果然,这一世又比上一世开窍晚些,十七岁了,还只把我当邻家弟弟。

     楼越转世时问过宁知柔“为何陈武一世比一世开窍的晚”,宁知柔答曰陈武童年有缺憾。楼越想起自己的童年,能算得上天真浪漫的年头一个手掌都数得过来,少年不识愁滋味,无忧无虑在少年,此时身为秦越的楼越微微吁一口气,何必让陈武过早尝情苦,总归我陪着他,他想何时开窍便何时开窍吧。

     秦越很喜欢看秦武灯下穿针的模样,见那烛火跳了跳,秦武眼帘不舒服地眨了眨,秦越不忍,接过针线道:“我来吧,别晃了眼。”

     秦武不肯,往回抢道:“可是你缝也晃眼啊。”

     秦越心中一暖,拉着秦武起身:“那便都不缝吧,我们出去走走?”

     秦武高兴地道:“甚好!”

     秦村是一个小山谷,绕着走一圈小半个时辰便走完。

     期间遇见熟人若干。其中有个小伙子总爱拿他们打趣,这日正巧又碰到,那小伙见到他们就道:“阿武,又带着你媳妇儿消食啊。”

     秦武连忙解释:“指腹为婚这事儿当不得真,小越又不是女孩儿,大家长大了都要正经娶媳妇儿的,不可再胡说。”

     旁边秦越原本脸色挺好,霎时半面霜,一路默不作声。

     秦武以为秦越介怀此事,连忙劝道:“小越,你别介意,都是说着玩儿的,等你娶了媳妇,这事儿定不会有人再说。”

     秦越直接一脸霜,回到屋子闭门不出,秦武在自个儿房间抓耳挠腮地急了一晚上。

     又过了一年。

     秦武十八,秦越十七。

     他们爹娘年里回来了一趟,开春又结伴云游去了。

     初夏阳光正煦,秦武坐在门前刻着什么东西,秦越背着一筐野果从山里回来。

     还隔着很长的一段距离,秦武像感应到什么似的,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抬眸,穿过初夏明媚的山光,两人目光接上,秦越远远地望着他一路带笑。

     骄阳正好,山花烂漫,秦越踏青而归,沿途有百花盛开。秦武看得有些痴了,怔怔地站起来。

     秦越走到跟前,接过秦武手中的木雕,展颜一笑:“哥哥刻的是我?”

     秦武一赧道:“刻的不好……”

     秦越很自然地握过秦武的手道:“刻的很好,我很喜欢。”

     秦武:“清早醒来就不见你,去摘野果了?”

     “芒种时节的山梅最可口,酿梅子酒也最好。”秦越挑出两颗红艳欲滴的递给秦武,“我用山泉洗过了,哥哥尝尝。”

     秦武要用手接,秦越嘴角一勾微微摇头,两指一送,直接递到秦武嘴里去了。

     甜中带酸,汁水横溢,也不知是山梅酸了些,还是秦越收手慢了些,秦武倒吸一口,猝不及防吮上了秦越的手指。

     占了便宜的秦武自己先愣在原地。

     秦越手也不抽/回,定定的望着他,看起来十分楚楚可怜。

     秦武的心莫名动了一下,他怔怔地唤:“小越。”

     秦越对他眉眼弯弯,墨玉的瞳子像沁满山泉,就那么专注地望着秦武。

     秦武心口猛的一跳,神魂颠倒地道:“小越,你真好看。”

     又两年。

     秦武二十,秦越十九。

     是日夏至,白昼最长。

     晚饭后秦武摆出两把竹椅在门口,招呼秦越看星星。

     这夜星空异常璀璨,星汉灿烂,北斗七星曜曜生辉,北极紫微星光芒万丈。

     秦武望着望着便出了神,连秦越默默站到他身边都未发觉。

     秦越站了站,见秦武仍是无觉,知道这是勾陈天帝对星空特有的感应,他默默地退回屋里。

     他在屋里心烦意乱地默坐了一阵,忍了忍,实在忍不住,又出来,却不见秦武。

     往远处走,山溪边,他看到了秦武以及……一名陌生的仙人。

     此仙人一身银辉,冰雪出尘。

     秦越蹙了蹙眉,加快了脚步。

     那仙人似早发觉了他,侧过头来向他点头致意。

     看到那仙人正脸之时,秦越霎时僵住。

     这仙人长得太像……楼宗……紫微天帝。

     那一身银色星辉,再加那副样貌,秦越心下旋即了然,除了传说中的天枢星君还能有谁。

     所以……陈武的亲弟弟找来了?他这个冒牌弟弟……

     秦越的眼神冷冷地在天枢的身上扫了一圈,凝回秦武身上。

     秦武正疑惑地顺着天枢的目光瞧过来,瞧见是秦越,开心地招手道:“小越,快看,这位美人神仙!真的有神仙唉!”

     秦越的脸顿时升了一层厚厚的霜,他一身冷气地走近,到秦武身旁时,攥住了秦武的手,客气而疏离地问道:“不知这位道长何处云游而来?”

     天枢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然道:“贫道路过此处,见山水可爱,稍做逗留。”

     再转向秦武道:“秦武,有缘再会。”

     语毕慢慢走远。

     秦武目光一直追着天枢直到再也看不见,呆立原地半天不动弹。

     秦越耐心地等着,默默数数,低头用脚尖碾碎了几颗石子。待把脚边的石子全碎尸成末时,他忍无可忍地僵硬地拉了拉秦武。

     秦武有些茫然地看向他。

     秦越道:“哥哥连名字都告诉他了?”

     秦武恍惚道:“你说那位仙……呃……道人么?他问我,我自然要答。”

     秦越道:“他问你,你就答么?”

     秦武道:“不答多没礼……貌……哎哎,小越,你干嘛……别闪着腰……”他脚下一轻,被秦越拦腰抱起,秦武从未见秦越如此身手,他惊得语无伦次大叫出声。

     秦越的动作快如闪电,抱着秦武两个跃起就进了屋,屋门受他劲风自动阖上。

     秦武被摔在床上,倒是不疼,主要是他太过诧异,他头晕脑涨地要爬起来,才撑上床沿,就被秦越压进床里。

     秦越双腿抵进他腿间,双手禁锢着他的手。

     他从未见秦越这副样子,此时的秦越双眼通红,全然没了往日的淡然和沉静,看起来暴躁而凶悍。

     秦武竟不觉得害怕,反倒是莫名有些紧张。

     他腿间的要害被抵住,他眼睛上面是秦越漂亮而通红的眼,两人实在太近,近到秦越清甜的呼吸都扑在他脸上。那气息带着热度,有些烫人。

     他的脸一红,身子一僵,在这种时刻,脑筋打结的不知说什么好,只觉得身上跟着也热起来,眼瞧着秦越的脸越来越近,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凝在秦越那两片春桃般的唇上。

     秦越威胁的声音嗡嗡地响起:“叫我小越!”

     秦武被这一声音唤得清醒了些,应道:“小越……你怎……”

     秦越暴躁:“别的不要说,就叫我小越!”

     秦武疑惑:“小越?”

     秦越声音带上了凶悍:“我说叫我小越!”

     秦武担忧地叫:“小越。”

     秦越微微平静些,盯着他问:“我是谁?”

     秦武喃喃地道:“秦越……”

     秦越又暴躁起来:“不对!再答。”

     秦武:“小越。”

     秦越:“多叫几遍。”

     秦武“小越,小越……小越。”

     秦越:“谁是你弟弟?”

     秦武:“你是我弟弟。”

     秦武:“我是谁?”

     秦武:“小越。”

     秦越:“我是谁媳妇儿?”

     秦武:……

     秦越暴躁:“我是谁媳妇儿?!”

     秦武:“你是我指腹为婚的媳妇儿。”

     秦越终于不那么暴躁了,眼里的红褪了一些,木木地望着他,时间仿佛静止,两个人四只眼就那么贴着对望。

     秦越的目光一会灼烧,一会幽深,一会深情,如泣如诉如琢如磨。

     秦武从来不知一个人的眼神居然可以如此勾人,秦武被看得浑身起火,加上他的要害被抵住,浑身不受控制地难耐,他暗哑地叫道:“小越。”

     小越痴痴地望着他,喉结动了动,然后他高高的伸出手,绕到头顶上,扯开了发带。

     墨发扑散地落在秦武脸上,发间清香、发质柔滑,秦武登时瞪圆了眼,呼吸陡然粗重。

     此时他身上的小越不要命地说了一句让他理智崩塌的话:“哥哥,亲我。”

     这句话比春/药还猛,他猛地往上探了一下,不受控制地往近在咫尺的唇上啄了一口。

     漫天的墨发纠缠进两人身体间,秦越狠狠地反噙住他的吻,霸道地欺身而上。

     ……

     越:“我是谁?”

     武:“小越。”

     越:“说,我是谁的媳妇儿?!”

     武:“你是我的媳妇儿。”

     越:“还想不想娶别人?”

     武:“你看他们都娶了,就我还打着光棍,哪里是想娶别人。”

     越:“那你怎不告诉我?”

     武:“我以为你不想给我当媳妇儿……”

     楼越无语凝咽:这些年我等你长大等你开窍等的好苦……

     越:“哥哥。”

     武:“……?”

     越:“哥哥,我要你。”

     武:“什么?”

     越:“哥哥,我要你!”

     武:“你什么意思?”

     越:“哥哥,小越要你!”

     武:“……”

     世间哪有如此凶悍霸道的媳妇儿!

     三十年后。

     华风山,镇海楼。

     镇海楼前是镇海崖。

     崖边一块飞石,风吹而动。

     石上一名玄衣男子抱着一名降红衣男子。

     被抱着的降红衣男子精神有些不济,靠在玄衣男子身上。

     两人静静地望着东海。

     长久,降红衣男子道:“小越,这里就是你常说的越风山?”

     玄衣男子答:“是的,从前这里就叫越风山。”

     降红衣道:“我似乎来过这里。”

     小越道:“嗯,我和你便是在此处相遇相知。”

     降红衣道:“哦?我怎记不清了。”

     小越道:“我记得就好。”

     降红衣道:“我们在这里做了什么?”

     小越低头道:“我也有问题想问你,那一夜,我们在温泉里做了什么?”

     降红衣疑惑道:“哪一夜?”

     小越轻轻啄上了他的唇:“那一夜,是这样么?”

     降红衣:“唔……小越……唔……小越……”

     风吹散渐渐迷/乱的呻/吟和喘/息。

     他们身后是镇海楼,楼前一神一灵呆呆地望着。

     山神忽然捂住新镇海灵的眼。

     山神:“不能看。”

     新镇海灵:“不能看男人亲男人么?”

     山神:“……”

     新镇海灵:“师傅,不能看,那我能做么?”

     山神:“?”

     新镇海灵垫起脚尖在摸索地在山神唇上印了一下:“师傅真甜。”

     山神:“……”

     镇海楼后有一排墓。

     第一座上书“方煦韩越之墓”,第二座第三座……依次排开,最末一座墓,新泥白砖,墓未封,尚无墓主人,墓碑上书“秦武秦越之墓。”

     这排墓的前面,有一座小土坯,无碑无字。有人说这座无碑墓才是镇海墓,也有人说这两排墓都是镇海墓。

     镇海墓葬镇海灵。

     镇海灵守红尘情。

     生生世世,苦等默守。

     【楼勾番外终,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