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悲催的大师兄
        且不说幽莲少女这会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江寒的心情不怎么美丽倒是真的。他到达自家师父修炼所在的殿堂后,发现自家师父正在打坐。他知道自家师父打坐的时候神识一直都在关注着殿堂周围,肯定知道他已经来了的事情。但他却并没有仗着自家师父已经知道自己来了而去唤醒自家师父。而是默默地盘腿坐到了另一个蒲团上,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本灵药大全在那里翻看起来。他一边翻看,还一边在心里想着不知道自己的意识在炼药上管不管用,是不是也会像做饭一样,能通过意识加持,给药物增加特殊属性。他寻思着回头有时间了一定要尝试一下,如果他这个想法要是能变成现实的话,那对他来说又是一项自保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如果他的意识真的能用来炼丹的话,那以后他家师弟师妹还有师父修炼所用的丹药他就能全部包揽了。算算的话能省下不少灵石呢。最好他的意识在炼器方面也有用,那就彻底的圆满了。

         就在江寒在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凭自己的意识成为一个炼丹宗师和炼器宗师,像前世那样被无数人追捧的时候,九阳真人从入定中睁开了眼睛。他看了正在认真看书的江寒一眼,开口说道:“青寒,怎么今日想起来到为师这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哦,啊?自家师父这么快就醒了?认识到这一点,江寒立马把书收起来,正襟而坐,一副乖宝宝形象的看着自家师父说道:“师父,其实我来找您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我只是……嗯……想来告诉师父,我能照顾好我自己,不需要什么贴身女婢,师父您还是把那个孩子送回原来的地方吧。”师父啊,那孩子岁数实在是太小了,你徒弟我就算是要老牛吃嫩草,也不能吃这种刚冒芽还没长成型的嫩草啊,这叫你徒弟我怎么下得去口啊。重要的是,你徒弟我可是要立志成为完美大师兄的人,怎么能做这么木有谱的事情呢?师父,您可不能这么害我啊。天天面对那么漂亮的小丫头,万一我真的经受不住这万恶的youhuo,真对人小丫头做出点什么,毁坏了你徒弟我辛辛苦苦树立的完美形象,那可肿么办啊。

         江寒在心里哀嚎着,表情却是无比的正经,仿佛身上充满了正义的力量,如果这会他们旁边有只小怪兽的话,那他就是一活生生的专打怪兽保护人民财产安全的奥特曼。看的九阳真人的额角是一阵直抽抽,暗道自己对这个大弟子的教育实在是太失败了,以往只顾着教他怎样做一个嫉恶如仇,内心正直,行事沉稳,担得起责任的好人,好师兄,却忘了言传身教,教他男欢女爱的事情,导致他这大弟子修炼几百年来愣是一个道侣都没找过,更没出去找别的女子愉快的玩耍过,在别的男弟子忍不住去找心仪的女子愉快交流玩耍的时候,他这大弟子的重心却在他的其他几个弟子身上,生生地耽误了他这大弟子最适合学习男女之道的年纪。这一蹉跎,竟是蹉跎了好几百年。要不是他这大弟子突然失去了修为,只能做个普通人,他还想不起来给这个大弟子安排贴身伺候的人。毕竟心如明镜不染凡人俗世情的修炼下去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但那毕竟是以前,不是现在。事情肯定要从新定论不是?

         可是,听听,听听,他九阳的大弟子在说些什么?竟然不愿意要那个他辛辛苦苦给其选出来的贴身女婢,还义正言辞要他把那女婢送回原来的地方。这叫什么话啊?啊?难道这崽子不知道什么叫长者赐不能辞吗?难道这崽子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他好吗?这崽子当他容易呢?有哪个做师父的能这么细心的像他想的这么周到啊?这崽子,这崽子真是太不知好歹了。不行,这事他绝不能容忍。那小丫头这崽子是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不然自己这个师父的脸该往哪里摆?摊上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徒弟真是太糟心了。这崽子真当他拉下脸面给自己的弟子操心这事感觉很好吗?那感觉真是尴尬透了好不好?

         九阳真人在心里苦哈哈的想着,表面仙风道骨的说道:“青寒,可是嫌师父给你挑的那孩子长得不美所以心里不喜欢?如果是这样的话,为师可以告诉你,那孩子年岁还小,容颜还未全部长开,若是长至成年,必是一个绝色倾城的女子。更为重要的是那孩子身负灵根,只是隐藏至深,没被人发现。为师发现后把她的资质彻底掩盖了去,定不会被人发觉,她本人也无法得知,你若是与她在一起,你们有了孩子后,孩子必能继承她的资质,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决计不会比凌慕枫的资质差。”

         当时知道幽莲少女身负灵根,竟还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罕见资质的时候,九阳真人就动了要把她留给自家大弟子的念头。因为,拥有这样资质的女子容貌绝色不说,也是天生供人修炼的绝佳鼎炉。自家大弟子是失去了灵根和修为,不能再吸收灵力不假,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能再接触灵力,若是有这样一个绝佳鼎炉跟自家大弟子接合,虽不能提升自家大弟子的修为,但绝对能大大的改善自家大弟子的身体体质,让自家大弟子的身体越来越强,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只要这女子不死,自家大弟子也定死不掉。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自家大弟子拒绝这个少女。但是,他绝不会告诉自家大弟子这个少女是绝佳鼎炉这件事。不然的话以他对自己这个大弟子的了解,自家大弟子一定会极力拒绝他的安排。他怎么可能会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江寒一点都不知道自家师父对自己的拳拳爱护之心,他听了自家师父的话以后,开口说道:“师父,这跟那孩子长得美不美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习惯了一个人,实在不想身边跟个什么贴身女婢,事事都有人管着,看着,一点*和自由都没有,那太不自在了。再说,那孩子身负灵根,应该能修炼才是,让她在宗门做个弟子,以后潜心修行为宗门出一份力不是挺好吗?没必要跟着我蹉跎时光啊。”师父啊,你徒弟我好几百岁了,你给我找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你感觉真的好吗?

         看自家大弟子还是一副不开窍,跟自己据理力争的蠢样子,九阳真人想胖揍他一顿的心思都有了,他第一次觉得光顾着修炼什么也不接触着实不行。为了防止自己另外几个弟子也像这大弟子似得什么都不懂,他决定回头就给那几个徒弟放个假,让他们出门玩耍一段时间再回来。

         心里琢磨着另外几个弟子的‘好’去处,九阳真人嘴里说道:“既然不是嫌那丫头长得不美就行。其他的你可以慢慢习惯,谁生来也不是什么都能习惯的。你说的那什么身边跟个人你就没有*和自由了,那就更不是个事,你为主,她为仆,她自是凡事都以你的意愿为主才是,不喜她跟着的时候就叫她一边待着去,待有了兴致再找她。至于你说的那什么她具有灵根,留在山上修炼这事,以后提都不要再提了,她灵根太过复杂,修炼不好反会害其性命,不如平平淡淡的活下去,对谁都好。”

         天生给人做鼎炉,再修炼也不会有什么大成就的灵根,可不就是复杂的很么,这一点他可没有骗自家大弟子。

         师父,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待有了兴致再找她’是什么意思,我要很严肃的告诉师父您,您徒弟我可是个很有原则的人,是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对人有兴致的。就算要有兴致也不会是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你徒弟我喜欢成熟的大果子,师父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屈服的。

         在心里义正言辞的发表了一番言论,江寒一副坚持己见的模样说道:“师父,这真的是跟那孩子美不美,听不听话没关系,我是真的不喜欢被人贴身伺候,还是不要了,让她打哪来回哪去吧。”好走不送了少女,我是为了你好。

         见自家大弟子依旧是油盐不进的样子,九阳真人眼神一转,说道:“青寒,为师给你讲个故事吧。”

         嗯?呃?讲故事?这是什么展开模式?难道说软的不行,自家师父准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只是一个婢女而已,收回去不就没事了?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吧?江寒在心里囧囧有神的想到。嘴里却说:“故事?什么故事师父?跟这件事有关吗?”

         九阳真人点点头,说道:“有关系。”

         “哦,那师父您说吧。”看这架势,不听不行啊。还是听吧。不过,怎么说我都不会要这个孩子的。江寒在心里说道。

         九阳真人‘唔’了一声,说道:“那个女孩的曾祖爷爷是我的一个老朋友。在一次冒险中被人暗算丢了性命。看在我那老朋友的份上,我本想着对他的家族照顾一二。最后却没想到他的死竟会是他家族的人,还有他的直系血亲造成的。那时事情以至那个地步,就算我把害他之人全部给杀了也改变不了他已经死去的事实。并且,若是我那老友不死,也定不会追查此事,只会淡然揭过去。我老友都不会去做的事情,我又怎会去做?失望之下,我便绝了维护他家族的念头,就连他的直系后人,我也只是挑了一个他最疼爱的,为其留下了一枚保命玉符,让他们有性命之忧的时候才能找我。之后我就离开,再也没有过问过他家族的所有事。”

         说到这里,九阳真人沉默了片刻,又道:“我本以为这事到此也就结束了。但没想到在几个月前我突然受到了那枚玉符的召唤。我去了玉符所在之处,看到了那丫头。之后,我什么都没问就把那丫头带了回来。直到前两日我方才见她。我对她说了你还缺一个贴身女婢的事情,她很高兴的应了下来。再之后我便让她今日去找你,让你们熟悉一下,之后一起去瞑蓝城。她说她还尚有一个双胞弟弟在家族里,叫我去接出来。我没同意,叫她找你解决。”

         “青寒,为师对那丫头的感觉十分复杂,我不想知道她家族出了什么事,她弟弟出了什么事,她为什么找我。我不愿看到她,可又不能任她待在我眼皮底下。我思来想去,只有让她跟你走。这样对你对她对为师都好。你能理解为师的感觉吗?”九阳真人凝视着自家大徒弟,想要寻求一丝认同。如果这都不行的话,他仍也得把人给扔过去。

         迎上自家师父求认同的眼神,江寒在心里吼道:师父,你太不厚道了,怎么可以对自家弟子打感情牌!我可是你的亲亲弟子啊。你为了一个外人要不要这么拼?连感情牌都使出来了。你明知你这么一说,按照原主的性格肯定是不会拒绝的,你还这样说。真是太叫我伤心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跟人家的曾祖奶奶有一腿,不然为甚这么拼命。

         江寒在心里对自家师父这样那样的诋毁了一番,略有些无奈的说道:“师父,弟子知道了,您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会带那丫头一起走的。”摔,夺舍穿越重生到我这个份上也是够了。说好的名震天下呢?说好的挥挥手跺跺脚就能让星球震三震呢?说好的一路顺遂,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呢?它们统统都跑哪里去了?是不是全都被狗吃肚子里吐不出来了?真是够了啊!为什么到我这里就是各种悲催,各种被强塞?要不要这么考验我的忍耐力啊?我是个有正常需求的男人,万一克制不住没等人小丫头长成美味成熟大果子就把人吃了怎么办?真是太不叫人省心了。我感觉这个世界对我充满了深沉的恶意。万一一天我会被这种恶意给吞噬了怎么办?

         内心各种纠结着,江寒的表情也显得挣扎起来。

         看自家大徒弟这样,九阳真人怕他反悔,立马说道:“青寒,为师知道你这么良善,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那丫头被送走,回到那个说不定是狼窝的地方。你这样很好。”

         我好?师父,您确定您没说错?您忘了之前原主因与人一言不合,屠了人家差不多满门的事情了?虽说被杀的基本都是些恶徒,可那也够叫人震撼的吧?那完全跟良善沾不到边啊师父。江寒在心里无语的吐糟,顺便瞧了自家师父一眼。

         无视自家徒弟看过来的小眼神,九阳真人清清嗓子说道:“若是无事的话就回去歇着吧,为师还要继续打坐。”走吧走吧,赶紧回去跟那小丫头熟悉熟悉,之后赶紧给我生几个小徒孙出来。

         江寒不知自家师父心里的邪恶想法,他站起来冲自家师父道了一声别,起身便走了出去。谁知,他刚走出门,就看到那少女满脸泪水的看着自己,悲悲戚戚的来了一句。

         “青寒师兄,打第一眼幽莲就喜欢上了你,请不要把幽莲送走,幽莲甘愿做牛做马终身服侍你,求求你把幽莲留下吧。纵使死,幽莲也不会离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