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被报恩的大师兄
        没来瞑蓝城上任之前,江寒心里就对它有不小的期待。那不单单只是因为这里已经是他的管辖处,未来生活的地方。而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这个世界,这比他从原主的记忆中去回忆要多上一份融入感和真实感,这种感觉很好,让他觉得很舒服。

         所以,到达城主府,在宗门使者的带领下,认识完城主府的护卫队长,管家,还有一些必须要认识的人物,以及熟悉完城主府的大致结构后,江寒就说是要一个人出去走走看看,了解了解民情。

         城主府的人都是明心宗的附属,早在十年前新任城主还没上任时候,他们就已经知晓了跟新任城主相关的所有事情,他们知道新任城主虽然失去了修为,但也有武技傍身,对付普通人一点问题都没有,在瞑蓝城行走也绝对不可能会遇到危险。所以,在江寒说要一个人出去转转的时候,他们并未阻止,也并未要求江寒非得带几个人一起出去。管家给江寒准备了一些银票,就放任江寒一个人走出了城主府。

         城主府独坐于瞑蓝城正中央,占地面积约有五千平方,整体建筑恢宏大气,巍峨不凡。在它的周围还伫立着八座约有千余平方的小型建筑,里面住着的是其他几个宗门在俗世中来回行走的使者,还有下山历练的弟子,以及一些坐镇于俗世的长老尊者。再往外就是无人空阔地段。因为,在城主府和那八座府邸周围是不允许有别的建筑存在的。据江寒了解,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整个瞑蓝城的护城大阵在这里埋着。坐镇大阵中枢的就是他们明心宗的一个元婴长老。那个长老原主倒是见过,但并不熟悉。而江寒来这里后见得人中并没有他。

         虽说城主府周围不允许有别的建筑存在,但却一点都不影响它的热闹繁华度。因为,在走出城主府千米左右,允许有建筑的地方,就是整个瞑蓝城最热闹繁华最上档次的主街道。能在这条街上开店的人除了八大宗门外,就是一些散修盟的修士,还有一些国家的富豪,小宗门中的佼佼者,以及一些俗世中极有权势的权贵。再往外面的街道,里面汇聚的基本都是一些普通人,鲜少有修炼者存在。以此类推,每条街道的民众等级和经营项目都各不相同,分位十分明确。

         而原主之前经常带着自家师弟师妹去闲逛的交易市场,则在城主府北方,俗称北街。北街是为了方便所有人而设立的。丹宗和阵符宗共同开设的丹药阵符拍卖行就在北街正中央。有这个拍卖行存在,很大程度的带动了整个瞑蓝城的经济发展。使得很多散修还有其他宗门的外门弟子,以及一些拼搏着想要成为真正修炼者的杂役弟子,还有一些很有钱但却不能修炼,想要得到修炼机缘的人都经常聚集在这里,久而久之就在这里形成了一个时常有人的交易市场。就算不是七天一开放的交易日,这里也有很多人,跟交易日相较几乎没什么区别。

         江寒此行的最终目的就是那个地方。要是按照江寒如今的行走速度来看的话,他估摸着自己走上两个小时就能走到那里。于是,他也不着急,就那么慢悠悠一边顺着最靠近城主府的街道往北走,一边闲逛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他第一次逛这个世界的商业街。那感觉真不是盖,既是新奇又是喜悦。古往今来,有哪个人能有他这样好的运气,见识完科技横行的现代,还可以这样近距离的观察古代啊。真是太酸爽了。

         可能是江寒的穿着实在太过普通,身上也没灵力波动,却又这样闲庭信步的行走在基本只有修炼者才会来的街道上的缘故,来往人群中有不少人都对他投去了轻蔑的一瞥。在他们眼中江寒就是个妄图想要在这里找到修炼机缘的土包子。他们最看不起这样的人。

         而逛街兴趣正旺的江寒一点也没注意到别人对他的扫视,还在那里兴致勃勃的观看着。时不时的还走进一些他感兴趣的店铺逛上一逛,却什么也不买。收获了暗地里的鄙夷白眼无数。

         当然,暗地里鄙夷白眼江寒的人都是不认识他的人。有一定关系,真正认识江寒,知道他是新一任城主的人非但不会去鄙夷他,反而会抱着友好的态度去交好他。要知道,交好江寒这个新任的城主,那可是有大大好处的啊。要是江寒大笔一挥,免了他们的部分税收,那可都是可以揣进自己口袋的利益啊。就算不给免了税收,就是随便从手里露出一点别的资源,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外落啊。怎么算那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这不,一个曾经见过江寒,并且得到消息,知道江寒是新一任城主,极有可能近期就会就任的人,在看到江寒走进自己的店铺后,不就屁颠屁颠的上前巴结江寒来了吗?

         此人是瞑蓝城中四大家族之首叶家的嫡系子孙叶欢,人长得肥头大耳,腰壮身圆,再配着他那张又白又胖的大圆脸,真跟个大肉球似得,只看着就叫人觉着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偏偏他还脚穿亮面大红靴,身穿亮面大红袍,头戴红玉冠,额上还不伦不类的贴着一枚红玉额饰,更使得他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我是极品奇葩’的欢乐感。更欢乐的是他扭着球一样的身体,蹭蹭蹭的就要小跑到江寒身边。只是,还没等他走到江寒身边,也没来得及跟江寒搭上话,展现一下自己的迷人风姿,就因为太过激动而绊住了自己,紧接着他就跟个球似得咕噜噜的向前滚了好几圈。而好巧不巧的,他正好滚到了江寒的脚边上。把毫无防备的江寒给撞得不由向前奔了几步。

         待江寒站稳后,不由转身向后看去。这一看,红彤彤一片,差点闪瞎他的眼。还没等他适应这炫目鲜艳的红色,去观察那坨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的时候,那坨红拱耸拱耸的就从地上爬了起来。爬起来后,那坨红在江寒看似淡定,实则已经被震得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的表情下,拍了拍手,摆正了额饰,扶正玉冠,再次蹭蹭蹭来到江寒跟前,腆着那张超级大包子脸,眨巴着那双滴溜溜的大眼,开口说道:“青寒大哥,咱们又见面了,这可真是天大的缘分啊。你不知道,自从你十五年前救了我以后,这些年我每天都在为你斋戒沐浴,烧香拜佛,保佑你平安顺遂,早日登天。我还夜夜祈祷能再见一面,偿还你对我的救命恩情。没想到上天怜我,竟真的叫我如愿了。”说着,还留了几滴泪。

         呸呸呸,小胖子,你确定你是在报恩?不是在报仇?有这样保佑自己恩人的吗?还早日登天!你才早日登天,你全家都早日登天。幸亏我心大,不然真会被你气死。江寒在心里吐槽道。

         不过,这个衣着这么奇葩,长得也这么个性的小胖子真的被原主救过吗?怎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江寒怎么翻记忆都找不出跟这个小胖子相符的事情。

         叶欢小胖子看江寒没说话,继续又道:“大哥,这次你可不能再阻止我对你报恩了。我已经长大了。”说完,双眼含泪的瞅着江寒,一副‘你不答应我报恩,就会深深伤到我。’的可怜样子,叫人怎么看怎么喜感。

         实在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小胖子,为了脱身,江寒只得说道:“这位……呃……小……嗯……兄弟。你可能是认错恩人了,我不记得我救过你。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面对这样吨位,有着这样奇葩爱好,看起来也是个奇葩的人,江寒顿觉压力好大。他深深地认为自己今天出来逛是个错误。他决定把这个错误更正。今天他不逛了。打道回宗主府歇着去。看看书,听听小曲,享受享受当城主的生活去。

         叶欢小胖子哪能看着这大好的机会从自己眼下溜走啊,他伸手拽住想要迈步离开的江寒,说道:“青寒大哥,我要是认错人的话又怎么会记得你的名字呢?我知道你是明心宗第九峰九阳真人座下的首席弟子,有三个师弟一个师妹,最喜欢小师妹。我是不会认错人的。”

         “噢噢,我想起来了,一定是我长大了,不是小时候的样子了,所以青寒大哥你才没认出我来。这不要紧,我告诉你啊青寒大哥,你是在我六岁的时候从一帮人贩子手里把我救出来的。当时我又瘦又小。你买了好几个大肉包子给我吃。还说只要我多吃东西就能变得强壮起来,就不会被人抓走欺负了。还亲自把我送回了家,交代我爹好好照顾我。你想起来了吗?”如果眼前这人还想不起来,叶欢小胖子决定就一直絮叨下去,直到眼前这人想起来为止。说什么他也不会让眼前这人远离自己。这人可是他的贵人啊。

         经叶欢小胖子这么一提醒,江寒终于从一堆回忆中翻出了这么一段记忆。看看那段记忆,再看看眼前这个一身红衣,圆的跟个肉球似得小胖子,江寒一点都找不出记忆中那个弱小孩童的形象。

         这差别也太大了些吧?江寒在心里嘀咕。嘴里说道:“我想起你是谁了,你是叶家家主叶问天的儿子叶欢。对吧?”

         叶欢胖子猛点头,说道:“对对对对。青寒大哥,你终于想起来了。真是太好了。”

         江寒皮笑,说道:“只是一件小事,不足挂齿,你不用这么当回事。我……”

         “青寒大哥,我怎么可能不把它当回事呢?你可是救了我啊。要不是你,我这会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对我来说,青寒大哥你就是给了我新生命的人。我是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恩情的。青寒大哥你就不要再说别的了。说多了伤感情。”叶欢胖子的表情很是认真。

         咱俩没感情,不怕伤。所以,小胖子,你让我走吧,什么都别说了。我真没兴趣让你报恩啊。再说,你要报也是找原主报,你冲我一个外来户报什么恩啊?啊?江寒内心惆怅了。

         沉默了一小下,江寒才说道:“叶欢兄弟,我是真的不需要你的报恩。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江寒很有技巧的挣脱了叶欢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他还有很多正经事要干呢,要是冒出一个人就说自己是人的救命恩人,这样没皮没脸缠着他,他还要不要做别的了?再说,别以为他看不出这小胖子眼底闪烁的精光。像是这样打着由头行使别有目的接近的人,他前世见多了,这小胖子道行不够,还太嫩了些。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江寒没了再继续逛游的兴趣,直接打道回了城主府。

         留下叶欢微眯眼睛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在心里想到:虽说这换新城主并不是什么大事,其他几个高高在上的宗门的人也不在乎,可城主府也应该出个告示告知大家一声才是。好歹这人也是八大宗门之一的弟子。可为何城主府一点消息都没露出来,朝廷也没有个表示,这新城主就已经到任了呢?是太不把这个新城主当回事,还是太过看重这新城主?

         想到这,叶欢对着身后的随从说道:“去给城主府送个拜帖,我明日要登门拜访新城主。”

         “是,少爷。”那随从应了一声,就转身离开。

         他倒要看看这里面有什么猫腻。要是这新城主是个可交的,能为他带来实际利益,他不介意做个长期投资,多花点心思和资源在这新城主身上。要是这新城主不行,他就继续守着他的一亩三分地,无视这新城主就行。好歹他也是这瞑蓝城四大家族之首的嫡少爷啊,家族底蕴很深,他家族中也有尊者坐镇,实在没必要干这种舔人腚的事情。

         说起来的话,这新城主还不见得比他有钱呢。就是八大宗门中的一些弟子都不见得能有他这么好的资源。可没办法啊。谁叫人是仙人的弟子,他却只能是个永远止于炼气期的废人呢?想想他就气闷啊。要是他能突破炼气期,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者,何至于整日里算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男人,就该干大事才对。真希望他能有干大事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