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二木汪神的出现一下子打乱了江寒想要在小弟(苍和白穆)面前装x的节奏。

         看着二木汪神这幅贱次次的小模样,江寒真想一巴掌把它抽飞出去。来个眼不见为净。

         (#‵′)凸这蠢汪,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本师兄想要在小弟面前表现强大实力的时候来。它一定是跟本师兄有仇。本师兄决不能放过它。

         暗自磨磨牙,江寒看着二木汪神说道:“你怎么过来了。”

         nm,会不会看人眼色?赶紧给本师兄滚回你的狗窝去。立刻,马上。本师兄这会不想看到你(#‵′)凸。

         可惜的是二木汪神这蠢汪不会看人脸色。它的心里,脑子里全是那些美味无比的各种烤肉,炖肉,炒肉,焖肉。只要想想它的口水就会忍不住想要流下来。

         嗷嗷嗷,不能再想了。再想流口水就不好了。

         二木蠢汪努力的提醒着自己,张嘴嗷嗷道:嗷嗷嗷,嗷嗷嗷嗷嗷。烤肉。炖肉。焖肉。煮肉。各种肉。

         嗷嗷嗷。本汪神要吃肉。吃肉。

         赶紧给本汪神上肉。

         你答应本汪神的。你会给本汪神弄肉吃。

         本汪神现在要肉。肉。肉。很多很多的肉。

         二木蠢汪这一通有节奏的乱叫,配着它贱贱又讨好的小表情,真是叫人怎么看怎么有喜感。萌的不得了。

         不知为什么,这次江寒竟是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二木蠢汪那叫声蕴含的意思。

         这蠢汪,它竟是来要肉吃的?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给这只蠢汪的那只储物戒里堆满了各种肉吧?这才几天,这蠢汪就吃完了?要不要这么凶残?

         果断的鄙视之。简直太不知珍惜广大人民的辛苦劳动成果了(#‵′)凸。这事决不能容忍。

         “我听不懂你在叫些什么。要不,你把你的伙伴们召唤出来给我翻译一下?”江寒的表情认真无比。

         “哦,我忘记了。锁妖环现在不在你手里了,你是没办法召唤你的伙伴出来为你翻译的。”江寒一副刚刚想到的样子又道。谁也看不出来他竟是故意这么说的。

         “你现在没了伙伴,没人为你做翻译,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啊,这要怎么办才好?”不嫌事大兼不要脸的某师兄再次在二木蠢汪的心上戳了几刀。

         呵。叫你没事来打乱本师兄在小弟面前展示强大力量的节奏。本师兄就专往你伤口上撒盐。疼死你丫挺的。还召唤小伙伴?召唤你大爷的小伙伴。蠢汪你得有才行啊。别忘了你的小伙伴们可都在本师兄手里呢。他们现在都是本师兄的小伙伴了。

         正在各种撒娇要肉的二木汪神听江寒这么说,它不由悲愤起来。接着,它无限哀怨的看看江寒,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它那毛茸茸的狗头。不停地晃动的狗尾巴也无力的垂了下去。

         嗷嗷,这人简直太坏了。明明是他把本汪神的小伙伴们全部都给抢走了,他还这么说。他这明显是在打击报复本汪神。本汪神再也不要搭理这个坏人了。

         可是……

         ┭┮﹏┭┮本汪神真的好想吃肉怎么办?

         这人做的各种肉真的是好好次,还蕴含着浓郁的灵气,对本汪神帮助特别大。

         本汪神真的是没有办法忘记那个好吃的味道啊。

         ┭┮﹏┭┮谁来告诉本汪神。本汪神应该怎么做才能吃到肉?

         ┭┮﹏┭┮

         想着想着,二木汪神的一双狗眼里竟然流出了好几点鳄鱼的眼泪。

         嗷呜,嗷呜,本汪神真的是好想吃肉。好想吃肉啊。

         嗷呜,嗷呜┭┮﹏┭┮,本汪神要吃肉,吃肉,吃肉。

         哀戚的悲鸣一声接着一声。二木蠢汪就像是一个哭着跟大人要糖吃的奶娃娃一般,一颗狗心里除了肉之外,再无他物。

         听二木汪神哀嚎着还不忘记要肉吃,江寒的唇角微不可察的抽搐了两下。

         nm,本师兄真是太高看这蠢汪的智商了。它还真是一条蠢汪。本师兄要是再继续跟它一般见识。岂不是把本师兄的智商跟它拉到一条水平线上,变得跟它一样蠢了?

         本师兄可是个顶顶聪明的人,怎么能做那样拉低自己智商的事情?

         算了。看在它还算乖的份上,本师兄不跟它一般见识了。

         心里想着,江寒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是我哪里说错了吗?”

         二木汪神桑心的抬起它毛茸茸的狗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江寒,喊道:嗷嗷嗷,我要吃肉,吃肉。

         江寒的唇角再次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心道:蠢汪,你除了说吃肉什么都不会说了是不是?你这么着本师兄怎么找台阶下去啊。

         就在江寒纠结着要不要给二木汪神弄肉的时候,白穆开口了,他说道:“青寒,这蠢狗它是在跟你要肉吃。它还说是你答应好的要给它弄肉吃。”

         白穆本不想搭理这蠢狗。可看这蠢狗蠢不可及的模样,他又觉得这蠢狗也挺可怜的。所以,他才开了这个口。

         闻言,江寒装作一副很惊讶的模样说道:“白穆,你能听懂它在说些什么?”

         白穆点点头,说道:“是。我能听懂。”

         “不但是它说的话我能听懂。只要是兽语。我都能听懂。”想了想,白穆又补充一句。

         果真不愧是圣兽。就是牛叉。江寒心里道。

         “哦,是这样啊。我知道了。”江寒说道。

         “青寒,如果你想的话,你也可以听懂所有的兽语。”苍在一旁说道。

         我想的话,我也可以听懂所有的兽语?江寒疑惑的看向苍,眼神示意问这是什么意思。

         苍看懂了江寒无声的问话,他又道:“青龙一族有一种可以听懂万兽之语的传承。只要你接受了这个传承。你就能听懂万兽之语。”

         说着,苍把那项传承整理了一下,弄成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小球。

         “就是它。青寒你只要把它融合进你的意识就可以了。简单的很。无需任何别的操作。”苍把整理好的传承小球送到了江寒的面前。

         江寒没有抗拒它,用自己的意识缓缓包裹住它,把它送进了自己的意识空间,然后一点点地融合了它。

         融合它之后,江寒发现自己的意识空间再次扩大了许多。也就是说他的修为再次上涨了不少。

         全程围观的二木汪神见江寒完全融合了苍送出的传承之后,它便知道江寒已经能听懂它说的话了。

         认识到这个事实,二木汪神难得聪明了一次。它觉得自己再说话的时候,一定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无所顾忌了。它认为如果它再像以前那样口无遮拦的说话的话,眼前这个凶残的人类一定会毫不留情的灭了它的。这是它之前亲身体悟到的教训。

         为了自己的狗命着想。它决定以后在这个凶残的人类面前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能巴结的时候,它绝对不会蹬鼻子上脸。它要好好地抱紧这个凶残人类的大腿。要这个人类给它弄好多好多的肉吃。

         一想到不远的未来自己将会有很多很多的肉吃,二木汪神顿觉狗生一片光明,充满了希望之光。

         嗷嗷嗷,强大无比的大人,英俊迷人的大人,二木要吃肉,吃肉。要很多很多的肉。

         嗷嗷嗷,神一样的大人,你给二木弄肉吃好不好。

         嗷嗷喊着,二木汪神贱次次的龇着牙,眯着眼,竖起的耳朵往后一撇,毛茸茸的尾巴再次晃动了起来。那模样,真是怎么看怎么贱(并非骂语,只是形容狗狗很会溜须)。

         这次,江寒已经不能再装作听不懂二木汪神的狗语。看二木汪神这么识时务,能卖乖,江寒觉得他的下限再次被刷新了一遍。因为,他就没见过这么能溜须拍马的狗。

         看来这蠢狗也不是很笨吗。还知道巴结本师兄。懂只有巴结好了本师兄才会有肉吃。看在它这么乖,能一眼就看出本师兄并非凡人的份上,本师兄就大人大量的原谅它之前的各种挑衅了。

         不就是想吃肉吗?这容易,本师兄有的是,管够。

         江寒在心里豪气无比的说着,嘴里说道:“原来你是想吃肉啊。这容易。你想吃什么自己去抓吧。抓来我给你做。”

         二木汪神听江寒答应的这么痛快,它兴奋地嗷呜一声就冲出了凉亭,瞬间就消失在了江寒、白穆和苍的面前。

         看它就这么消失,江寒在心里骂了一声:蠢狗。跑那么快作甚。都不知道感谢感谢本师兄吗?

         可纵然江寒内心的想法再如何活跃,他的表面也看不出一点波动,依旧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苍看着二木汪神离去的方向,缓缓道了一句:“青寒,回头把这只狗收了吧。它有大用。”

         嗯?这蠢狗有大用?不是吧?江寒心里很怀疑。

         “它有什么用?”江寒问道。

         苍看向江寒,说道:“它百毒不侵。能吞吃所有毒物。有它在,若是遇到毒物之时,可叫它吞了。”

         “还有。若是人中了毒。也可叫它把毒给吸出来。比吞食丹药还要见效快。”苍曾见二木汪神吞食过那人神魂之中的毒物。那人告诉过苍。二木天生百毒不侵。是万毒之物的克星。

         听苍这么说,江寒的心里不由呆了呆。他没想到那只蠢狗竟然还有这么大的作用。太叫他惊讶了。这岂不是说要是拥有了这只蠢狗,就相当于拥有了一颗永远也不会消耗的万能解毒丹吗?

         这感觉。简直不要太美啊。

         江寒决定。无论如何他都要得到这只蠢狗。然后,叫这只蠢狗跟着自家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小师妹去,当他们的万能解毒丹。这样,他家师弟师妹就再也不用担心会遭受到毒物的迫害了。

         打定主意,江寒对着苍说道:“好。等它回来我就收了它。”

         苍点点头。没再说话。

         江寒则是在心里又道:蠢狗,你要是敢拒绝,本师兄就敢弄neng死你。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