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飞升意味着什么?

         飞升它意味着自家大师兄很快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到一个全新的世界里。仙元界。

         飞升它意味着自家大师兄到仙元界之后会有新的伙伴,新的生活。

         而不满渡劫期,不能离开这个世界的他,将会在自家大师兄离开这里,去往仙元界之后,失去自家大师兄,再也看不到自家大师兄,也无法在融入到自家大师兄的生活里。

         他只能在将来他离开沧澜星去往仙元界后的某一天,亲眼看到别人取代他的位置,站在自家大师兄身边,成为自家大师兄生命中另一个最重要的人。

         怒。

         他连平日里跟自家大师兄多分别一段时他都无法忍受,恨不能时时刻刻的待在自家大师兄的身边,守着自家大师兄,不叫别人觊觎自家大师兄。

         更不要提叫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大师兄提前飞升,独自去仙元界结识新的同伴,把他给忘记掉了。这事他绝对不能忍。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允许自家大师兄丢下他独自飞升,去寻找新的同伴,在某一天取代他的存在。他会不惜一切手段的留下自家大师兄。

         打定主意,平复平复情绪,青扬说道:“大师兄,逝者已逝,活着的还要继续生活。你不要想那么多了。过好眼下才是最重要的。”

         江寒认同的点点头,说道:“二师弟,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只不过心里还是会有些难受。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过段时间就好了。”

         青扬‘嗯’了一声,说道:“大师兄,不是说修为到达渡劫期就可以直接离开这个世界了吗?为什么你都是渡劫后期了,却还在这里?”

         冷静下来的青扬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想打探一下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猫腻,然后从中找出合适的拦截点,留下自家大师兄。

         听青扬这么问,江寒看了看他回道:“正常来说确实如此。但也有例外。”

         “例外?什么例外?”青扬问道。

         江寒沉思了一下,说道:“我是在那位尊者单独开辟出来的一个异度空间里接受他的传承和所有的修为。对于沧澜星来说,不在它控制之内的进阶是不会给它带来任何毁灭性的伤害的。所以,它会无视我的存在,让我继续留在沧澜星。以后,除非我自己主动离开。否则沧澜星是不能驱除我的。”

         这话江寒没有瞎说。它是真实存在的。但这样的存在并不是人人都能有机会遇到的。因为,异度空间这个东西只有能力特别强悍的人才能开辟出来。一般人是无法开辟出一个异度空间来的。异度空间的珍稀度不亚于一个小世界的珍稀度。它们各有所长。不分伯仲。

         而异度空间能逃避天道规则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凡是能踏进修炼之道的人都有机会接触到这个秘密。

         青扬也知道异度空间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所以,他一点都没怀疑自家大师兄说的所有话。他眼神欣喜的看着自家大师兄,说道:“大师兄,你的意思是说你不会留下我们独自离开这里去仙元界,你会等我们一起离开,对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就不用费尽心机的去施展手段留下自家大师兄了。毕竟就算手段再精密也是会有遗漏之处的,万一被一些有心人抓到了他手段之中的遗漏之处,捅到自家大师兄这里,那就不好了。

         他可不想在还没有贴近自家大师兄的时候,就先把自家大师兄给吓退了。他要一点点地拢住自家大师兄,叫自家大师兄除了他之外,再也看不上任何人。

         为了这个目标,他会更加的努力地在自家大师兄身边刷存在感的。

         江寒看青扬一点都没怀疑自己,他不由在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嘴里说道:“是,我是不会自己离开这里的。我会等着你们一起离开。”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全力帮助你们提升自己的修为。争取让你们早日提升到渡劫期,然后咱们一起飞渡到仙元界去。”这是江寒接下来要为之奋斗的目标。他得叫自家师弟知道才行。

         青扬一点都没在意别的,他在意的只有自家大师兄会不会独自离开这件事。听自家大师兄这么说之后,他那高高悬起的一颗心终于落回到了原处。他微微一笑看着自家大师兄说道:“大师兄,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督促着三师弟四师弟,还有小师妹一起努力修炼的。”

         “还有师父。”江寒补充了一句。

         青扬笑笑,说道:“是,还有师父。”

         江寒笑了,他说道:“你什么时候出关的?三师弟和四师弟,还有小师妹呢?他们三个出关了没?”

         青扬刚想回答,青风和青岩的身影便先后出现到了屋内。他俩难掩欣喜的看着自家大师兄,一前一后叫道。

         “大师兄,你回来了,二师兄和四师弟我们之前还说要去找你呢。”率先说话的是青风。

         “大师兄。”青岩的话最为简洁。但他的眼神之中却蕴含着一些叫人不敢直视的东西。

         江寒含笑看看他们两个,说道:“不错,都进阶到元婴境界了。”

         “小师妹呢,怎么没看到她?”想起那个吃货小师妹,江寒问了一声。

         不待青扬和青岩回答,青风便凑到江寒跟前回了一句:“大师兄,小师妹还在闭关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咦,不对啊,大师兄,你是怎么看出我和四师弟的修为进阶到了元婴境界的?”青风略显好奇的问了一句。

         但是,还没等江寒做出回答,看到江寒身上出现灵力波动的青风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又扬声道:“大师兄,你,你有灵力了?灵根也重塑成功了?你什么时候重塑成功的?是师父说的那个很厉害的尊者帮你重塑成功的吗?还是你自己吞服灵药重塑成功的?”

         话刚说完,当青风下意识的去观察江寒身上的灵力波动,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探知到江寒的修为境界时,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江寒,呆呆的又来一句:“大……大师兄。你,你,你的修为。这……它……我……”

         青风被震惊的语无伦次起来。

         跟青风的语无伦次相较,青岩虽然也很震惊,但他的脸上却什么都看不出来。这也就显得他比青风稳重起来。

         迎上青风震惊的难以自制的表情,江寒心中嘚瑟,表面很是正经的把之前他对青扬说的话大致重复了一下:“三师弟,如你所见的这样,我的灵根已经恢复了。修为也有了很大的提升,一举提升到了渡劫后期。”

         “什么?渡劫后期?这怎么可能!”青风被这个消息给震精的快要疯了。他不敢相信这才不过一个多月而已,自家大师兄不但重塑了灵根,就连修为也进阶到了如此强悍的地步。他甚至怀疑他这会是不是在做梦。

         可如果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了。他掐自己一下会不会就能醒过来?

         想到此,青风还真没脑子的掐了自己一下。

         嘶,好疼,疼死我了。

         疼,那就说明他不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也就是说,自家大师兄真的在这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重塑了灵根,就连修为也提升到了一个叫人吹嘘拍马都跟不上的境界!渡劫后期!

         天,来个雷把他给劈死吧。他不要活了。

         他家大师兄已经步入了渡劫后期,那就意味着他家大师兄马上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了。这叫一直都对他家大师兄有不可告人小心的他情何以堪啊。

         子啊,你把我拖走吧。没了大师兄,我也不要活了。

         内心活动无比丰富的青风在心里狂嚎泪奔起来。

         他在心里这一狂嚎泪奔,表情上就不免带出了一些幽怨伤心的样子。

         见他这样,正准备好好地展示一下自己强者雄风的大师兄江寒呆了,他有些傻傻的看着青风,竟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像没做什么对不起三师弟的事情吧?他这么幽怨的看着我做毛?

         三师弟,求解释,你得给你大师兄我好好解释解释才行,不然我就不理你了o( ̄ヘ ̄o#)。

         一旁的青扬看自家三师弟和自家大师兄这么傻傻的对望,他的唇角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就知道,只要自家三师弟没脑子的一抽风,自家大师兄肯定也会跟着变得不对劲起来。

         见他们这样,青扬忍住想要把自家三师弟一把揪起来丢出去的冲动,声音平缓的说道:“三师弟,大师兄重塑灵根,恢复修为,达到这么高深的境界,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没什么稀奇的,你不必这么震惊。”

         听这话,江寒瞬间回过神来,他立马就变回了那个沉稳无比的好好大师兄模样,他一本正经的跟着附和了一句,说道:“是啊三师弟,这真没什么震惊的。因为,我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之强的修为,并不是我自己努力修炼的来的。全都是拜那位尊者牺牲自身的生命和灵魂所赐。若不是那位尊者心甘情愿的牺牲自己的性命和灵魂把他的传承和所有修为都渡给了我,我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到这么高的境界。”

         “其实,若是可以选择,我是不愿意让自己的修为提升的如此之快的。”某只不要脸的无耻大师兄又开始装起可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