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苍和白穆对着那些烤肉和美酒努力奋斗的结果是,他们俩的修为和神识都增长了很大一截。堪比他们闭关修炼好几百年。

         只是一顿饭而已,就得到了这样惊人的改变,这叫苍和白穆震惊的不行。紧接着他们很直白的表示,问江寒以后能不能经常给他们做点吃的。

         对于一个喜好钻研美食的人来说,自己做的东西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喜欢,那是一件很幸福也很有面子的事情。江寒自是不可能拒绝。他很愉悦又痛快的答应了苍和白穆的要求。

         见江寒答应的这么痛快,苍和白穆同时笑了。笑过,他俩一起敬了江寒一杯酒。

         江寒没有推辞的受了下来。

         喝过酒,把桌子上收拾干净,换上了茶后,江寒说道:“算算时间,药王谷也快要开启了,我准备等会就出去,看看我师弟师妹他们出关了没,到时带他们一起进药王谷看看去。”

         这事江寒之前说过,苍和白穆都知道。

         苍‘嗯’了一声,说道:“好。到时若是有事,你直接召唤穆便是。我会和穆一起出现。”

         江寒点点头,说道:“行,没有问题。要是有事,我一定会叫你们。”

         苍和白穆点头,表示可以。

         “青寒,你现在就要走吗?”白穆问了一句。

         江寒沉思了一下,说道:“等解决了器灵小绿的事情之后,我再走。不然总是有些不放心。”

         他这次去药王谷的主要目的是要给小世界进阶的。他可不想进了药王谷,在小世界吞噬药王谷进阶的时候,小绿蹦出来闹幺蛾子。事关自身安全和利益,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有些事他不能不去考虑。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要解除小绿这个潜在的隐患。

         听江寒这么说,白穆和苍都沉默下来。因为,他们并不是当事人。很多事情他们并不清楚。他们不能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为了一个关系不怎么样的小器灵,去给江寒惹下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江寒并不在意苍和白穆沉默的态度。说完这些话后,他站起来说道:“苍,白穆,我去解决这件事了。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若是有事,我再找你们。”

         苍和白穆也跟着站了起来。

         白穆说道:“好。万事小心。”

         “保重。”苍跟着道了一句。

         江寒点点头,转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他离开后,白穆看着苍道了一句:“苍,他的修为已经达至顶峰,想来咱们很快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你说对不对?”

         苍走到白穆身边,把他拥入怀里,回了一句:“恐怕还得等上一段时间。因为,他师弟师妹和师父的修为还没达到可以离开这个世界的界限。他肯定会等他们一起。”

         白穆‘哦’了一声,说道:“既是如此的话,那回头咱们两个帮帮他的师弟师妹和师父吧,叫他们早日达到渡劫期,之后咱们就可以很快的离开这里了。”

         “这个世界灵气稀薄,人文落后,我很不喜欢这里。”自从听江寒说过关于沧澜星的介绍后,白穆就对它产生了一定的抵触情绪。他不喜欢沧澜星。

         白穆不喜欢的东西,苍肯定也会不喜。他声音轻柔的‘嗯’了一声,说道:“好,都听你的。你说怎样便怎样。”

         白穆‘嗯’了一声,没再吱声。

         片刻后,苍抱起白穆便离开了凉亭,回到了竹楼内。

         不一会,竹楼内便传出了一阵阵叫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很明显,苍这只无节操的青龙又开始在各种‘欺负’小白虎了。

         而这个时候,离去的江寒正在二木的狗窝里,跟二木那只蠢汪推心置腹的谈论着关于小绿的问题。

         听罢了江寒说的那些关于小绿的种种行为,二木表情十分严肃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它说道:嗷嗷嗷,主人,既然小绿这么不懂事,不像我这样聪明能认清事实,认识到自身所处的位置。那样没心没肺的看主人你的笑话,在心里看不起主人,各种糊弄主人,不跟主人你一条心。那主人你就不要再忍着他。直接把他给吞了吧。这样主人你既增长了实力,也解决了这个危险的隐患。

         对于小绿这个器灵,二木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以前有他们共同的主人在,它看在主人的面上还可以忍。如今他们共同的主人不在了。它又有了新主人。新主人对它这般好。它才不要再继续忍受那个小绿的欺负。能踩死小绿的时候,它绝不会留手,一定会不留余力的踩下去。

         它心想:最好能踩死那个整日里只知道装纯真可爱的破炉子。叫那破炉子再也不能出来害人o( ̄ヘ ̄o#)。它可是很记仇的。

         而二木会有这样凶残的想法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不喜欢小绿。还因为二木以前没少在小绿手里吃亏。有好几次小绿把它欺负的连命都差点丢掉。可小绿却在欺负地它差点没命之后,装作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去迷惑他们两个共同的主人,说他自己不是有意的。并说他会那么做只是看它不跟他亲近,他想要把他们两个的关系拉近一些,更好的帮助他们的主人。

         弄到最后,他那个欺负的它差点没命的人却成了一个一心只为主人着想的好人,它却成为了一只只知道吃喝玩乐,不知感恩的玩物畜生。害得它被主人各种嫌弃。它真是讨厌死小绿那个只会装纯卖乖的破炉子了。

         如果主人这次能把小绿给废了的话。它会比谁都高兴开心。

         撇开二木和小绿之间的仇怨不提,它的这个提议绝对称得上凶残无比。那是一点活路都没给小绿留下。

         江寒本来还以为二木跟小绿跟过同一个主人,对小绿了解甚深,会看在它跟小绿共同跟过一个主人的份上,找出一个既能保全小绿,也能灭掉潜在的隐患办法。他是一点都没想到二木竟然会这么直接的叫他灭了小绿。这太叫他惊讶了。

         不过,惊讶过后,江寒便释然了。他觉得这也没什么。于是,他点点头,道了一句:“既然连你都这么说的话,那就这么着吧。我现在就把他叫过来灭了他的灵识。”

         二木严肃的点点狗头,表示绝对可行。

         江寒伸手摸摸它的头,用意识把小绿召了过来。

         当一切遮羞布都被撕下来之后,小绿再也做不到像以前那样对江寒撒娇。他被召唤过来后,便定定地站在了江寒的面前,声音怯怯的道了一声:“主人,我来了。”

         看着这样平静的江寒,小绿心里十分害怕,他没忘记之前江寒说的那句:给我一个要你不死的理由。

         他想了好久都没找到能让江寒原谅自己的理由。所以,他心中这会充满了惊惧之情。他很怕江寒会直接把他给抹杀掉。

         他好不容易才有了灵识。他不想死。他这会无比的后悔当初他为什么要那么对待江寒。

         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再做那样愚蠢没有脑子的事情。

         蔑视无视暗恨着一个掌握着自己生死的主人,不把主人当人看,时时想着怎么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凭着自己对小世界的了解,把主人悄无声息害死。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怎么能做出这么蠢不可及的事情呢?

         这会小绿恨自己恨的不行。恨不能狠狠地给自己几耳光解解恨。

         江寒神情淡淡的看着小绿,说道:“小绿,我这人向来珍重生命,我认为生命是很宝贵的。无论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随意的剥夺别人的生命。也没有肆意践踏别人生命的权利。所以,我从不会去轻贱任何一条生命,也从不会去随意的伤害任何一条生命。”

         说到这里,江寒微微一顿,又道:“但这个前提要建立在别人没有威胁我的生命的情况下,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小绿身体一抖,他一下跪在了地上,双眼含泪的看着江寒,声音颤抖着说道:“主人,我这次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这样了。你再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发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主人你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时时想着要暗害主人你了。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对待主人你的。再也不会有别的坏念头了。”

         看小绿这样,江寒微微皱起了眉头。不可否认。看着这样一个奶娃娃在自己面前这样哭,这样求饶,纵然知道他并不像他表面显现出来的那么小,实际上是个老怪物。但江寒仍是心软了。

         小绿看江寒一点反应都没有,还皱着眉,他不由被吓得放声大哭起来:“主人,主人,你再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主人,你原谅我吧。”

         说着,小绿手脚并用的爬到了江寒的跟前,一双白嫩嫩的手臂紧紧地抱住了江寒的小腿,痛哭失声的又道:“主人主人,我真的知错了啊。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主人,主人,我不想死啊。”

         小绿彻底的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