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大师兄的召唤
        自家大师兄召唤,纵使手头有再重要的事情,青扬,青风,青岩也会即刻丢下,赶到自家大师兄跟前。

         赶路途中,青风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二师兄,大师兄不会是想起了师父给他派的那个看起来就妖妖娆娆不是个好玩意的贴身侍女,还有她那个同样不是好东西胞弟,想要你把他们姐弟俩送过去贴身伺候吧?我早就说那对姐弟长成那样留着迟早是个祸害,应该丢了他们,二师兄你就是不同意。”

         提到这事青风就火大,若不是自家二师兄说那对姐弟留着还有用,他早就把那对姐弟丢下山自生自灭去了。自家大师兄那么好那么干净的人,岂是他们姐弟那样的丑人能染指的?他都还没那么贴近过自家大师兄呢╭(╯^╰)╮。

         青扬眼神平静的看着前方,一边御剑飞行,一边开口说道:“我想应该不会。若是大师兄心里有那对姐弟,想要那对姐弟,以大师兄的脾性在下山的时候就会提出来,绝不会放任那对姐弟留在山上。大师兄没提,很显然就是大师兄并未将他们俩放在心上。对于这样的情况,若是咱们出手收拾了那对姐弟,反而给了他们在大师兄面前露面的机会。至于你说的大师兄现在想起来要那对姐弟的事情,那更是不可能。那时候大师兄都会无视他们,这时候更不可能会想起他们。大师兄对除了咱们几个以外的任何事都没那么好的记性。一般人想要走入他的心里难得很。”

         再说,那对姐弟我留着也确实有用。不过这句话青扬没有说出来,有些事情他并不想自家师弟师妹知晓。比如他偶然间发现那对姐弟都是极品鼎炉这件事。自他知道这件事后,他就绝了要让他们跟在自家大师兄跟前的心思,找了一些专门供他们修炼的功法,让他们闭关修炼去了。什么时候他们修炼有成,他才会让他们出现,跟在自家大师兄身边保护自家大师兄。

         青扬的话青风也是认同的,只不过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他又嘟囔了一句:“那我也不喜欢他们。总觉着留着他们是个未知的隐患。”那少女和少年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you惑,很吸引人。他害怕自家大师兄会被迷住。

         “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成为隐患。”青扬的声音显得有些清冷。

         青风撇撇嘴,再没吱声。

         “二师兄,再有两个月就到了药王谷百年一开启的时间,我想去。”一直都没说话的青岩开了口。

         “药王谷?四师弟,你别告诉你要去的就是那个在丹宗境界内,无论何等修为,进去就九死一生的药王谷。”青风忍不住叫了出来。因为,那个药王谷实在是太可怕太可怕了。无论什么境界的人进去都是个死,很少有人能活着出来。当然,也有活着出来的。但出来的人就算在里面弄出了再好的宝贝,出来后也留不住。丹宗的人会直接高价收购走。若是不卖给丹宗,被其他人给堵住,连条活路都不会有。除非那人实力很强横,或是背靠宗门,才有保全宝贝的可能。

         那个地方虽然存在着很多很多的珍稀灵药,但真不是谁人都能随便进去的。若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愿意进去。这是无数牺牲的前人积累下来的血淋淋的经验教训。要不是这样,就说那药王谷处在丹宗地界内,就不是谁人都能随意进去的。正因为它太危险,又百年才能开启一次,所以丹宗才会放任外人进去寻找珍稀灵药。若是有幸活着出来,将药卖给丹宗以后,丹宗就会给予那人绝对的庇护,还会提供一些相应的丹药供那人修行。丹宗的这个做法很人道,两千多年来也就形成了之前那种微妙的局面。也因此有不少想要搏一搏的人前去冒险,以图给自己搏一个美好前途出来。

         可纵然是这样,也改变不了它是个九死一生险地的事实啊。自家四师弟竟然要去那里,青扬能保持冷静才怪。

         “就是那里。”青岩凝视着前方,语气中有着不容置疑的执着和坚持。

         “你,你,你你你。四师弟,你脑袋没抽吧?无端端的你去那里作甚?活腻歪了?不行,坚决不行,我不同意。”青风盯着青岩说道。

         青岩直直的回视着他,眼中尽显坚持。

         “你。”青风张口就要再劝。却被青扬打断。

         “三师弟,莫要说了,我知道四师弟想要去那里做什么。”

         回首,凝视着青岩,青扬又道:“四师弟,你是想要进去寻找能重塑大师兄灵根修复他身体的灵药补灵草,对吗。”不是问,是在平和的叙述。因为,他也有这个念头。

         闻言,青风神色一变,没再吱声。

         青岩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是,二师兄。我打探过,那个药王谷里有很多珍稀灵药。说不定就有补灵草。我想进去看看。”

         青扬沉默了一会,说道:“此事以后再谈。”

         这不是小事,他了解自家大师兄,若是青岩为了大师兄而遭遇到了什么不测,大师兄一定会内疚一辈子。他不想看到自家大师兄那样,也不愿意青岩遭遇不测。所以,他要好好想想。

         青岩抿了抿唇,没有继续出声。他有信心自己能安全出来。纵然自家二师兄不同意,他也会去。谁也不能阻止他。

         若说青风没有过青岩那样的想法那是假的。他也曾想过去药王谷给大师兄寻找补灵草。但他了解自家大师兄,若是他因此出了意外,自家大师兄定会内疚懊悔一辈子。那跟杀了大师兄无异。他不想走到那一步。只是他没想到青岩竟也会有跟他一样的想法。

         因为青岩的话,导致青扬和青风一路上再也没有说过话,气氛沉闷的很。这种沉闷的气氛直到他们抵达城主府才慢慢消散。

         由于以往青扬没少来瞑蓝城办事的缘故,城主府的人都认识他,也认识青风和青岩,他们一路畅通无阻的就来到如今江寒居住的院落。几乎就在他们刚刚抵达院落的那一瞬间,身着一袭普通白衣的江寒就打开了房门,然后,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来了,进来吧。”

         青扬,青风,青岩近乎贪婪地看着自家大师兄温和灿烂的笑颜,很听话地走进了屋里,在自家大师兄的招呼下坐了下来。心则是还沉浸在自家大师兄那抹温和灿烂的笑颜中没有回过神。

         待他们坐下后,江寒看着他们说道:“小师妹呢?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做宗门任务?”以往做宗门任务的时候他们都是一起的,这次没看到自家小师妹,江寒觉得有些奇怪。

         青扬收敛心神,看看自家大师兄,温声说道:“小师妹把大师兄你给她做的饭菜全都吃完了,有了一些突破,这会正在闭关稳固境界。最迟半年就能出关了。”

         这……江寒无语了。小丫头也太能吃了吧?就算喜欢也不是这个吃法啊?真是一个十足的小吃货。

         江寒在心里嘀咕着,嘴里却说道:“这丫头,也太没分寸了,吃坏了肚子怎么办?你们也是的,怎么不看着她?就任她这么胡来。”

         闻言,回过神的青风立马说道:“大师兄,这事就算是我们想看也看不住啊。小师妹精着呢。从来都没当我们面吃过大师兄你给她做的东西。就好像我们会跟她抢似得。”

         o( ̄ヘ ̄o#)大师兄你肯定在我们都不在的时候给小师妹偷偷开小灶了,单独给她弄了很多增长灵力的好吃的,不然她怎么可能会进阶这么快?已经都要赶上我了。大师兄你偏心。

         虽然青风没把话说出来,但他的表情却在那里摆着,看的江寒着实有些不好意思,随说道:“这倒也是。回头我一定说说她。”

         ╭(╯^╰)╮大师兄你也就在这里说说而已,见了小师妹你肯定什么都忘了,我才不相信你会说她。青风在心里酸酸的想到。

         看青风这幅表情,江寒深觉自己的大师兄威严受到了质疑,他转移话题说道:“好了,不说小师妹的事情了。其实我这次叫你们二师兄过来是有事要跟他商量。既然你们也在,我也就不再瞒你们,一起拿个主意吧。”

         “大师兄,到底什么事?你说吧,我们听着呢。”青风迫不及待的说道。

         青岩定定的看着自家大师兄,等自家大师兄说话。

         青扬挥手在房子周围设了一个结界,说道:“可以了,大师兄你说吧。”

         江寒看看他们,将自己的意识蔓延出去,在青扬弄的结界之上又覆盖了一个由自己意识衍生出的隔绝一切的结界,然后说道:“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在我说清所有事之前,我先给你们看样东西。你们千万不要太过惊讶,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知道吗?”

         见自家大师兄弄得这么严肃郑重的,青扬、青风、青岩同时收敛起了乱七八糟的心思,认真的正视着自家大师兄,说道:“放心吧大师兄,我们会控制好自己。你把东西拿出来吧。”

         不会是大师兄又研究出了什么带有逆天属性的美食,想要给我们品尝吧?仨吃货脑洞大开的想到。

         江寒道了一声‘好’,接着便把那个装着补灵草的锁灵盒拿出来放在了他们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在他们目不转睛的注视下,伸手打开了盒子。

         再然后,看着盒子里那一株株散发着浓郁灵气的补灵草,青扬,青岩,青风齐刷刷地呆了。他们傻傻地盯着那些补灵草,久久没有回过神。直到江寒‘啪’的一声把盒子盖上,他们才跟木偶似得转了转脑袋。

         最后,他们仨同时闭上了眼睛,紧紧地攥着拳头,身体轻颤着急促地喘息了好多下,这才缓慢地睁开双眼,双眼通红的看着自家大师兄,眼底带着怎么都掩饰不住的震惊和激动。

         江寒知道他们仨受到的冲击确实大了些,一时半会恐怕也说不出个什么,于是,江寒开口说道:“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它就是我叫你们来的目的。”

         接下来,江寒又把凌慕枫怎么把混元碧乌鼎送给自己,混元碧乌鼎又是怎么认自己为主,自己又是怎么进入到混元碧乌鼎的独立空间发现补灵草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末了,江寒又道:“我问过混元碧乌鼎的器灵,凌慕枫根本不知道他有灵性,也不知道他有独立的储物种植空间,更不知道他的空间里种着很多珍稀灵药,凌慕枫只是把他当做一个材质还不错的炼丹炉鼎,看我炼药需要鼎炉,所以,凌慕枫才把他送给了我。”

         “宝物有灵这种事本就罕见,他又有那么一个充满高阶灵药的空间,加之这个补灵草,以及我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能解决的事情,弄不好就会造成一场灾难。所以,咱们一定要制定出一个妥当的方案才是。”纵然江寒再如何自满,也没自满到认为自己可以抵抗整个修炼界的地步。在这个本就充满奇幻色彩,各种强者横行的世界,他的存在真是不够看的。更别提他如今还拥有着能使得整个修炼界都为之疯狂的宝物。到时候哪怕是一些捕风捉影,他也会被人盯住。

         手中握着宝物,却不能肆意取用,还要时时担忧身家性命。这种感觉真是太憋屈了。江寒还没这么憋屈的活过。

         其实,说来说去,江寒也明白,他现在会受制这么多事情,都跟他太弱有关。他若是强大的能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还会怕这些?到时候就轮到别人怕他了!

         哎,在哪里都一样啊,实力决定一切!等我能修炼了,我一定要加倍努力,早点摆脱这种憋屈的生活才是。这生活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得了的啊。亏得我是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换做别人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呢。江寒在心里自我安慰了一通,便眼巴巴的看向自家二师弟,三师弟,还有四师弟。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师弟们,我养你们几百年,现在到了用你们的时候了,你们可得给力点才行啊。师兄我等着你们给我解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