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给力的师弟们
        江寒虽因为修为被废而不能御空飞行,但青扬、青风、青岩、青月、他们四个每一个都能御空飞行。而四人中又属青扬的修为最高,所以,最后决定由青扬带着江寒飞回宗门。

         看着青扬用灵力将一个鸡蛋大小的莲台催化到两米大小,叫自己上去,之后催动灵力包裹住莲台,带着自己极速向前飞行,江寒享受凌空飞翔的快感时,再次在心底感叹了一下这个世界的造物神奇之处。这样的情景的要是在现代发生,不知道会震惊多少人的灵魂。很期望有一天他也能达到这种地步。到时候他一定要好好的在这个世界游玩一下。这才不枉他在这个世界存活一回。

         几乎是在江寒胡思乱想的一瞬间,他们便回到了第九峰的竹林中,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叫江寒再次感叹不已。就在江寒还在心里冒出各式各样的感慨的时候,他突然听到青扬语气冷淡的问了一句:“凌师弟何时出关的?怎地来我第九峰了?是来找我师父的吗?如若是找我师父的,那凌师弟走错地方了,我师父他老人家不在这里。”对于这个间接害得自家大师兄修为被废的凌慕枫,青扬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若不是宗门规矩森严,加之眼前这人后台太硬,自己又有顾虑,青扬真想把这人弄死。

         青扬都对其没有好感的人,青风,青岩和青月更不用提,以前他们对凌慕枫感觉还好,觉得宗门内有这么一个妖孽天才人物是件挺叫人欢喜的事。可自从自家大师兄因为救凌慕枫而被人废了修为,再也不能修炼后,他们对凌慕枫的好感是径直下降,下降到了别说看到凌慕枫了,就是听到凌慕枫这个名字都会感觉很讨厌,恨不能将之杀之而后快的地步。而他们没这么做的原因跟青扬一样。明心宗是他们赖以生存的靠山,第九峰是他们的家,第九峰峰主是待他们如亲子一般的师父,种种原因促使他们只能压下心底的那股杀意,装作毫不在乎。

         他们都这样避着了,凌慕枫居然还上前凑,这叫他们如何无视?于是,青扬的话刚刚落下,青风就冷飕飕的接了上去:“凌师弟您贵人事忙,还是别在我们这耽误时间了,赶紧走吧。我们第九峰不欢迎你。你再继续待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动手。到时候惊动了你那峰主娘和长老爹就不好了。”隐忍?无视?呵,那也得建立在你不往跟前凑的前提下。敢往跟前凑,那就得有被辱骂的觉悟。若是敢还口,他不介意活动活动手脚。能不能胜过先放一边,打了再说。定要拼了命的打到这个罪魁祸首半死不活为止。好叫他感受一下自家大师兄受的痛苦。

         青月则是冷冷的哼了一声,理都没理凌慕枫。青岩却没管那么多,直接将杀意配合剑意外放,直逼凌慕枫而去。

         凌慕枫的修为本就比青岩高,他很轻松就化解了青岩释放出来的杀机剑意。

         看自己释放出的剑意被凌慕枫这么简单化解,青岩冷哼了一声,再次凝聚起浓厚的杀意化成凌厉逼人的剑意,抬手就要挥向凌慕枫。

         就在这个时候,将将反应过来的江寒向前迈了几步,挡在青岩身前,看着青岩说道:“四师弟,你去领着小师妹和你三师兄去把今天捕获的灵兽全部清理一下弄干净分割好,之后分别装起来,等会我给你们做来吃。”万恶的修仙界,万恶的废灵根,这要是在地球,我非得一个个催眠你们,好好的教训你们一顿不行,一个两个的就跟没脑子似得,架是能随便打的吗?人是能随便骂的吗?也不看看人家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再说,就算要打要骂也不能明着来,应该背后戳闷棍啊。真是太不叫人省心了。哎,我这个大师兄真是太不好做,太不容易了。江寒在心里腹诽道。

         回头一定得给他们好好上上课。江寒又在心里下了个决定。

         自家大师兄挡在跟前,青岩自然不可能再出手,他收敛起了杀意和外放的剑意,点了点头,说道:“是大师兄。”说完,他也不管青风和青月愿不愿意,用灵力卷起他们俩就消失在了竹林里。

         而自始至终,身为当事人的凌慕枫一句话都没说过。

         看最能惹事的仨人都走了,江寒这才笑眯眯的看向凌慕枫,语气相当随和的说了一句:“凌师弟来了,走走走,随我和你青扬师兄屋里坐。”丝毫不提刚才青风青岩和青月对其针锋相对,出手挑事的事情,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护短护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一种令人刮目的境界了。

         凌慕枫本就没放在心上,此刻听江寒这么说,他道了一声:“好。”说完,便随着江寒一起进了竹楼。青扬望着凌慕枫的背影微眯眼睛冷笑了一下,也跟着进了屋。

         待人坐下后,江寒沏了一壶跟昨天一样的茶水,为自己和凌慕枫还有青扬各倒了一杯,这才坐下来。坐下后,还没等江寒开口,凌慕枫便来了一句:“这些东西都是你做出来的?”

         起初江寒还不知道凌慕枫问的是什么,看到他的视线落在那些饺子上,江寒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于是江寒随意的笑了笑才说道:“是啊,闲着也是闲着,就做些吃的给小师妹他们,倒是让凌师弟见笑了。”这人,他死死的盯着我包的那些饺子是几个意思?难道说昨天吃那么多他还没吃够,今天又来混吃的来了?如果是的话,那这人也太无耻了些。江寒在心里默默的说起来。

         听江寒说这些都是为他的师弟师妹们做的,凌慕枫的眸光快速的闪动了一下,说道:“我没有笑。”

         “有我的吗。”不是问,凌慕枫在淡淡的叙述。

         闻言,江寒脸上的笑意微微僵了下,这人,真是太不懂事,也太不识趣了。他就不想想,都是同门,在面对别人这么问的时候能拒绝说没有吗?又不是什么特别精贵的东西。谁会在乎啊。江寒在心里说着,嘴里回道:“若是凌师弟不嫌弃就拿吧,回头不够我再做。”揪心啊,大师兄这个职业太不好做了。江寒在心里苦逼的想到。

         “好。”凌慕枫毫不客气的应了一声后,便站了起来,径直向着那些饺子走去。随着他的走动,他每到一个放饺子的位置,那些饺子就会全部消失无踪,被他收进一枚更高级的储物空间中,不过眨眼功夫,外面放的那些饺子就全部消失在了他的行走之间。真真地叫江寒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毫不手软,雁过拔毛。

         好吧,说雁过拔毛委实不好听了些,也不符合凌慕枫身上的谪仙气质。不过,江寒真的是想不出别的形容词了。要知道,一大半的饺子都在外屋那些大容量放置物品,保鲜物品的圆盘里放着,至少也得有五千个。而凌慕枫竟然把它们全都清空了。江寒觉得用雁过拔毛都是好听的,他没说凌慕枫是不要脸的强盗已经是口上积德了。

         装完那些饺子后,凌慕枫回到座位坐下,顶着那张美得没有性别之分的脸,平淡的说了两个字:“谢谢。”

         江寒‘呵呵’了一声,说道:“也不是什么精贵玩意,只是一些吃的,凌师弟客气了。”谢谢你大爷,就算你人再美,气质再仙,也掩盖不了你纯(蠢)真无比的内在,我要是再跟你一般见识我他娘的就跟你姓。江寒在心里骂道。

         “不知凌师弟来第九峰到底所为何事?如果仅仅是来拿东西的话,凌师弟已经拿完了,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了?今日我们第九峰几位师兄弟妹小聚,凌师弟在这里着实不便。”一直都没说话的青扬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是利索赶人走。他是一刻都不愿意跟凌慕枫待在一起。尤其是凌慕枫还拿了自家大师兄给自己包的饺子,这更是叫青扬心里不舒服的紧,真是怎么看凌慕枫,怎么觉得碍眼。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凌慕枫以解心头之恨。

         见一向温柔的青扬都开始不耐发飙,江寒的心跳了跳,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家三个师弟和小师妹的不对劲之处,回忆一下,好像他们是在看到凌慕枫后才开始这样炸毛的,这是为什么呢?在原主的记忆里自己这几个便宜师弟妹跟凌慕枫并没有什么过节啊。是什么导致了他们这么针对凌慕枫呢?一个两个的都黑化的这么厉害。

         凌慕枫毫不在意青扬对自己的态度,他看都没看青扬,淡淡回了一句:“没有什么不便的。从今天起我会一直待在他的身边,偿还他救我结下的因果,我必会守他终老,保他魂体记忆,送他入新的轮回。做他轮回一世的领路人,助他重修入道。”

         “他在哪里,我便在哪里,谁也不能阻止。”

         “人挡杀人,神挡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