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就在无心努力思索的时候,江寒不缓不急的回了一句:“是,我知道这里是哪里。因为,这里是我那位师尊留给我的护身之物。若是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它就会自动把我,还有跟我有关系的所有人都吸纳到里面。直到危险过去。它才会放我出去。”

         “直白的说,它是一件会自动护主的防御型灵器。”

         一听这话,天策愣住了。

         灵器?有灵性的灵器?

         在危险之下,能自动把主人,还有跟主人有关的人吸纳到里面保护起来的防御型灵器?

         这……

         这青寒的那位师尊真是好大好大的手笔啊。出手就是一件防身灵器。真是太叫人羡慕了。

         想来,定是因为自己跟这青寒接触过,无心也见过这青寒。所以那灵器才会在药王谷出现未知危险动荡的时候,把自己和无心同时弄进来保护起来的吧?

         这么一想,天策觉得眼前的一切刚好印证了他之前的推算。他这会不就跟气运之灵加身者再次重逢到一起了吗?这就是他的机缘啊。

         至于气运之灵加身者为何能避过众人耳目进入到药王谷中这件事,他直接给彻底忽略了过去。

         这年头,谁没有三个两个不能说的大小秘密啊?

         他十分理解。所以,他不追根究底了。

         没有什么比他跟在气运之灵身边更重要。

         天策这里倒是想通了。可无心这里却还在那琢磨着。

         因为,通过刚才江寒说的那些话,无心终于想起他忽略了什么。

         他忽略了那些人在这里的熟悉的样子。也忽略了江寒对这里熟悉的态度。

         这会再想起之前的画面,所有的一切在无心的心里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想通这点后,无心顿觉心头开朗了许多。

         这心一开朗,无心也想到了上面天策想到的事情。他也认为是因为自己跟江寒打过照面,所以江寒的防身灵器才会救他。

         他认为这是他跟江寒之间的缘分。也是他窥破一些功德大道的机缘。他决定,无论怎样,他都要把握住这份机缘。

         而把握住机缘的第一步,自然是跟在江寒的身边。若是想要跟在江寒的身边,有些事他该忽略的就要忽略过去,再不能像以前那般斤斤计较。

         比如江寒是怎么出现到药王谷这件事。他就不能打破砂锅问到底。因为,他觉着这是江寒自身的秘密。既是秘密,自是不能被外人所知道的。他得识趣的不再去提才行。

         于是,在天策和无心这一番自以为是的领悟之下,江寒又了不少心。

         “这么说来,定是因为我和无心跟青寒你打过照面,所以你这防御灵器才会在察觉药王谷出现未知危险的时候,顺带把我们也救了出来,是吗?”认人情是个技术活,该上的时候绝对不能后退。这是天策有时候为人处事的一种方式。

         听天策这么说,江寒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没错。”

         天策笑了笑,说道:“救人一命这种事,就算我说再多感激的话也不能偿还你的这份救命之恩。所以,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只希望青寒你以后有事的时候,切勿跟我客气。能帮的上忙的,我绝不会留手。哪怕付出我的生命。”

         “我也是。”无心紧跟接了一句。

         江寒被他们这态度给弄的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他只能笑笑说了句:“本也不是我出手救你们的。你们无需如此。”

         心里,江寒则是在骂起小绿来:不靠谱的熊孩子,我这锁妖环是谁谁都能进来的吗?等你回来的,看我怎么收拾你o( ̄ヘ ̄o#)。

         绝壁要狠狠地吊打一顿才行。

         江寒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天策和无心看出江寒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他们就没继续接江寒的话茬,而是把话题引到了别处。

         想了想,天策道了一句:“青寒,那位尊者呢?”

         这问题无心也想知道。

         江寒沉默了一会,方才声音低沉的回道:“他已然仙逝。”

         坑爹,以后再也不要拿自己来开涮了。要涮就涮别人去。这‘死来死去’的感觉真是太不好了。

         闻言,天策和无心同时震惊的看着江寒,失声喊了句:“带你走的那位尊者仙逝了?”

         这怎么可能?一定是他们出现了幻觉。一个实力那么强悍的尊者,怎么可能会突然仙逝呢?这话说的也太离谱了。

         无心和天策不相信。

         迎上他们震惊不敢置信的表情,江寒缓缓点了点头,说道:“是,他已然仙逝了。我没有欺骗你们。”死啊死啊,也就习惯了。我要淡定才是。

         “这……”天策说不出话来。

         “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无心不敢置信的道了一句。他不明白那么强横的一个人,怎么这么快就死了呢?真跟做梦一样。

         “那位尊者,他,他是如何仙逝的?是不是有人害他?到底出了何事?”纵然心里还是有些不信,但天策却找不出怀疑的理由。他只能暂时去相信这件事。

         既然决定暂时去相信。那他就要知道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一个尊者的死亡。不论真假,这都是个大事。

         万一这件事是真的。而一个能灭杀一位尊者的人。那得强到了何种地步?他得有所了解才行。

         江寒看看他们俩,低声道了句:“没人害他。他会仙逝乃是因为我。”

         天策和无心再次震惊了,他们看着江寒,先后道了一句。

         “什么?因为你?”

         “因为你?”

         此时,天策心中的那抹怀疑已经在悄悄地消散。他认为江寒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那那位尊者仙逝这件事必然是假不了的。

         江寒点头,说道:“是,就是因为我。”

         “为什么?”天策不解。

         无心也同样不解。

         江寒看看他们,道了一句:“因为,尊者以他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为代价,把他身上所有的修为和传承都渡到了我的身上。我得到了他所有的修为和传承。而他,却死了,什么都没留下来。”

         “什么?”

         “什么?”

         天策和无心他们两个同时惊呼出声。

         这一刻,他们已经不知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表达他们内心深处的感觉。

         震撼吗?

         吃惊吗?

         不敢置信吗?

         好像这些词语都不能完整的表达出他们内心的感觉。

         过了好久,他们俩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回过神后,天策第一句话问的就是:“青寒,你的意思是说那位尊者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把他所有的修为和传承都给了你。你现在也已经是位尊者了,对吗?”

         江寒低低的‘嗯’了一声,说道:“是。现在我的修为已是渡劫后期了。随时都可飞升离开沧澜星。”

         “什么?渡劫后期?”天策失声喊道。他被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什么?渡劫后期?随时都可飞升离开沧澜星?这……这怎么可能?”无心也被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今日,他们所遭受的震惊比他们过去一声遭受的还要多。使得他们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静睿智。

         见他们如此震惊失态,江寒心里隐隐嘚瑟,但坚毅俊美的脸庞上却是挂着无比正经的表情,他很认真的点头回道:“是,渡劫后期。”

         得到江寒肯定的回复。他们俩紧紧地盯着江寒看了好一会。待他们发现自己非但看不透江寒的修为,却反被江寒身上那股逼人的气势所慑的时候,他们俩这才相信了江寒所说的话。

         然后,他们两个同时神色木然的坐了下来。

         江寒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对他们俩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已经大的叫他们不知该如何去接受。

         因为,在江寒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能认知的范围。

         不过一个多月而已。

         渡劫后期。

         那可是渡劫后期啊。

         一个多月就进阶到如此之强的地步。

         那是个什么概念?

         天策和无心想都不敢去想。

         可眼前这个叫青寒的人却做到了。

         不,不对,是他遇到了。

         他怎么就那么好命呢?

         牺牲自己的生命和灵魂成全别人这样的好事都能叫他给遇到。

         他们还能说什么?

         至于说牺牲自己的生命和灵魂,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过渡到别人身上这样的事,他们不是不知道。

         但他们却没想到会有人真的敢这么做。

         那得多么伟大无私的情操才能做到这一步啊。

         这个青寒。

         他的气运实在是太好太好了。

         他们能说这青寒不愧是上天的宠儿吗?

         气运竟是逆天到了这种地步。

         真是叫他们拍马都追不上啊。

         天策和无心在心里震撼的感叹着。他们什么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