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那位太上长老并不知自己说的话踩到了江寒露出的尾巴上,把江寒别扭的不要不要的。他说完那句话后,又道了一句:“也算是偿还了他对你的一番再造之恩。”

         虽然人已经死了,灵魂也灭了,立牌位也是白立,一点卵用都没有。可咱也不能就因为没用就忘了人的好处,不去有所作为不是?咱得懂得感恩,感激人家,记着人家,顺便叫外人知道,咱明心宗不是那种没有人情味的宗门。只要是对咱明心宗好的人,哪怕是死了,那也有一份殊荣。

         以上,是那位太上长老的想法。

         听完这话,江寒忍住内心里那种很别扭的感觉,表面上很淡定的回了一句:“太上长老,那位尊者说过,他不想在这个世界留下一丝一毫生存过的痕迹,他想干干净净的离开这个世界。”

         所以,立牌位神马的,咱就不要了吧?我还活得好好的呢。我可不想被人那么天天烧香供着啊。

         太上长老,求放过。

         最后一句话,江寒在心里大声的吼了出来。

         在心里那么吼过之后,江寒感觉自己好多了。

         那太上长老听江寒这么说,他不由怔了怔,心想:那位尊者到底遭遇了多么悲伤的事情啊?竟是悲伤的都不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了。

         这么一想,那太上长老又想起了那位尊者无条件的牺牲自己的生命和灵魂,把自己所有的修为和传承都渡给了眼前这个弟子的事情。

         他又想:会不会正是因为那位尊者经历了太多悲伤绝望的事情,所以他才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借着寿元将尽这件事,把所有的修为和传承都渡给了这个弟子,然后一个人潇潇洒洒干干净净的就魂飞魄散了?

         可是,这么也不对啊?渡劫后期的人不是不会死的吗?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这个问题不止是这位太上长老想到了,在场的其他几位太上长老和掌门都想到了。

         想到此,这位太上长老不由问了出来,他说道:“青寒,你亲眼看着那位尊者死了吗?”

         其他几位太上长老和掌门同时看向江寒,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听到这个问题,感觉到他们加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江寒心里咯噔一下,他瞬间就想到这个太上长老为什么会这么问了,但他依旧淡定的回道:“是,弟子亲眼看着他随同那个异度空间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那位太上长老点了点头,紧接又问:“那位尊者给你过度传承和修为的时候,他是什么境界?”

         他想看看这个弟子会如何回答。回答时候会不会有异常反应。若是有,那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只要存在猫腻,他就要找出来。因为,他担心这个弟子被人夺舍了。

         江寒依旧是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一点异常的情绪都没露出来,他说道:“是大乘后期。”

         “嗯?大乘后期?”那位太上长老看向江寒。

         那几位太上长老和掌门也紧紧地盯着江寒。

         江寒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是的太上长老。那位尊者确实是大乘后期的修为。他是因为寿元将尽,遇到弟子后见弟子的神识很适合接受他的传承,所以他才把他的所有修为和传承过渡给弟子的。”

         他们见江寒如此淡定,一点异样之处都没有,他们缓缓点了点头,那位太上长老又道:“那你的修为如何是渡劫后期呢?”

         几位太上长老和掌门虽然不再盯着江寒看,但神识却在紧紧地盯着江寒。

         江寒的意识何其敏锐强大,他如何会不知道他们在盯着自己呢?

         心里跟明镜似得,江寒回道:“那位尊者说在异度空间中能逃避天道规则。所以,他用无数的万年玄晶把弟子的修为生生地提到了渡劫后期。他说这样的话弟子飞升到别的世界的时候,会多一些自保之力。不至于会被人欺负的太惨。”

         “什么?万年玄晶?你说那位尊者用万年玄晶把你的修为生生地从大乘后期给提升到了渡劫后期?”之前问话的那位太上长老不敢置信的喊道。

         其他几位太上长老和掌门也一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江寒,一副震惊无比的样子。

         在他们无比震惊的表情下,江寒十分正经的点下头,说道:“是的太上长老,那位尊者就是用万年玄晶给弟子提升修为的。它很好用。”

         废话,那可是万年玄晶,能不好用吗?你敢不敢再炫耀一点!众位太上长老和掌门怒了。他们觉得江寒是在赤果果的打他们的脸,欺负他们没见过万年玄晶┭┮﹏┭┮。

         这是个坏弟子。心肠大大地坏。已经坏出水了。

         几位太上长老和掌门被打击已经不想再看江寒了。他们默默地扭过了头,在心中捶胸顿足的呐喊起来。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

         其实,他们想过无数种外力提升修为可能,但那每一种都不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一个人的修为提升的如此之快。所以,那些可能都被他们给否定了去。

         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弟子竟是用万年玄晶提升修为的。

         万年玄晶。

         那可是万年玄晶啊。

         那万年玄晶可是传说中的神物啊。

         这神物几乎是绝无可能存在的啊。

         可如今这神物不止是出现了。还被眼前这个弟子给吸收了不少。

         从大乘后期到渡劫后期。

         那可是生生一个境界的跨越啊。

         那得需要多少的万年玄晶才能提升上去啊。

         想想他们就觉得心里疼的直滴血。

         这万年玄晶要是给了他们。他们往那一种。就能收获无数的小玄晶啊……

         ┭┮﹏┭┮那败家的尊者。怎么能叫这弟子直接吸收那万年玄晶呢。给他们叫他们种下该有多好。

         不行,他们不能再想了。再想的话他们怕自己会心疼致死。

         玄晶这东西江寒多得是,他不怕暴露出来。刚好这件事也算是给他切实的提了一个醒,以后再有这种玩弄心计的事情,他直接甩给他家二师弟就行。他家二师弟是绝对不会让大好的计划出现这样致命的漏洞。

         通过这件事,他算是真正的发现了,他就只适合动手,真是不适合动脑。

         不对,他才不是不适合动脑,他只是不擅长去算计人而已。其实他也是很聪明的。

         某个不要脸的大师兄在心里安慰自己道。

         安慰完毕,不要脸的大师兄再次开口在众位太上长老和掌门的心里戳了几刀。

         “太上长老,用万年玄晶提升修为有什么不对吗?”

         闻言,心里还在滴血的众位太上长老和掌门想要一巴掌把江寒给呼飞的心都有了。

         还用万年玄晶提升修为有什么不对!

         对你大爷对。

         那可是万年玄晶啊败家玩意。

         你知不知道你吸收了多少的万年玄晶啊。

         吸收了那么多的万年玄晶你还有脸敢说出来。你怎么不上天啊。

         众位太上长老和掌门的内心再次悲愤起来。

         只是,就算心里再悲愤,他们也不能对着一个小辈发火不是?尤其这个小辈还是一个修为比他们还要高的强者。他们更是不能对其发火啊。

         非但不能发火。他们还要不着痕迹的小心翼翼地巴结着,捧着。

         一个渡劫后期的强者。

         站在整个沧澜星顶端的至强者。

         他们必须得捧着。像祖宗那样供着。并且还要捧的不漏痕迹。供的不能丢了他们身为长辈的威严。

         难。太难了。

         心里各种纠结着。掌门说话了,他说道:“没什么不对的。很好。”

         得到回答,江寒‘哦’了一声,又道:“那就好。”

         好个p。众位太上长老和掌门在心里骂道。

         嘴上面,另一位太上长老说道:“既然那位尊者不愿意留下一丝一毫他存在过的痕迹,那给他供奉牌位的事情便就此作罢吧。青寒你以后多在心里想想他,不要忘记他的恩情就行。”

         感激自己?呵呵,那是必须的。我这么棒,这么好,这么完美,这么聪明,我必须得感激我自己啊。

         不要脸的大师兄在心里想着,表面上很是正经的点点头,说道:“是,太上长老。弟子必不会忘记那位前辈的再造之恩。”

         此太上长老点点头,没再说话。

         这时候,掌门又开口了,他说道:“青寒,如今你的修为在整个沧澜星来说都是最强的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江寒‘不解’的看着掌门。

         掌门点头,说道:“是啊,你的打算。”

         江寒依旧‘不解’:“不知掌门说的是什么打算?”

         这……

         掌门和诸位太上长老看江寒这幅表情,他们内心有些呆了。

         想了想,掌门决定还是把自己的意思仔仔细细的说一遍,他又道:“青寒,以你如今的修为,就算是称霸整个沧澜星都够了。你就没什么想法吗?比如在宗门给你一个太上长老的称号。再比如做宗门下一任的掌门。你总得有个打算才行吧?不然对不起你这身修为啊。”

         这话够直白。江寒不能再装作不知道了。

         于是,江寒很直接的回了一句:“掌门,弟子的修为强大就必须要有别的想法和打算吗?弟子不做别的打算,还这样生活下去行不行?”

         简短一席话,叫掌门和诸位太上长老再次成功的愣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