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不做别的打算,就这么生活下去?

         这……

         这也太没追求了吧?

         这弟子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

         他还有没有一点身为渡劫后期强者的自觉了?

         难道他真当这渡劫后期的强者是大白菜吗?随便就能揪一颗出来?

         不行,他们得纠正这弟子心中极为不正确的想法才行。这弟子傻,他们不能也跟着犯傻。

         这么一想,掌门开口说道:“青寒,你知道一个渡劫后期的修士对于一个宗门来说那意味着什么吗?”

         这还用得着问?掌门,你真当我傻呢?

         江寒在心里想着,嘴上说道:“知道。那意味着宗门内又多了一大助力。别人再想要对付宗门的时候,便会有所顾忌,不敢肆意而为。”

         掌门点点头,又道:“不错。但这只是其一。”

         “其二,它还意味着只要宗门愿意,完全可以凭着实力力压所有宗门,抢占其他宗门的各种资源,来成全自己宗门内的弟子,一跃成为所有宗门之首。这样,你懂吗?”能往高处走的时候,谁也不想在低处待着。想要称霸整个沧澜星成为第一大宗这样的想法不止是明心宗掌门有,其他宗门的掌门们也有。只不过大家实力都差不多,谁都不敢迈出这一步而已。如今,他们的宗门内有了一个修为这样高深的弟子,他们还有什么可怕的?不趁这个这个时候成为八大宗之首,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江寒没想到掌门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这种想法江寒不是说不能接受。他只是有些不喜欢而已。如果要他选择,他会选择凭自身的实力引领着大家去改变这一切。而不是去掠夺。

         因为,在江寒看来真正的强大并不是掠夺,而是守护。无论是一个人也好,还是一个宗门也好,只要能守护着自己或宗门一直屹立不倒,那就是真正的强大。

         当然,江寒知道这只是他的想法而已,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会这么想。他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行加注到别人的身上。

         但同样的,别人也别想把他们的想法加注到他的身上。他只会做他自己。他绝不会为了任何人去改变他的本性。

         知道似是这样的事情自己就是想躲也躲不过去,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江寒打算一次说个明白。

         想了想,江寒说道:“掌门,弟子懂。但弟子从来就没想过成为强者后就去改变自己的初心。因为,在弟子看来。无论弟子修为如何,境界如何,是否已是整个沧澜星的最强者,对弟子来说都无什么不同。弟子还是原来的弟子。弟子只想随心的活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听闻这话,掌门和八位太上长老同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江寒。他们没想到江寒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就在掌门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江寒开口打断了他。

         江寒又道:“掌门,诸位太上长老,还请你们静心听弟子把话说完。”

         众位太上长老互看了一眼,他们缓缓地点了下头,表示可以。

         他们倒要听听这弟子能说出个什么名堂来。

         他们都同意了,掌门就算有意见也不能说。所以,他也只得点头认同。

         江寒看着他们淡然一笑,说道:“诸位太上长老,掌门,弟子知道自己的想法可能会叫你们不喜。但弟子还是想说。弟子从来就没想过成为强者后就要做出相应的改变。因为,在弟子的心里纵使弟子再强,弟子也是师父的弟子,弟子也是师弟师妹们的师兄,更是宗门内很多弟子的师兄。”

         “无论是作为一个弟子也好,还是作为一个师兄也好,弟子心里想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强者就要有强者的姿态。弟子想的只有一个。守护好弟子的师父,弟子的师弟师妹,弟子的宗门。为他们奉献出自己的所有。”

         “但这个奉献所有要建立在弟子愿意且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这个必须得说清楚。

         “比如安安稳稳的待在师父和师弟师妹们的身边,看着他们成长。比如运用闲暇的时间给宗门炼制大量的丹药,以及一些法器。再比如,偶尔有时间的时候钻研一下修炼功法,补充一下功法阁的修炼功法,给更多的弟子提供变强的机会。”

         “这些在很多人看来都很普通的事情。可弟子却觉得它不普通。弟子一直信奉一个道理。最强大不是掠夺。而是守护。”所以,诸位太上长老们,还有掌门,你们就不要试图说服我,叫我们为你们卖命了。我是不会那么做的。江寒心里道。

         这些话虽然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别的成分在里面,但它一定程度的代表了江寒内心所想,这是事实。

         众人太上长老和掌门都是修炼了很多年的修士。他们能看出来江寒没有说谎。

         可正因看出江寒没有说谎。所以,他们内心的感觉这会十分的复杂。

         因为,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弟子变得这么强大之后,想的不是怎样出风头,怎样掠夺别人的东西,而是继续保持这么纯真的心态。

         说这个弟子傻吗?可细细的品味一下这个弟子刚才所说的话,他们又觉得那听似普通的话里,每一句都蕴含着一种撼动人心的道理。

         初心。初衷。

         他们修炼的初心是什么?初衷是什么?隔的年代太过久远,他们现在好像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不赞同这个弟子说的话?他们连自己的初心和初衷都给忘记了,他们又能拿什么去反驳?

         认同?

         他们犹豫了。多好的机会啊。难道就这么放弃不成?

         可不放弃,这弟子明显不会配合他们。

         这样如何是好。

         想了又想。

         想了再想。

         好像,认同也挺好?

         或许,他们是被这个弟子说的那些给宗门内的弟子们炼制很多丹药和法器这样的话给诱惑了?

         也或许是他们被这个弟子说的那些给所有弟子钻研功法的说法给打动了?

         更或许是那句:真正的强大不是掠夺,而是守护?

         他们沉默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见他们这样,江寒打铁趁热的又道:“诸位太上长老,掌门,弟子知道你们想要掠夺其他宗门内的资源是为了宗门内的弟子好,也是为了宗门能变得更加强大,不为任何人所欺。但弟子却认为与其去掠夺他们,打压他们,叫他们恨咱们,为宗门内的弟子埋下不安定的危险隐患。倒不如咱们率先从根本上变得强大起来。用弟子的仙界炼丹术和仙级炼器术为宗门内的弟子打造一个强大的修炼资源。把他们从根本上甩的远远的。这样就算咱们不去掠夺他们,也能成为叫他们都惧怕的存在。”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且惹人激动。本来还在那有些犹豫的诸位太上长老和掌门,他们的心更倾向于江寒提的这个建议了。而他们这会没有直接同意下来,是因为他们正在那用神识交流着彼此的意见。

         他们怎样交流江寒并不在意。但江寒却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了。于是,江寒直接甩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砰砰’几声响。

         江寒从小世界中拿出了三块一人多高,已经开始衍生小玄晶的万年玄晶。

         把万年玄晶立在地上之后,江寒又道:“诸位太上长老,掌门,如此,你们还会有后顾之忧吗?”

         再有后顾之忧本师兄就要带着自家师父师弟师妹们走了。到时候叫你们什么也得不到。哭不死你们。某师兄在心里嘚瑟的道。

         却不知,那八位太上长老和掌门已经被江寒甩出的这三块这么大块的万年玄晶给震得个个张着个大嘴,傻呆呆地愣在了那里。哪里还有心思回江寒的话啊。

         他们望着那三块万年玄晶想:天,他们不是在做梦吧?他们竟然看到了三块这么大,已然开始衍生小玄晶的万年玄晶摆在他们面前。

         一定是他们年老眼花出现错觉了。

         不行,他们得赶紧把这错觉给破除。

         这么一想,他们几个同时傻兮兮的眨了眨眼睛。

         可待他们眨完眼睛,那挂着无数小玄晶的万年玄晶却还在那立着。

         他们再次眨眼。

         玄晶还在那没跑。

         继续眨眼。

         艾玛,竟然还在?这幻觉也太顽固了。

         再眨眨看。

         这次,他们几人没直接眨眼。他们直接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他们才睁开眼。

         当他们再次睁眼,看到那万年玄晶还在那摆着的时候。他们这才终于清楚的认识到他们并非是出现了幻觉。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万年玄晶也是真的。

         意识到这点,他们几人瞬间就消失在了座位上,团团围住了那三个挂着无数小玄晶的万年玄晶。

         看着这万年玄晶,太上长老一说道:“这是万年玄晶没错吧?”次长老激动的胡子一抖一抖的。身体也在轻颤。

         “没错。跟书里描画的一模一样。”太上长老二回道。他的表情跟太上长老一差不多。

         “是,绝对是。”太上长老三激动的脸色涨红,眼瞪的大大的,就好像要钻进里面一样。

         “原来,这就是万年玄晶吗?”掌门激动的一副要晕过去的模样说道。

         “你们看这上面衍生出来的小玄晶。绝对是万年玄晶无异。”太上长老四激动的脸上的肌肉都跟着轻颤起来。

         见状,太上长老五,太上长老六,太上长老七,太上长老八,也纷纷激动的发表了一下自己的言论。

         八位太上长老和掌门围着面前这三块万年玄晶激动不已的讨论了好久之后,他们才把眼神放到了江寒身上。

         看着江寒不骄不躁的模样,他们八人同声说了一声:“好。你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吧。从此以后无论你做什么。我们所有人都会站在后面支持你。”

         “还有我。”掌门不甘落后的说道。

         开甚玩笑呢。这弟子把万年玄晶都拿出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同意的?有这万年玄晶在,再加上这弟子之前的承诺。他们还去抢夺别人的什么资源啊?就算把沧澜星所有人资源都给抢了,那也比不上他们宗门现有的资源啊。

         又是渡劫后期强者。

         又是仙级炼丹师。

         又是仙级炼器师。

         又是万年玄晶的。

         nd。他们还有什么好考虑的?

         果断的同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