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而惊呆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浓浓的惊喜。毕竟,谁都喜欢自己越来越强,不是吗?

         只是,惊喜过后,理智回归,九阳真人瞬间就察觉出了他快速进阶这件事的异常之处。

         他不是初入修炼之道的愣头小子,会认为自己厚积薄发才会提升这么多什么的。他很清楚,以他这个境界,要想有所提升,需求的灵力必然十分之多,正常情况下没有个千八百年的绝对提升不到这个境界。就算有各种灵药奇材的支撑,那也得用上五百年左右。

         这说的还是在他进阶不失败的情况下,进阶所需要的时间。如果进阶失败,需要的时间可就不只是这千八百年了。

         问题就在于,他既没有花费那么多时间,也没有各种灵药奇材的支撑,此时却这么顺利就提升到了这个境界。这怎能不叫他心生疑惑?

         可是,九阳真人想来想去也没想出问题到底出在现在哪里。他记得他之前明明什么也没做啊?怎么突然之间就进阶了呢?那股庞大精纯并不需要他炼化的火灵力到底来自哪里?

         就在九阳真人绞尽脑汁在那各种寻思之际,一直看不到自家师父有任何反应的江寒出声了,他略显迟疑的问道:“师父,你有没有什么反应?”

         所有的食材一码都是十万年份的,再加上他的意念加持,按道理来说他家师父吃了后,反应应该挺强烈才是,怎地他家师父一点反应都没有呢?莫非他家师父对这些饱含强大灵力的食材免疫?所以才没有任何的反应?江寒疑惑了。

         九阳真人正在那奋力的想着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突然听到自家大徒弟这么问,他下意识的愣了愣,有些傻傻的回了一句“什么什么反应?为师能有什么反应?青寒你……”

         “青寒你知道为师进阶了?”九阳真人的声音突然高昂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为师进阶的?难道你知道为师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进阶的?”声音中充满了不敢置信之意。

         吓,这一切不会跟自家大徒弟有关吧?要不他为什么会突然问我有没有什么反应?

         九阳真人被这个想法给惊住了。他死死的盯着江寒,大有一副江寒不给出一个答案,他就决不罢休的样子。

         迎上自家师父‘不善’的眼神,再看自家师父胡子一抖一抖的模样,江寒的心莫名的虚了虚,他气势有些弱的说道:“师父,你要是不说,我也不知道你进阶了。”

         听到这话,九阳真人放下了高高悬起的一颗心。他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了。自家大徒弟怎么可能会知道他进阶的原因呢?

         只是,还没等他完全的放下那颗悬起的小心脏,江寒紧接又道了几句。

         “现在知道师父你进阶了,我也就放心了。那说明用同样方法做出来的食物,不止是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小师妹他们吃了会增加自身的灵力,师父你吃了也是可以增长灵力的。”

         一席话,把九阳真人整个人给震得七荤八素的,小心脏也‘砰砰砰’的狂跳个不停。

         过了许久,他才跟个呆货似得蹦出来一句:“青寒,你说什么?什么叫用同样的方法做出来的食物,你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和小师妹吃了会增加灵力,为师吃了也可以增加灵力?”

         徒弟,你赶紧给你师父我好好解释解释,我保证不揍你。

         迎上自家师父那跟看二货傻子一样的眼神,江寒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他在琢磨着他在自家师父面前是不是太过低调了些?弄得他家师父都不相信他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了。

         为了证明自己是个有本事的人,江寒看着自家师父道了一句:“师父,难道二师弟没告诉你、我的神识产生了异变,具有念之所至便会化为真的作用吗?我记得我下山之前二师弟他有说过他会告诉你、我做的食物可以增加灵力,净化本源灵力这件事啊。”

         在证明自己是个强者之前,有些黑锅还是得有人背的。反正自家师父一直都挺怕自家二师弟的,这个黑锅叫自家二师弟来背总是不会错的。

         至于他。呵呵。他可是个要做完美大师兄,完美好徒弟的人,怎能有黑历史存在?黑历史什么的,都交给别人来背吧。他只负责做一个完美大师兄,完美好徒弟就行。

         无耻不要脸的某人在心里想到。

         听了这话后,九阳真人傻眼了,他说道:“什么叫神识变异?什么是念之所至便会化为真?什么你做的食物可以增长灵力和净化本源灵力?青寒,你好好给为师我解释解释。我怎么就不知道你的神识什么时候变异了?你又是怎么有了念之所至便会化为真的能力?还有那什么吃了你做的食物后可以增长灵力,并净化本源灵力这件事,它又是怎么回事?青扬那臭小子如何会知道?再有青风,青岩,那两个臭小子和青月那丫头,他们怎么也会知道?”

         “你跟为师我好好说道说道,是不是到头来就只有为师一人不知道这些事?”想到这,傻眼的九阳真人开始悲愤了。他是为人师的好不好?眼前这个是他从婴儿时期就捡回来,一把屎一把尿辛辛苦苦拉扯大的不是亲子却更似亲子的亲亲好徒弟好不好?为什么在他的亲亲徒弟身上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他这个最重要的人却不知道?

         难道说他竟在不知不觉间就忽略自家亲亲徒弟忽略到了这种地步吗?如此不负责任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当一个好师父?好父亲?

         再想想自家亲亲徒弟辛辛苦苦在面对一些困难,为了修炼而各种奋斗的时候,他这个师父却只顾着自己修炼,没去关心自家亲亲徒弟,一直都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亲亲徒弟对他的孝顺爱戴。他感觉他的心好痛。

         他都那样忽略他的亲亲徒弟了,他的亲亲徒弟还能这般真心的对他,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会想到他。

         ┭┮﹏┭┮他好感动,被感动的好想哭怎么办?

         ┭┮﹏┭┮呜呜,他的亲亲大徒弟真是的太好太好了。

         ┭┮﹏┭┮徒弟,师父我对不住你。我这么忽略你,你还对师父我这么好。你叫你师父我情何以堪啊。

         ┭┮﹏┭┮徒弟,我的好徒弟,乖徒弟。

         想着想着,越想越歪,越想越偏离正题的九阳真人竟是真的哭了起来。

         于是,江寒一句话都还没回答,脑补过度的九阳真人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泪包。

         看自家师父双目含泪的瞅着自己,伤心难过的鼻子一抽一抽的,胡子也一抖一抖的,江寒顿觉头晕脑胀起来。他眨眨眼,声音不高不低的说道:“师父,你……这是……怎么了?”最后一句,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就好像害怕会吓到他家师父一样。

         师父,求变回正常。你不要再这么吓唬你徒弟我了。你再吓唬你徒弟我。你徒弟我就要被吓傻了。我要是被吓傻了,你到哪里再去找一个这么英俊倜傥,勇猛强大的好徒弟啊。

         九阳真人还不知道自己这突然抽风的模样吓到了自家大徒弟。他伸手抹抹泪,站起来走到自家大徒弟跟前,把手放到自家大徒弟的头顶,动作轻柔的揉了揉自家大徒弟的头,充满愧疚的说道:“青寒,都是为师不好,为师不该为了修炼这般忽略你。竟是连你身上出现了这么重要的异变,为师都不知道。”

         再揉揉,声音也变得坚定起来:“不过,你放心好了。从此以后为师再也不会这么忽略你了。为师一定会好好关心你,爱护你。绝不会再叫你独自一人面对困境了。为师一定会做一个好师父的。”

         江寒被自家师父这越来越抽的行为给弄得再次傻眼了。他觉着无论自己费再大的劲,也无法赶上自家师父的脑波动了。

         因为,他俩的脑波动这明显不是在一个时空啊。

         他家师父不是应该在听了他说的那些话之后,就跟着说没听到自家二师弟说那些话,之后再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借机把准备好的说辞统统说出来,以此来证明他是个很强大的人,让自家师父备受震动,震惊的不要不要的吗?

         为什么他家师父没按他设定的套路走,一下就歪到另一个时空去了?并且问了那么多话以后,也不等他的回答,自己就先哭了哭,还说了这么多跟主题无关的话。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他怎么觉着他越来越无法理解自家师父的种种行为了呢?

         好吧。就算他现在仍然是无法理解自家师父的这种行为,他也得跟着做出点反应才行。不然,还不知道自家师父会哭成个什么样子。

         不过,师父,咱能不再揉头了吗?你徒弟我的飘逸发型都给你揉成鸡窝了啊啊。求师父你放过我的头。

         心里因为发型被揉乱而各种崩溃着,江寒嘴里说道:“师父,你放心吧,我现在很好,什么事都没有,你不用为我担心。”

         如果师父你能瞬间就变回那个威严儒雅的模样,你徒弟我会更好的。所以,师父,你赶快变回正常吧。

         好似听到了江寒的祈祷一样,脑洞大开的九阳真人在经过了刚才的神奇转变后,慢慢地恢复了平静。也就是说他现在正常了。

         正常的九阳真人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他再次揉了揉江寒的头,转身便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然后,他一副好好师父模样的看着江寒,语气慈爱的说道:“青寒,跟为师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细细的说一遍吧。”

         经过刚才的事情,江寒再也不敢找谁给自己背锅了,因为,他怕自家师父又变成跟他不是一个星球的火星人。于是,他很详细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对自家师父说了一遍。

         当然,他并没有把所有事都说出来。他只把自家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还有小师妹发现他神识异常,做的食物可以大幅度增加人的灵力,并能净化人的本源灵力这件事说了出来。

         其余的事情并非是江寒不想说。而是经过之前被自家师父不小心给卖了的事情后,江寒觉得有些事情暂时还是不让自家师父知道的好。等他变得十分强大,再也不用怕任何人的算计后,他再说出来也不迟。

         不过,纵然江寒只是说了这么一件事,仍是把九阳真人给震惊的够呛。他过了好一会才接受这个事实。然后,他眼巴巴的看着江寒,说道:“这么说来,刚才为师之所以会进阶,都是你做的那些食物引起的,对吗?”

         乖徒弟,好徒弟,你赶紧告诉为师,为师我现在真的是好激动好激动啊。你再不告诉为师,为师就要疯了。

         脑回路永远都跟别人不在一条线上的九阳真人,他又要开始抽风了。

         江寒看自家师父这个样子,他就知道,要是他不赶紧回答,自家师父一定会开始抽风的。于是,江寒用最快的速度回了一句:“是的师父。”

         快速得到回答的九阳真人这会反而不那么激动了,他又道:“这件事除了你师弟师妹们,还有为师知道之外,还有谁知道?”

         自家徒弟这神识这么的逆天,要是叫别人知道了,不要脸的来跟他抢自家徒弟该怎么办才好?他得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才是。

         江寒想了想,回道:“除了师弟师妹们和师父你之外,就只有凌师弟一个人知道。因为,发生这件事的时候,凌师弟也在那里。不过,他已经发过誓言,说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所以,除了你们之外,并没有别人知道这我做的食物可以增加修士的灵力,并能净化修士体内的本源灵力这件事。”

         得到这个回答,九阳真人稍稍地舒了口气,他说道:“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要是给别人知道了,他哭都没处哭去。

         “之前为师还不甚明白那位尊者为什么一定要你做他的传承者。现在为师明白了。一定是他发现你的神识很奇特,又很强,所以才要你做他的传承者。”九阳真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又道。

         闻言,江寒的唇角抽抽了两下,他说道:“可能是吧。我也不知道。”

         九阳真人看江寒一眼,说道:“以后知道了,还需更加谨慎才是,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神识有了这样的异变就认为自己无敌了,近而不把别人看在眼里。要知道藏拙。藏得越深越好。知道吗?”

         江寒听话的点点头,说道:“知道了师父。你放心吧。”

         九阳真人点点头,说道:“你办事,为师向来放心。”

         “不像青扬那臭小子似得一点谱都没有,明明知道这事却不告诉为师。回头为师得好好收拾他一顿才行。看他还不敢不敢再瞒着为师。”突然想起这茬事的九阳真人不高兴了。

         这个话茬江寒没接。因为,这个锅是他丢出去的。他怎么可能还会再捡回来背上?

         呵呵,想都不要想。

         就在九阳真人还想继续发表一些其他言论的时候,管家过来告知,说是天机宗的圣子天策来访,要拜见九阳真人和青寒城主。

         “天策?他来做什么?拜什么访?咱好像跟他不熟啊。”九阳真人不解的道了一句。

         “把他带到会客厅。我和青寒稍后就到。”就算是不熟,人来了该见也还是得见。不然人该说他没礼貌了。

         得到吩咐,管家告退走了出去。

         管家出去后,江寒若有所思的眯了下眼睛。

         天机宗,圣子天策。这可不是个简单人物。跟我有得一拼了。江寒在心里不要脸的暗道。

         九阳真人不晓得自家徒弟在夸别人的同时,也把自己给夸了进去,他看着自家徒弟说道:“走,青寒,咱们师徒俩去会会这个圣子去。”

         江寒应了一声是,便跟自家师父一前一后的出了房间,往会客厅走去。

         他们俩到达会客厅的时候,那天机宗的圣子天策早已经来到,正坐在那喝水。看到他们进来,他浅浅一笑对着九阳行了一个后辈礼,说道:“见过九阳前辈。”

         九阳真人得体的回以一笑,说道:“八大宗门同气连枝,这里也没外人,天策圣子不必如此多礼。请坐。”

         天策笑笑,并未坐下,反看着江寒说道:“想来这位玉树临风的师弟,便是九阳前辈的大徒弟,这瞑蓝城的新任城主吧。”不是在问,而是含笑叙述。

         江寒回以一笑。

         九阳真人在一旁说道:“正是小徒。”他刚还想着等会再介绍呢。不曾想天策直接就问出来了。这样也好。省得他以后再去介绍。

         “青寒。这是天机宗的天策圣子。比你早修行几百年。你就唤一声师兄吧。”九阳真人慈爱的看看江寒,道了一声。

         江寒对着天策微微一笑,从容淡定的叫了一声:“天策师兄。”

         天策也跟着笑笑,道了一句:“青寒师弟。”

         九阳真人‘哈哈’一笑,说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也别在这里客套来客套去的了,一起坐下吧。”

         天策和江寒同时应了一声是。

         江寒对着天策道了一声‘请’。

         两人便同时坐了下来。

         他们坐下后,管家亲自端上来两杯茶水,分别放在了九阳真人和江寒跟前。后又端了一些点心和灵果上来。这才退下去。

         房间里没有外人后,九阳真人才开口问道:“不知天策圣子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虽然知道九阳真人这人直来直往,没什么心机。但天策却没想到九阳真人竟会直接到了这种地步。直接开门见山的就问起了他的来意。一点客套的意思都没有。

         不过,天策虽然觉得有些惊讶,但他瞬间就恢复了过来,然后,他看着九阳真人说道:“晚辈前来只是纯粹的拜访,想要认识一下青寒师弟这个新城主,并无什么重要的事情。”

         拜访新城主?九阳真人‘哦’了一声,说道:“是这样啊。”

         天策点头,看着九阳真人说道:“是的前辈。”

         九阳真人没再说话。

         天策把视线对准江寒,又道:“青寒师弟,按道理来说,新城主上任,应该会有个宴会来叫大家来恭贺新城主上任,认识新城主才是,怎么青寒师弟没做这个宴会呢?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麻烦?若是有,青寒师弟尽管开口,天策一定会站出来跟那些人说道说道的。”在天策看来肯定是有人在阻挠这件事。毕竟这里的城主是个肥缺这件事,八大宗门众所周知,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听天策这么说,九阳真人看向江寒。他都不知道自家徒弟竟然没举行宴会。

         接到自家师父询问的眼神,江寒笑了笑,看着天策说道:“多谢师兄的关心。这其中并没有任何的麻烦。只是我单纯的不想弄宴会而已。”

         江寒的这个回答很直白。九阳真人相信自己的徒弟没有说谎。但天策却不相信。不过,纵然是不相信,他也不打算再说别的。于是,他说道:“青寒师弟倒是真性情。这点很像九阳前辈。”

         “因为,之前在丹宗和阵符宗的交易行里,九阳前辈就曾直接站出来为那位神秘的尊者说过话。”说着说着,天策便转移了话题。

         青寒笑笑,没有接话。

         九阳真人也只是不咸不淡的道了一句:“也算不上为那位尊者说话。只是单纯的看不惯那些人在背后论人是非而已。”

         天策又笑了,说道:“所以说前辈乃是真性情。”

         九阳真人‘哈哈’一笑,说道:“生来如此,倒是叫天策圣子见笑了。”

         天策微笑,说道:“晚辈不敢。”

         九阳真人缕缕胡子,没再说话。

         看九阳真人这般直爽,天策突然起了想要看看他的运道到底如何的心思。因为,他想知道如此耿直不会拐歪的人,能不能在这个充斥着阴谋诡计的残酷修炼界里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心思一起,他便默默地睁开了自己的天道之眼。

         只是,还未等他去看清九阳真人的运道到底如何。他的天道之眼便被旁边一道逼人的气运之光给吸引了过去。

         他下意识的往过一看。

         然后,他神魂一震。